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篇

第六章 背着捲軸的少年

更新時間:2018-04-17 19:43:07字數:2550

“李城主?”

  “李玉?”

  兩個白衣人的臉上皆是出現了驚訝的表情,而余肖卻是皺緊了眉心,沒想到救下他的竟然是漠城的城主李玉。

  李玉鬆開了手,用兩指把面前的兩把劍刃彈回兩個白袍少年的身邊。

  “兩位少俠,你們在這切磋武藝我可以不管,但要在我眼皮底下殺我漠城的人就有點不合情理了吧。”

  “漠城的人?”年長的白衣人皺起了眉。

  “在這周圍,無論是人,野獸,還是一粒塵沙,都屬於我漠城,有什麼不對嗎?”李玉笑了笑,淡然的語氣卻說出無賴般的對話。

  “可是他...”魏明剛欲說話,他師兄卻出言把他打斷。

  “不小心打擾到李城主,抱歉!”白衣人收劍抱拳行了個禮,然後又把嘴湊到魏明耳邊細聲說道:“掌門之前叫我們提防着李玉,行事也得避開他,我們還是暫時不要跟他發生衝突。”

  魏明明顯也對李玉有所了解,他師兄的話更讓他生出了顧忌,之後並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兇狠的目光依舊緊盯着余肖,彷彿要在余肖身上戳出幾個洞來。

  “城主威武。”魏明轉過頭,冷笑着向李玉抱拳,一紅一白的兩個手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漠城的人果然和傳言一般,行事無度無所懼,當真是誰的事都敢管。”白衣師兄向余肖露出一抹譏笑。

  李玉毫不理會對方的威脅之意,揮手道:“漠城裡本來就沒有鼠輩,回去吧,代我向邱雲問好。”

  聽到逐客令,兩個人收劍入鞘後轉身就走。

  余肖還獃獃的目送這兩道白影,李玉剛才那嚴肅的臉不知何時已經是換成了慈眉善目的模樣,伸出手將半躺在地上的他拉了起來。

  余肖回過神,向李玉苦笑着點頭示以謝意,卻沒有大言不慚的說記下這個恩情,因為他明白這始終不會像江湖小說里‘你救我一命,我欠你一人情’的情節,因為兩人的差距就如同草雞和雄鷹,余肖不認為自己嘴裏叼着的小蟲能夠對他有什麼幫助,而自己也肯定不會等他餓的時候犧牲小命來給他充饑。

  而他為什麼救自己?余肖只能解釋為李玉是個喜歡做這些举手之勞的古怪俠士,或者是他閑着無聊,又或者像他剛才對那兩人說的那番話,在這裏,上至生靈萬物,下至飛沙走石,都是屬於他的。

  “余兵長,這回您又有什麼事光臨漠城呢?”李玉把余肖打量一圈后笑道,毫無架子,簡直和剛才那位氣勢凜然的漠城城主判若兩人。

  余肖對李玉這種奇怪的性子感到奇怪,但並沒有太多的驚訝,邊思索着對李玉這個人的記憶邊敷衍着回答道:“早就擔不上兵長二字了,這次來漠城只是為了借宿一晚上,明天一早我就走。”

  心想着自己會不會因為擅闖進這片林子而收到懲處,卻不見李玉有因此責怪的跡象,不由得鬆了口氣。

  “看得出來,余兵長現在的樣子確實狼狽,看來是我漠城照顧不周了,不然也不會令你碰到這種事。”李玉道,臉上依舊掛着笑容,卻反而讓人看不懂他的情緒。

  余肖無奈的搖了搖頭,想着該怎麼解釋,目光卻在前方的城牆上一滯,因為那裡有個人影。

  李玉不以為然,似乎早就發現了那方的存在。

  “漠城日日人來人往,卻鮮有見你對個凡人如此上心。”

  城牆上的人影並未開口,余肖自然沒能聽到這句話,而李玉卻是清晰的聽到了,轉身看往城牆。

  “此子雖是凡人,卻並不凡。”李玉同樣也並未啟唇,兩人用的皆是一種喚作傳音的修行手段。

  余肖見這兩人以目光對視卻不說話,以為又是一出冤家路窄的戲碼,正想着怎麼應付這種尷尬局面,李玉卻轉身看向自己,而城牆上的人影也一個輕躍落地,慢慢向這邊走了過來。

  藉著月光之勢,也隨着人影的逐漸接近,模糊的影像也變得開始變得清晰,那是一個少年模樣的高人,理鬢束髮,容顏氣勢姿態皆是不凡,小臉蛋兒生得比女子還要好看,不過背上縛着的捲軸卻顯得有些突兀,因為都快接近他的身高了,由肩斜掛到腿邊。

  而在余肖看來,少年和高人這兩個字眼放在這人身上並不顯得衝突,因為隨着他的接近,余肖竟不由得生出一絲膽怯,憑着直接的感覺判斷,像是羚羊本能的對獅子感到恐懼般。

  少年步步輕移,地面上的枯恭弘=叶 恭弘被踩得作響,陡然安靜的林子里只剩下這一種聲音,加夾着少年背上的捲軸和衣物的輕微擦磨。

  在這種怪異的氣氛下,余肖不敢出聲,也可以說是還輪不到自己說話。

  “你是人?”少年啟唇說道,目光一直鎖在余肖身上,俏美的臉龐沒有絲毫的情緒,加上瘦小的身軀更像個姿態傲然的美人兒,說著拒人千里的冰冷話語。

  余肖不知如何回答少年的奇怪問題,只好向身旁的李玉投去求助的目光。

  “我在問你話。”少年瞪着余肖嗔怒道,雙瞳剪水卻滿是冷意。

  或許是嗓子還沒張開,少年的聲音像個稚童,又有點像是...女子,不過說話的語氣倒是老氣橫秋。

  沒等余肖作答,少年突然抽出束在腰間的毛筆,卻不沾墨,既在半空揮畫起來,像是樹枝入水,空中流淌的氣息居然順着少年的揮動蕩出一個字符。

  一個閃着微光的‘囚’字在空中浮現、消散,整個過程不過三秒鐘,但少年臉上的表情卻在這三秒里又變冷了幾分,接着又微仰着頭緊盯余肖。

  “這小哥這麼看着我,難道是讓我誇他?”余肖暗自想着,又悄悄瞥了眼少年,發現他還在看着自己,不由得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隨既笑道:“小兄弟年紀輕輕,筆法竟有如此功力,當真是絕世之才,若是早生幾年,書聖的名號恐怕就只能落在你的頭上了。”

  “提筆為法,隻字成陣。我一直對你的傳聞有所懷疑,現在看來那些傳聞並不過分。”李玉向少年傳音說道。

  而少年沒去回應李玉的讚歎,而是眉頭緊鎖的打量着余肖,目光似警覺的審視,卻隱藏着殺意。

  見兩人都不理會自己,余肖又乾笑了幾聲,有些不自然的收回鼓掌的雙手。

  少年也收回放在余肖的目光,看着李玉繼續傳音:“你既然知道我剛才畫的是陣法,怎麼沒去護着他,你就這麼相信他能受得住我這支筆?”

  “我說過,他並不凡。”

  “我能殺了他嗎?”

  “你殺心太重了。”

  “我剛才畫的是囚字訣。”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他不能死,至少現在不能。”

  少年不再說話,深有意味的瞥了眼余肖後轉身向城門口走去,身影又逐漸被黑夜淹沒。

  余肖目送完少年,有些莫名其妙的向李玉問道:“他走了?”

  “你還想讓他繼續留下來盯着你?”李玉笑道。

  “這小哥的脾氣怎麼這麼古怪,這性子就像富貴人家嬌養的千金。”

  “她確實是位千金,性子也確實古怪,俗話說不怕男惡,就怕女刁。”李玉回答道,顯然也在這女孩手裡吃過虧。

  余肖愣了一下,驚訝道:“她是女的?”

  李玉點頭,並沒有因為余肖把剛才那少年當成男子而感到驚訝。

  “雖說臉蛋生得確實極好,但看她上下都作男子的裝束,所以也沒往細了想。”余肖尷尬的笑道,關鍵是對方胸前並無幾兩肉,也難怪她會這麼看着自己,看來是因為自己的稱呼出了問題。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第十二張天圖》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第十二張天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六章 背着捲軸的少年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第十二張天圖”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