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更新時間:2018-01-14 16:30:04字數:2626

夜深。

修翻了個身。隔着鐵欄,伊登已睡熟,呼吸均勻,天真得沒有任何防備。他的皮膚比較白,手也很好看。修看了看自己的手,稜角分明,雖然不難看,但是生了些許老繭,在修這個年齡顯得有些粗糙。修不禁開始猜測他的身世。

他一定是個富貴人家的少爺,嬌生慣養,從來沒經歷過這種生活吧。修想。這麼一來,伊登還算很容易適應環境的,現在他雖然總嫌棄自己的衣服臟,也不愛幹活,但是並不耍什麼性子。這冰冷的地牢里,剛開始幾天伊登凍得要死,連覺都睡不着,每次修醒來他都獃獃地坐在那裡。後來可能太困,伊登終於睡着了,就漸漸適應了這種環境。而且他對動物還有一種由衷的喜愛——除了那兩條可憐的小魚。想到這,修不由地揚起了嘴角。

修突然感覺有些餓,於是想起了那塊蛋糕。修把小包裹從乾草下翻了出來,拆開。雖然已經有幾天了,但是貼地面的冰涼還是將蛋糕完好的保存下來。

再不吃就要壞掉了。修想着,便把剩下的一半都拿了出來,咬了一口。包裹底一抹金光閃進他的瞳孔,修口中蛋糕還沒下咽,便迅速拿起了那個小東西。是張巴掌大的金色紙包。修把蛋糕放回包裹里,驚奇地拆開紙包,裏面有一個牛皮紙捲軸和一張折起來的紙條。他急忙打開小捲軸,是一張地圖,上面還有勾畫的痕迹。他把捲軸塞進褲兜里,又拆開紙條,密密麻麻的文字映入眼帘。

“修,這是我從一個檢察官身上偷來的地圖,我用了三年的時間仔細研究了每一個地圖上的位置。我老了,也沒那個精力逃離這個地方了,不過你還年輕,我想你應該會有些興趣——雖然這樣很冒險。你右邊的鐵欄有個缺口,靠牆的那根鐵欄杆是斷的。牆上最下面的磚塊是鬆動的,可以挪出來。”修一驚,站起身走到鐵欄邊,蹲下來。伊登睡得很熟。修小心地搖晃了一下最後一根欄杆,並沒有什麼異常。他皺着眉思考了一會兒,扒開了乾草,握住了欄杆最下面,稍稍用力一掰。

“咔。”斷裂的聲音。修頓時停下動作,抬頭向伊登看去。伊登閉着眼睛,有節奏地呼吸着。修鬆了口氣,低下頭,輕輕敲了敲牆上最下面的那塊磚,有些費力地把它挪了出來,坐下繼續看紙條上的文字。

“……挪出來后,大概是你坐下時肩膀的位置,有個機關會鬆動。你使勁推一下……”

“修?”

修慌忙用乾草蓋住那塊磚,嚇出一身冷汗。

“你還沒睡?”伊登迷迷糊糊地醒來,看見修仍然坐在那裡。

“沒,我還不困。”修回答,靠在了牆上。突然他感覺身後一空。

“咔。”一聲輕響在寂靜中格外清晰。

“什麼聲音?”伊登疑惑地看着他。

“沒什麼。”修乾咳了一下,思考着該怎麼應付伊登的疑問。

“早點睡吧,困死了。”伊登並沒有追問,而是翻過身背對着修,不一會就再次沉入夢鄉。

良久。

“伊登?”修試探地叫了一下。沒有回應。他轉過身,被眼前的場景嚇了一跳,暗自慶幸伊登沒有完全清醒。

整個一大面牆體都凹進去一塊,修站起來走進凹槽,轉過身。什麼都沒有發生。

修開始思量這個凹槽到底有什麼用,突然發現右邊牆和鐵欄間的空隙足夠他走到伊登哪裡。於是他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然後把那塊磚重新安了回去,牆又恢復了原狀。伊登還沒醒。修又掏出紙條。

“……就會有個凹槽,你走到原來我的地方。”修的眼睛往下看去,“靠牆的地下有一個通道,跳下去,下面是水。”

修掀開乾草找了好久,終於發現一塊地稍微凸起了一點點。他試着推了一下。像是井蓋劃地的聲音。

“啊……”伊登被驚醒,像見鬼了一樣指着修,“修……唔。”修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地牢里有了很輕微的騷動,修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久,聲音就消失了,又有鼾聲響起。修才終於輸了口氣,鬆開了手。

“你在干什麼?你怎麼過來的?”伊登壓低聲音,驚訝得瞪着他。

“我……”修斟酌片刻,尋思着多一個人應該也算不上什麼累贅,於是把安東尼奧的逃跑計劃告訴了伊登。

“逃……逃走?”伊登睜大了眼睛,“那萬一被抓到……”

“你不會想在這鬼地方待一輩子吧?”修說道。伊登還是猶豫不定,最後他一咬牙,堅定起來:“行吧,反正我也不想待在這破地方了。”

修和伊登合力把井蓋搬起來,輕輕放在乾草上,向下看去。井很深,黑漆漆的。

“我們不會要從這跳下去吧?”伊登探了探頭,迅速推後幾步,聲調都有些顫,“我不識水性啊……”

“沒事,水應該不會很深,”修開始整理地上的乾草,“再說,我水性好不就行了。”

“你不會看着我淹死對吧?”伊登顫抖地說,再次往下看了一眼,“而且你確定下面……有水?”

修直起身,緊皺眉頭,腦海中浮現出他和伊登摔在硬地上支離破碎的場景。

“嗯……”修挑起眉,看向伊登,點了點頭,又向井裡看了看,“是個比較難看的死法。”

伊登驚恐地盯着他:“那你還這麼淡定?萬一摔成……”他咽了口唾沫。

修把地圖捲起來咬在嘴裏,直接跳了下去。

“啊……”伊登獃獃地捂住嘴。

“閉嘴。”修的聲音傳來。伊登定睛一看,修的兩隻手還抓在邊緣,頓時鬆口氣。

修費力地把小臂支到地面上,撐起上半身趴在地上。

“嘿,把井蓋搬過來。”

伊登連忙去搬井蓋。

“呃……”伊登把井蓋搬起來離地幾毫米,無奈地看着修。

修感到很是無語:“你推過來也行,小點聲。”

伊登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井蓋推到了井口。

“推到我後面。”修說。

伊登照做。

“往前推。”修又說。伊登把井蓋推到井口上,差點抵到修的後背。

“好樣的,就是這個意思。”修笑道,“你也可以下來了。”

“我……”伊登抿了抿嘴,用手支撐着地面一條腿一條腿往井口裡伸,最後也像修一樣趴在井口,手冰涼,手心卻出了汗。

“伊登,跳下去。”修對他說。

伊登面色慘白。修無奈,語氣放輕鬆:“我數一二三咱倆一起跳,不要叫,相信我。”

“好。”伊登蒼白着臉,還是點點頭。

“一——”

“二——”

“三!”羅登死死地閉上眼睛,鬆了手,掉了下去,雖然張着嘴,但真的沒有叫。

修有點慚愧,一隻手撐着,另一隻手把周圍的乾草都往井蓋上覆,然後一邊使勁拉井蓋,一邊放下身軀。

當井蓋快夾到修的手時,修憑藉慣性狠狠一推,瞬間鬆開了手,井蓋蓋了上去,同時他也往下落去。周圍的風颳得修的臉生疼。

“噗通——”修落到了水裡。

不一會兒,修破水而出,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伊登!”

沒有回應,修頓時急了。突然,他注意到前方不遠處的水面泛起淺淺的波紋。他迅速潛到水裡,向前游去。伊登正在水裡絕望地撲騰着手腳,慢慢有些無力。修拉住他,冒出了水面。

“哇!”伊登吐出不少水,大口喘息。迷茫地睜開眼睛,看到了修。

“我還以為……”伊登的神經像是一下子放鬆了,“你怎麼不下來……嚇,嚇死我了……哈哈……”他咳嗽兩聲,扯出了笑容,“真他媽的刺激……”他和修並肩靠在冰冷的井壁上,漸漸緩了過來。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有劫后餘生的欣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血月贖》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血月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七章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血月贖”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