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誅殺

更新時間:2018-01-14 17:16:10字數:4469

是夜。

  皎潔的月光透過樹木,灑落在村頭新建起的瞭望台上。

  瞭望台上,都是山賊。這山賊搖身一變,成了村民,很多事情根本無需學習,因為他們以前就是好村民。

  別的村子的民兵都是村長挑選村子里年輕力壯的勇丁加以簡單訓練而成的,這些山賊根本無需訓練。瞭望台外有着泥牆和籬笆,都是新和成的泥,用火燒的堅硬,砍山裡柔韌的藤條,纏繞上荊棘,搭成籬笆,形成村子最基本的防護。這些山賊們年輕力壯,精力旺盛,即使夜晚也只穿着一身薄衣,他們人人都有一副好身手,背後別著短弓,手中握着柴刀,尋常三五個村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一陣馬蹄聲從遠處傳來,山賊們見馬蹄聲越來越近,不由得戒備起來。

  一匹傷痕累累的馬一瘸一拐的從遠處跑來,馬上負着一人,看不清面目,在距離村莊二十丈左右,這人彷彿昏迷了過去,從馬上翻身栽倒,伏在地上,生死不知。

  馬兒發出一聲長嘶,彷彿充滿痛苦,在這人栽倒之後的兩秒,前腿一屈,趴倒在地,馬的嘴角溢出大團白沫,它想要重新站起來,但是努力了兩次之後,終於還是無奈的長鳴,頭一歪,這匹馬就死了。

  山賊們並未料到是這般情景,都有些愣住了。一個山賊走上前去,笑道:“這多半是被山中的猛獸襲擊,逃到這裏,看其樣子,想必猛獸並未追趕過來。不如我們把這馬殺了吃肉,這人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有的話獻給頭領們。”

  山賊們嬉笑着,這時就有幾個山賊過來準備拖拽馬屍,之前那個山賊很機靈,他走到昏倒的人近前,準備將其翻過來,搜這人的身體。

  這時,村外的樹梢晃動,一隻妖虎猛然躍出,撲在昏倒的人旁邊的山賊身上,利爪如同切割黃油一般刺入山賊的身體。

  山賊被妖虎撲倒,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他連一聲慘叫都未來得及發出,就已斃命。

  妖虎拔爪,再撲一人!

  終於有山賊反應過來,敲響了村頭的警鐘。

  鐘聲響起,死神降臨!

  村莊里的寧靜被打破,就像是油鍋里倒進一杯水,沸騰起來。

  等到黑須中年人從屋中衝出來的時候,山賊已經被撲死了五六個。

  “該死,怎會有妖虎來襲!”黑須中年人原本心中的喜悅頓時消失,他們三人手下一共也就五十多人的樣子,被這可惡的妖虎撲掉了十分之一。

  妖虎再撲倒三人,突然掉頭向村外衝出。

  “該死!殺我弟兄手下如此多人,豈能放你這孽畜離開?”黑須中年人和另外兩個修行者頭領向妖虎追了過去,這三人經驗十分豐富,形成品字形殺陣,防止妖虎突然襲擊。

  快要衝出村外時,一聲虎嘯,黑須中年人三人頓時面色凝重起來。

  只見村外的大石上,雄踞一虎,威風凜凜,體型比進村撲殺山賊的這隻妖虎大了一半有餘,正虎目圓睜,盯着他們三人。

  黑須中年人三人早已一人掏出了一根魚竿,這魚竿通體蔚藍,倒是非常的好看,上面綁着一隻大鐵鈎,鐵鈎連接的魚線寒光閃閃,竟然也是一種不知名的金屬製成。黑須中年人嘿嘿冷笑道:“孽畜,休要猖狂,不過區區鍊氣境中期的實力便敢如此,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讓吾等用這釣鯊竿將你的肚腸都勾連出來,好好地吃一頓大補虎骨羹!”

  此時進村之虎已經跳到村外大石之上,二虎四目相對,雖然一隻不過鍊氣境初期,一隻鍊氣境中期,面對兩個鍊氣境中期,一個鍊氣境後期的人族卻無絲毫退卻之意,他們怒聲咆哮,山林中樹恭弘=叶 恭弘也隨着它們的咆哮嘩嘩響動。

  “殺!”

  山賊頭領三人都是戰火中鑄就的修行者,他們與強大的海族廝殺過,並且成功的活了下來,自然不會畏懼這兩頭小小的妖虎。

  他們肌肉鼓起,雙手向前揮動,巨大的鐵鈎裹挾着大力便向妖虎甩去,兩頭妖虎齊聲怒吼着,也向前猛撲過去。

  黑須中年人甩出去的鐵鈎直奔鍊氣境初期的妖虎,而兩邊的他的兩個同夥的鐵鈎直奔鍊氣境中期的妖虎。

  他們很有經驗,知道先牽制住強一些的妖虎,等黑須中年人將弱的妖虎殺掉后,再三人一起合力攻擊那隻強大一些的妖虎。

  即使己方的實力要高於妖虎一方,他們也並未放鬆警惕。

  只是,殺掉這兩隻妖虎,絕非易事。

  鍊氣境中期的妖虎身形閃動,躲開兩隻鐵鈎的攻勢,向前一吼,空氣震蕩起來,正是妖虎的天賦聲波絕技,兩隻鐵鈎也因此纏在了一起。鍊氣境初期的那隻妖虎雖然弱小,但是身形卻極為靈活,腰身一扭,便躲開了那隻奪命鐵鈎,緊接着虎尾向著那鐵鈎後面的釣線剪了過去。

  “噗。”

  釣線並沒有被虎尾斬斷。

  半截虎尾從空中掉了下來。

  鍊氣境初期的妖虎一聲慘嘯,而黑須中年人則是哈哈大笑。

  “這銀精絲也是你這小小的妖虎能斷開的嗎?”

  想不到這中年人釣鯊竿上的釣線居然是用銀精拉成絲狀製成的,銀精連靈湖境的修行者都視若珍寶,也不知這中年人是怎麼得到的。

  鍊氣境中期的妖虎見同伴受創,不由大怒,它口噴聲波,再次撲來。鍊氣境初期的妖虎雖受創,但是卻更激發了它骨子里的凶性,也揉身而上。

  鈎尖,爪尖,寒光閃動,激烈的廝殺也只不過是推杯換盞,觥籌交錯。

  兩隻妖虎果然不是對手,不一會便紛紛敗下陣來。那隻鍊氣境中期的妖虎虎眼旁邊的皮肉更是被劃了一條傷口,鮮血滴滴答答的流淌着,若不是剛才它反應快,早就被三人勾住眼珠,死於非命。

  黑須中年人嘿嘿冷笑起來,道:“老二老三,看來我們又要多兩件妖虎皮子了。”那兩個人也是嘿嘿陰笑着。

  正在這時,空氣無風自動,三人只覺得天幕變暗,;一瞬間,另外兩隻妖虎出現在他們頭頂!

  竟然有四隻妖虎!

  一隻鍊氣境初期,三隻鍊氣境中期。

  中年人此時並不慌張,凝重道:“原來我猜想的是真的。”

  “不過,既然被我猜到了,那你們的策略便是無用的。”

  “老二老三!咦?”

  地上的馬屍彷彿充氣一樣,最後肚皮突然炸開,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影沖了出來,兩手指甲尖銳,說時遲那時快,分別刺入黑須中年人身邊的兩個修行者體內。

  皆是從后胸穿過,一擊必殺。

  中年人經驗老道,他料到了一隻妖虎後面,必然還有一隻妖虎,他也料到了兩隻妖虎如此有恃無恐,定有同伴在這裏,等待着殺死他們的機會,他也料到了,兩隻妖虎雄踞大石,是想居高臨下,將其從空中撲殺,但是想要從空中將他們三人籠罩,勢必還需要兩隻以上毫髮無傷的妖虎。

  但是,他沒有料到,這一切只是鋪墊,只是誘餌,只是為了等待一直隱藏在旁邊的修行者必殺一擊的機會!

  原來馬屍中還藏着一人!

  原來這匹馬跑到這裏死去,並不是因為猛獸襲擊,而是因為剖腹!

  再看之前從馬匹上跌落的人,頭顱忽然咕嚕嚕在地上滾動,接着頭顱緩緩升起,兩耳翕動,竟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

  就在他恍然明悟之際,四隻妖虎向他撲來,但他無法有任何動作,因為背後那人強烈的殺意,一直鎖定着他!

  “怎會這樣?”

  這是他臨死前的唯一疑問,隨後他的腦海、視野便被無盡的黑暗籠罩了。

  三個修行者死去,嘍啰們驚恐之下,向著後方逃去。

  忽然,後方的密林中鑽出了三隻飛起的頭顱,皆是面容猙獰,血盆大口。

  山賊盡數伏誅。

  “所幸沒有朋友死去。”

  郭峻嘉心中想着,撫摸着斷尾老虎的皮毛,那隻老虎趴在地上,一聲低吟,身形劇烈收縮,最後變成了一個赤身裸體的人,唯一的區別是,他沒有腳後跟,屁股後面,也有着一個淡淡的圓形瘢痕,像是受傷的虎尾留下的痕迹。

  “卧牛村村民們的在天之靈可以得到安慰了。謝謝你們。”郭峻嘉真誠的和八個人形精怪說道。

  他們不會說話,依舊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向郭峻嘉表達着他們的感情。

  郭峻嘉看着卧牛村的這些狼藉,雖然自己殺死了山賊,給村民報了仇,但是他卻沒有絲毫輕鬆的感覺。

  他過去曾經殺過許多人,當他被自己的親叔叔以參軍的名義送往大淵以後,他就變了一個人,但是,從未有過今天這般無力的感覺。

  他決定再次回到桃花源,向他的老師尋求一些慰藉。

  老者依舊撫須沉吟着,即使聽郭峻嘉講述了所有事情,他的臉上也並未有任何改變。

  經歷的多了,就覺得這一切都很尋常。

  半晌,老者終於開口,道:

  “你有仔細想過,為什麼新朝剛興,法度嚴峻,這黑木山還是會出現一窩山賊呢?”

  郭峻嘉老實回答道:“根據弟子的猜測,這幫山賊原先是臨海一帶的居民,海族此番應該是攻破了他們的村落,他們才逃到這黑木山中。”

  老者道:“你認為這些人同普通的山賊有什麼差別。”

  郭峻嘉搖了搖頭,道:“這……恕弟子愚鈍,弟子有想過,但並未想明白。”

  老者笑了笑,道:“徒兒莫怕說錯,心中怎麼想的,就全部說出來。”

  郭峻嘉被老者看穿,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徒兒心中有個大膽的猜測,那邊是這幫山賊並不是普通的山賊,而是半賊半農,他們的想法,做事的方式也與普通山賊不同。徒兒仔細觀察過,他們殺掉卧牛村的村民后並未像普通山賊一樣,放火燒村,而是將村中打理的井井有條,甚至比以前還要好,徒兒便想,他們是否要以卧牛村為根據點,白天務農,晚上搶劫周邊的山村,這樣既隱藏了他們山賊的屬性,不會被朝廷派人剿滅,又可以巧取豪奪,不斷蠶食,甚至幾年以後一躍成為周圍最大的村子也說不定。更何況從安全方面考慮,卧牛村相對於整個雲州,便如同您這桃花源相對於黑木山。”

  老者並未正面回答他,而是似乎在說另外一件事情,道:“九州之中,雲州最為混亂,一是因為這裏遠離中州,新朝剛興,皇帝老兒的皇位還未徹底穩固,這裏並非他現在最緊張最注意的範疇,因此這裏便聚集了許多不服管束、行事大膽狂妄的人;二就是因為這裏的歷史遺留因素了。”

  郭峻嘉道:“對,這裏與海族接壤,海族常常騷擾附近的居民。”

  郭峻嘉嘆了口氣,又道:“我前些天聽村長說,村外來了一批人,說是想要來村中生活,但是村長拒絕了,因為村子里養活不了這麼多人。我也未多注意。後來便聽說黑木山上多了一夥山賊。哎,當時若是能夠及時動員村民,上報官府,做好防禦的準備,卧牛村這全村人可能也不會慘遭毒手了。”

  老者道:“這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夠想到這樣的層面將幾件毫無關聯的事情聯繫起來,我也是當時突然心血來潮,感覺到些端倪,但也並沒有料到事情的全部,也未料到事情竟然已經發生。對於這些山賊來說,一個村子的資源自然養活不了兩個村子的人,但是如果只剩下一個村子的人,或者是不到一個村子的人,那就行了。這才是這場屠殺的最根本的原因。”

  郭峻嘉這次真正的向老者祖孫二人辭別了。

  分別時靈兒的眼神讓他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但是他覺得事有輕重緩急,大仇未報,這些兒女情長的小事便先放一放。

  郭峻嘉撥開山崖上的那片老藤,再次鑽進了老藤後面黑黝黝的洞口。

  他這次得到了奚囊的體液。

  根據朝廷編製的葯經記載,活着的奚囊可以入葯,因為其體內含有一種極其特殊的元氣,就蘊藏在其體液中。那是一種淡青色的液滴。但是奚囊出土即死,死後的奚囊也無法提煉出這種液滴。此葯經上奚囊的記載在當時大多數人看來,也成了無用之筆。

  有人曾經開玩笑道:“除非你和奚囊成為朋友,它願意心甘情願的吐出體液給你,這樣葯經上記載的才算有用。”

  現在就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郭峻嘉背着行囊,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這其中就裝着奚囊的體液,代價就是奚囊得鑽入土裡,幾年都不能出來,以休養生息,逐漸恢復。

  奚囊的體液既可以入葯,又可以直接吞服,在戰鬥中回復法力和傷勢。

  他修行了功法《血妖勁》之後,基本上只有吸食鮮血才能回復身體的傷勢,奚囊體液算是少數可以對他起作用的靈藥了。

  當初他在大淵,萬般無奈之下,他選擇修行了這門功法,這門功法不僅讓他強大,更數次救他於危難之時,但是也讓他變得異於常人,有了諸多限制。

  不過他依然感激這門功法,即使它將他變成常人眼中只會吸血的怪物,他依舊感激。

  因為沒有這門功法,他早就死了。

  活着,比什麼都強,自己活着,就有復讎的希望。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血笙錄》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血笙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三章 誅殺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血笙錄”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