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二十四章 暗裡相投

更新時間:2018-04-13 21:09:50字數:3244

春末的弱水河,河寬水緩,晨間結起一層薄冰,難載舟,三丈獨木舟被卡在河心,不得進退。

白喜抽出被凍在河面的船槳,敲了敲船頭的土草:“俺叫你守的夜,你怎就睡着了?”

土草睜開被凍在一起的羊眼,往後縮了縮,才抖落一身寒霜:“大哥,我是睡着了還是凍着了。”

“瞧你胖成那樣,”白喜一船槳敲在土草的羊角中間,“這種天都能睡死過去!”

李梓木翻身坐起,揉揉凍得有些麻木的臉頰,又伸了伸發僵的舌頭,緩緩道:“我記得,最後是叫你守的夜吧。”

背對着他的白喜手一僵,訕訕轉頭:“其實俺也胖,就稍微睡過了那麼一點,可是,俺最先醒啊。”說完,又開始翹嘴角,努力做出一副不知者不罪的嘴臉。

“你不胖,只是長得寬了一點,”李梓木打趣道,“那麼,請你稍微讓讓,別擋着我視線,行不?”

“哦。”白喜坐在原地,上身一側,手上船槳順勢一擺,將正以為躲過了大哥教訓,暗自偷樂的土草擺翻在船頭。

眼前豁然開朗,李梓木輕輕噴出鼻尖白氣,猛地操起船槳轉身拍在仍自酣睡的唐守魚的光頭上:“和尚,快起來看霧凇!”

此刻正是朝霞初升,薄霧剛起,沿着江面遠眺,兩岸排排雪浪,層層冰花,是靜似動,逶迤相交於河道盡頭。

唐守魚撫着光頭坐起,單手左右一摸索,才不情願地睜開眼,看到船頭正要爬起的土草:“小僧的木魚呢?”

土草聞言,忙叼起身下的木魚,飛速竄過白喜身側,又急急頓在李梓木身前,李梓木身子一偏,不耐煩的擺擺手,土草側着身子蹦過,將木魚放到小和尚手中,自己則趴在船尾不走了。

李梓木拍打着衣服上的寒霜,站起來前後一看,問道:“哎,霧凇哎,這麼美!你們不激動?”

“哦。”白喜僵硬的扭扭脖子,將船槳收起。

“冷。”唐守魚將寒食缽扣在頭頂,敲起了木魚。

一下沒了大呼小叫興緻的李梓木,左看看,右看看,只得拍拍手:“我們還是先上岸再說。”

“小弟,探路!”白喜那是說干就干,趴在船尾的土草一個激靈,卻硬是忍住不起,死死地閉着雙眼。白喜騰地一下站起,看了看站在中間的李梓木,轉過身去,一揮拳:“俺自己來。”

熊族少年伸出一隻大腳,跨在冰上,踩出几絲裂紋,他皺皺眉,另一隻腳還是踏了上去,沒碎,白喜轉身,剛露出半個笑容就“咚”的一聲沒了身影。李梓木忙上前,提着船槳在他掉下去的那個冰窟窿里探了探,竟沒有任何反應,有些急了。

“咔擦”前方丈余遠,熊族少年一拳轟碎薄冰,從中冒出頭來,一抹滿臉冰水:“哈哈哈,這南方的冰也忒不結實了!”

說完一個下潛,再從更遠點的地方衝出頭來:“俺能游過去,順便洗個澡。”

李梓木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迴轉身來,指了指百餘丈外的河岸:“走過去怕是不行。”

唐守魚停下手中木魚,一抬眼:“等。”

那就等冰化了再划到岸上去,身體變小后的李梓木雖也不畏水寒,可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願下水的,他退至船中,正欲坐下,看這熊崽子在水裡胡鬧。

這時,正裝睡的土草突然跳起,朝河中的白喜喊道:“大哥,快上來!”

“俺還想再洗洗,”白喜又從更遠的地方冒出頭來,看看,稍微顯露一下本熊的威猛,就把小弟給震住了,他猛吸一口氣,埋頭又要潛下去,卻陡地睜大雙眼,一下騰出水面:“俺的親娘嘞!”手腳並用的朝小舟撲騰回來。

還未坐下的李梓木聞聲扶着船舷,探身一望,嚇得往後一彈,撈起船底的獨牙吼道:“快!”

“咔擦”不絕聲終於傳到船尾的唐守魚耳中,他也跟着探頭一望:“大,極大!”

一道濁浪破開河面冰層,彈射起數尺高的冰渣,筆直衝來,浪頭下一條十餘丈長的巨大黑影,一眨眼便欺近白喜腳底,一張尖吻巨口斜沖而上。

“咱們都是會說話的!”兩人兩獸異口同聲的喊道,同時,李梓木一踩一挑,踢出一把船槳,想將那道黑影阻上一阻;土草曲腿一蹦,一彈老高,純屬被嚇炸了毛;唐守魚一把摘下頭頂的寒食缽,反手一甩,缽底甩在即將下落的羊蹄上,只是情急而瞎為之;白喜使勁往上一躍,當大哥的也有亡命奔逃的時候不是,但姿勢一定要帥。

踢出船槳尚未落下腳的李梓木,忽見後方飛來一物,憑藉無數次的打蝦經驗,眼到手到棍到,一個華麗側拍,藉助頃身的加成,將其拍飛而出,待雙腳站穩,才看清是土草肥羊。

“有話,好說還是不好說!”土草追着前面的船槳,直奔那張巨口。

“砰”尖吻擦過白喜腳底,將他頂得翻飛而起,“乓”船槳砸在巨口的牙根,黑影鼻癢牙微酸,一張巨口瞬間合攏,恰好,緊隨而至的土草兩隻羊角“嗤”的一聲直插進它的鼻孔中,兩股不知是水還是其他東西的液體噴了土草一羊臉。

“轟”後方一條尖利尾鰭狠扇在河面,前方黑影巨頭吃痛,猛地一甩,將土草甩飛出去,正巧橫撞上直墜而下的白喜,二獸被這股巨力撞得橫飛向獨木舟。

唐守魚拽住土草,李梓木拉起白喜,再朝河面望去,對上一雙憤怒的小眼睛,嗯,相對於那龐大身形的小眼。雙方對視的那一眼間,又生變故,一道緋紅如血的浪頭順着黑影撞開的那條冰縫騰騰而來,其勢更是比方才的黑影更快三分,一時間,弱水如被從正中劃出一道筆直的創口,汩汩冒出一排血霧,直至水中黑影處,匯成一團。

血霧鎖江,水面伸手不見五指;巨獸搗水,水下更是波濤翻湧。

……

“咚咚咚”在這驚濤駭浪中,微弱木魚聲下,一艘頑強的獨木舟搖擺着駛出濃霧,釋家掌舵人,把迷濛中的眾人引向一片凈土。

“快敲!”李梓木在船中喊道,木魚聲驟急,“不是叫你敲木魚,是叫白喜敲前面的冰!”

逃出戰團中心后,血霧變淡,卻仍看不清船頭船尾,划船的三人完全憑着土草的木魚聲節奏搖動雙槳,使出了盲划的境界,只是外圍的冰面仍未完全破開,速度下降。受那戰鬥波及,獨木舟仍顛簸得厲害,李梓木心裏着急,後方神仙打架,隨便放歪一招兩式,自己幾人可不見得能吃下。

船頭的白喜賣力敲打着本已鬆動的浮冰,突然,手一顫,船槳跌落,只見那道巨大黑影從槳下急沖而過,卻似沒了起初的狂拽模樣。

船中的李梓木和船尾的唐守魚也是感到全身汗毛一豎,僵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半晌,水面漸漸恢復平靜,那條黑影也不見再回,二人悄悄鬆了口氣。

“等。”前方黑影剛過,後方血霧未散,唐守魚一時也不知是該進還是該退。兩人兩獸就這樣靜靜地怔在當下,互相看不見對方,一時安靜得可怕。

“啪嘰”雙手扶槳的李梓木,額頭沁出的汗珠就要化成一層薄霜時,一物突然投入臂彎,驚得他反手一摟,將其抱了個結實。

咦,有點軟,僵直的脖子慢慢垂下,剛被嚇出的汗水滑至鼻尖一頓,紅底白花小棉襖,穿了大半年粗皮衣服的李梓木突然有種熱淚要盈眶,這才是人穿的衣服!不覺十指又抓了一下,哎喲,還能抓出水哩,忍不住再往懷裡摟了摟。

一把尺長寬刃短刀緩緩遞至李梓木下巴處,一道女聲輕微響起:“鬆手。”這一路上只能和唐守魚這隻悶葫蘆說上兩句人話,其餘時間儘是跟白喜、土草兩隻小禽獸說獸語,關鍵還都是公的,乍一聽到個女聲,李梓木哪還有心思去品什麼味道,終於遇到個女的了!一時竟不捨得放手,直到那把短刀一晃,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梓木感受着脖間的那股徹骨寒氣,向下翻着白眼,顫抖着看向懷裡的那張臉,低聲道:“我,我動不了,可不可以請你先把刀拿開?”他現在很想鬆開的,特別是低頭看到那張大圓臉后,嗯,雖然眼睛有點大有點亮,啊呸,想啥呢,命都在別人手上了,只是他此時是真的動彈不得了。

“木頭兄弟,俺撿到一隻兔子,很肥!”船頭,白喜提着白兔的長耳朵,朝後喊道。

有些焉答答的兔子伸出一隻爪子,輕輕觸了下白喜的胸口:“我知道,你也姓白。”

白喜一愣,會說話的,吃不得,放了吧,又覺得有點可惜,畢竟從沒見過這麼大這麼肥的兔子。

而白喜的木頭兄弟被這聲喊刺得再一個激靈,襠下一寒,一物抵在那處,更是寒意逼人,“叫他放了她!”

“放了!”李梓木高喊一聲,全身稍微一松,他直直的緩緩仰倒,“請,請你自己起來吧。”

一名約莫十二三歲的姑娘,收起殺豬刀和鐵鈎,從李梓木身上緩緩坐起,然後猛一吸氣,滿江紅霧如長鯨吸水般匯攏而來,不待最後一點紅霧消失,姑娘閃身抓起船頭的兔子,消失不見。

……

“我知道,你施展神通后,其他人在其中就會行動緩慢。”

“我還知道……”短刀架在了肩膀上的那隻肥兔子身上,姓白的兔子只得把話噎了回去。

弱水河畔,淞下十里,提刀姑娘,風雪真妙。

弱水河心,長空靜寥,划槳少年,晨光正好。

其實,有時候看着臉大,只是角度有問題。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九曲問世》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九曲問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四章 暗裡相投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九曲問世”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