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神荒少年

更新時間:2018-03-28 19:41:28字數:3210

一望無際的荒漠,無數黃沙被狂風捲起,在空中交擊,蒼涼而雄渾,這裏,是神荒。

神荒之地,人族與妖族的交界之地,傳說中當年上古之末的最後一位人族皇者邀戰百族皇者的地方,亦是皇者隕落之地。

當年人族皇者血戰九位百族皇者,力盡而亡,血雨天哭,卻也讓一位百族皇者為其陪葬,整整兩位皇者的隕落加上十位皇者的大戰,使這片土地從上古至今為止都是一片荒蕪。

皇者的怨念與不甘,加上無數皇者的血液,形成了無數的怨靈遊盪於這片土地,沒有達到王者之境進入這片土地,十死無生,更有傳聞說這片土地存在莫大的恐怖,使帝君級別的存在都不敢輕易踏入。

而就是在這樣的荒蕪之地,卻有一棟茅草屋屹立於風沙之中,絲毫不受任何影響,其內更是不斷地傳來一陣陣悅耳的琴音。驀然地,琴音戛然而止。

“王伯,我已然十六歲了,十年的練琴生涯,我已經能時刻進入圓潤如一的心境了,是否應該開始修鍊了?您不是說我一定要成就帝君乃至皇者之境才能了解我父母的事情?我現在連一個人族戰兵都算不上,這樣下去怎麼有機會成就那些至高的境界?”屋內的一位身着青衫的青年盤坐在屋下,膝上一架五弦古琴,背負着一柄紫色長劍。         

深黑色的眸子淡然而寧靜,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恬淡。

“咳咳,楚歌,你要記住,身為先天劍體的體質,天資之高是毋庸置疑的,但你父親把你交給我的時候說正是因為先天劍體,會使你的修鍊之途一帆風順,甚至可以輕易凝聚劍心成就王者之境。”

“但這並不是你父親所希望的,你父親希望你能真正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凝聚相應的武道之心,你父親雖然神威蓋世,卻也曾跟我說過,自己的路,終究還是太過偏激了,我不希望你和你父親一樣。”

頓了頓,一個一臉病態的中年人略顯嚴肅,看着江楚歌繼續說道:“帝君之境需要一個無比堅定的武道之心才能化天地之力為領域,而你如果輕易的凝聚武道之心,這可未必是你真正想要走的道路,練琴,正是練心,我希望你可以通過這些年的練心在未來凝聚劍心的選擇中選擇一個正確的方向。”

要知道有多少天資橫溢的人就是因為過早地凝聚了錯誤的武道之心,在突破帝君時心神不一,身隕道消。況且這些年來,你無時無刻不再通過【紫宵劍】積蓄劍意,現在開始修鍊倒也不會太晚。”

“明白了,王伯,您是說我現在可以開始修鍊了嗎?”江楚歌聽后平靜地問道。

“是啊,你都已經十六歲了,當然要開始修鍊了,今天就激發你的人族戰血,正式讓你開始修行。”王伯點點頭,說道,眸中卻流露出了一絲傷感。

“我人族修行之法,分為兵、將、帥、王者、帝君、皇者六階,當然還有那虛無縹緲的聖境,從上古至今,百族加上我人族,也就只有我人族恭弘=叶 恭弘白衣一人疑似達到過。”

王伯頓了頓,又嘆了口氣,說道:“我只希望你能達到皇者之境,罷了,不說了。再說我人族修行從兵階開始,兵階煉血,將階煉骨,帥階煉神,王者天人合一,帝君凝聚領域,皇者衍化體內世界。現在我就激發你體內的戰血,讓你開始修行之路。現在摒棄雜念,意念合一。”

江楚歌深吸一口氣,盤膝而坐,多年的練琴生涯讓他迅速地進入了圓潤如一的狀態。

王伯看着江楚歌迅速入定,滿意地點了點頭,多年心無旁騖的練琴生涯已經讓江楚歌可以隨時地進入這種無數人渴望的空靈之境。王伯單手抬起緩緩置於江楚歌的頭上,低喝一聲:“戰血,聚!”

剎那間,江楚歌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部,一片血色的世界,丹田處一縷縷的金色氣流在緩緩凝聚,隱隱散發出一絲古老、尊貴的氣息,氣流逐漸凝聚壯大,向著神庭衝去。

“戰血凝聚,貫通穴位。”驀地一驚后,江楚歌屏氣凝心:兵階煉血,就是不斷地讓氣血壯大衝擊人體一百零八個要害穴位,貫通這一百零八個穴位,凝聚周天氣海,貫通三十六個是為煉血小成,七十二個則為大成,一百零八個盡皆貫通后,則為煉血圓滿則可開始衝擊將階,開始淬骨。

隨着金色氣流地壯大,江楚歌全身的氣血全部沸騰起來。

轟!

渾身巨震,神庭之穴瞬間貫通,與此同時,江楚歌丹田處即刻浮盈起淡青色的光芒,絲絲縷縷的淡青色戰氣衍生,剎那間,一股磅礴的力量散入了四肢百骸。而金色氣流此時去勢不減,繼續向著下一個穴位衝去。

轟轟轟……!

直到第十二個穴位被衝破后,金色氣流方止住去勢重新歸於丹田。滾滾氣血流淌,迅速轉化成戰氣,每一絲戰氣都晶瑩,若純凈的水玉,又好像無瑕的琥珀,江楚歌全身,浮盈起一層淡青色的光,渾身筋骨齊鳴,絲絲縷縷腥臭的污垢自毛孔中透出,被戰氣一灼,瞬間氣化。

江楚歌深吸一口氣,仔細體悟自身變化,除了力量的增長之外,每一塊血肉都充滿了勃勃的生機,心神更加明晰,精神意志也彷彿更堅韌了幾分。輕笑一聲,江楚歌睜開雙眼,眼中光華一閃,緩緩問道:“王伯,我丹田處的金色氣流是什麼?”

“你父親的帝君之血,暫時你還不用管這個,我壽元大概還有兩年,咳咳。”王伯苦笑一聲后緩緩說道。

“什麼?王伯,你......”江楚歌聽后一驚,臉色變的略顯蒼白,緩緩問道。

十六年的相處,江楚歌與王伯早已情同父子。

“聽我說完,我本就是個該死的人了,早在十六年前。”王伯苦笑道:“我與你父親兄弟相稱,卻只能眼睜睜地看他被人陷害,本該與他一起戰死,卻苟延殘喘至今,楚歌,你父母之事盤根錯節,疑團重重,我至今也沒什麼線索,不到帝君之境,你連知道的資格都沒有,唯有達到皇者之境,你才有資格去改變什麼,答應王伯,你一定要弄清楚你父母的事情併為你父母正名!”

“王伯,我,我答應你, 您先告訴我你壽元是怎麼回事,您早就踏入了王者之境,怎麼會壽元將盡?”江楚歌哽咽道。

“沒什麼好傷感的,這不還有兩年嗎,這是那一戰留下的暗傷,生命本源受損,做什麼都無濟於事了。我這最後兩年會將你父親的傳承全部交給你,還有我逝世后你應該做什麼,這兩年你要盡你最大的可能成長,知道嗎?”王伯凝視着江楚歌,輕聲問道。

江楚歌臉色蒼白地默默點頭。既然如此,最後的兩年不能再讓王伯留下任何遺憾。

……

轉眼間,離兩年還剩最後三天。

一樣的茅草屋,少年還是一身青衣,黑髮如墨,身材修長,一雙漆黑的眸子平靜而安逸,看不出半點鋒芒,周身上下更無半點氣血之力散發出來,在其背後,一口紫色長劍沒有鞘,便是連劍柄也是紫色,整口劍渾然一體,看不出半點斧鑿的痕迹,好像天地孕養而成,此劍隨着少年的呼吸而起伏,看不出半點端倪。

這兩年的修行少年已經貫通了周身一百零八個穴位,煉血大圓滿,只差一步,便可以步入將階,開始煉骨。

少年靜靜地跪在床前,凝視着這個陪伴了他十八年的人,他們不是父子卻勝似父子,為了讓王伯不留有遺憾,這兩年他廢寢忘食地修鍊,夜以繼日地練劍……卻還是到了這一天。

“楚歌,不必傷感,這兩年你的表現讓我很欣慰,我相信你將來的成就肯定會勝過你的父親,就讓我發揮一下我最後的餘熱吧。”

王伯緩緩站起,他佝僂的身子猛地綳得筆直,緩緩轉過身來,眼中兩道深青色氣芒一閃而逝,無數道則神鏈浮現進入了江楚歌體內。

做完這一切,王伯的身子變的更加佝僂,緩慢的說道:“有我道則真意的庇護,你可以安全地穿過神荒。這是你父親的劍帝指環,你拿好。向北可以安全地抵達人族兩界山,此後就靠你自己了,劍帝指環上的劍意這麼多年來消散了不少,卻也能成為你的一道護身符,但切記如果進入了人族祖州不可被別人發現這個指環!”

“王伯,您說的,我此生都會牢記,我不會讓您失望,我江楚歌,不會讓您失望!”江楚歌接過指環后,一改往日的平靜,泣不成聲的說道。

倏爾,王伯的眸光重新煥發光彩,他緊緊抓住江楚歌的一隻手,乾枯的手臂如同枯柴,那手毫無血色,形如雞爪。

“好了,你記住,修劍者流血不流淚,你這十八年流的淚是你今生全部的眼淚,以後的路,不管多難多苦,你一定要秉持本心走下去。你父親說過一句話:修劍者,自有劍心,吾之劍,寧折不彎!我希望,你好好記住!”

王伯鏗鏘有力地說完后,遲疑了一會嘆道:“有機會代我看一眼祖州王家吧。”

王伯看着江楚歌,笑着緩緩閉上了雙眼。

江楚歌雙膝跪地,緊緊閉上了雙眼。

三天後,熊熊火焰在燃燒,青煙裊裊,生命很殘酷,他終究沒有能夠挽回,人有生死,樹有輪迴,他做到的,他做不到的,都留下了印跡。

作者求捧場月票

新人求推薦,求收藏。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逆塵之路》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逆塵之路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神荒少年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逆塵之路”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