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縱橫

9 宗族長老

更新時間:2018-03-14 01:41:21字數:4882

從“浴湯院”回來,姐姐很是開心,因為又“白”了不少。她這種心理也是難免,中國人幾千年的主流審美,還是以白為美。但現在有些職業孫子搞跑偏了,他們也是以‘白’為美;只不過——是以‘白種人’為美,這裏面的差別還是蠻大的。

  程洲目前還不能出去泡澡,姐姐就在家給他燒了兩大桶熱水。本來院里是打了一口井,水是足夠用的,只是心疼柴火,所以平時盡量不燒熱水,連喝水都是直接喝涼水——在平民家庭里,你如果僅僅只為喝水就生火燒柴?看長輩不打死你——“沒有衙內命,你還得了衙內的病了你啊?”

  所以宋代公共澡堂子特別普及,大家都到浴室泡澡,在家自己燒柴火是不經濟的。

現在,咱有錢了;天天燒開水喝、天天洗澡又怎樣?只是,這煙囪要是一直冒煙,恐怕被別家有心人盯上······嗯,以後買木炭來燒火,木炭幾乎無煙。

程洲發現自己現在可以稱得上是“思維縝密”了,對自己的估值調高了幾分。程洲不覺得其他遊戲玩家個個能做到想這麼多、這麼細緻,他開始對自己成為最後勝利者有點信心了:因為,我做的更多、付出更多心血!

這才來大宋的頭两天里,我就干出這麼多大事,堪稱积極主動吧?“太昊”那孫子······唉,對不起,太昊祖宗!到目前為止,您對我的遊戲部分,還算滿意嗎?夠不夠精彩?

  ——

  “程克家可有誰人?”

院外有一人高呼。

  裡屋大浴桶里,程洲正在舒服的泡澡。聽到叫喚,他一下子警覺起來,姐姐在中廳小聲問:“聽起來,好像是主持宗族的監事度伯來了,呀呀!大事壞了,他是來催逼喪葬事宜的······怎麼辦怎麼辦?”

  程洲聽的有點糊塗了,“度伯”?那個人就是叫程度咯。他是執掌本地程氏宗祠的長輩,也是宗族坐堂長老之一,記憶里倒是有這個人。他找來我家裡有什麼事?對了,那個魚鰍兒也曾提到過宗祠的事,還拿宗祠來逼迫姐姐答應早點埋掉我——真是奇哉怪也,宗族竟然如此兇惡么,竟然可以拿來嚇人?

  “姐姐且出去聽聽他怎麼說,不讓他進正屋就好。”程洲還是覺得先聽聽看,弄明白咋回事。

  “禍事、禍事!弟弟你終日廝混跤場,不通事務;那宗祠監事可不常來的,他與他兄長程剛具是族內坐堂長老。今日來我家,必定是來提大辦喪葬、銀錢分攤之事!”姐姐表情驚懼,惶急不安。

  程洲聽了大感頭疼,這些古人的爛事,他完全搞不懂。程度老伯,你是“來者不善”啊,難怪魚鰍兒可以拿宗祠說事。

程洲的死訊,哪裡是什麼閑鳥多事跑去告訴宗祠,必定是丁文這壞小子早就謀划好的。只要殺了程洲,之後就派滾地蛟去告知程氏宗祠,好拿宗族要大辦喪葬來逼迫你,你就早點埋了程洲完事吧——丁文這職業孫子,陰謀一套一套的!一天之內,就把這些環節調度的環環相扣、讓你應接不暇!這小子,壞的流膿啊······

  那該怎麼辦?程洲一時也含糊了······

“嗯,姐姐你還是先去開門跟他搭話,不能讓他闖進來。他要是提錢的事,你稍稍還點價,就答應他就好了。錢能解決的事,都是小事!乖了,去吧,沒事。姐姐你千萬注意,別心疼錢!”

  程淑聽了程洲有條有理指揮若定的安排,這時也就慢慢放鬆下來:原來弟弟真的長大了啊!這麼懂事,也可以撐起家門了,太好了!古人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等哪天得空,要去拜拜‘老君’啦,多燒幾柱高香!

  姐姐的心理難關被程洲解除,於是就開心的一陣風跑去開了院門,“度伯來啦!度伯萬福、度伯高壽、度伯闔家美滿、度伯吉祥如意······”

  “哎呦呦!好了好了,消受不起!”門外的老程度趕緊制止,“淑姑真是個伶俐的好女子,將來定會嫁個倜儻才子,呵呵呵······”

  程洲:······

  誒?怎的度伯稱姐姐為“淑姑”?他心內存疑,卻不知中華正宗文化里,姑、娘,都是稱呼年青女子的,這才是本源的正確用法。現在依然在用的“姑娘”,勉強還是原來的意思;但其實‘姑娘’應該是個複數,指的是一群年青的“姑”和“娘”。

蠻族入侵中原之後,逐漸改變了‘姑’‘娘’的原意,反而成了媽媽輩!金庸寫楊過叫小龍女“姑姑”,在宋代,根本是在叫平輩,不存在倫理問題。

更變態的,還有“爹”字。爹,原本是古代華夏文化圈稱呼祖父的簡稱,後來竟然被沒有文化的蠻族用來稱呼父親······‘爹’字,是個會意字,由上面一個‘父’下面一個‘多’組成;那,難道‘爹’是父親很多的意思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樣按字解釋不是罵人嗎?

‘爹’字的會意,應該這樣解釋:下面的‘多’字是個疊加形態,是指兩個層級,實際是指父親上一級的父親,就是指祖父!這是多麼明顯的會意字啊,這也能用錯,簡直了······沒辦法,那些才從原始社會過來的蠻族,只有這個水平。

直到後世的南方,沒有把父親叫爹的。特別是在那些山區的中原逃難遺民後代中,更不會對父親叫爹,依然只是對祖父稱“爹”,這才是正確的用法。還有其他很多蠻族對文明社會的亂改,越是靠北方的人,都習以為常了,還以為是中國傳統呢!這裏就不展開舉例了,免得說我灌水太多。

——

  “淑姑啊,見到你精神還好,我就放心了。看來,節哀順變的道理,你是懂的·······”程洲聽到老程度說到這,不由得一拍腦門:哎呀!忘了提醒姐姐,在外人面前別太開心了啊······要哀傷嘛,姐姐!社會,社會一點嘞!

  “淑姑,你是個好孩子。你父親程克程行止不在家,我們程氏宗族當然不能坐視你家遭此困厄!族中坐堂掌事們商議了,從族田收益中,拿出些銀錢給你家解難!”

程度語調慈悲感人,說的是堂堂皇皇,“你弟程洲,族中鄉老多有不忿其志者,時有詰難於他,我平日多有維護遮擋。廝混跤場如何不好?他少年跤王的美名,遠近人皆稱頌,也為我程氏宗族增光添彩了么!與有榮焉、與有榮焉啊”······

  程洲不得不贊一聲“厲害”,不可小覷、不可小覷!古人都是人精啊?!這老程度,先是擺足了‘公事公辦’的派頭,又展現了愛惜族內弱小的呵護之義;再給‘暴斃’的我奉上幾頂高帽,誇的我飛天·······接下來,肯定還有好戲呢!慢慢聽來,嘿嘿·······

  “像你家程洲這樣的族中才俊,伊川其他遠近大姓、大族,誰不誇讚誰不羡妒?如今,他突遭橫禍,難道就身死名滅不管不顧了?不行——!既然你弟弟身為我程氏人傑,我們宗祠定要‘彰其功’、‘耀其德’!”

哇哦!老程度這幾句台詞,端的是慷慨激昂、直擊人心!老戲骨老戲骨,我服!

  “宗族掌事一至議定——你弟的喪事,事關程門聲威,定要大辦!不過,淑姑你放心;我等長輩,豈能讓你家獨承其重?我們一起捐獻二十五兩銀子,你家也只需出二十五兩碎銀就可,合成五十兩足數。必可風風光光大辦,讓你弟光宗耀祖!”

老程度的這段戲,一氣呵成、大巧不工;堪稱足金足兩,而且是完美的一條過——我的程度親伯伯,您是從國家話劇院穿越來的吧?

龍套演員程鋒(程洲)算是找到傳承了:原來,程氏祖宗早就自帶表演基因咧,難怪我要吃演員這碗飯!

  “度、度伯,感激眾叔伯恩德!可我一人在家,沒有許多銀兩。二十五兩,太、太多了!”姐姐跟老程度砍上價了。

不過,這時候姐姐的戲,跟老程度比就不靈了;這可不是應該穩當的時候啊!姐姐,要真聽真看真感受——你要時刻記住,你是每天才兩文錢收入的庶民;你一聽到要你掏出二十五兩銀子,你應該崩潰、尖叫啊——我的天吶!

你甚至還可以加點戲:你被嚇得一個踉蹌,扶住門框,慢慢滑坐到地上,眼裡流出絕望的淚水······姐姐啊,我才給你了七十兩銀子,你就飄了?不能忘本啦,你可是窮人!你要是知道我床底下還藏着有一萬三千兩的浮財,那你的戲,還不得爛的跟歐陽納納似的?你跟她,連年紀都一樣十七八······

  “淑姑,這可是族中大事,你要顧全大局啊!辦法總是有的,比如賒借、抵押。你家根本不至如此窘迫,不是還有傳家寶貝么?”老程度這時已經換了臉面,圖窮匕見了,不再跟程淑浪費時間。

  程淑聽了身子一抖,頓時慌亂起來,“哪哪有什麼、什麼傳家寶貝?我我會去儘力籌得二十兩,再多也是沒有了!”到這時候,姐姐卻下定決心要擋回去,不讓外人圖謀自家的‘傳家寶’,變得態度強硬起來。

  老程度此刻盯着程淑,眼神遊移不定······他思慮半刻,“好,我作長輩的,再個人出五兩補你家的缺。你且去籌錢,喪葬瑣碎之事,咱們慢慢商議,今日我還要回宗祠操持許多事務,先回去了。”,他慈祥的一笑,轉身走了,“為了我程氏宗門,一刻也不得歇息啊,唉······”

  老程度臨走,仍然還要丟下一句讓人心生敬意的話——這老戲骨,收尾都不放過,誓要搶個尾彩呢!

  ——

  “什麼是傳家寶?”程洲問回到正屋的姐姐。

程淑卻不理他,自顧自的燒火做飯去了······

  程洲搜索着蠻痴兒的記憶:那老程度把咱父親叫程克,而‘行止’是父親的表字;“克”,即行止有度;完美的釋義。這名和字,不錯,都挺夠水準的!

  程洲整理着儀容,換上的乾淨衣服。宋代的衣服,和拍戲的古裝倒是沒甚差別。

他腦子里卻不由得埋怨起“太昊”祖宗:我再也不罵你了行不?你就不能讓我歇一天是吧?天天給我開新任務,不搞死我不停手啊你?

  程洲生氣歸生氣,可這沒有任何意義,還是得面對這個新問題。

今天這老程度前來,看樣子不是為了僅僅訛這點錢。現在交子(紙幣,也叫會子)不值錢,可銀子還是很管用的。姐姐當初打算半兩銀子買副爛木棺材,也是沒問題的。

如果想講究一點,一兩銀子也能買副新棺材。再想搞熱鬧一點,請鑼鼓樂隊吹吹打打,加上挖坑、立碑的人工,三兩銀子也足夠了。老程度今天來說的五十兩大操大辦,純屬扯淡!只需花掉五兩就可以做到這些,老程度掌事兩兄弟,不僅不用掏錢,還要從中賺錢······

  這十多兩銀子是要賺,但今天老程度其實有個更大的目標,就是我家的“傳家寶”!姐姐不肯說,應該是怕我年少太浪蕩,嘴風不嚴。而且,父母也未必告訴過她具體內容,她多半是偶然聽到過一點點,很可能實情就是這樣。

傳家寶究竟是什麼,無所謂;現在面臨的是,又有職業孫子來搞事!

根據自己的回憶和姐姐的講解,這執掌宗祠的宗門長老,並不是好對付的。要知道在宋代,縣級以下的鄉村都歸宗族治理,基本上宗族內沒人敢去挑戰所謂‘德高望重’的族中長老。

現代人不了解宗祠的重要性,宗族長老的崇高地位,要從宗祠的形成說起:

  雛形的宗祠,起源始於漢代,漢代流行墓祭,許多公卿、貴族在野外墓所旁建祠堂,以紀念先人。

唐朝流行家廟,祭祖活動多在家廟中進行。到了宋代才有了制度性的祠堂出現,北宋前期,人們祭祀祖先的形式主要是寢祭,就是在居住的房子里時時上香燒紙,這很不經濟,也很拘束。

隨着家族越來越大,這就必須建造能容納家族成員的祭祀場所;還要有收藏祖先遺物的房間或地方,正規的祠堂就應運而生了。

祠堂所在的房屋,必須由本宗族子孫世代守護,不得拆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得拆分,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家族祠堂的世代延續。

  家族祭祀活動、公共事業等方面的支出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需要一定的經濟能力才能維持下去。在封建農業社會,田產無疑是最保險的財產,並且能帶來穩定的收入。因此,宗祠一般會有自己的族田,以供接濟族人、祭祀祖先、興辦學校等等用途。

  宋代政府法令明文保護墓田及其周圍的林木、土石等物,不得隨意損毀。供祭祀之用的田產不允許子孫拆分,不允許典賣,墓田還能獲得減免賦稅的機會。

  總之,宋代把社會各個方面都做到了極致;之後的朝代,沒有任何的改進,反而很多方面都退步了,所以說宋代是大中華命運的分水嶺。

  這老程度兄弟兩人,控制了古代民眾的精神支柱——超級重要的宗祠,相當於擁有尚方寶劍!他倆就掌握了社會輿論、掌握了大義、掌握了“勢”!這種特殊情況,讓程洲一籌莫展;這簡直比跟摜跤高手作戰的難度不知高到哪裡去了好嗎?

  看來,今夜又要無眠了。

那三個“骰子”們,你們好嗎?是不是也跟我一樣?剛進來這遊戲,就即刻面臨一個又一個挑戰,馬不停蹄、疲於奔命?

  分身乏術啊,一個人還是難成大事,要組團、要有團隊!我將來的面臨問題會更多、情況複雜······

我的創業元老們,你們在哪裡?說好的主角光環呢?不是各路英雄見了我就納頭便拜收小弟么?小弟呢?

  原來穿越這麼苦逼啊,以前看的那些小說都是假的么·······

  接下來,我要儘快想到辦法,找到突破口·······這根本毫無頭緒嘛——程氏何必為難程氏?

  唉,還是趁夜色能掩人耳目,出去走走吧。

目前為止,每次夜行效果都不錯,還算比較順利的解決了問題。

所以,還是繼續我軍最擅長的‘夜襲’吧!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宋別》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宋別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9 宗族長老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宋別”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