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顧宇驀

更新時間:2018-04-17 19:43:42字數:2884

(5)

席鳶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林西哲已經出門了。身旁的位置已經沒有任何溫度了,想必他很早就去研究所了。席鳶一直都很欣賞也很佩服西哲的工作態度和工作能力,所有的研究項目,只要是他自己接受的就一定能夠以最好的效率完成,然後事後他還能夠整理出一份十全十美的數據分析和報告結果。席鳶曾經看過他工作時的模樣,那樣認真嚴肅的他,是席鳶在平時生活中不常看到的。

席鳶爬起身,穿上昨天的那套衣服,然後走到洗漱室洗刷后,稍微在臉上上了一些淡淡的妝,待到她認為滿意了,才拿里沙发上的帆布包出門。

席鳶走到公寓樓下,隨後便坐上了一輛正好停靠在一旁的出租車。目的地是藍莜所開的花店。

藍莜所經營的花店已經有兩年之久了,生意也一直都挺順利的,不能說是財源滾滾,但也足夠讓藍莜豐衣足食。席鳶下了車,站在花店的門口站了好一會兒后,才邁開步伐走進去。

"喲。席鳶,早啊。你怎麼來了?"藍莜似乎已經把昨晚的事忘了一干二凈的了。她今天的穿着打扮很休閑,和在酒吧里的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來看看你。反正我休假。"席鳶輕描淡寫的把自己來的目的給隱藏了。

"真難得。要不我帶你看看店裡的花。沒準你會有些興趣。"藍莜歪着頭淺笑着。

"我都可以。"席鳶會花沒有很深的研究,但畢竟不討厭,所以看看也無妨。

"席鳶,昨晚的事。抱歉。"兩人沉默了片刻后,藍莜起先打破了有些尷尬的局面。

"嗯?"席鳶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抱歉這兩個字,她好像沒必要和自己說吧。

"我知道你不高興。"藍莜低着頭,看不出此刻的表情。

"不高興倒沒有。只是奇怪罷了。"席鳶揮揮手,說道。

"席鳶,我並不是第一打胎了。"藍莜抬起頭,兩眼有些黯淡的看着面前火紅艷麗卻總帶刺的玫瑰花。

席鳶並沒有接話,而是在等待着她的後續。

"第一次打胎是在一年半以前,第二次是在半年前,第三次就在昨天了。"藍莜停頓了一會,接着說道:"你肯定覺得我很笨吧。但是,他不喜歡,所以我沒有其他選擇。"

"他從來不做保護措施。而我卻傻到以為懷孕了就可以讓他更在意自己的存在。"藍莜的聲音有些沙啞:"第一次,他聽到我懷孕的時候,立刻甩了我一巴掌,然後把我攆出去讓我馬上去打胎。第二次,他還是不要,但是他卻陪同我到醫院去打胎。我以為第三次,他能讓我留住孩子,但是我錯了。在去打胎前的那一個夜晚,我小心翼翼的問他如果又有了孩子怎麼辦,然後他毫不猶豫地告訴我去打掉。所以我才讓你在第二天陪我去醫院的。席鳶,我很變態對不對。"藍莜的眼圈有些微紅,聲音也開始夾帶着些啜泣。這些話,是席鳶第一次從藍莜的口裡聽到的。說實話,她並沒有太震驚,至於原因,想必連她自己都道不出個所以然。

"你和他都挺變態的。"席鳶從包里拿了盒seven star,从里頭隨便挑了一根,用打火機點燃后,放到嘴裏。

藍莜張開嘴似乎想要講什麼,但是在看到門外的人後,馬上閉上嘴唇,然後就開始自顧自的忙活起來,似乎是在害怕着。席鳶順着藍莜剛剛的視線向花店門口望去,看到站在那裡的人後,她就明白了。

"藍莜,你朋友阿。不給我介紹一下。"這是席鳶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的看到他的面容。臉龐的輪廓應該是大多數小女生喜歡的那一類型,所有的五官拼湊到一起也顯得挺俊俏的。但是,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感覺和西哲是完全顛倒相反的。

"這是席鳶。"藍莜的眼光有些閃躲,好像不太敢正視這個男人:"席鳶,這是我男朋友,顧宇驀。"

"席鳶。不錯的名字。"名叫顧宇驀的男人眯起自己的眼睛,仔細的打量着他眼前這個女人。

"謝謝。"席鳶隨意的敷衍着,她確實沒有想要和這個男人深聊下去。

"你討厭我。"顧宇驀痞痞的笑着。

"沒有。"席鳶走到櫃檯邊,把煙頭在煙灰缸里擰了幾下,然後丟掉后,再轉過身來對藍莜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干什麼急着走啊。我正好過來請藍莜去吃飯,既然你是她朋友,就乾脆一起來好了。"

席鳶本想拒絕,但是在看到藍莜有些央求的眼神只好作罷。

顧宇驀親昵地摟着藍莜瘦弱的肩膀走出花店,如果是不清楚他們兩個之間發生的那些事情,席鳶或許也會認為他們是一對羡煞旁人的情侶。不知為何,想到這裏,席鳶突然想起了西哲,如果他聽到她此刻的想法,肯定是毫不猶豫地否定掉。

席鳶發現藍莜的身體在那個男人的懷抱中劇烈地顫抖着,她在害怕,而能給予她如此強烈恐懼感的人想必非她身邊的男人莫屬。至於理由,席鳶多多少少能感受到。繞過了好幾個街道小巷,顧宇驀才自顧自的走進一家農家小飯店,而這個地方,席鳶從不曾來過,周邊所有的一切也都顯得陌生疏遠。不知是生意不好還是時間未到,飯店此刻空空如也。

"宇驀哥,藍莜姐。"突然,一個長相甜美,穿着清涼,頭上扎了個馬尾的女孩從遠處跑來,從外表看來,想必是才剛上大學不久的新生。

"丫頭。今天怎麼有空在這裏。"

"怎麼,不行嗎?"女孩撇撇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顧宇驀。

"行。我以為你今天又去看傳說中的那個他了呢。"顧宇驀哈哈的笑了兩聲。

"他今天很早就走了。"女孩的語氣聲中帶有着些抱怨。

"人家搞不好回家陪女朋友去了。"剛剛一直沉默着的藍莜突然開口了。

"藍莜姐,你也拿人家開玩笑。不理你們了。"女孩佯裝生氣,扭過臉不去看他們。

"宇驀哥,這位是誰啊?"女孩的視線在沒有預備的情況下落在了席鳶的身上。只是一秒鐘,她看見了女孩眼中的驚訝。

"是你藍莜姐的朋友。"顧宇驀朝席鳶這看了一眼,然後又把視線重新放回到那個女孩身上。

"你好。我叫可馨,你怎麼稱呼?"

"你好。叫我席鳶就可以。"席鳶不擅長介紹自己,也不擅長去認識別人。而且,她也不明白為何女孩在看到她時,眼裡會閃過驚訝和錯愕。

"席鳶,席鳶。"女孩小聲地嘀咕了幾句后,忽然衝著他們三人說道:"你們是來吃飯的吧。想吃什麼隨便說,我讓師傅給你們弄去。"女孩兩手插着腰,像個老闆娘似的吆喝着。

"就弄點平常吃的就好。席鳶,你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藍莜問道。

"我都可以。"席鳶對食品不挑剔,只要符合胃口,一切都沒所謂。

可馨是一個活潑開朗的女生,這是席鳶對她的第一印象。不同於藍莜和她,小女孩身上的某些東西是她們早已流失在過去的歲月中了。在所有的菜被端上來之前,他們三個人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沉默不語。顧宇驀望着門外過往的人群發獃,藍莜時不時地盯着顧宇驀看,席鳶則是從包里拿出手機,看看是否有錯過什麼信息或是未接電話。就在氣氛即將變得更加詭異之前,可馨甜美的聲音再次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你們慢慢吃,我先上樓去了。"女孩像他們招招手,然後小跑着上了樓梯。在樓梯拐角處時,可馨再次瞥了一眼席鳶后,才上樓。然而這一切當事人都沒有注意到。

席鳶其實並不餓,但是出於禮貌,她還是挑選了一些看起來還挺美味的佳肴。

"怎麼,飯菜不符合你胃口阿?"顧宇驀突然抬起頭,盯着席鳶看。藍莜似乎被他突如其來的問候給嚇到,莫名的看着他。

"沒有。不餓罷了。"席鳶聳聳肩,搖着頭說道。

"哦。"顧宇驀沒有繼續和席鳶的談話,而是把頭轉向藍莜,說道:"等等去我家一趟。"不是反問句而是陳述句,在席鳶看來,他根本就沒有打算徵求藍莜的意見可否,只是在下命令。

"好。"藍莜低着頭,桌底下的左手和右手緊緊地纏繞着。

此刻的席鳶並不知道,就是因為這一頓平淡的午飯,他們的命運鋸齒已經無聲無息的運轉了。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花開花落終為空》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花開花落終為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5)顧宇驀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花開花落終為空”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