正文

第114章 天地大蒼生小

更新時間:2017-04-25 18:24:04字數:8476

涼州城,藩王府邸,採藥寺,城隍閣,皆如以往的太平氣象。

只是那些暗流涌動,不為人知。

元嘉圃內,安陽郡主朱真嬰不知為何,有了當花匠的閑情逸致,跟在那位姿色平庸的女子身後,幾乎寸步不離,討教種花養花的學問。

在懸挂“花甲”匾額的小涼亭內,安陽郡主與那名做了多年元嘉圃花匠的女子,相對而坐。

小王爺朱真燁站在涼亭外,笑臉絢爛,眼神複雜。

遠去遊學的時候,跟着高老夫子,回到藩邸的時候,多了一位文質彬彬的吳先生,據說是老夫子的好友,於是理所當然成了藩邸的座上賓。朱真燁剛回到家的時候,讓他母親心疼死了,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簡直就像個小乞兒,哪裡有半分天潢貴胄的氣度。經過一段時間休養生息后,少年迅速恢復精氣神,時不時就去元嘉圃找姐姐朱真嬰玩耍。

湖心島碧螺小樓那邊,正妃崔幼微已經很久沒有露面。涼王朱鴻贏也開始深居簡出,拒絕了一切拜謁覲見,原本親口許諾近期要將韓國磐,擢升至邊關軍鎮,擔任一鎮要職,也泥牛入海一般沒了消息。韓國磐雖然心急如焚,卻也不敢造次,以為是這位藩王另有安排,只得繼續耐着性子等待下文。朱真治朱真賀這兩大草包,近期心情都不怎麼好,其中一個在王府內都給人打得鼻青臉腫,是一位黝黑少年動的手,噼里啪啦,跟老祖宗打自家孫子似的,事後首席供奉陸法真黑着臉親自出馬,幫忙息事寧人,朱真賀只得乖乖咽下這個啞巴虧。

此時朱真燁站在亭外台階底,沒有越雷池一步,笑問道:“姐姐,要不咱們一起放紙鳶?”

朱真嬰癱靠在圍欄上,擺擺手,有氣無力道:“你自己玩吧,我忙着呢。”

朱真燁正要說話,發現自己身邊多出一個身影來,轉頭一看,發現竟然是那位姓吳的中年儒士,趕緊作揖行禮,“學生見過先生。”

那趟噩夢一般的遊歷,少年已經親身領教過授業恩師高林漣的不可理喻,這讓朱真燁發自肺腑地感到敬畏和恐懼,甚至在內心深處,埋下了一種類似“臣服”的種子。

好在這位歸途突然出現的吳先生,每日除了傳授自己仙家修行的口訣法門,還幫自己洗髓伐骨、重鑄根基,平時言談和藹,話語風趣,很對朱真燁的胃口,雖然明知此人與高林漣是一丘之貉,但朱真燁難免心存僥倖,將自己視為暫失權柄的幼主人君,高林漣是那氣焰彪炳的竊柄權相,而吳先生則有望是輔佐明君的賢相人選,是自己可以爭取拉攏的對象。所以少年對心思難測的老夫子,是怕,對氣度風雅的吳先生,是敬。

這位吳先生,正是青峨山客卿之一的大隋吳搖山,微笑道:“小燁,切記,行百里者半九十,務必戒驕戒躁,為人主者,仙家求真,皆需如此。”

朱真燁又行禮,“先生教誨,學生銘感五內,絕不敢忘。”

吳搖山笑道:“去吧,開竅一事,至關重要,便是想要放鬆,也等開竅大成之後。”

朱真燁恭恭敬敬告辭離去。

朱真嬰臉色平淡,心不在焉地玩弄裙角。

吳搖山緩緩走上台階,不過沒有走入涼亭內落座,望向那名貌不驚人的女子花匠,苦笑道:“洞主。”

她姿態慵懶,伸手掩嘴,打了個哈欠,沒有應聲。

被當面冷落的堂堂觀音座客卿,非但沒有絲毫惱怒,竟是苦笑更濃,只是微微提高嗓音,“洞主!”

身邊擱置一隻小鋤頭的花匠,總算抬頭正視這位自家客卿,她也不說話。

吳搖山率先敗下陣來,認錯道:“我哪裡想到范玄魚那個婦人,算計如此深遠,能夠搬出那麼一尊真神來南瞻部洲攪局。”

女子終於開口,“你錯了,這是納蘭長生那丫頭的布局棋子,只不過她當年棋差一招,失了先手,導致整個青峨山,甚至南瞻部洲都沒有她的容身之地,既然做不了下棋人,又不想淪為棋子,就舍了棋局,乾脆一退再退,假裝被困在了龍虎山斬魔台,之後棋子被范玄魚誤打誤撞,發現了因果,結果用錯了地方。我估計現在啊,納蘭長生想親手擰下范玄魚腦袋的心思都有了。”

她一開口,就一發不可收拾,“那個五陽派的餘孽,能夠收為己用是最好,不聽話,你就殺了吧。”

“朱鴻贏和崔幼微這對苦命鴛鴦,你讓高林漣繼續幽禁,嚴加看管,一有意外,就立即動手,不給那人半點救人的機會。”

“除了在大隋忍辱負重多年的宋夢麟,你也留意一下叛逃寶誥宗的那個俞正本,這兩顆棋子,雖然不是勝負手,卻也是棋盤上重要的劫材,一個要好好利用,一個要防止變數,千萬別陰溝里翻船,最後給人屠了大龍。到時候不止是你我,那些個插手棋局的聖人們,都將淪為笑柄,能讓人笑話個千百年。”

吳搖山一一記下,不敢掉以輕心。

他突然問道:“蓮花峰的年輕客卿,上一世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為了此人,從納蘭長生和她的情種,佛子李洛,再到更早一些的南唐皇帝,如今的朱雀皇帝,以及胭脂山的她,如此興師動眾?甚至……連洞主你當年也要親自出手,之後更是不惜在此,盯了他整整二十餘年?”

她臉色冷漠道:“你暫時還不配知道真相。”

吳搖山愕然,又好奇問道:“為何不直接殺了這個年輕人,或是當年就殺了李洛,奪取那件佛門鎮教至寶?”

她嘴角滿是譏笑。

吳搖山不再說話。

她斜瞥了一眼臉色雪白的朱真嬰,收回視線,望向亭外規劃齊整的那塊花圃,微笑道:“他的上一世?很無趣的,只是個西闔牛洲的貧寒讀書人,一輩子都沒能考取功名,他心儀愛慕的女子,青梅竹馬,卻嫌貧愛富,嫁給了一位相差三十歲的富家老翁,於是書生在心灰意冷后,又當了三十二年的私塾先生,在泛黃的故紙堆里,在蒙童書聲琅琅里,孤苦伶仃,就此籍籍無名地一點點老去,然後無聲無息地病死,直到在一個隆冬大雪天,蒙學稚童苦等先生不至,去敲門,才發現他們那位性情刻板的老先生,死啦。”

她站起身,“再上一世,聽說是位賣肉的屠子小販,他爹娘性情暴躁,舍不得錢給他讀書,從來只會打罵訓斥,使得他生得孔武有力,卻性情懦弱至極,好在娶了一位貌丑卻溫婉的媳婦,一起白頭偕老,這個老實人,受了一輩子欺負凌辱,大概是有那個媳婦撐着,倒也從未與人撕破臉,什麼窩囊氣能忍,什麼憋屈事都能退,只是他閉眼去世的瞬間,那個守在床榻、握着他的手、略顯臃腫的白髮老嫗,便恢復了原本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當天,一直無法打破修行瓶頸的她,獲得一份大機緣,成了一位飛升境的頂尖修士,她在重返南唐魏家后,便一躍成為家族首席大長老。”

“又上一世,相傳是位東勝神洲的小國君主,文采飛揚,文臣武將,忠心耿耿,歌舞昇平,一生摯愛那位皇后,兩人恩愛無比,雖是一國之君,卻能夠拱手而治,國境接壤的幾個大國,窮兵黷武,竟然在這位文人皇帝在位的整整三十年裡,表面上是相互制衡的緣故,竟然到最後只有一次入侵,也無疾而終,那名驚才絕艷的領軍大將,暴斃於途中,只需要多給此人一天時間,躲在皇宮深處的那個皇帝,也就可以聽到那些陌生的戰鼓聲和馬蹄聲了。”

“生生世世,意志消沉,無論如何,都生不起半分雄心壯志,哪怕偶爾浮現一點念頭,也會立即被身邊至親之人,不露痕迹地掐滅苗頭。”

“但是這麼多年以來,沒有一個知情的大人物,敢直接動手殺他,準確說來,是無一人膽敢與他正面對敵,哪怕他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是粗鄙木訥的屠夫,是沉溺於醇酒美色的小國君主,不管是任何一世任何身份,都沒有人輕輕伸出一根小指頭,來碾死這隻礙眼至極的螻蟻。而是只能不厭其煩地以情理,仁義,忠孝,因果,將其重重束縛。”

花匠將這些故事娓娓道來。

檐下那串鐵馬風鈴,叮叮咚咚。

吳搖山,一位已是站在南瞻部洲之巔的修士。

可是此時站在原地,無緣無故就七竅流血,身體佝僂,如山嶽壓肩。

花匠看着他,“你只是聽說一些事情,就已經這麼慘了,現在你覺得自己有資格說‘殺’這個字眼嗎?”

她指了指頭頂,終於笑了,“寥寥幾人,屈指可數,便佔據了世間一旦氣運的八斗之多,我玲瓏洞天陳師素痴心之人,就位居其一!所以,他也是你吳搖山可以媲美的?你這麼多年,爭什麼呢?你就算送給我一座南瞻部洲做聘禮,真的夠嗎?”

她收回手指,感慨道:“我要的是那僅剩兩鬥氣運的一半啊!吳搖山,你給不起的。”

滿身鮮血的吳搖山大笑道:“陳師素,若是不試着爭一爭,我吳搖山便枉來這人生一世!”

她嘆息一聲,“何苦來哉。”

一位時時刻刻都背負行囊的黝黑少年快步跑來,一個蹦跳就越過台階,跳入涼亭,嚷嚷道:“師父師父,你身前怎麼站着個滿身血的傢伙?”

花匠浮現笑臉,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腦袋,像是一位脾氣溫柔的鄰家姐姐,細聲細氣,“他啊,有些事情想不開,自己懲罰自己呢,以後你別學他,萬事莫糾結。”

她笑眯眯道:“跟那牛鼻子老道學習雷法符籙,如何了?”

少年張牙舞爪,哼哼道:“噼里啪啦轟!賊霸氣!老厲害了!”

朱真嬰用看待白痴一樣的眼神,盯着這個無知少年。

少年朝這位安陽郡主做了個鬼臉,調皮頑劣。

花匠看着這兩人,笑容恬淡。

她望向遠方,抬臂曲指一彈,檐下鐵馬風鈴,驟然響起叮咚一聲。

青峨山,觀音座。

胭脂山,玲瓏洞天,蓮花峰。

一座三千年不曾動用的護山大陣,緩緩開啟。

山外飛升境不得入,山上飛升境同樣不得出。

高坐寶座之上,像是在打盹的一位紅袍小女孩,睜開眼睛,嗤笑道:“兩脈聯手?陳師素,你覺得這樣就攔得住我?”

涼州城,小涼亭。

玲瓏洞天洞主陳師素微笑道:“姐姐,你不妨破陣試試看?”

————

碧螺小樓。

一樓,涼王朱鴻贏,王妃崔幼微,扈從賀先生,首席供奉陸法真,商湖小白蛟,五位齊齊望向一位年輕僧人。

正是先前在城樓被賀先生,一拳打爛身軀的可憐人。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正是這個死得不能再死的年輕和尚,在高林漣和吳搖山的手底下,救下了朱鴻贏,非但如此,還說服原本勢在必得要取頭顱的那兩人,暫時不殺朱鴻贏。

當時武道宗師賀先生,和道教大真人陸法真,兩人使出渾身解數,使出所有壓箱底的本事,聯手對敵,都不曾贏過那兩個讀書人。尤其是賀先生,被玲瓏洞天客卿打得

傷及本元,加上之前病根隱患一直沒有痊癒,病入膏肓后,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戰力,能夠保證這棟小樓的安危。

這些天,年輕僧人守在小樓外,始終閉口不言,問什麼都不出聲,最多對人低頭唱誦一聲阿彌陀佛,這比乾脆不說話,還讓人着急上火。

僧人身穿一襲灰色棉布袈裟,胸前懸挂一串平淡無奇的木製佛珠,瞧着不過及冠年齡,面容枯槁,全無神采。

當初在涼州城北城樓,賀先生以防萬一,當場錘殺了無故出現在城樓上的僧人,事後朱鴻贏着令春水亭,徹查此人,結果發現了一道通關文牒的奇怪檔案,塵封已久,長達二十餘年,僧人竟然是從別洲遠遊至此的一位苦行僧,一路托缽乞食化緣,但是三十年過後,年輕僧人還是那個年輕僧人,面容不改絲毫,到了涼州城后,便在城內採藥寺借住修行,就住在鐘樓內,一般都是他早晚敲鐘兩次,平時並不與採藥寺眾僧有何交集,偶有佛事法會,有得道高僧講經說法,這位僧人也只是默默聽聞,默默離去。

樓內五位,望着那個站在門檻外的消瘦背影。

相對而言,小白蛟是最無所謂的一個,天塌下也輪不到她來扛。只是一想到被軟禁在此,耽擱了那位年輕魔頭的“糧餉”,她就有些發虛。她覺得那個姓陳的傢伙,可不像是個講道理的傢伙,隨心所欲,對人好時,大方得莫名其妙,對人凶時,心比針眼還小。

陸法真大概是最委屈的一個,天降橫禍,莫名其妙就砸在了自己頭頂。

只有那少年偶爾會來跟他學習雷法符籙,老道人才有機會喘口氣。

陸法真哪裡想得到一個“酸秀才”請來的過江龍,竟然如此強橫無匹。

遭逢變故后,崔幼臉色冷漠,猜不透她的所思所想。

身穿藩王蟒袍的朱鴻贏苦笑道:“誰能想到高老夫子竟然是大隋死士,本王苦心經營三十年的春水亭,根本就是個笑話!”

賀先生眼神一凜。

朱鴻贏一臉豁達,擺擺手道:“事到如今,已經無所謂了。當年高林漣慫恿本王斬殺那條母蛟,是本王聽信讒言,現在就當還債了。”

原來那條鬼鬼祟祟的小白蛟,正在偷偷“竊取”這位藩王身上的殘餘蛟龍氣數,一頓飽餐后,還不知死活地打了個飽嗝。

僧人嘆息一聲,轉身跨過門檻,走回樓內,低頭合十道:“貧僧來自天下佛法歸宗之地,貧僧也是當代傳法僧。”

涼王朱鴻贏和賀先生面面相覷,不知所以然。

小白蛟打着飽嗝,眨着眼睛,滿臉茫然。

王妃神遊萬里,根本就不在乎。

只有陸法真嚇了一大跳,趕緊起身,嗓音顫抖道:“貧道五陽派陸法真,拜見聖僧!”

傳聞世間有一座無名寺廟,有一百零八位護法僧,皆金剛羅漢修為。又有八十一位講經僧,可令頑石點頭,天女散花。

可是“傳法僧”,每一代只有一位僧人,獲此殊榮。

蓮花峰客卿李白禪,當初之所以萬眾矚目,除了修為卓絕之外,更是因為他有望成為這一代的傳法僧。

行走四方,步步生蓮,傳法天下。

見到此僧,相當於陸法真此時身前,就站着一位觀音座的陳太素,或是陳師素。

僧人輕聲道:“俗名李白禪的他,曾是貧僧的弟子。”

這下子,朱鴻贏和賀先生知道這位僧人的分量了,同時起身行大禮。

便是那條曾經無意中得到狀元郎天大恩惠的小蛟,也趕緊鄭重其事地施了個萬福。

年輕僧人的臉色和心境,俱是古井不波,“貧僧來此,原本是想尋找兩件東西,一件是我寺鎮山之寶八部天龍,一件是《洛神圖》。”

小白蛟臉色劇變。

僧人望向她,微笑道:“無妨,在你化龍之前,貧僧不會取走。你與佛法有緣,這本就是你的一樁功德。”

小白蛟既開心又害怕,欣喜的是自己最珍愛的那幅圖,不用馬上拿出去,畏懼的是自己跟和尚們有緣?難道自己以後也要剃個大光頭?

王妃突然開口問道:“我觀世間讀書人,最重養氣功夫,循序漸進,由內而外,紮實沉穩,趨於圓滿。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儒家宗旨,八字而已,何曾有任何長生之語?你們佛門修行,好似恰恰相反,一遍經文祈福得多少,一圈念珠捻動幾次,錙銖必較,好似那佛陀有一桿秤,可稱量一人的善惡斤兩,是與佛在做一樁公平買賣。如此修行,修的是什麼佛法?”

年輕僧人雙手合十,笑着說了三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寧可着有如須彌山,不可着空如芥子許。”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崔王妃皺了皺眉頭,“裝神弄鬼!”

僧人也不生氣,低頭默念道:“應作如是觀。”

賀先生突然滿臉悲愴,來到朱鴻贏身前,單膝跪地,低頭道:“王爺,這些年賀某一直心懷愧疚……”

“別說了。”朱鴻贏打斷他的言語,彎腰將這位心腹扈從扶起,嘆息道:“賀先生是京城那人安插在藩邸的棋子吧,其實這些年本王也有過懷疑,但是大隋死士十數次刺殺,都是先生擋下,其中有兩次,若非先生拼着重傷也不願意後退,本王早已黃土一抔了,想一想也就釋然。天底下的恩怨情仇,終究大不過一場生死吧。”

朱鴻贏突然望向僧人,“本王願剃度出家。”

年輕僧人輕聲道:“世間佛法,是幫眾生渡過苦海的小舟,可你自己不踏上小舟,僧人是不會將你強行拉拽上去的。”

朱鴻贏有些着急,沉聲道:“本王願一心虔誠向佛!”

年輕僧人淡然問道:“可是你心仍在此岸啊,這般乘舟渡海到了彼岸,你當真覺得那處即是彼岸?”

朱鴻贏突然怒吼道:“那你到底要本王怎樣?!”

年輕僧人微笑道:“朱鴻贏,貧僧且問你,‘本王’是誰?”

這位手握鐵騎十數萬的權柄藩王,頹然落回座位,喃喃道:“我放不下。”

“你已拿起了,為何不放下?”

“放下不,也無妨,貧僧等你自了。你只需記得,莫要執着於拿起放下兩事,無我法,長生法,浩然法,皆是自了的方便法門,並無高下,也無貴賤,更無好壞。”

“世間法,可讓眾生此生脫離苦海,皆為上法。世間法,可讓眾生超脫此生,可為上上法。”

一直閉眼的陸法真,突然睜眼微笑道:“已在舟上。”

年輕僧人點了點頭。

賀先生彷彿如釋重負,也笑道:“願同行。”

年輕僧人也點頭。

朱鴻贏愈發滿臉痛苦,雙手緊握椅子扶手,手背青筋暴起。

小白蛟一頭霧水,根本不曉得這些人在說什麼,想什麼,干什麼。

王妃崔幼微陷入沉思。

年輕僧人轉身離去。

她猛然回過神,快步跟隨。

屋內眾人各有所思,何況當下也沒有誰會在乎一名女子的去留取捨。

兩人一前一後走在湖心小路上,崔幼微加快步伐,攔住僧人的道路,問道:“敢問聖僧,我是誰?”

僧人微笑道:“王妃也就只是王妃,毋庸置疑,無需多想。”

崔幼微鬆了口氣,“藩邸變故,聖僧能否為我解惑?”

僧人想了想,點頭道:“可。”

他走到湖邊,蹲下身,撿起一顆小石子,輕輕丟入湖水。

漣漪陣陣,接近岸邊。

只見僧人彎腰伸出一隻手掌,擋住了微微漣漪,水流往他手掌兩側蕩漾而過,他笑道:“這即是因果。”

崔幼微問道:“我想知道那顆石子是誰?是不是那個姓陳的年輕人?”

僧人又思量片刻,“不是。他只是障眼法罷了。真正應運而生之人,如今是一位女子。”

崔幼微驚訝道:“是她?!”

僧人緩緩縮回手掌。

滴水不沾。

他笑道:“根據貧僧所在禪寺的零碎史料記載,歷史上曾經有過一段百家爭鳴的璀璨歲月,最後卻只有一家三教,脫穎而出。”

崔幼微問道:“是姜子圖領銜的兵家?以及儒釋道三教?”

年輕僧人望向靜如鏡面的湖面,“道家求長生,不希望有人打破規矩和格局。我佛家不希望生靈塗炭,不願武夫執意以殺伐證道。儒家一心養育浩然氣,不惜拋棄長生來世,只在此生此世求一個天下太平。除此之外,又有某些隱世不出的得道大修,各有所求,其中有人希望王道霸道兼具,且井水不犯河水,儒家治國濟民,兵家撥亂反正,可以分治世亂世,但是分合之間,卻不至於山河崩碎。當然,也有人為情所困,千百年掙脫不得。”

年輕僧人輕聲嘆息道:“天地運轉,輪迴不息,佛有末法,道有式微,聖人們眼見大勢不可逆轉,只好千方百計拖延此事,所行之事,所謀之物,又有區別,其中玄機,貧僧就不與你多說了。貧僧只與你說一人,就是那兵家老祖姜子圖。三千多年前,此人怨恨高高在上的神靈,視天下蒼生為腳底螻蟻,當做牽線傀儡,他一怒之下,便一拳打斷了神道香火,使得這一脈的萬千神靈,只得高懸蒼穹之上,再也無法輕易掌控人間。”

崔幼微突然忍不住問道:“為何願意與我說這些不可泄露的天機?”

僧人笑道:“貧僧反要問你,天機不可泄露,又是為何?世間可有這樣的理由?”

就在這個時候,崔幼微身後有人冷笑道:“臭和尚這些話,是對我說的。”

僧人轉身,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崔幼微轉頭望去,是自己的女兒朱真嬰。

只是這一刻的安陽郡主,眼眸中有光彩流轉,讓王妃感到有些陌生。

朱真嬰譏諷道:“這和尚希望那姜子圖此世轉身,能夠化身為佛教護法,所以才有這些糾纏不休的因果。李白禪卻是中了圈套,誤以為那人是姜子圖,殊不知這根本就是納蘭長生的陰謀,連陳師素那婆娘也給一併騙了,可憐蓮花峰范玄魚在內,竹籃打水一場空,到頭來為他人作嫁衣裳。尤其是陳師素,更是可笑,親自出手,在那孩子眼中種入兩條蟄龍,蠶食其根本,之後二十餘年,更是兢兢業業,在這涼州城藩邸內,當起了看家狗,不惜親力親為,賣力撥弄棋子,為的就是鎮壓她心目中的兵家老祖氣運,以便成事之後,向那些聖人們換取人間一鬥氣運。豈不知那孩子本就是誘餌罷了,為的就是造就出燈下黑的局面,使得真正的轉世之人,順利成長,如今大概大局已定,棋盤上的棋子們,差不多都已落地生根了,聖人之所以聖人,能夠替天行道,恰恰最需要恪守規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崔幼微沒來由問道:“堂堂兵家老祖,轉世為女兒身?這可能嗎?”

年輕僧人輕聲道:“只需斬赤龍。”

朱真嬰雙袖一揮,肆意大笑道:“何須如此?女兒身又何妨?就成不得佛證不得道了?!狗屁不通!還是納蘭那妮子說得對,總要讓世間女子,能與所有男子平起平坐!不再命賤如草,連同桌吃飯的資格也無,連祭拜祖祠的資格也無,連清明上墳的資格也無!女子也可稱帝,更能成聖!”

崔幼微看着這個大袖飄搖的女兒,婦人臉色雪白,嘴唇顫抖,“真嬰,你這是怎麼了?魔障了嗎?不要嚇唬娘親……”

年輕僧人嘆息一聲,“她已不是小郡主朱真嬰了,她是觀音座胭脂山的陳太素。”

崔幼微獃滯當場,然後發瘋一般按住“朱真嬰”的雙肩,“你還我女兒!把真嬰還給我!”

朱真嬰面無表情,望向對岸。

遠處,花匠拎着小鋤頭站在岸邊。

“朱真嬰”隨手推開崔幼微,望向對岸的玲瓏洞天洞主,“妹妹,我已破陣,你又如何?”

陳師素默不作聲。

她一直知道這位安陽郡主不簡單,透着古怪,她也曾數次親自審視,但是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其中緣由,陳師素已經不好奇。

只知道朱真嬰竟是她的一粒魂魄種子,且真意十足,根本不是剝離一縷魂魄那麼簡單,甚至可以說,胭脂山閉關的紅袍陳太素,就像是蟬殼蛇蛻。

這是一場真正意義豪賭。

孤注一擲,賭上所有修為。

朱真嬰,或者說陳太素,環顧四周,最後終於看到那一襲鮮紅嫁衣,女鬼正坐在湖面上,以湖面為鏡子,手持白玉梳子,歪着腦袋梳理青絲,“朱雀開國,你就輸了一場,你以一絲魂魄分化的虞氏,輸得何其凄慘?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一點都不長記性啊,姐姐真是替你感到惋惜。為何偏偏要和姐姐作對呢?乖乖當你的玲瓏洞天洞主不好嗎?為何要因為一個男人,連祖宗家業也不要了?”

她收回視線,望向自己妹妹陳師素,笑問道:“你難道忘了,青峨山是姜老祖的龍興之地?!觀音座三脈,本就是他三位紅顏知己留下的衣缽?!為何要以蓮花峰為主脈?為了重振兵家,他忍辱負重三千餘年,豈會因為你一個小小的陳師素,而壞了千秋大業,萬世宏圖?!白家的尉繚子兵書,鐵碑軍鎮的木野狐魅,這些棋子,你都不知道吧?原本應該留給那個孩子的蓮花峰紫金氣運,最終給了誰?讓誰開了竅?你也不知道吧?”

陳師素微笑道:“姐姐,別說一座朱雀王朝,一座青峨山,就是整座南瞻部洲,都讓給你又何妨?”

陳太素開懷道:“那咱們就比一比,到最後,是誰得到的造化更大?”

陳師素淡然道:“拭目以待。”

————

佛家,道家,儒家,兵家。

青峨山,大隋,朱雀,南瞻部洲。

天大地大,各路神仙。

爭香火,奪氣運,搶機緣,謀功德。

好像始終沒有人在意,那個認了青樓女子做娘親的年輕人,他想要說什麼,想要做什麼。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桃花》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桃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114章 天地大蒼生小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桃花”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