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自風流

第一章

更新時間:2018-04-17 16:48:19字數:3462

這一日,秦府誕下麒麟兒。

天下很大,秦姓家族很多,姓秦的更是有上萬萬人,但真正能夠稱為秦府,並被世人所關注的,不過只有一個而已。

大周朝上柱國,征西大將軍,秦,秦大牛,秦大將軍。

大將軍名字醜陋,人更是醜陋,但沒有人敢小看這位為國征戰20年的丑夫,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個大陸知名的丑夫,偏偏娶了一個美女,一個大大的美女,這不能不讓所有人感到嫉妒,特別是有幸看到秦大牛和其夫人站在一起時的人,都會產生一種要救秦夫人於水火的使命感。

什麼是美女與野獸,這就是最真實的版本,上天何其眼瞎,不但讓秦大牛立下赫赫戰功,更是讓秦大牛抱得美人歸。熟悉過往歷史的人往往會向地上狠狠吐口吐沫,罵聲真是一個踩到狗屎運的傢伙,也不怕把自己下半輩子的好運氣用光。

秦大牛的運氣很好,但這個好運氣要從秦大牛從軍的那一天開始。

一個從小失去父母雙親,不得不流浪街頭的人自然算不得好運氣;一個每日填不飽肚子不得不沿街乞討的人自然算不得好運氣;一個整日破衣爛衫半年不洗一次澡的人自然算不得好運氣。但秦大牛既然沒有提過這段歷史,妒忌者自然也就當自己不知道,反正秦家這小子就是走了狗屎運!

秦大牛很醜,從小就丑,但所幸上天給了秦大牛一副強健的身板,這幅身板沒有因為整日餓肚子而有半點的縮水,不過單薄還是有的,幸而架子夠大,雖說走在人群中像只竹竿一樣搖搖晃晃,很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鶴是病鶴,搖搖欲墜,雞是錦雞,錦衣玉食。

秦大牛生活在一個無名小鎮上,多年後,這個小鎮因這秦大牛而出名,好事者就把這個小鎮稱為秦鎮,替代了原本就被人遺忘的王家鎮的名字。鎮上的人也熱心的為每個來到秦鎮的陌生人介紹秦鎮名字的來歷,以及隱晦的提及當年自己發善心給了一個乞討的青年幾文錢的故事,末了還感慨的說:“也不知道那個人後來怎樣了,要知道他這樣丑,除了我幾乎沒人會可憐他,不過他倒是長得挺高的,後來就離開秦鎮了,聽說是去當兵了。”

說秦大牛長得丑,並不是擠眉弄眼的歪瓜裂棗的丑,而是秦大牛長了一臉的麻子,所以,秦大牛也叫秦大麻子。

話說這秦大麻子有一天走出了自小生活的小鎮,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大牛覺得小鎮太小,窮人太多,還是單純的想去看看,反正秦大牛在這天走出小鎮后就沒再回去過,回到那個自他成為上柱國后突然出名的小鎮,不過有一天,秦大牛喝醉酒後嘴裏嘟囔着,回去,回去干什麼,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老子要不是討飯都吃不飽才不會跑出來,才不會當他狗、娘養的兵。

自此,秦大牛當兵前的故事已經講完,除了秦大牛沒人知道更多,而秦大牛更是隻字不提,要是有人不開眼的非要尋根問底,惹急了這個秦大麻子,就是一頓老拳,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涯,秦大牛打熬出來許多力氣。

不過當兵后的事情,秦大牛也輕易不願與人談起。秦大牛不願談,也沒人願意在秦大牛面前談起,秦大牛在秦大麻子之後,還有一個外號,叫秦大倔牛。

秦大倔牛在剛當兵時就不討上司喜歡,但所謂失之桑藕得之東隅,不討上司喜歡的秦大牛卻在一次次戰鬥中存活了下來,最後一步步的爬了上來,成為伍長,隊長,最後成為了大將軍,命運之造化,可見一斑。

“老子當年不就比你小子高些,就處處不待見老子,現在老子也當上了大將軍,讓你高看一眼總可以了吧。”在當上大將軍的那夜,秦大牛獨自一人來到一處高坡,那裡有個土墳,不善言語,有悶葫蘆之稱的秦大牛像個老婦人一樣說個不停,最後醉倒在地上。

那個土墳里埋的是秦大牛剛當兵時就不待見自己的伍長,那個瘦瘦黑黑的矮個子,第一次看到秦大牛就心懷不喜,但最終卻救了秦大牛一命的伍長,秦大牛知道,為什麼這個伍長這麼不待見自己,不就是要昂着頭看自己嗎,真小氣。

死里逃生的秦大牛從此好像轉了命一樣,從此好運不斷,但秦大牛第一次上戰場的情景卻無人知道,知道的都死了,只留秦大牛一個,原本秦大牛也快要死了,不過後來打掃戰場時秦大牛不知何故手指動了動,被一個眼尖的士兵看到,這才撿了一條命。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得不佩服秦大牛的命大。

秦大牛也覺得自己命大,明明自己都看到閻王對自己笑了卻被拉了回來,從那以後,秦大牛決定要好好的活着,並且活出個人樣,不然對不起自己這個死過一回的人,對不起那個為自己擋住致命一擊的伍長!

一個小人物向上爬的艱辛歷程,期間幾多艱辛,幾多磨難,幾多痛苦,幾多不堪,我們能看到太多太多這樣的故事,期間多少的生死磨難,我們也不難在秦夫人第一次脫掉秦大牛戰袍時黯然淚下的痛苦中,默默體會。這是一個勵志的故事,但我卻願這樣的故事永不再發生。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無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儘管一個人的出生,就是一場戰爭,一場容不得半點馬虎,不是成功就是死亡的競賽,當數億精、子爭先恐后,沿着深入DNA的記憶尋找自己一生唯一的一次相遇時,本身便是你死我話的鬥爭。一花開,萬花凋落。只為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我們奮力超過了曾經的兄弟,投入卵子的懷抱,並關閉生之門,打開死之門。

出生就是如此慘烈,從低賤的出身向上爬,一步一步走上人世的高峰,獨自體會一覽眾山小的豪邁,更是殘酷百倍,千倍,萬倍!

在高山看風景,是一種寂寞,因為熟悉的人都已經不在,都倒在了上山的路上,站在高處,看到的不是風景,而是一個個鮮活的,不斷掙扎也要奮力往上爬的猙獰的面孔,這樣的風景,幾人能看?不看也罷。

原諒我無法將這樣殘酷的事實再次述之筆端,它是那樣的驚心動魄,那樣的慘烈,那是輪迴在閻羅地獄之中一次一次的經歷世上最痛可的輪迴,它是那樣的不堪回首,因為,每走一步,都是一個生命的消失。

秦大牛從不願提及往事,只因痛徹心扉。

不過,世人都知道有個好運氣的傢伙,叫秦大牛,一步一步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爬上去,爬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一個需要別人一輩子昂視的位置。

大周朝上柱國,征西大將軍,秦,秦大牛,秦大將軍。

這個名震大陸的名字,這個二百年來最耀眼的一顆將星,對於自己的過往,不願再提,也不敢再提。

別說這些沉重的話題,小人物往上爬總是有訴不完的坎坷,不過在這時時有跌落危及的獨木橋上,也有一些別樣的風景。

那年2月,花正艷,而柳如絮正是這座邊城中最耀眼的那一朵,如一朵染血的牡丹,艷的讓人睜不開眼。

柳如絮是邊城一個小農的女兒,如所有邊城女兒一樣,少了些嫵媚,多了些陽剛,構成一種別樣的美,如冬日的陽光,能夠溫暖你,卻絕不會灼傷你。

18歲的柳如絮是邊城所有男人渴慕的對象,在所有媒婆一次一次的登門拜訪中,在所有邊城男人做着同一個美夢時,輕輕從口中吐出幾個字,便在邊城的上空,驚起一片驚雷,讓所有男人失望的同時,又讓所有男人驚喜若狂:我要拋繡球招婚。

柳如絮有着其他女人所不能有的聰慧,但也有着其他女人所有的局限,她知道自己身為女人的悲哀,但卻對自身所要面對的命運無能為力。邊城不大,可以說很小,小到柳如絮可以叫出邊城所有螞蟻的名字,當然也認識邊城裡的每一個男人。邊城民風淳樸,每一個男人都是良配,但卻不是她柳如絮的良配!

她柳如絮想要的,這裏的男人給不了,但她卻必須在這裏作出選擇。既往怎麼選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就讓上天給自己選擇。人民在走投無路時,往往走上一條祈求神明的道路。

也許他們覺得,只要自己有所求,神明就一定會答應,不管這個神明能不能聽到,也不管這個神明能不能做到。誰讓他是神明啊,神明當然會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

在這種情況下,柳如絮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一位未知的神明,不管自己將來會怎樣,在許下願望的那一刻,柳如絮卻是抱有希望的。

但是看到台下密密麻麻的人頭的時候,柳如絮還是感到一陣深深的無力,台下所有人柳如絮都認識,但那一張張放光的面孔,卻又是那樣陌生。

柳如絮想找一個自己最熟悉的人,張家五哥吧,可這個平日里總是沉默寡言給人安全的張家五哥,此時卻滿臉紅光的看着自己,嘴裏不停的喊着什麼,好像是要自己拋給他吧。柳如絮也想拋給他,但最終沒有拋給他。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柳如絮已經看了一圈又一圈,最終,眼睛一閉,把手中緊握的繡球高高拋出,結果怎樣,就交給神明吧。但柳如絮拋繡球時還是向張家五哥的方向看了一眼,至少,他不會負我吧。

繡球拋出的那一刻,人聲達到最鼎沸的那一刻,左右人都爭着搶着向繡球抓去,只要抓住繡球,自己就是邊城最讓人羡慕的人,自己也將摘下邊城最美的一朵花。以至於,所有人都忽略了一陣馬蹄的聲音。

繡球在人群中來回滾動,在所有人指尖飄過,明明好多手要抓住他,卻終是被他給溜走,最終,在一片驚訝聲中,落在一個人的懷中。

聲音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着這個騎在馬上的陌生男子,看着落在他懷中的繡球,是那樣的刺眼。所有人的目光都彷彿要噴出火一樣,要把眼前這個人,乃至這匹馬,焚燒乾凈,不留世間一絲灰塵。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儒家傳人》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儒家傳人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儒家傳人”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