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崇山道士

更新時間:2018-04-16 22:45:33字數:3164

男人總要經歷磨難才能成長,越是一個成大事的人,經歷過更大的苦痛后才會成長的更快。整理行裝的時候,李潤特意找到了楊總,向他感謝從自己進入公司以來,他對自己的照顧。人各有命,生不由己,他做這樣的事情,自己並不怪他,但是今此一別後大家互為路人,也就不念之前的共事之情了。

丁佳怡原本打算來這裏幫李潤收拾些東西,可是發現他就帶走了一張同事聚餐的合照,不由得嘟了嘟小嘴,“當初那個時候,你這些同事沒有一個出來挺你的,你幹嘛還要記住他們的好。”李潤笑了笑:“他們能找到一份安穩的生活來之不易,如果換做是我,恐怕也不會那樣輕易的挺身而出。”丁佳怡撇了撇嘴:“那我呢?”李潤寵溺着揉了揉她的頭:“你跟他們不一樣啊。”小丫頭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哪裡不一樣,哪裡不一樣?”李潤沒說話,大笑着向前走去。這下小丫頭可急了,緊跑兩步,拽住李潤的胳膊,撒着嬌道:“你說嘛,你說嘛。”

翻開手機,上面是一條來自李潤的短信:這次謝了,等我賺錢之後,再吃飯的時候羊肉串啤酒管夠。

林曉笑了笑,合上了手機。旁邊埋頭看書的蒂亞抬起頭來,看了看他:“從這個角度而言,你的做法是對的,他原本是條被性格拴住腳鏈的蛟龍,現在你替他拆下了鐐銬,以後期待他騰飛就好了。”蒂亞指了指頭頂上懸浮的書籍,示意林曉幫他取下來,“年齡大了,總不能像幼年時初獲神力那般無所顧忌的飛天遁地了。”林曉瞧了瞧,取下一本來,向他搖了搖,蒂亞點了點頭,林曉一躍下來給他遞在手中。

“相傳冥王不是擁有永恆之力嗎?你既然曾經與他有舊,何不去尋求一些,他能用永恆之力打造不死軍團,相必分些給你也不在話下。”蒂亞沒有抬頭,專註着寫畫著什麼,只是略帶感慨的說道:“你知道永恆的盡頭是什麼嗎?是孤獨。”林曉沉默了一刻,隨後笑着開口:“除了萬神之母蓋亞以及後來的冥王哈迪斯,再也沒有人擁有過永恆之力。您又從何得知永恆盡頭呢?”蒂亞指了指帶着林曉的眼睛:“有些時候,世人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仔細想想還是有幾分道理的。”拿起了手中的一卷羊皮紙,“把這個帶在身上就可以了,老了老了,往常這些都能記住的,如今還要翻書。”林曉將它捲起來綁在自己的手臂上,向蒂亞揮了揮手:“如果我能活着回來,我倒想品嘗一下永恆的孤獨。”

今晚的浦江很平靜,只是偶爾在微風吹過時,泛起一絲波浪,雖然已是深夜,但繁華的魔都還是依舊喧鬧,一輛正在行駛的卡車從浦江大橋上經過,司機打了個哈欠,一天煩勞的工作結束了,想想馬上就能回到家中,賢惠的妻子應該正在等待自己回來,可愛的女兒恐怕已經早早入睡,不由得油門加快了幾分。

突然,他看到大橋邊的護欄上站着一個人,心裏一驚,浦江大橋年年都有人跳河自盡,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新鮮了,連忙將車在路邊停靠好,準備下車勸阻,可是一瞬間,人便消失不見。司機心頭暗叫不好,連忙向下看去,可是空蕩蕩的江面並沒有人落水的聲音。

司機有些困惑,難道是自己看錯了嗎?不可能啊,剛剛明明有個人的,停靠的大卡車堵住了後來車輛的道路,鳴笛聲打斷了司機的思考,對着後面來人歉意地笑笑,司機連忙上車啟動,嘴裏嘀咕着:“真是撞鬼了。”

羊皮卷的法力為林曉創造出了一個正方形的空間,讓他可以在水裡自由移動與呼吸。林曉在江底尋找着波塞冬遺失的三叉戟。然而就在他專註於江底的淤泥時,身後的水暗暗移動。

突然一股湍急的水流向他衝擊而來,一聲悶響從空間壁上傳來,林曉轉身說道:“你是頭皮痒痒,還是覺得自己頭夠鐵,菲瑞?”漸漸地原本空蕩蕩的喝水,逐漸顯露出一個半人半魚的身形。人魚面無表情地說:“知道我的名字?看來你還算有點見識,有這樣的本事,何必要來這尋死。”林曉無奈地說:“講道理,這東西要是以前送我都不願意要,只是現在神器本來就少,而且散落在世界各地,再加上神佣會的那群人瘋了一樣的搜尋,能找到一件主神的神器已經是不易了。”

人魚的鰓微微張了張,看樣子似乎是對林曉有些狂妄的話語有些惱怒。“無論你是為什麼原因來到這裏,現在離開還能活命,一旦你對神器動手,我就不會放你活着回去,我不能讓神器的所在被更多人知道。”林曉笑了笑:“你在等什麼?等波塞冬自己來取回他的神器嗎?別開玩笑了,他沒那個膽子。”人魚面色陰沉了下來:“皇只是回去休養而已,等到他重整旗鼓,他會親自殺了那些修士,拿回屬於他的東西。”

然而面前男子卻輕蔑地說道:“休養了兩千多年?你們的皇真是嬌弱。”這一句話終於觸怒了人魚,魚尾一拍,四下的水壓驟然增大,空間壁已經有裂紋生成,高壓的河水如同利劍一般噴湧入羊皮卷創造的空間之中。

眼看着渾濁的江水逐漸灌滿了空間,菲瑞眼睛眯了眯,搖身一擺向江底游去。在一片淤泥中,一柄魚叉靜靜地躺在其中。人魚在它的周圍徘徊,空洞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絲感傷。

“你就不能把它清理一下嗎?原本威武的神器看起來就跟廢舊的漁叉一樣,你不覺得這是對主神的一種玷污嗎?”菲瑞轉過頭去,發現林曉安然無恙的站在另一個空間壁中。有些吃驚,但並不意外,能夠來到這裏的人相必都是各懷絕技,如果連那樣的法術都抵擋不住,也不會有膽子敢下江了。菲瑞勉強露出一個微笑,只是這笑容看起來有些瘮人。“沒有皇的允許,任何人不得觸碰他的神器。”

林曉笑了笑:“霸道,蠻橫霸道,蠻橫,權力感十足,這確實是他的性格,所以他如今被宙斯囚禁也是咎由自取.”菲瑞瞪大了雙眼:“不可能,皇是神王的兄長,宙斯不會這樣對待他的.”林曉臉上泛着詭異的笑容:“只能怪波塞冬太蠢了,當宙斯聯合他一起將他們的大哥哈迪斯打入虛空時,波塞冬就應該知道這一點了.”

菲瑞已經有些失去理智了:“不,不,哈迪斯是與虛空之地的魔妖勾結,主動遁入虛空的.”林曉已經不想再與它解釋什麼了,“好了,你已經入魔了,波塞冬為你許下的承諾迷惘了你的心神,你再也不可能再躋身神位了.”

菲瑞雙目變得通紅,好似要燒灼起來,尾部一擺,如同一道利劍一樣向林曉衝來.林曉嘆息一聲,右手的神戒微微發亮,一團鮮紅的火焰竟然在水中綻放開來,而後如同有生命一般悅動起來,瞬間將菲瑞包裹.

這樣的景象驚動了水裡的魚群,一生在水中的魚兒從未見過火焰,對未知事物的恐懼讓魚兒四散而逃,這樣的舉動似乎挑起了火焰的興趣,就在火焰準備追擊魚群時,林曉淡淡地說了聲:“回來.”火焰似乎有些不開心,在江中打了一個轉,還是慢慢地回到了戒指中.

林曉跳到江底,從淤泥中提起了海王三叉戟,林曉用手握了上去,整個神器開始劇烈地抖動,表面的垢漬逐漸被剝落,神器原本的光芒重新閃爍,照亮了整個海底.第二天不少在江邊夜釣的人都表示自己曾經在江底看到了金色的光芒,甚至還有錄像與照片作為證明.然而在科考隊的幾次下潛后,表示並沒有發現任何奇異的東西.這件事也就如同風一般,隨之過去.

此時,崇山的一處道觀中,一具人魚的屍體被擺在院落中央,說是屍體其實有些不妥,因為他一切的生命體征都存在,然而意識卻永遠的被剝離了.

一位中年的道士蹲在它的旁邊,經過一番檢查后,道士轉過頭去說道:“魂魄被奪走了,以後恐怕是個廢人了.”他身後站着兩位仙風道骨的老人,旁邊黑髮的老人看起來年輕一些,低頭思索了一會說道:“師兄,這樣的摧魂奪魄的法術,我可是聞所未聞.”旁邊白髮白鬍的老人也是眉頭緊鎖,“修士中確實沒有這種邪術,那麼就只能是西方神族的法術了.但是我對這些也了解的不是太多.”

屋裡走出來了一位年輕人,身上的道服鬆鬆垮垮的,“所以嗎,師爺,要我說,你們就得多跟國際接軌,這都開放多少年了,咱們道門也不能自閉家門吧.”蹲着的道士臉上一驚,連忙說道:“是我教導不善,又讓這劣徒口出不遜,還望兩位師伯容我將他帶回去好好訓導.”

白鬍的老人擺了擺手:“不必如此,王冶,既然你說出這樣的話,想必心中已經有了答案,既然如此你就來說說吧.”

王冶從袍服中拿出一本古書,跨坐在地上,語氣懶散地念到:“諸神史詩記:天神紀年一五七年,哈迪斯執權杖以一人之力步入地獄之門……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都市之冥王重生》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都市之冥王重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十章 崇山道士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都市之冥王重生”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