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摩訶池天尊點孔雀

更新時間:2018-04-16 22:51:07字數:2815

 第十三章 摩訶池天尊點孔雀 紫禁閣文豪秀筆墨

大光明山大光明寺摩訶古池苑

  一位身着素衣的老者,盤膝坐於古池中央的蓮恭弘=叶 恭弘之上,垂眉閉目,不悲不喜。陽光靜靜的灑落在他的身上,映起一圈微微的光暈。一陣微風吹來,那蓮恭弘=叶 恭弘隨風輕晃,引起一波波漣漪,如詩如畫,引人入醉。

  不動明王使—阿迦恭弘=叶 恭弘來到池邊雙手合什,眼中帶着深深的崇拜,目光崇敬的望着池中的那位老人片刻,爾後低首垂目,面帶嚴肅的緩聲道:“天尊,摩乎威耶他…圓寂了。”

  老者緩緩睜開雙目,一縷精芒自眼中閃過,不帶一絲感情的道:“摩乎威耶終有此一劫,此事誰都無法拯救,我也無能為力,此後便讓月黶尊繼承降三世明王使之位。”

  阿迦恭弘=叶 恭弘低首領旨。

  老者沉思片刻后又問道:“摩利羅閻現在怎麼樣了?”

  阿迦恭弘=叶 恭弘微微皺眉道:“天尊,此子似乎太過於狠辣,依我看來他不太合適做使者!恐怕要辜負天尊大人的一番栽培之心了。”

  帝釋天輕輕嘆息一聲:“即刻招他回山,佛宗已經把《大孔雀明王經》的下半闕送了回來,待他歸來,讓他繼任大孔雀明王使。”

  阿迦恭弘=叶 恭弘雙目微睜,不可思議的望着蓮恭弘=叶 恭弘上的長者,彷彿眼前的尊主不再是那個在位一百二十年未曾犯過一次錯誤的長者,他語音微顫,不可置信地道:“天尊!萬萬不可!歷代孔雀明王使皆是悲天憐人的使者,是我密宗宗主-天尊之下最尊貴的長者,如何能讓一個只有十六歲的青澀少年繼位,況且他心中沒有絲毫的慈悲。”

  “我輩皆是雙手沾滿血腥之人,何來慈悲可言,只是心中尚存一念而已。

  而他!

  只不過是一念未存罷了。”

  “可摩利羅閻確實不適合繼任大孔雀明王使的衣缽,請天尊三思。”

  帝釋天微微一笑,低頭望着池水中在蓮恭弘=叶 恭弘間嬉戲的鯉魚,用一種空明悠遠的聲音緩緩道:“阿迦恭弘=叶 恭弘,你繼位也有五十二年了,你這些年在中央明王的位子盡心儘力.

  你可知,那年我自貧民窟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的未來,還記得我告訴你的第一句話是什麼么?!”

  阿迦恭弘=叶 恭弘眼中閃過一絲感激,恭敬道:“屬下當然記得,那句話屬下今生今世永遠不會忘記,那年我才六歲,天尊當時說‘吾帳下尚有不動明王使之位虛懸,本座觀你之前途不可限量,你可願隨我而去,長伴我左右么’。”

  帝釋天點了點頭道:“那時我便知你是不動明王使的最佳人選,而今已然又過了六十四年,你以為我這幾十年會寸步未盡么?

  那年我的《大光明金剛乘》才僅僅只煉至第三乘,而如今我已經將本宗的這本聖典修鍊到第八乘的大成之境,距第九乘只有一步之遙,本宗一生從未看錯一個人,又怎會將本宗至關重要的大孔雀明王使之位當成兒戲呢,所幸我之傳人與大威德明王尊即將接替,吾亦可了卻一樁夙願,你且退下吧。”

  “謹遵天尊法旨”,阿迦恭弘=叶 恭弘俯下身子無比虔誠的行禮,轉身離去

  跨過月門之前,阿迦恭弘=叶 恭弘心裏默默道:“就算真箇世界都荒蕪,我也將是您最虔誠的信徒。”

  站在附近的劍柒聽到小蘭的喊話不由多望了她一眼,繼而他轉身對諸葛清流抱拳道:“劍柒還有要事,就此別過二老爺。”

  諸葛清流道一聲珍重,望着追隨兩位劍士遠去的小劍客皺起眉頭,看那小劍柒似是與那二人是舊識,但觀此二人劍路不似是劍冢門下,那二人劍法去其糟粕簡單而犀利,似是,似是得了東海碧游一脈一劍破萬法的精髓,女子一方許是得自雲霄劍閣人劍合一的真傳。

  是了,江湖傳言當年劍冢老祖與那雲霄劍閣閣主本都是東海碧游一脈的劍侍,兩派立派到現在相鬥了數百年,如今看來當是還有牽連才是。

  劍柒飛身而起,自窗口直接飛上了酒閣的樓頂,接着向著那遠去的兩人追了下去,此時的圍觀群眾已經顧不上看他了,只因林管家已經招呼着下人們開始將酒閣門前兩根廊柱上的紅綢布摘了下來,只見外面左側廊柱之上的匾額寫着“陳釀美酒迎風醉,”右側寫着“瓊漿玉液透壇香”。

  眾人歡呼一生“好,好字”。

  這幅對聯乃是上官瓊用的宋徽宗的瘦金體書寫,瘦金體運筆靈動快捷,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見風姿綽約之處,這可是皇帝獨創的字體,本身就帶着一股富貴之氣。

  這個世界的文字僅僅演變到隸書楷書草書字體,於文學一道差古中華何止千里。

  立在樓上窗口的諸葛清流看了這對聯之後也情不自禁的連嘆三聲好字,接着又道:“這字筆法追勁,意度天成,非可以陳跡求也,好,好聯,好字。”

  圍觀的眾人也都具是叫好之聲,上官瓊在旁邊聽的美滋滋的,一旁的婢女小蘭看着他那悠然自得的模樣,用手指挎了挎臉腮,意思是說他好不知羞。

  小蘭如今被他寵的不行,上官瓊當年雖是獨生子,但長大的時候屁股後面跟着個鄰家的跟屁蟲小妹妹,可惜搬家之後再也了無音訊,所以他把小蘭現在當妹妹養。

  這時林管家又將酒閣門柱的紅綢布摘了下來,眾人又見那左側匾額上寫着“人生得意須盡歡”,右側寫着“莫使金樽空對月”。

  這則李白的詩詞他又用的是顏真卿的顏體,顏體的楷書結體方正茂密,筆畫橫輕豎重,筆力雄強圓厚,氣勢莊嚴雄渾。

  這字體一出眾人又是驚嘆不已,直說這是那家文豪開的酒肆,這字跡厚重雄渾,就算是文壇泰斗都可當得。

  這時候林管家才命人將門上正當中匾額的紅綢摘了下來,上書“紫禁酒閣”,這四個字可是上官瓊用王羲之的行書所寫,此時這九州大地早就有行書草書的出現,但卻從未有人能將行書寫至如此的意境。中華有句古話,文武第一,武無第二,但王羲之的行書《蘭亭集序》說是中華第一行書任何人都不會有異議的。

  立於上官瓊身後處的諸葛清流又是一陣連嘆好字好詩,這酒閣的對聯有富貴有厚重更有瀟洒飄逸,每一字體都算得上可以開山立派之書,也不知其背後是哪位不世出的文豪,這字若是被自己那嗜字如痴的大兄見了還不直接跪地求師。

  上官瓊暗笑,還好只有門上好門前四根廊柱,要是再多幾根,自己將什麼飛白體、趙體、仿宋體、微軟雅黑全都搬出來,還不得震死你們。

  林管家見場面已經按照少爺的吩咐已將氣氛炒的差不多了,招呼下人們開始賣酒,就是一句話“十兩紋銀一壇,童叟無欺。”

  當時上官瓊跟林管家說這酒賣的是十兩銀子一壇的時候,林管家差點沒把舌頭咬掉,這算酒的成本就算比自己釀的酒高出幾倍,但成本再多也多不過一千文錢吧,這要賣十兩怎麼可能賣的出去啊。

  上官瓊嗤笑一聲道:“少爺我賣的可不止是酒那麼簡單?”

  “啊?少爺賣的不是酒嗎?那是什麼?”

  上官瓊氣結道:“少爺我賣的是天姥仙山的飄渺,賣的是江湖高手的刀光劍影,賣的是文人騷客推崇備至的詩酒風流,賣的是這美酒清冽如許的晶瑩剔透,賣的是我紫禁酒閣的雍容富貴,少爺我賣了這麼多東西給他們,只要十兩紋銀你居然說貴了,我可告訴你,十兩銀子那就是賤賣,十兩銀子是處理你些這回爐再造的酒的價格,以後按照我的工藝新釀的酒俱都是五十兩一壇,而且以後這酒罈要小一些,現在這罈子還是太大了些等我有暇再多創出幾種美酒,賣他個千兩黃金一壇,你還不要被嚇死?”

  而此時的林管家正一邊笑眯着眼睛收錢一邊招呼着:“每日限售一百壇,開業前三天翻倍,手快有,手慢無啦。”

  金陵乃是黎陽最繁華的都城,可謂自得天下七分財富,八分風流意氣,雖然以前最貴的酒水也超不過一兩銀子,但是有兩位江湖高手做托的情形下,又有着如此絕美的對聯及詩句,自然有那些不差錢的豪擲百兩紋銀就為了買那一份詩酒風流的瀟洒與超脫。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東勝神洲紀》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東勝神洲紀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十三章 摩訶池天尊點孔雀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東勝神洲紀”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