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思整密的算盤

更新時間:2018-04-16 22:54:32字數:5240

在公國某處軍用辦公室里。。。。。。一名梳着整齊的黑髮,身上穿着迷彩軍服的軍官此時正一臉嚴肅地看着手中的文件。

‘咚咚咚’

“請進”

面無表情地看了眼走上前的少將,他一邊不急不忙地收拾好桌面上的資料,一邊從容不迫地喝了口純咖啡。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了吧?”

面對他的質問,這位少將顯然打了一聲冷顫。

“是!”

“很好,我接下來會提問你幾個問題,請貴官你不要有任何隱瞞”

“是!”

迫於上屬長官的壓力,少將的額頭開始滲透出一絲汗水。

與其說這是提問。。。。倒還不如說是拷問。

雖然從長官的表情上看不懂長官在想什麼,但是有一點少將很明白,他不能再惹怒自己的上司了。

要是再添亂,這位中將先生肯定會把自己送進軍事法庭讓他接受‘慘無人道’的審判的吧。

如果事情演變成那樣,等待他的。。。。將會是暗無天日的未來。

在事情變得最糟糕之前,必須要想辦法挽救才行!

“貴官當時在哪裡?”

絲毫沒有遮掩的意思,中將雙眼死死地緊盯着少將的眼睛。

對於中將的‘直線球’,少將老實地坦白了自己當時在哪裡幹了什麼事情。

“恩,下個問題”

一邊輕輕抿了口咖啡,一邊雙手合攏地撐着辦公桌,中將神情嚴峻地向他提出了一個十分有針對性的問題。

“貴官對官中的貴族是怎麼看待的?我想知道真正的想法”

當中將提到貴族這個字眼時,少將的身體下意識地抖了一下,少將一邊繃著臉假裝冷靜,一邊滿腦子猜想着自己的上司究竟想要從自己口中問出什麼信息來。

“是!下官平時很少接觸貴族,對貴族也不怎麼了解,所以就算閣下問我貴族怎樣,下官也只能說不知道!”

稍微扭曲了下話語,一切都將會向好的方向發展,把這個想法當成救命稻草的少將並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在這個男人。。。。中將閣下的掌握之中。

“貴官真的不清楚貴族的情況?”

“是的!下官的話絕無謊言”

“。。。。。。那好吧,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是!請說!”

“少將,你認為玩忽職守和叛國罪哪個罪行更重啊?”

“!!!!”

被中將的話打了個措不及防,少將一瞬間露出了動搖的表情。

對於少將那眨眼即逝的變化,中將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怎麼了?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下官認為。。。。。叛國罪的罪行更重”

“恩,那我再問你,當軍隊里某個軍官被指控叛國罪,如果按照軍法來處置,這位軍官將會面臨什麼處罰?”

“。。。。。。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個人以及家庭的私人財產全部充公,由於罪行過於惡劣,該名軍官將會被處以死緩”

“很好!看來你記得很清楚嘛”

“。。。。。。”

想必。。。。你已經知道你自己將會面臨什麼罪行了吧?

從中將的眼神中,少將明顯看出了中將指的是什麼,筆直地站在辦公桌面前的少將開始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貴官不用這麼緊張哦,我又不是惡魔,放鬆點就行了”

即便中將說放鬆點,可少將的身體依舊綳得緊緊的,額頭上的眉毛都快要扭曲一團了。

汗水源源不斷地從皮膚里滲透出來,不到一會,汗水已打濕了身上的迷彩軍服。

自己暴露了情報?難道是剛剛的。。。。。不,不可能,憑中將閣下現在的態度,他或許早就發覺到我們的計劃了。

如果坦白地說出全部的實情,‘那個人’肯定是不會放過我的,反過來也一樣,眼前這位中將閣下可不是吃素的。

“。。。。中將閣下究竟從什麼時候起發現的?”

實在是隱瞞不下去了,少將乾脆放棄了抵抗,他很好奇,為什麼做到天衣無縫的計劃依舊會被中將閣下察覺到。

“哦?貴官指的是什麼呢?”

“。。。。。。。中將閣下想必已經察覺出我正在執行着某個作戰計劃了吧?”

把打上‘最高機密’標籤的情報曝光,對於少將來說,從此刻起他就已經做好了犧牲(槍斃)的覺悟。

“。。。。。。。少將,我稍微跟你說件事吧”

針對少將那番話,中將不着痕迹地改變了話題。

“前幾天有人在某個軍官的授權下整頓着某個軍團的軍備,少將你。。。知不知道這件事呢?”

中將說到後半句時,他特意地加重了語氣,而這個細微的變化讓少將察覺到,中將這是在告訴自己‘你們在做什麼,我都已經查明清楚了,所以不用再拐彎抹角了’。

“。。。。知道”

猶豫再三后,少將緩緩地點了點頭,他知道。。。。即便自己否定,在中將閣下面前,這種小動作是沒用的。

在一個明白事理的人面前,如果他像一個小丑一樣在中將面前說謊的話,那他在中將閣下心中肯定會被印上‘說謊,不值得信任,沒有任何建設性的部下’之類的負面性評價。

‘中將閣下是個十分理性的人,或許他能諒解我的苦衷’

抱着這個微乎其微的希望,少將他盡可能地保持住自己的心態。

“少將,你知道那個負責軍備的人是誰嗎?”

“報告中將閣下,我知道”

“是誰?”

“。。。。。。是我”

“為什麼貴官要整頓軍備?我記得貴官的職務是負責指揮軍隊吧?”

“是的,中將閣下,下官。。。。。下官是受到其他長官的命令才開始整頓軍備的”

“貴官口中的‘其他長官’是誰?”

“。。。。。。恕下官無禮,下官不能告訴給中將閣下”

“。。。。為什麼?”

“。。。。。。。。”

“。。。。。好吧,我明白了,你可以回去了”

“十分抱歉,中將閣下,下官也是有難言之隱的”

“。。。少將,你待會幫我叫一下人事局的蘇中將,我有事找他”

“好!我明白了!”

隨着少將的身影消失在門后,中將閣下一邊把已經冷掉的咖啡全部喝完,一邊離開椅子來到了窗邊。

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以及興高采烈地舉辦着國慶宴會的政府人員,中將他。。。。。自言自語地說道。

“差不多該行動了吧”

‘咚咚咚’

“請進”

中將一邊收斂起自己的心思,一邊扭過頭看向了推門而入的蘇中將。

“烏中將,聽說你找我有事?”

“是啊,請坐”

在烏中將的指引下,蘇中將緩緩地坐在硬邦邦的辦公椅上,等到烏中將緊隨其後坐在蘇中將對面的一張辦公椅時,蘇中將一本正經地將話題拋出。

“你想要我幫你做什麼?”

無論是在職場上,還是在私下場合,他們兩人之間有過不少的交往,比起那些叼着香煙,翹着二郎腿高高在上的上司,他們兩人的關係還是比較親密的。

“你還是老樣子呢,雖然我很讚賞你那不拖泥帶水的風格,但是。。。。除了工作,我們就不能談點別的嗎?”

“。。。。。少來,你叫我來肯定是想要我幫你吧”

“呵呵,真不愧是我同期的老朋友呢,其實我今天叫你來的目的不是別的,而是。。。。。。”

之後,烏中將向蘇中將傳達了一系列有關作戰計劃。

聽完老朋友的話,蘇中將不禁眯起了眼睛。

“你認真的?”

“當然?不然你以為?”

烏中將不可置否地聳了聳肩。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哦,就算是你,你也承擔不起責任的!”

“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可是。。。。。。”

“抱歉,我的老朋友,我們是時候繼續推進話題了,我們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再糾結下去了。。。。不是嗎?”

“。。。。。。我知道了,我去準備”

“真是可靠,一切都靠你來斡旋了”

“唉,該收手就要收手哦,要是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到時候我們就完蛋了”

“我明白,你放心好了,一切都交給我吧”

“。。。。。。我說你。。。。剛才是故意告訴我這些事情的吧?”

“。。。。嘛,誰知道呢”

面對着避而不答的烏中將,蘇中將就像是放棄了似的,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濁氣。

“唉。。。。。那我就去準備了”

“恩”

在此之後,西德烈少將突然接到了自己的上司以及人事局局長的雙重命令,要求他在自己負責的軍團里挑選出三百人精銳士兵組成特別行動部隊,擇日起滲入帝國腹地,與秘藏在某處村落的協助者匯合。

當然,這都是後來話了,當時的西德烈少將還樂觀地認為中將閣下該不會是打算讓他帶領三百人馬到帝國內部進行游擊戰,以此為契機來擾亂帝國的注意力。

然而,直到他獲悉是‘把三百個士兵偽裝成三百個沒有任何武裝的公國平民’時,他這才意識到事情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

奔涌的小溪隨着懸挂在天際的瀑布飛流而下,顆粒般大小的水珠從天而降,滋潤着腳下這一片片肥沃的土地,农民們戴着頭巾,手上拿着鋤頭向種植在泥土裡的種子輸送營養(無機物),有小孩時不時地在茂密的水稻田裡來回竄動,一時間。。。农民的吆喝聲,小孩的嬉戲聲響徹了天際。

由泥土構成的簡陋屋子是那些农民的住所,幾個住所加在一起就是村落,在這個村落里,西德烈少將完全察覺不到緊張的氣氛。

“。。。找到協助者了嗎?”

“報少將,還沒有”

“繼續去找!直到找到為止!”

“是!”

不知不覺間,西德烈少將已經厭煩了這種對話,他起碼都聽過好幾次相同的內容了。

一聽到‘報告少將,我們沒有找到協助者’之類的話,少將就感到莫名的煩躁。

都已經過去了一兩個小時了,居然還沒有找到協助者。。。。。。。看來,回去之後有必要重新教育一下這些效率低下的無能啊。

對了。。。。一提到部下,我好像還沒懲罰龐穗上校呢。。。。。。

由於龐穗上校擅作主張讓部隊推遲了两天時間到達作戰指定地點,因此責任的過錯全在龐穗上校身上,身為他的上司,西德烈少將自身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

要是因為自己等人的過失而導致作戰計劃泡湯。。。。。。等待自己的。。。將會是在監獄度過自己之後的人生吧。

比起懲罰龐穗上校,現在西德烈少將更關心自己的命運。

“報告少將,還是未能找到協助者”

不耐煩地看了眼向自己行軍禮的斥候,少將面不改色地扭頭看向了身後的龐穗上校,詩檀文少校以及譚恆思少校。

“我們已經沒時間了,你們都給我組織部隊去村落里找!一有發現,馬上向我彙報!”

“是!!”

“是!”

“明白了”

“龐穗上校,我待會再懲罰貴官的過失,你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是”

隨後龐穗上校,詩檀文少校以及譚恆思少校各自帶領自己的部隊前往村落進行搜查。

。。。。。。。。他們到村落時,太陽剛剛從東邊升起,當龐穗上校,詩檀文少校以及譚恆思少將空手而歸時,太陽已經高高懸挂在西德烈少將的頭頂上了。

不可能啊。。。。。就算是他們來遲了,也應該會有斥候前往接應我們才對。

就算作戰計劃因為他們而失敗,以中將閣下的性格來判斷,他應該會留下點人馬跟我們接觸。。。。。。為什麼會找不到‘他們’呢?

正當西德烈少將聽完部下的報告陷入沉思時,站在一旁的龐穗上校神情凝重地看向了遠處的瀑布。

如果說這次的作戰計劃為什麼會失敗。。。。。結果很明顯,那就是因為他選擇了繞遠路。

從一開始,龐穗上校就知道,不可能會有比兩點一線(泛指公國與村落的直線距離)還要近的路線,而這條兩點一線的路徑就是一開始決定要走的山路。

帝國和公國之間隔着連綿的山峰,要是想翻過去,士兵的性命怕是難以保證,更何況那時。。。。他們還遭遇到霧天這種最糟糕的天氣。

可見而知,龐穗上校是別無選擇才這樣做的,對於軍人來說,服從命令是他們的本性,想方設法地完成任務是他們這些軍官的應有義務,可是。。。。他卻違背了這點,無視了命令至上的原則。

從提出意見那時起,龐穗上校就已經做好了隨時隨地為祖國奉獻的覺悟,哪怕是西德烈少將決定當場處決他,他也不會有抱怨。

然而。。。。。這次的情況似乎遠離了他的想象,不只是他,就連西德烈少將也是一副摸不着頭腦的表情。

說好的協助者到底在哪裡?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越來越多的難題向他湧來,當西德烈少將感到為難時,第一個挺起胸膛主動承擔重擔的人。。。。。不是西德烈少將本人,而是少將的副官,龐穗上校他自己。

輔助少將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上校並沒有抱怨過一句,他老實地工作着,忠誠地遵守着命令的態度讓西德烈少將破例提拔了他的軍銜。

本來是一帆風順的從軍之旅。。。。。而現在,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雖然落差很大,但是上校並沒有後悔,因為他覺得,比起所謂的榮譽,自己等人的性命要寶貴的多。

詩檀文和譚恆思用複雜的眼神看向了愁眉苦臉的龐穗上校。

了解上校性格的兩人都知道,上校這樣做的目的在於什麼。

他們心裏想要主動為上校分擔重任,然而遺憾的是,他們自己也清楚,他們根本就沒能力去支撐那個搖搖欲晃的身軀。

唯有儘力完成自己的義務,不讓上校為自己擔心,這是他們僅此能做的事情了。

“。。。。。。。。。沒辦法,先撤退,繼續在這裏太顯眼了”

既然找不到人,西德烈少將乾脆地決定,先讓部隊跟村落拉開距離,畢竟三百個人駐紮在村落附近實在是太明顯了,最重要的是,他們手中根本就沒武器,要是引起了騷亂讓帝國軍的人發現,到時候他們肯定逃不掉的。

“切,這該死的協助者,中將閣下看人的眼光還是有點提高啊”

原本的計劃是,當他們趕到村落時,協助者就會從村落里主動迎接他們的到來,然後。。。。就由協助者帶領,他們將會來到一處倉庫,倉庫里有中將閣下事前準備好的各種武器,只要水到渠成的話,一切都不是問題。

然而。。。。。現在卻變成了這種情況,真是教人無奈。

“喂!你們干什麼啊!快點給我撤退啊!”

正當西德烈少將打算往回走時,走在前面的龐穗上校突然間停下了腳步。

隨後,在西德烈少將滿臉不爽地注視下,龐穗上校臉色凝重地向少將報告剛剛從部下那裡獲悉到的最新情報。

“少將,從剛才那名斥候口中得知,我們已經被帝國軍包圍了”

“什!!!!!!!!!”

還沒等少將反應過來,四面八方立刻豎起了帝國的旗幟。

看到那面隨風飄揚的國旗,少將面如死灰地呢喃說道。

“我們完蛋了。。。。。。。”

隨後,帝國軍完全包圍了西德烈少將的部隊,緊隨着。。。。。西德烈少將無奈地讓部下舉白旗向帝國軍投降了。

。。。。。。。。。。。。。。。。。。。。。。。。。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終焉的奏曲》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終焉的奏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心思整密的算盤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終焉的奏曲”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