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困獸斗

第一章 風流道士

更新時間:2018-01-18 15:26:20字數:3304

卧龍街是越國梅隴縣最繁華的一條街,街道兩旁商鋪林立,客棧茶館,當鋪米鋪,青樓賭坊,三教九流,應有盡有。

時值夏末,天氣仍然十分炎熱,傍晚時分,暑氣威力大減,不少小販開始擺攤叫賣,逛街的行人也稀稀拉拉地逐漸出現。

在卧龍街的街尾有一棵五人合抱的大樹,樹下擺着一個算命攤子,繪着天干地支的白布在桌上鋪開,桌邊立着一個幡子,上面一行醒目大字“指引迷途君子,提點久困英雄。”

算命先生是個約莫十六歲的小道士,身材瘦削,相貌並不算十分出彩,但面色紅潤,精神奕奕,穿着一身寬大的灰色道袍,頭上戴着逍遙巾,乍一看,倒有幾分仙氣。

小道士姓古名拙,是三裡外的白雲觀碩果僅存的道士,原本他還有個師父,道號“雲離”。三年前的一個晚上,一向嬉皮笑臉、沒個正經的雲離老道突然神情肅然地交代了他幾句,隨後匆匆忙忙地出門,再也沒有回來。

從那以後,迫於生計,他只好硬着頭皮接替了師父幫人算命卜卦的工作,可無奈學藝不精,憑着半吊子的命理學問,生意頓時一落千丈,大不如前。好在每天還能賺上幾枚銅板,圖個溫飽沒有太大問題。

此時,古拙的算命攤前難得地坐着一個客人,還是一個相貌美艷的紫衣女子。古拙握着紫衣女子的手,細細觀察她的手相,過了片刻,抬起頭來,對她說了幾句話。

沒想到紫衣女子十分震驚似的站了起來,杏眼圓睜,柳眉倒豎。

“流氓!”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冷不防地落在古拙臉上,把他打得懵了好一會兒,等他回過神來,紫衣女子已經扭着纖細的腰肢走遠了。

古拙苦笑道:“我只是建議你做個‘摸骨’,也沒必要打人嘛,再說了,摸骨算命雖然聽起來香艷,其實是一種非常高深的玄學秘術呢。至於為什麼要寬衣解帶,額,古人留下來的學問,自然有他的道理嘛……”

正碎碎叨叨, 突然一陣淡淡的清香從臉頰傳來,他立刻明白那是紫衣女子留在他臉上的脂粉味道,他摸着臉上清晰的掌印,自言自語道:“這也算是肌膚之親了吧,嘿嘿。”他瞬間又高興起來。

生意一如往常般慘淡,他也懶得去招攬客人。以一個舒適的姿勢往椅子上一靠,從內衣的口袋裡掏出了一本泛黃的小冊子,認真地看了起來。

說是小冊子,其實除了封皮之外只有寥寥三頁紙,封皮上的字跡已經十分模糊,但依稀還看得清“神仙跑斷腿”這幾個字。裏面的三頁紙上則寫滿了艱澀難懂的口訣和運功法門。

小冊子是他的師父雲離老道在離開前留給他的唯一一樣東西。那天晚上,雲離老道似乎有什麼非常緊急的事情要辦,連一件衣物也沒收拾,就火急火燎地準備出門。但儘管如此,出門前他還是抽出時間,交代他要背熟冊子,並按照上面所寫的方法運行真元,還說也許某天這會救他一命。

古拙當時捧着冊子,心裏無比震驚。真元?那不是修士的氣海穴里產生的東西嗎?難道這老頭居然是個深藏不漏的修士?

然而幾天以後他就明白自己想多了,他照着冊子練習,氣海內根本沒有產生半點真元。雲離老道倒是給過他一張符紙,說是要配合使用,但具體怎麼配合卻沒說。古拙猜測符紙大概是替代真元用的,不過老道說符紙是一次性產品,用過之後立馬就會失去功效,囑咐他非到萬不得已不要使用,古拙只好放棄了拿符紙做實驗的想法。

儘管對雲離老道的話半信半疑,古拙還是每天堅持練習。他做事向來謹慎,凡事都抱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

古拙看了一遍冊子之後,將冊子合上,重新收進內衣的口袋,然後閉上了眼睛。氣海內當然不會有真元產生,他只好假想一絲絲的真元從氣海里溢出,並按照一定的規律在各個穴位和經脈之間遊走。

當他練得正出神的時候,突然一陣碗碟摔碎的聲音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睜開眼睛,循聲望去,發現聲音是從不遠處的春風樓里傳來的。

“嘿嘿,看來又有好戲看了。”古拙笑道。

春風樓是越國最大的青樓之一,以姑娘的規模之眾和上等姿容聞名遐邇,每天都有不少的達官貴人、富商豪紳慕名而來,尋歡作樂。

煙花之地向來也是是非之地,沒有眼力勁來收保護費的,喝醉酒鬧事的,玩完賴賬的,這些戲碼幾乎每天都要上演幾遍。偏偏春風樓的老闆背景不凡,不但跟官家關係良好,更是花重金請來越國最大的兩個土匪寨子的寨主充當護衛。這樣一來,鬧事的自然有苦頭吃,卧龍街的商戶和過往的行人卻多了一項欣賞全武行的餘興節目。

春風樓門外已經擠了裡外三層看熱鬧的群眾,古拙奮力地往裡擠,好不容易擠到前排。只聽見“噗噗”兩聲悶響,兩個壯漢慘叫着從春風樓里倒飛出來,摔在他的腳邊。兩個壯漢痛苦呻吟,扭動了幾下便不再動彈,顯然暈死了過去。

看來今天的陣仗挺大,看客們登時興奮地鼓噪起來。

古拙仔細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兩人,心中疑惑道:“這獨眼漢子不是春風樓的護衛‘殺人蜂’顏彪嗎?而光頭、臉上有一道長長刀疤的不是另外一名護衛“凶門神”劉乾嗎?兩人平時威風凜凜,只有打人的份,今天居然被人揍暈過去,看來是遇到硬茬子了。”

剛想到這,又一個人影摔了出來,這次是個身材嬌小的女子。

女子似乎被人打中了肚子,雙手捂住腹部,在地上疼得蜷縮成一團,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這不是春風樓的小桃紅嗎?”

有人認出了女子的身份。

古拙心中一驚,細看女子的臉,只見她約莫十三歲年紀,粉黛略施,五官精緻,果然就是小桃紅。

據說這小桃紅的身世非常可憐,七歲那年父母喪生於魔族之手,只留下她和爺爺相依為命。兩年前,她的爺爺又因病過世,為了讓爺爺入土為安,只好賣身於春風樓。還好春風樓的老鴇良心不壞,只讓她唱曲彈琴,賣藝不賣身。

因為長相才華全都十分出眾,小桃紅的艷名很快就傳遍了整個越國,很多人為了一睹芳容慕名而來。古拙有幸見過她幾面,跟千千萬萬的男人一樣,難免小鹿亂撞,心生仰慕,甚至早就將她當做媳婦的最佳人選。若不是囊中羞澀,他恨不得天天泡在春風樓里聽她彈琴唱曲。

居然敢欺負我未來的媳婦,古拙心中大怒,正準備上前將她扶起,突然從背後衝出一人,搶先一步向小桃紅跑去。

古拙看那人長得異常肥碩,少說也有三百斤,認出他是賣豬肉的豬油張,怒道:“豬油張,別插隊。”

豬油張咧嘴一笑,故意把古拙推了一個踉蹌,便彎腰去抱小桃紅。就在這時,意外陡生,豬油張像是突然被什麼奇怪的力道扇中,三百斤的軀體猛地飛向路邊,“砰”的一聲,撞在路邊的石柱上。而原來豬油張所站的位置上則十分突兀且詭異地出現了一位二十來歲年紀的華服男子。

“修,修士!”古拙震驚道。

那來去如風、輕輕鬆松將一個三百斤的大漢甩出兩丈遠的本事不是修士是什麼?難怪顏彪和劉乾會一敗塗地,普通的練武之人跟修士比起來,簡直就是三歲小孩跟成年人的區別。

華服男子冰冷的眼神掃了一眼人群,古拙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往後邁了兩步,圍觀的看客也紛紛識趣地往後退了幾步,中間頓時空出了一個不小的空間。

華服男子蹲在小桃紅的跟前,從懷裡掏出一條綉着金龍的手帕,不慌不忙地擦拭胸口殘留的一灘水漬,口中冷冷說道:“膽子不小,敢拿茶水潑我,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違逆我的意思,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今晚好好伺候本少爺,我就放你一馬。”

古拙心中大罵:“那是我媳婦兒,伺候你祖宗!”

事實的真相再清楚不過了,肯定是姓風的華服男子看上了小桃紅的美色,想要逼她就範,性情剛烈的小桃紅就順手端起茶水潑了過去,於是華服男子惱羞成怒,動手打人。

小桃紅仰起頭,她的臉因為疼痛而顯得有些扭曲。

“我寧願死,也不會答應你。”

她的口氣萬分決絕,沒有任何迴轉的餘地。

華服男子不怒反笑,但那笑看起來卻無比的滲人。他突然一把扯住小桃紅的頭髮,將她放在地上往前拖行。雖然滋味不好受,但小桃紅十分硬氣地沒有討饒。

古拙看得勃然大怒,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但也僅僅是一步,他不是個莽撞的人,他知道就算一百個自己加起來也絕對不是華服男子的對手,強出頭無異於送死。

華服男子面無表情地拖着小桃紅逐漸走遠,時值夏末,小桃紅衣衫單薄,她的手臂、腿腳以及身上都已經有不少擦傷,衣服也變得破爛不堪,情狀凄慘。她的眼神更是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剩下認命和絕望。

古拙的心臟突然像是被一記重鎚擊中。

“他娘的,修士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他從懷裡掏出雲離老道留給他的符紙,自語道:“老頭子,你徒弟的媳婦身陷危險當中,這是緊急得不能再緊急的事了,現在我要動用你給的符紙,希望你沒有忽悠我才好。”

說罷,撩起長袍,將符紙貼在腹部氣海穴的位置上。

他隨手撿起一塊石頭,掂量了兩下,口中輕喝:“去死吧!”便奮力朝華服男子擲了過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逍遙囚天錄》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逍遙囚天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風流道士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逍遙囚天錄”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