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邪魔兩道

更新時間:2018-04-16 22:53:00字數:5038

江寒距離骷髏所在的地方其實並不遠,不然的話,剛剛也不可能險些被巨大的骨刀給剮蹭到。

此時全速奔騰,很快就來到了巨大骷髏的附近。

在這裏,江寒發現了一處足足有近百米長寬的古迹。

說是古迹,是因為這裡有人工修葺的痕迹,但明顯年代已經非常久遠。

構建古迹的巨大石條上面布滿了青苔,還有磨損破壞的痕迹。

古迹四周,可以看到足足有成人大腿粗細的鐵鏈纏繞,鐵鏈被塗抹成了紅色。

按照歐陽清靈的介紹,這種顏色在青雲宗代表了禁區,禁地的意思。

在這古迹的中央,四個縮在黑袍中的身影,盤膝而坐,手中法印不斷變換。

不用說,那巨大的骷髏,應該就是被幾人操控。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黑袍人,正在整個古迹中央,約莫十幾米高的石頭祭壇前忙碌着什麼。

在他周圍,足足擺放着九個一尺高的鐵葫蘆。

黑龍看到那鐵葫蘆,立刻雙眼放光:“搶,搶,江寒快搶,這是封靈葫蘆,專門用來存儲力量,魔陣吸收的生命之力,應該就在其中,只要搶到一個,你立刻就能晉陞開靈期,而且好處多多!”

江寒聞言,也是一陣眼熱,當下不再猶豫,體內真氣瘋狂運轉,身形猛的一撲,就朝着那九個封靈葫蘆撲去。

江寒這一下,快若閃電,尤其是在這漫天濃煙之中,更顯得詭秘。

幾乎是轉瞬之間,就已經來到封靈葫蘆旁邊,伸手就朝着封靈葫蘆抓去。

“老東西,找死!”

江寒在靠近這裏時,就暗中改變了自己的面容,把自己變成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也因此得到了一句老東西的唾罵。

可惜江寒的動作看似毫無破綻,但畢竟修為有限。

築基期的速度,就算真的催升到極致,又能如何。

就在江寒伸手的一瞬間,在祭壇上忙碌的黑袍人,忽然轉身,舉掌就朝江寒拍去。

那是怎樣的一張臉,彷彿根本沒有血肉,只有一張人皮,緊繃在骨頭上一樣。

可是他的力量,卻大的驚人。

雖然是倉促發勁,但是一出手,就展現出了兩人截然不同的修行等級。

平凡無奇的一掌,在江寒看來,竟然是有種避無可避的感覺。

江寒周身的這一方天地的空氣,彷彿都被這一掌給封鎖。

攻擊沒有落到江寒身上,但是江寒已經覺得胸口刺痛,有種被壓迫撕裂的感覺。

眼前的情況,早在江寒的預料之中。

到達這裏之後,黑龍便已經幫江寒報出了幾人的修行等級。

那四個盤膝而坐,操控白骨骷髏的,都是金丹期的修為。

但是他們此時四人結陣,全力運轉白骨骷髏,根本不可能分心攻擊江寒。

祭壇上那個負責破除封印的,則只有開靈中期的修為。

也正因如此,江寒決定放手一搏,虎口拔牙。

可惜的是,江寒還是低估了開靈期和築基期的差距。

字面上的一點,就是現實中的生與死。

“拼了!”

避無可避,索性不避。

電閃光火之間,江寒一咬舌尖,真氣再次暴走,不但不躲閃,反倒是迎接對方的掌擊而去。

在那黑袍人一掌印上江寒胸口的時候,江寒的手也已經抓住了距離他最近的葫蘆嘴。

旋即就聽一聲悶響,江寒整個人好似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被拍飛了出去。

“不好!”黑袍人的喉嚨里發出一個沙啞的聲音,身形一動,就朝着江寒掉落的方向追殺過去。

“跑!”

江寒顧不得胸口撕裂般的疼痛,一頭扎進密林之中。

藉著那人的一掌之力,江寒成功的將一個封靈葫蘆給扯了出來。

落地之後,江寒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把封靈葫蘆往儲物袋裡一收,開始了他的逃亡之旅。

如果不是江寒已經學成了烘爐造物法的造皮期,如果不是天地經對於魔力有着天生的壓制和吸收的功效。

剛剛那一掌,非要把江寒給直接拍成兩半不可。

此時在江寒體內,一股股精純的魔力正在瘋狂沖刷,破壞着江寒的五臟六腑。

江寒每走一步,傷痛就加深一分,犹如在刀尖上行走一般。

好在天地經正在不停的吸納,消化着這些力量,反饋出來的能量則又將江寒體內的損傷進行修補。

除了痛楚之外,江寒短時間倒是沒有太大的危險。

反倒因為這種循環,身體內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鍛煉和提升。

“想跑?”

就在此時,江寒身後那沙啞的聲音,犹如跗骨之蛆般,再次響起。

緊接着,江寒就聽背後疾風大作,不及反應,便再次被拍飛了出去。

“好,很好!”那人看着倒向一旁的江寒,冷笑道:“敢從白骨門的手中搶東西,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

“敢在青雲宗宗門旁邊設魔陣的,這麼多年來,你們也是第一個!”江寒站起身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這一掌只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給他帶來的傷害,遠不如第一掌來的直接。

而且在剛剛第一掌擊中江寒之後,江寒的烘爐造物法便已經自行運轉,變得熟悉這種傷害,並且提高了抵抗的能力。

“青雲宗,一群土雞瓦狗而已,這麼說,你也是青雲宗的人了?”黑袍人上下打量了江寒兩眼,突然發出一聲冷笑:“我明白了,你這種年紀的築基期,恐怕已經耗光了所有的潛能,沒有晉陞的機會。所以你想趁着亂子,渾水摸魚,當真是膽大包天!”

“嘿嘿!”江寒怪笑一聲:“我是什麼來路,就不勞煩你費心了。平時我是怕你不錯,不過現在你敢在這裏,施展你開靈期的手段?”

如今在江寒的頭頂,青雲宗和白骨門兩方人馬激戰正酣。

雖然這裏已經沒有了他們的神念覆蓋,但他們不是瞎子,只要是在這裏爆發出什麼動靜,他們立刻就會明白這裏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到時候,絕對會把這裏,納入他們的攻擊範圍之中。

也正是出於這種原因,剛剛黑袍人明明有御寶飛行的能力,卻根本不敢從空中追擊江寒。

而是尾隨江寒身後,一路追到現在,才終於把江寒攔下。

“殺你,還需要用到開靈期的手段?”黑袍人冷笑:“我會讓你知道,開靈期是築基期,永遠不可能跨越的鴻溝!”

說話間,黑袍人舉掌又朝着江寒拍了過來。

江寒從木鬼城的密室出來之後,黑龍便已經詢問過江寒類似的事。

那就是江寒,究竟有沒有把握,越級挑戰開靈期。

當時江寒的回答是肯定的。

可兩人當時的假設,是以江寒半步開靈的修為,應對開靈初期,而眼前這黑袍人,卻分明是開靈中期的修為。

雖然礙於現在情勢所迫,他不能夠施展術法來對付江寒。

可是以靈力運轉的武學招式,又豈是真氣能夠比擬的。

眼見黑袍人一掌拍來,江寒連忙伸手抵擋,卻只覺得犹如螳臂當車一般,整個人硬生生的被再次轟飛出去。

“這樣不行!”黑龍察覺到江寒並沒有受傷,只是模樣難看一些罷了,也放鬆了不少。

不過卻又搖頭道:“真氣和靈力,是兩種級別的力量。你現在的身體雖然抗揍,卻總有極限所在。如果再這麼繼續下去,你體內的恢復無法跟的上破損的速度,還是死路一條!”

“既然守不行,那就攻好了!”江寒一咬牙,身形一挺,這一次不退反進,同樣回以一掌:“風雲突變!”

江寒的手上,真氣奔騰,白浪翻滾,這是真氣具象化的表現。

相較於之前在山澗村斗狼妖的時候,現在這一掌打出來,威力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如果還是哪狼妖在江寒面前,江寒一掌就能把它給直接拍死。

可惜江寒對面,站着的是一個開靈期的高手。

這一掌拍出,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只是讓那黑袍人被迫後退了幾步而已。

“太慢!”黑袍人撣了撣袖子,乾笑一聲:“精神可嘉,可惜實力不濟!”

就在此時,江寒眼中精光一閃,雙手一翻,一壓,陡然間身子拔高了一截,從一個佝僂老者,變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旋即兜頭一掌向黑袍人壓去:“雲動天驚!”

排雲掌一共有八式,代表着八重勁。

一掌更比一掌厲害,招招相連,最終可以打出八倍戰力。

而江寒,藉著天地經的幫助,早已經掌握了排雲掌的精要。

根本不需要再招招連環,而是從第一重力道,直接推送到了最後一層,打出了排雲掌的第八掌,雲動天驚。

與人對戰,也是一門學問,不是說兩個人對面而立,把自己所學的招式全部一一施展出來,誰站到最後,就是誰贏。

而是要活學活用,用腦子打架。

江寒在這一點上,無疑就做的很好。

第一掌只是迷惑,用正常築基巔峰的狀態打出來。

為的就是讓黑袍人輕敵大意,在近身之後,則是突然爆發出強烈一擊。

這一下,無論是攻擊的速度,還是力道,都是剛剛的八倍。

黑袍人觸不及防之下,當即中招。

整個身子都被江寒拍的向下矮了一截不算,連帶着黑袍的帽子,也被江寒給直接轟成了碎片。

就見黑袍人大片的頭髮披散下來,整個人如同瘋子,鬼魅一般,說不出的狼狽。

江寒則是趁此機會,向後退出兩步,略微調整了一下體內散亂的真氣。

這一掌雖然取得了成效,可是江寒承受的壓力同樣不小。

就如同一輛疾馳的汽車,一瞬間從啟動到達急速,再被迫降下來,對發動機的損害,必然十分的劇烈。

如果不是江寒體內有天地經時刻反饋的力量在支持。

這一下,恐怕已經是被反震之力,弄到內傷。

”呵呵!”散亂的頭髮遮住臉龐,黑袍人的口中,卻發出一陣古怪的笑聲:“好,很好,看來我低估你了。你這具身體,我很喜歡,我不會殺了你,而是要將你煉製成活屍,以後為我效力!”

黑袍人說著,雙手虛虛一撐,頓時他身上的黑袍碎裂成了滿地的碎片。

江寒這才發現,這黑袍人的身體和他的臉幾乎是一模一樣,都深深的凹陷進去。

胸前的肋骨,都一根根的凸顯出來,看上去十分的詭異。

更詭異的是,在他背後,竟然背着一具被包的好像粽子一樣的白骨。

這白骨震動不休,顯然是有生命的跡象,好像活物一般。

“這是白骨老怪的手法!”黑龍嘎嘎笑道:“我說這白骨門怎麼聽上去這麼熟悉,原來竟然是白骨老怪的道統,原來如此!”

黑龍話音剛落,黑袍人已經嘭的一聲把背後的白骨扔在了地上。

白骨看上去只有一團,輕飄飄的,可是扔在地面上,卻是一聲悶響,連地上的黑泥都被砸的沉下去幾分。

“這白骨,有古怪!”江寒有心想要主動發起攻擊,卻又不知道那白骨究竟會有何反應,只得小心戒備,不敢輕舉妄動。

反正這裡是青雲宗的地界,就算是頭頂上的那幾個金丹期,開靈期無法消滅眼前的白骨巨人。

但隨着門派更多的長老,甚至是掌門出手,這些白骨門人,絕無勝利的可能。

江寒也不需要制勝,只要一直拖延下去,這些人遲早有退走的時候。

“小心了!”黑龍提醒一聲:“這白骨門的來頭可不小,上古的白骨老怪也是一號人物,名聲比起冰靈女來,都要顯赫幾分。他是真正的邪道,上古正,魔兩道都容不下他,傳聞,他是看過離恨經的存在,他傳承下來的道統,非同小可!”

天地經,長生經,離恨經。

三本經文,定下了三大道統,從此以後,天下修行者,都繞不開這三脈,上限也在這三大道統之中,之後才誕生了一系列的變故。

其中的離恨經,開創的就是邪道道統。

江寒和黑龍曾經就這三大道統進行過分析。

其中的長生經一脈,自封為正道,走的是替天行道,建立規則的路子。

走上這條修鍊道路的人,以自身感應天地,敬畏天地,從天道之中,尋找超脫的力量。

他們設立規則,維護規則,讓眾生都在他們的道中,按照他們的想法去活。

而天地經其實本質上和長生經有些類似,走的也是感應天地的路子。

可惜,他們不是敬畏天地,崇拜天地,祈求天道,給予他們力量,而是直接掠奪,竊取。

上古之中,就有竊天地者,是為魔的說法。

他們的信條,就是不被任何的規則所束縛。

天道想要統御他們根本是不可能的?

甚至他們還時時刻刻都在算計着,要如何吞噬掉天道。

但是兩者相同的,就是從天地之中,汲取力量。

而至於邪道,則代表着毀滅之力。

他們的信條只有一個,那就是隨心所欲,天下皆亡,我便為王。

所有的邪道功法,用一個字來概括,那就是獨!

犧牲一切,成就自我,就是邪道的心態。

一開始邪道出現的時候,正,魔兩道的修士,就覺得有些彆扭。

等到越來越多的人吃虧上當,甚至是付出了生命之後,一場遠古時代的大戰就爆發開來。

二對一,邪道又本來就人脈稀薄,最終被剿滅了七七八八。

可還是有不少的邪道隱藏了起來,代表着邪道道統的離恨經也消失不見。

後來在漫長的歲月之中,邪道一直都低調行事,而正,魔兩道的大能,又把目光投向了更為高級的目標上,也就任由一些邪道餘孽,在夾縫之中生存了下來。

白骨老怪,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黑龍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白骨老怪,竟然有道統流傳下來。

而且看樣子似乎還過的不錯,竟然有這麼多的金丹期高手,這說明白骨老怪在上古時期,看過離恨經的事,很有可能就是真的了。

當然,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黑龍和江寒隱約間,似乎窺探到了這方世界的一些真相。

原本在黑龍的眼中,世界最大的轉變,莫過於正道和魔道的對立。

至於魔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兇惡嗜殺個個都如同惡鬼一般,黑龍也不明真相。

如今再細細想來,答案似乎已經呼之欲出。

魔道在於正道對立的過程中,似乎還發生了一些別的問題。

那就是被邪道滲透,甚至到現在已經融合到一起,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就像眼前的這個白骨門,雖然繼承的是邪道道統,卻以魔道自居。

但是他的行事風格,卻完全都是邪道的手法,沒有任何魔道的影子。

經過了如此漫長的歲月,如果不具備上古時期的記憶。

理所應當的就會認為,魔道就是這個樣子。

不過搞懂這些,似乎並不能為江寒解開眼前的困局。

就在江寒和黑龍神念交流的片刻間,那團白骨已經徹底的舒展開來,站了起來。

和江寒頭頂上的巨大白骨相比,眼前的白骨無疑是微不足道的。

可是他帶給江寒的壓迫感,卻比開靈中期的黑袍人還要大的多。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合魔》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合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邪魔兩道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合魔”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