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願心中尚有光亮

更新時間:2018-04-17 16:02:38字數:3042

柯文又在路邊睡着了。

我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把他從路邊扛回家了。三個月前,柯文以全新的樣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他沒有了以往乾淨的樣子,利索的短髮長到了能遮住臉的地步,陽光的運動裝也變成了老年夾克,並且蓄起了不曾有過的胡茬。他嘴角點着支煙,出現在了他不曾來過酒吧。雖然很是意外,但還是如一年前般熟悉的打起了招呼。我們問了他這一年的生活狀況,可能是酒吧太吵,我們都沒聽清,所以都沒在意,卻還是唏噓着他這一年的經歷,畢竟一年前他不喝酒,不抽煙,不喜歡臟髒的鬍子,也不喜歡嘈雜的地方。他攬着我的肩,神情激昂的訴說著,嘴裏的煙圈一層又一層地打在我的臉上,其他人聽得津津有味,只有我不斷躲閃,卻也不想躲閃,因為我知道他們都聽不清,他們只是在扮演一個合格的聽眾並用着習以為常的附和在附和,我也知道他知道他們聽不見,他只是在扮演一個合格的失聯許久的老友與一年未見的朋友偶遇的驚喜,可是他們不知道,他也不知道,我聽見了,我聽見了他這一年經歷的種種不堪,我聽見了他這一年他喝過的酒他抽過的煙他流過的淚他無數次的無助和無數夜晚的灰暗。我想給他一個擁抱,然後給他說一大堆人生道理,妄想着他有過的改變能再改變,即使我知道不可能。

一四年的夏天的某一天,我們在校門口進行着畢業前最後一次的會面。柯文右手拉着行李箱,左手牽着她的女朋友的手,一如往常的陽光向上,他們也一如往常的般配。我問柯文有什麼打算,柯文鬆開拉着行李箱的右手,從口袋掏出兩張去江城的票。柯文家住漠河,每次回家都要好久,看着他手中的車票,我不禁問起了他緣由。他把票塞回口袋,不好意思的揉揉頭髮,說他想去阿潔家那邊看看,他一直生活在北方,習慣了四季如雪的生活,也渴望感受一下南方的溫暖與熾熱。我取笑着點了點頭,寒暄幾句,我們就各自拉着行李箱,踏上了那條我們註定要走的路。當然,柯文拉着的,還有那個叫阿潔的女孩,一個來自南方江城的姑娘。

我回到了家鄉,拿着寫滿了自己碌碌無為的簡歷在各個公司投遞,然後面試,然後失敗,然後再面試,然後再失敗,日子變得越來越枯燥,而我也活的越來越平庸,每天都在忙,可是終了也不明白自己在忙什麼,只是知道,我和他們漸漸失去了聯絡,也漸漸不再聯絡。我不知道他們過的好不好,我只知道我自己過的好不好,我不知道他們是否也是在不停被否定,我只知道我一直在被否定,直到一天,我通過了一個公司的面試。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一直失敗,哪怕是只臭蟲,它也有能展翅的時候,所以當我走進那家公司的時候,我明白了,我展翅的時候到了。我滿懷期待,重整心情,帶着久違的自豪和驕傲,開始了工作。每次的任務,我都盡可能做到最好,可結果,似乎卻是最糟。上司日復一日的責罵和嘆氣,一步一步摧毀着我的天真和沒緣由的驕傲,直到那天,我的天真一去不復返,我的驕傲支離破碎。那天,我像往常一樣挨完批後下班,收拾一番離開后,卻在電梯里遇見了總經理。我和他打了招呼,那個我認識了四年的學長,那個有空就帶我擼串喝酒包夜機的學長。他笑着看着我,問我這段時間的工作感覺怎麼樣,我唯唯諾諾應承着,在努力,在努力。學長彷彿看出了我對他的疏遠感,便和我聊起了當年在學校的時光,可是回憶太遠了,裏面的人和藏住的事都漸漸的被遺忘,踩碎的陽光,淋斷的大雨,都成了如今可有可無的片段,僅供參考。漸漸的他也不再回憶,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便不再說什麼,獨自走開了。

明白了工作的來由,我開始努力工作,我知道我的一無所有,也正是我的一無所有,我才懂得,有些風景註定是要獨自欣賞。

在遙遠的江城,有個叫柯文的少年,也與我一樣經歷着屬於自己的人生必有的經歷。柯文第一天到江城,他便熱愛上了這座城市。他牽着那個叫小潔的女生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在她成長的每一段路上。他好似感受到了那些年她經歷的春與秋,那些她走過的小路,躲過雨的屋檐,勝過了他此生見過愛過的山川與河流。他愛極了這個養育了她二十三年的地方,他用力的呼吸着空氣的樣子,傻傻的樣子惹笑了路過的每一個人。

他站的筆挺的,掌心沁滿了汗,靜靜的在小潔家門口等待着。他想給她父母一個好印象,他想得到她父母的認可,他想陪着她在這個城市生活,他也想和她一起照顧他和她的父母,他把他的未來定義的無限大,然而每一個畫面都不能少了她。

夜是那麼的冗長,霓虹閃爍的街道車水馬龍,柯文靜靜的坐在路邊。他的身體在顫抖,他越想停下,顫抖的就越厲害,終於,他忍不住把頭埋進膝蓋,痛聲的哭了。他在門口站了那麼久,想象着各種和她父母打招呼的方式,可是,最終只等來了他一個人的離開。他怔怔的看着夜空,看着看着,他突然笑了,像是在夜空中看見了璀璨的陽光,晚風中看到的太陽,他做了決定,留下來。

柯文走進陰濕的地下室,聞着空氣中飄散的霉味,看着每個角落堆積的灰和遍布的蜘蛛網,那隻握着房屋租賃合同的拳頭緊緊的攥了起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並沒有照到他的身上,他是被鬧鐘鬧醒的。看着仍舊破舊卻乾淨許多的房間,嘴角不禁泛起一絲笑意,揉揉黑黑的眼圈,拿着準備好的簡歷,開始了他在這座陌生的城第一天一個人的生活。柯文並沒有像我那麼不堪,他四年的經歷寫滿着榮耀,每一筆都那麼真實,每一頁都那麼精彩。他輕鬆通過了面試,開始了他的職業生涯。他努力工作,努力賺錢,他知道,有個女生一直在等他,在這座城的那個地方,等着他。他想告訴她的父母,他有能力給她幸福,他絕不是那種畢業后眼高於頂的愣頭青,他想得到那種認可,他太想得到那種認可了,近乎發瘋,於是忘了聯絡那個一直給他期許一直給他等待的女生,於是他再也聯絡不到她了。有天晚上,結束了一天疲憊的工作,他行走在江城最繁華的街道上,看着江城最好看的夜景,看着江城最高聳的大樓,他一眼看盡了萬家燈火,一眼看盡了春夏秋冬,卻望不盡來時的路如今有多遠,來時的人如今在何方。他開始回憶,然後無休止的回憶,直到在那個街角,他看見,熟悉的身影,挽上了另一個人的手。

他不知道他怎麼回到的家,他只知道他的頭很痛,看着遍地的酒瓶,看着凌亂的房間,像一個炮火紛飛后的戰場,鏡子里糟成一團的頭髮,像極了一個瘋子,猩紅的雙眼,緊緊的盯着他,裏面寫滿了悲痛與絕望。他辭職了,和老闆領了一年的薪資,在仲夏,這個炎熱的天氣下,帶上來時的行李箱,坐上了回漠河的車。他靠着窗,看着沿途的風景,想起了小時候的畫面,像一張張卡片不停翻越而過,格外的思念溢出眼眶,愈發想念家的味道,是那樣的溫暖。

陪了父母一個月,他又回到了這個有着大家的地方,寧城。那夜我用酒灌醉滿身疲憊,依稀中彷彿看見了他,那個熟悉的身影,陌生的人。他躺在我的床上,說他不準備走了。紮根了?我好奇的問他。他點點頭,看着16樓外的城市,紮根了。

為了給他一個隆重的歡迎會,我和幾個老同學相約在那年的那個酒吧,為如今的他,接風洗塵。

他住在我家,不講道理的霸佔了我的沙發。我建議他去把頭髮剪一剪,他看了看鏡子,說這樣挺好。他很快也開始了工作,他的精神狀況也很快的在恢復,除了那個亂糟糟的頭髮和老氣的穿着風格以及冰箱里塞滿的酒,他仿若回到了當年的樣子,一個积極向上的少年。

他和我一起在這座城市打拚,慢慢的我和他也越來越親密。我知道時間的流逝漸漸讓他忘了當年受過的傷,那年被崩壞的地方,他也在逐漸築成圍牆,只是那條刻骨銘心的疤依舊纏繞在他的心臟,多年以來一直刺痛着他,深入骨髓。我知道人啊,就是有這種魔力,惹人於歲月里不留痕迹,傷人於過往裡不留餘地。我希望他心中的那處天堂,能愈發明亮,能照亮他的過往,指引他前行的方向,不再失落,不再迷茫。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願心中尚有光亮》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願心中尚有光亮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願心中尚有光亮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願心中尚有光亮”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