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但求無愧於心

更新時間:2018-02-08 16:03:30字數:3225

聽到蘇皓白的話,萬象帝君只是淡淡笑了笑,仰起頭注視着昏黃天空中若隱若現的流雲。

“莫不是要老夫陪你一起赴死?”

蘇皓白維持着拱手的姿勢,低着頭一動不動。

一陣陣風刮過,掠起黃沙,揚起萬象帝君的鬍鬚。

萬象帝君微微張口,嘆道:“你可知道,老夫為了明州已經付出了多少,雖不及你,但老夫自問問心無愧。”

緩緩放下手來,蘇皓白面無表情,淡淡道:“萬象帝君言重了,您自突破帝境后坐鎮明州萬年,豈是晚輩所能比擬,這些年來若不是您在九州三皇殿相助,皓白一人之力也難以支撐,但皓白斗膽問一句,就這麼離去,您真的問心無愧嗎?”

“呵呵。老夫自問萬年來為明州發展盡心儘力,有何愧疚?”

鎮元子伸手捋了捋長須,目光低垂,道:“就算老夫出身明州,該還的也都還了,難不成還要我把命留在這?”

深深吸了口氣,蘇皓白淡淡道:“對明州您可以自認問心無愧,對人族呢?跟九州三皇殿的那些長老不同,您對這次妖族進犯的目的應該心知肚明,妖族與星空百族暢若無堵地佔領明州,只會讓九州的人更加輕視邊界的防禦,一旦劍界被破,那將是災難性的打擊,妖族與星空百族聯手可還不是目前的人族所能應對的。”

萬象帝君沉默不語。

蘇皓白接着說道:“坐鎮明州萬年,您應該清楚地了解明州的價值絕沒有妖族在星空戰場上所放棄的利益大,更不值得妖族重開星空古路,妖族這麼迫切地想得到明州,定是有把握打破劍界,您忍心看着人族山河被妖族和星空百族的戰軍踏破嗎?您應該知道那些異族的殘暴。”

萬象帝君淡淡地笑了:“拼得個身死魂滅,就因為你這個虛無縹緲的猜測?你的設想,三皇殿和那些世家不可能沒有想到,他們都沒有採取行動,證明劍界不是妖族所能攻破的,即使聯合星空百族。而我人族若在星空戰場上再奪得哪怕一分氣運,日後實力定將遠遠勝出妖族與星空百族,那時候,才是真正反擊的時候。”

“是啊,這隻是我個人的猜測,但是縱然這個猜測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我能無視它退回九州嗎?這是用億萬人族的安危做賭注,九州的人太久沒有體會時刻在妖族威脅下的生死危機了,星空戰場上人族也一直處於優勢,三皇殿還有那些世家都太過自信了,但我千年來與妖族大大小小的血戰讓我明白妖族絕不容輕視,所以,為了這個猜測,我甘願身死魂滅。”

蘇皓白亦是輕輕一笑,平靜地說道。

“可這麼做又有什麼意義?就算加上我也不是杯水車薪,不可能守住兩界關。”萬象帝君眉頭微皺,緩緩問道。

“如果妖族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個陰謀,只為奪得明州,那麼星空戰場的失利就會是妖族故作的迷霧,但妖族也不敢在星空戰場上太過放水,一則怕我人族看出端倪,二則氣運之爭亦是十分重要,妖族不敢完全捨棄星空戰場。由此兩點可以斷定妖族不敢也不能在進犯明州一事上投入太多,否則我人族強者必然生疑,畢竟我人族高層大概也只是認為妖族只有很小的把握攻破劍界,才敢在星空戰場的利益的誘惑下放棄明州,若發現妖族有較大把握攻破劍界,必不會視而不見。”

頓了頓,蘇皓白繼續凝聲說道:“所以我的目的就是讓妖族不得不投入更多的強者進攻兩界關,如此既可讓我人族在星空戰場上奪得更多利益,也可讓我人族有更多時間準備。”

神色複雜地望了蘇皓白一眼,萬象帝君緩緩問道:“那如果這一切都只是你自己的猜測呢?妖族只是為了收復故土亦或是他們最後無法攻破劍界。”

“我說了,我只求問心無愧,為了人族未來,我蘇皓白一命算得了什麼,若這隻是我的猜測我高興還來不及,我寧願這隻是我的猜測。”蘇皓白笑的輕描淡寫。

側過臉,萬象帝君盯着手邊的茶盞看了許久,深深吸了口氣仰起頭來,捋了捋長須,長嘆道:“既然如此老夫何惜一命,便陪你瘋狂一回吧,我的壽元也不多了,與其窩囊地死於壽元耗盡,倒不如死在戰場上。”

蘇皓白起身拱手道:“皓白無以為報,謝帝君。”

萬象帝君哼地笑了出來:“謝就不必了,你我為明州相互扶持千年,我的脾氣你還不知道,我現在儘力去叫上一些老朋友一起助我們一臂之力,他們也跟我一樣壽元將盡,總是能說服一些人的。”

震了震衣袖,萬象帝君緩緩站了起來,與蘇皓白擦肩而過之時,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千年了,見她最後一面吧。”

說罷,交錯而過,緩緩地步向遠方,消失在漫天風沙之中。

蘇皓白獃獃地站在原地,未曾回頭。

一陣狂風掠過,揚起身上破舊披風,飄搖。

眯着眼睛抬頭仰望,他看到被風沙遮蔽的天空,混混沌沌,沒有一絲光明。

深深吸了口氣,戴上斗笠,低下頭邁向遠方。

這一路能走多遠,他也不知道。可他沒有回頭的路,只能一直走,走到再也走不動為止。風琳,原諒我不能再見你一面了。

……

祖州,風家。

金雕頂,玉綴門,錦繡如畫的房間,這是風琳的寢室。無盡的榮華,掩不住心中的傷痛。

“為什麼要那麼傻,為什麼要那麼傻……”

風琳反覆念着這句話,聲音微弱得如同夢囈。

伸出手,手心處,一塊沒有任何雕紋的樸素玉石。那是第一次見面,他送給她的。

千年了,他不知道,她一直留着。

那時候,他不過是蘇家的一個庶子,聲名未顯,而她已是風家有名的天之驕女。第一次在祖州的茶會上相見,居於末席的他紅着臉走到她面前,唯唯諾諾地說:“我注意你很久了,這個……是我的家傳之寶,我只有這個了,送給你,當是定情信物。”

他說要努力修鍊堂堂正正地娶她。

所有人都笑了,連她也笑了,只當是戲言,可當時不過十五歲的他卻鼓起了腮幫子憤憤地宣稱必定會做到。

此後,他聲名鵲起,挑戰祖州四方天才未嘗一敗。

在他突破王境的那一天,她卻被家族許給了南宮家的那個嫡子。

訂親的前一天,他握着她的手泣不成聲。

他說:“我一定會去找你的!等我!”

她一樣以為只是戲言。

可他真的來了,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劍斬皇者世家嫡子。若不是貴人出手相助,難逃一死,可就算如此,他也失去了一切,流放明州兩界關。

千年過去,他未曾再見過自己一面,哪怕能夠回來,他還是選擇堅守兩界關。

細細摩挲着手中的信件,風琳淚珠不爭氣地下墜。

“傻瓜,我又怎麼會怪你呢?你的信仰就是我的信仰,我怎麼會不支持你呢?”

風琳緩緩地閉上眼睛,細細回憶。

不知不覺,他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自己卻是那麼懦弱地屈服於家族的安排,她恨透了懦弱的自己,那麼多年了,自己從未為他做過什麼。

百年前的偶然相遇,僅僅一眼,便將長久以來鍛造的堅壁剎那間擊穿,碎成了粉末,如此簡單,如此徹底。

往事一幕幕浮現,近在咫尺,揮之不去。

風琳睜開雙眼,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起來。

“決定了嗎?姑姑,這一去恐怕是有死無生。”一個清冷絕美的少女走進房中,看着風琳的淚痕問道。

“有些東西,是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璇兒你以後也許會明白的。”風琳輕聲一笑后緩緩說道。

風璇不解地搖了搖頭緩緩說道:“看着你去送死我做不到。”

“璇兒你是我看着長大的,你忍心看姑姑今後行屍走肉般的活下去嗎?千年的折磨,我受夠了,這一次就讓我為自己做些事情吧。”風琳看着風璇,堅定地說道。

風璇聽后沉默了半晌,開口道:“姑姑庭院外的護衛明天我幫您解決,我不理解您的做法,但我這次會支持您。”

“那就多謝璇兒了。”

頓了頓,風琳輕聲一笑:“姑姑最後希望璇兒能夠幫助那些明州遷來的人。”

“好。”風璇轉身離開,清冷的聲音緩緩傳來。

“皓白,千年前你為了我披荊斬棘,現在,讓我為你做些妻子應該做的事情吧。”

摸着手心處光滑的玉石,風琳喃喃自語道。

……

兩界關,【浩然軒】。

房中沉香氣入鼻,令人心神寧定,長明燈不滅,青石雕琢的獸首香爐中青煙裊裊。

江楚歌盤坐中央,周身劍氣迸發,金芒大盛。

這半個月來,江楚歌梳理所學,對於自身的戰力有了初步的掌控,修為也更進一步,全身三百塊骨頭化成了戰骨,這戰骨與普通的戰骨不同,融合了劍道與光明大道的道則之力,更是以光明劍氣淬鍊而成,通體綻放着令人心神寧靜的金色卻又隱隱有鋒芒暗藏其中。

“還有十天就是九星大比,人族內氣運之爭也是異常激烈的,這次有機會拿到人族氣運絕不容放棄,現在的九星中也只有林郁能對我造成威脅。”江楚歌沉思,“修為更進一步,禁忌的屏障卻是更加模糊了,戰骨的淬鍊還是不夠到位,劍道也需要更進一步。”

頓了頓,江楚歌喃喃道:“這十天爭取讓自己淬骨圓滿,將階巔峰狀態的我應該不懼王境下的任何一人。”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逆塵之路》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逆塵之路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章 但求無愧於心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逆塵之路”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