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更新時間:2018-04-16 15:14:27字數:7601

在沒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不相信那拐角處可以遇到幸福,即使我們的相遇過於玩笑,即使我不該如此幻想,但,我一直都相信,你會在某個路口等我,然後我們一起手牽着手一起天涯海角的走下去,但我一直都不敢去想象,沒有你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一直都以為情愛過於困苦,一生過於短暫,所以不該也不能去碰觸,然,當你願意為我以命相抵的時候,我才知道,情愛即使困苦,但也是甜蜜居多,一生在短暫,擁有過那一份元生死與共的情愛,才是完完整整的一生……

在沒動心之前,我一直不敢去相信人們熱傳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也不會覺得自己有一天也會為了一個人而甘願改變,可為什麼,我的努力還不夠嗎?為了我們的可以擁有的未來的,我付出的還不夠嗎?為什麼,為什麼你不等我?為什麼我們的分離不是為了更好的遇見,蒼天為何如此不公……

我該怎麼辦?本就打算冰冷一生的心居然會為了你劇烈跳動,明明我們已經被打散了姻緣,不該再相遇的不是嗎?可為什麼,我還是淪陷了,但你卻不屑一顧?既然再次被命運相連,那就不該生出其他念想不是嗎?但再一次的相遇,那不顧一切的一命換一命,你是真心的嗎,真的願意交付真心與我相守一生嗎……

第一章

今晚的月色很美,秋天微涼的晚風習習吹拂着,感覺很溫暖,也很溫柔。夜歸的人們也難得的放慢了腳步抬頭細細看了一下夜空上那一輪皎潔的圓月,繁星滿天,熠熠生輝。

“小鳳,你趕去車站等我,我一定會及時趕到的!”徐浩催促着,一臉的慌張和着急,頻頻回頭看着路口盡頭,生怕下一刻就突然會冒出人來。

“時間很趕,你確定可以擺脫那些人嗎?”山本鳳擔憂問着,俏麗的瓜子臉上也布滿了着急,但眼神深處有着一絲絲的厭惡,卻沒被那一臉着急的他發現。

“當然,我們分開走,車站匯合!”徐浩很認真地說,眼色的慌亂反倒消失了,把她的書包還給她,不再多說,就往左邊快速跑了。

“三哥,找到了!我看到他往那邊跑了!”後面追來了七八個人,跑先的人大聲喊着,他們追逐的目標很明顯是剛剛跑了的徐浩。

“追上去,這一次絕對不能給那孫子跑了!”三哥喊着,大家又加快了腳步。

“現在的世道還是這麼亂呀,真不知道這一次的外出會不會順利?”山本鳳站在路邊冷冷看着眼前發生的情況,完全沒有了剛剛的着急神色,讓不明所以的人更加的一頭霧水,沒呆多久她就邁步走了,彷彿剛剛着急的人不是她一樣……

徐浩,二十歲的年輕小伙子,因家庭不幸,所以長得很瘦弱,他原本只是在一家小小的小兒收養所當個教師和看護,但因緣巧合之下,半年前他替爛賭的父親還債的時候,遇到了山本鳳和她的幾個朋友在解決個人的江湖恩怨,在那一次的混亂中,他對山本鳳一見鍾情了,之後兩人也就慢慢成了朋友,有時候他也會參与他們那邊的一些工作……

山本鳳,剛滿十八歲的青春少女,一米七的纖瘦身材卻很有料,極具誘惑性,如今的她已經是夜吧吧台的專業調酒師,但那都是副業,活了這麼多年,她似乎沒有一個真正的主業工作,一直都是得過且過的隨性活着,直到一年前遇到了那一支瘋狂卻很自我的樂隊,找到了算是一生不會離棄的朋友,她便慢慢改變了自己,經過一年的努力,她成功了,和他們成了真正的朋友,是那種可以共患難,同生死的朋友,所以他們的工作就是自己的工作,其他的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有可無的生活習慣……

“魅,你真的決定了?”銀少淡漠問着,一身黑衣的他更添了一份冷漠和生人勿進的氣息,那冰冷的眼眸似乎沒有出現過其他的感情波動一般。

“銀,明天你再和我父母說一聲,我並不是不辭而別的離家出走,而是留了家書的外出散心!”魅少淡漠的語氣似乎帶着一絲笑意,那微微揚起的唇角更是在他那傾城傾國的面容上添了一份不同於女人的嫵媚,更加的誘惑人。

“你這樣笑真的會引人犯罪的!”文少撇過臉,即使與魅少從小一起長大,他仍然不太敢直視魅少這傾國傾城的笑容,感覺自己的心會亂了跳動的頻率。

“是奇的定力不夠吧!”墨少笑了,但感受到自己那亂竄的心跳后也有點不好意思了,但他就是這樣的孩子氣,“我們這幾個,除了銀,怕是都還得勤練定力!”

“我可不喜歡男人,你們就不要有別樣心思了!”魅少很是認真地說,即使這句話說了很多年,他依然會在必要的時候再強調一次。

“放心,我們也喜歡女人!”文少也很肯定地說,即使會被魅少迷惑,但懂事後就已經不會再有小時候那些天真想法了。

“魅少,你的十八歲生日不回來過嗎?”仲潤溫和地問了一句,畢竟他們的生日不是過了就是還得好久才到,只有魅少是在秋天生日。

“看心情!”魅少無所謂的聳聳肩,都這麼多年了,他不覺得有什麼好慶祝的,“不過你們的生日禮物還是得備着,我回來可是會向你們討要的!”

“放心,每年都習慣備禮物了,不會少了你的!”墨少實話實說,他們這樣的家庭就是這般無趣而又內里波濤洶湧的,作為下一任繼承人,過了十五歲就不是自由人了。

“你們可要努力了,過兩年你們就要承認家業了吧!”魅少甚是輕鬆地說,幾人中,也只有他是最悠閑的了,即使自己也要繼承家業,但他們的性質是不一樣的。

“所以你不要離開太久!”文少提醒着,他們這些人一直都在監視中,不僅僅是自己人的關注,還有其他別有用心的人也在時刻關注着。

“我突破瓶頸就回來!”魅少也明白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仲潤看了一下時間,提醒着他們。

“我們的牽制有限,後面就靠你自己了!”文少也提醒着,心裏還是有點擔心的。

“嗯,兄弟們辛苦了,恩情兄弟我回來再還!”魅少打算給他們一人一個擁抱的,但都被他們拒絕了,“以前我們抱一起不是很好、很自然的嗎?”

“你太傾城傾國了!”銀少一語中的,冰冷的語氣更是狠狠傷着人心。

“我總擔心你會成為妖孽!”墨少一不小心就把心裡話說不出來了,但也不覺後悔。

“我是真的希望你回來更男子漢一些,不用和銀和墨比,和我比就行了,不然和潤一樣也行!”奇少也跟着吐露心聲了,也不怕更傷了人心。

“魅少,還是不要刻意媚態了,我也怕你變人妖!”仲潤也笑着吐槽了一句。

“好吧,你們贏了!”魅少微微低頭,有點無奈地摸摸後腦勺,對於他們的真心話,心裏是沒有反感的,畢竟都是一起長大的知己好友……

沐銀楓,字子衍,一個武學世家的下任家主,天賦過人,如今二十歲的他已經是家族裡數一數二的高手了。他十四歲那年被沐家選為繼承人,自此後他冰冷無情,也心狠手辣……

仲潤,一個被沐主救下的孤兒,如今二十六歲的他是銀少的貼身護衛。他八歲那年遇難被現任沐主救下,此後便留在沐家勤練武學,在銀少定為少主時便一直跟在銀少身邊做事,他的溫和是偽裝,但也是他內心的渴望表現……

亓墨,字子謙,一個管理水路陸路交通的商人世家的二公子,家裡的事業由他大哥繼承,所以他現在就是個花天酒地的紈絝子弟。但亓家家教嚴厲,縱使墨少是紈絝子弟,但也沒幾人敢說他是廢物,也甚少人會與他發生矛盾,畢竟他武功不弱……

上官彩文,字子禮,一個掌管錢幣交易的銀行世家的下任繼承人,如今二十歲的他已經正式參与管理家族業務。他雖然武功不高,但一般情況下自保是不成問題的,身為掌管錢幣的中軸線,各大家族也會護着,畢竟都是家族利益的所在……

范魅,字子辰,一個音樂世家的大公子,超人天賦,外界尊稱——鋼琴王子,世間樂器他基本都是會的,但精通的也就鋼琴和蕭笛了。范家內功心法是離不開蕭笛音的,所以范家人必精通蕭笛演繹,許是音樂世家的基因都是獨特的,所以范家人不分男女都有着傾國傾城的美貌,范家在這裡是最中心的一家,其他各大家族都會明裡暗裡保護着,因范家的蕭笛音不但可以魅惑人心,也可以治癒心靈創傷……

今夜的車站比往常還要擁擠很多,加之現在很快就到發車時間了,人聲鼎沸之餘更多的是哭泣哽咽。山本鳳站在車廂接軌處努力張望着,一臉的着急和擔心,如此多的人流,她根本就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心裏也已經做好人不來的打算了。

“小鳳,小鳳!”徐浩大聲喊着,也在努力往人群中擠着,也許真的是情人間有心靈感應,所以他總能第一眼看見自己視線內的愛人。

“浩哥,快點!”山本鳳也是很艱難才發現他的,火車已經準備啟動了,她只能這樣喊着,其他的什麼也做不了。

擁擠的人們似乎已經慢慢停止了動作,站立在原地揮着手送別親人,徐浩也趁着這個空檔更加賣力往裡面擠了,但不知是有人故意還是天意弄人,他們就這樣錯過了……

“浩哥,把手給我!”看到快近在咫尺的人,山本鳳伸出手,想藉著最後的時間將人帶上火車,而她亦如願拉人上了車,但對象似乎錯了……

“小鳳,小鳳!”徐浩呆愣愣喊着,看着自己伸出去空漏漏的手,幾秒后回神追着火車邊跑邊叫,但已經挽回不了什麼,車已遠走,他很着急,他只想知道剛剛到底是誰打掉自己的手,握上了山本鳳的手上了車,如果是壞人怎麼辦,山本鳳會不會有危險?

“進去吧!”等車徹底上路之後,魅少就不想再理會這個自從看到自己之後就已經成了石頭狀態的女人,淡漠着神情說完就先進車廂了。

“天,這世界果然是瘋狂的!”等人走後,山本鳳總算是活過來了,雙手捂住心臟,俏臉立馬染上了紅暈,心跳也加快了不少,她可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傾城容顏,即使是個男人,那也是很震撼她世界觀的。

“報告少主,魅少上了火車!”沐家暗線冷冷回稟着最新消息,沐家所有暗線都是冷酷無情的,對誰都是一個態度。

沐家暗線都是些不分男女,十五歲到三十歲之間的未婚人,而暗線只聽命於沐主和沐少主兩個人,有一個隊長和副隊長,因為是沐家命脈人物,所以是清一色的黑色勁裝,帶着簡單面具,隊長和副隊長的面具是不一樣的,好區別身份,怕是除了沐主和沐少主,估計誰都不知道誰是誰吧,畢竟他們沒有名字,只有数字代號,而死了的,又會有新人代替……

“注意一下魅少在哪下車?”暗線隊長冷然吩咐一聲,就讓人退下了。他身體頎長,該有一米八多的身高,藏藍色勁裝,白色面具,代號白。

“范家什麼動靜?”銀少抬頭看着從林中遠處的黑暗,冰冷問着。

“目前沒動靜!”副隊長冷然回答,是個好聽的女音。她身材都掩藏進了黑色大衣里,約莫一米七高,帶着紅色面具,代號紅。

“銀少,我們幾點去范家?”仲潤恭敬問着,畢竟現在已經是凌晨時分了。

“早飯過後,都下去吧,我一個人回去!”銀少收回目光,說完就先走了。

“潤哥,不追上去嗎?”白冷然的語氣多了一份溫暖,冰冷的目光也變了些許。

“不用,你們都去忙吧!”仲潤是了解這個少主的,自然不會跟去自討沒趣。

“我還繼續守在范家?”紅沒有絲毫的變化,冷然問着。

“紅,銀少應該沒對你下新命令吧!”仲潤轉身走時就留下了一句話。

“紅,走吧!”白收回遠望的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紅,淡淡說著。

當徐浩呆愣愣的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很久,他這才想起來要去給念音的人報信,立馬就忘記自己的危險打算往回跑,但可惜的是老天不給他這個機會,在他再一次跑回那條街道的時候就被前來抓他的人發現了,所以就被抓了。

“你們先放了我呀,我晚點再親自上門,我有急事呀!”

“你逃了又回來了,我才不會讓你再一次跑掉了!”

“我就回去和朋友說幾句話,說完我就去給你們老大請罪!”

“別廢話了,跟我們走一趟吧!”

“在說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凌晨時分,白霧濃厚,但郊外空氣甚好,即使不能遠視,但四周的景色還是可以勉強看清楚的,火車已經駛離了城市,拐進了荒無人煙的郊外,兩旁都是稀稀拉拉的樹木和荒地。

“小姑娘,這個是你朋友吧?”檢票員大叔帶着傾城容顏的魅少在車廂找到了山本鳳。

“不是!”山本鳳原本也沒睡着,看了一眼魅少,很是肯定的搖搖頭。

“你把我帶上車就不認了嗎?”不等檢票員再開口,魅少就主動靠過去,溫柔地說。

“把你倆的票拿出來!”檢票員不想理會他們之間發生的事,只想把工作做完好回去休息一下,“距離下個站還有兩個小時,我還有兩個車廂檢查呢,你們快點!”

“我們就不要打擾到大叔的工作了,把票拿出來吧!”魅少溫柔勸着。

山本鳳想說什麼的,但微張了一下嘴,想想還是算了,從包里找到了兩張票遞給檢票員,也幸好徐浩的票也在自己手裡,不然就得給這個大少爺補票了。

“我們去哪?”魅少見檢票員走了,一坐下就好奇問着。

“你愛去哪去哪,別跟着我!”山本鳳閉上眼,不想看着這張傾城容顏,怕自己的心跳再一次的亂了,千算萬算還是算錯了一步。

“你把我拉上車,就得負責任!”魅少才不如她意呢,自己身旁的人哪一個像她這樣忽視自己的,他可不認為自己的魅力喪失了,所以得跟着她,看一下她是誰,“再說了,我可是第一次出門,什麼都不懂,你不能見死不救呀!”

“第一次出門怎麼了?普通人又傷不了你?”山本鳳才沒那麼傻被騙呢,雖然他那張臉很誘惑人,但她也不是那麼心軟的人。

“我叫范子辰,姑娘叫什麼?”魅少很平靜,也很自然地套着近乎。

“山本鳳!”山本鳳睜開雙眼,坐直身體,看了一下窗外,似乎在辨認着什麼。

“我跟你混吧,反正我不想回家,也已經徹底迷路了!”魅少很認真的說,心裏有股怪異的感覺,所以他不想離開這個特別的女人。

山本鳳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一個眼神都沒給他就起身走了,魅少以為她是去廁所了,也就沒立馬跟上去,但見她進了另一節車廂時就覺得不對了,立馬就追了上去,到接軌處他才看到已經跳下火車的人,但沒多想什麼就跟着跳車追了上去。

“小瑩,小鳳到了,但身後跟着一個陌生帥哥!”胡翔辰囁着笑說。

“怕是和沐家有關,我來的時候解決了一個暗線!”段瑩淡然回答着,一點也不擔心。

“是嗎?看來那邊有事發生了!”胡翔辰也不擔心什麼,反倒覺得事情更有趣了。

“現在重要的是那邊孩子的事,鳳一個人過來,說明徐浩那邊出狀況了,她一個人過去終究不太好,翔哥,你跟去吧!”段瑩向來顧全大局的,所以不能不多想一些。

“瑩,翔哥!”胡翔辰還沒回答,山本鳳就到了,俏麗的臉上多了幾分興奮。

“鳳,辛苦了!”段瑩笑着回抱着這個總喜歡抱自己的朋友,語氣十分溫柔。

“小鳳,那帥哥怎麼回事?”魅少也到了,但站得遠了一些,胡翔辰狀似不在意地問,其實餘光全留在魅少的身上,心裏深深被震撼了一把,他可從來沒見過這樣傾城傾國的美人兒,即使是個男人,但這樣更添了一份魅力呀!

“還不是徐浩害的!”山本鳳有點氣呼呼地說,她雖然知道魅少跟着自己,但自己根本就不想理會那個妖孽般男人,“車站人多,我原本是想拉徐浩上車的,誰知道拉錯了人,把一個妖孽少爺拉上了車,還執意跟着我!”

“東西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但你一個人過去終究是不妥!”段瑩看了一眼魅少,心裏似乎有了一番計較,“翔哥,你帶鳳去清點東西,我去和妖孽少爺談談!”

魅少雖然雙手環胸懶洋洋靠着一棵樹站着,但一直都關注着他們,聲音雖輕,但他還是勉強聽了大概,當看見段瑩走過來時,胡翔辰領着山本鳳往小徑走後,他是有點緊張的。

“喲呵!范家的鋼琴王子這是唱哪出?”段瑩站在魅少面前,笑盈盈地說,她原本以為是沐家的人,沒想到是范家少爺,誰讓她曾經有幸見過魅少一面呢,何況魅少的傾城容貌就已經決定第一印象的過分深刻。

“你認識我?”魅少的緊張瞬間就消失了,心裏的謹慎也是瞬間就到達了眼眸。

“鋼琴王子很多人認識的,我去年剛巧有幸聽到魅少的演奏!”段瑩也不遮遮掩掩,很是真誠地說,“我們的世界與魅少的世界甚少相交,煩請您回去吧!”

“如果我說不呢?”魅少眯起魅惑人心的雙眼,語氣也變冷了不少。

“這由不得你,即使你打得過我,但你未必打得過我們三個!”段瑩很有底氣地說。

“我雖不知道你們是誰,但你們給我給的感覺還不錯,加上我需要一個清靜的地方突破瓶頸,也想看一下我所不了解的世界,不如我們合作?”魅少收起戒備,很是誠心地說。

“音樂世家內功心法可是很不一樣的,雖然我們要去的地方的確適合魅少您修鍊,但我憑什麼要幫忙?”段瑩不想答應,主要也是不想和世家有關聯。

“我不會忘恩負義,你們的身份也不簡單吧,相信總會有世家幫得上的地方!”魅少不傻,雖然他一直不屑和人講恩怨情仇,但不代表他不會談人情。

“你們范家不太好用!”段瑩搖搖頭,一點也不覺得這是個好建議。

“范家不夠量,沐家夠嗎?”為了自己,魅少果斷賣了朋友情誼。

“你有這個權利?”段瑩挑眉,剛巧想起了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的確要藉助世家幫忙。

“可以提,但不敢保證沐家一定會管!”魅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小瑩,讓他去吧!”鄧祚突然間就冒出來了,實際上他也來一會了,大概可以猜出事情始末的,有機會總好過沒機會。

“我要見沐少主!”段瑩看了鄧祚一眼,也就不堅持了,但說了條件。

“銀哪是能見就見的,最多我讓潤親自見你們!”魅少摸摸後腦勺,語氣有點無奈。

“也行,見誰都一樣!”鄧祚答應了,本來希望就不大。

“東西清算完了,該啟程了!”胡翔辰大聲喊着。

“我的信物,你們再寫封信讓暗線帶回去!”魅少也爽快,把自己的家族信物拿出來遞給他們,也是在表示自己的誠意。

“不用了,暗線在呢!”段瑩冷然說完,轉身走了。

“魅少!”一個暗線立刻就現身了,他其實就是被段瑩敲暈,然後又被鄧祚帶過來的,今天被派遣來這裏就是一樁倒霉的差事。

“鳳,那妖孽少爺跟你一起去,我儘快忙完這邊的事過去找你!”段瑩不理會魅少和暗線的交流,過去和山本鳳解釋着。

“他是誰?”山本鳳問着,心裏很懷疑她是知道那個妖孽少爺身份的。

“他沒和你說嗎?”胡翔辰問着,其實他也不知道魅少的身份。

“他說叫范子辰,我不認識?”山本鳳實話實說,如果她之前見過魅少,一定會第一眼就想起來的,誰讓魅少那樣傾城傾國呢!

“他也沒騙你,子辰是他的字,你放心吧!”段瑩還是不想直接說明魅少的身份,畢竟要在那邊三個多月,徒生枝節就得不償失了!

“罷了,你決定就好,下次見面再說吧!”山本鳳也不糾纏了。

“你們大概要走一天的路,只要你們不偏離路線,大概傍晚時分就可以到村口了,那裡會有村民出來接你們的。”鄧祚帶着魅少過來了,溫和提醒着他路上注意的事情。

“祚哥,你也來了!”山本鳳開心喊着,也直接撲過去抱住了鄧祚。

“你雖不是第一次過去,但路上還是要小心,路上可沒人照顧你了!”鄧祚任由山本鳳抱着,語氣更是帶了幾分溫柔。

“放心吧,我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的!”山本鳳放開鄧祚,信心滿滿的保證着。

“嗯,我們會儘快讓人過去幫你的,在此之前就辛苦你了!”鄧祚溫柔地說。

“妖孽少爺雖是過去修鍊的,但還是希望你能幫一下鳳!”段瑩提醒着往後要單獨相處的兩人,自然也是希望山本鳳會早點自己發現魅少的身份。

“自然,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的!”魅少謙和地說,自己雖是一個大少爺,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會的做的大少爺,過去了,說不定真有什麼是自己會做的呢!

“路上小心!”胡翔辰笑着叮囑一句,畢竟他們該趕路了。

山本鳳再一次和段瑩擁抱一下才上車離開的,魅少雖然沒趕過馬車,但只能硬着頭皮上了,總不能讓人家一個女孩子趕車吧!

“祚哥,這樣真的好嗎?”段瑩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擔憂地問。

“有什麼不好,我們遲早要和他們世家接觸的,不是嗎?”鄧祚反倒不覺得有何不妥,畢竟他們已經有了很久的計劃,只是沒有契機罷了,如今白白送上門的契機他哪能放棄!

“你們說,沐少主會見我們嗎?”胡翔辰淡淡問一句,雖然不知道他們和范魅怎麼談的,但不妨礙他的猜測,畢竟他們都是一起混跡的同伴!

“走吧,我們耽擱不起時間!”鄧祚大手一揮,帶着兩人離開了!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魅惑一生》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魅惑一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魅惑一生”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