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新世界

更新時間:2018-01-14 16:20:22字數:3402

盧嵐是H市當地大學的學生,因為考大學的成績差了幾分,盧嵐的爺爺,背着他把他賣了半輩子的菜辛辛苦苦攢的錢和把家裡的老宅子給抵了出去換的錢給盧嵐買了一個某班的坐位,小到門衛,大到校長,總共花了十萬七千三百六十五元零五角,

  送盧嵐出家門時爺爺手裡緊緊的攥着一沓錢,兩隻手緊緊握住盧嵐的手,眼定定仰視着盧嵐道:“孩子,這次出遠門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爺爺這裡有一千多塊錢,你可得拿好了啊,千萬別讓你那賭鬼老爹看見了。”說完爺爺戰戰的手連忙往盧嵐裡衣的口袋裡塞了塞,拍拍口袋道:“孩子出門在外,別太苛刻,吃好點,錢不夠就給爺爺打電話,爺爺讓你叔叔帶給你。”……

  爺爺離別的囑咐總會讓我們聽的不耐煩,敷衍的招招手,總會覺得聽了很多遍嫌啰嗦,但很久沒聽了又會去想念它。真的是得到了便不珍惜,只有失去的時候才會明白其價值,但那時候已經晚了。

  這也便成盧嵐和他爺爺的最後真正意義上的對話了,盧嵐並不知道爺爺為了供他上大學花光了所有的積蓄甚至連棺材本都花光了,

  同時因為他那欠下一大筆債務的爸,讓爺爺受了珠鏈之罪:最債的人找不到盧嵐的那個賭鬼老爸,但卻找到了盧嵐的爺爺,因為家裡已經被爺爺給砸鍋賣鐵變賣了所有家財所以討債的人一頓的搜愣是半毛錢也沒找到,最後竟懷疑是爺爺把值錢的東西藏了起來就在家裡該敲的敲,該摔的摔,發現家裡已經沒用任和值錢的東西可以抵押債務,便一怒之下一群年輕力壯的人便將已是古稀之年的爺爺拳打腳踢邊打邊啐上幾口,盧嵐的爺爺也在那次事件因沒錢治病所以再不久后病逝了,

  家裡發生的這一切的一切盧嵐並都不知道,看來爺爺可能早就料到了這一天吧,不然也不會光囑咐盧嵐就說了一小時吧,可能是想多看幾眼自己的乖孫子吧。

  盧嵐今天放學回家后發現昔日家的模樣已經毀於一旦了,應該坐在大門邊等候我回家的爺爺也不在了,

  盧嵐推門而進,映入眼帘的不是爺爺精心準備的午餐而只剩下了一片破舊的大院上長滿了枯黃的草,地上鋪一城厚厚的樹恭弘=叶 恭弘,大門對着的廳堂已看不出昔日的模樣,甚至廳堂上的匾額也已經垂在地上,

  但是有個東西挺醒目的,一個暗灰色的罈子和地上一些被破碎的紙張,盧嵐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了,眼神飄忽不定,似乎吹來的秋風帶着些許沙子一般早已讓盧嵐眼圈紅潤了,似乎也已經明白了什麼,戰戰的雙腿緩緩挪向廳堂,肩上的書包滑落在何處也不知道,

  來到罈子前似乎不敢想信這一切是真的,或是不敢想信自己所想的,盧嵐雙腿一軟噗通一聲重重砸在地上,顫抖的手拼接着帶有字跡的紙張,蠟黃色的紙上有一些彎曲的字寫道:“孩子啊,爺爺不能看到你成才了,爺爺不能在照顧你了,爺爺作不動田了,爺爺馬上就要成你的累贅了,爺爺該走了。”,

  簡短的話語,寫的匆匆忙忙,其中並沒用寫道自己為什麼而病逝的,好像自己的死都怪自己沒有用了,要成為累贅了得感覺,爺爺是想營造自己是自殺的假象嗎,哎,到頭來還是不忍心看孫子和兒子絕裂,難道即便是不斷絕關係盧嵐還能靠的住他那賭鬼老爸嗎?只怕到時盧嵐的書都會當作廢品給賣了換錢吧,甚至可能盧嵐像爺爺會被那該死的債務所牽連到,

  其實紙為什麼被撕,盧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被他那好賭的老爹回來以為這是爺爺留給盧嵐的遺產,和“財寶”,但發現這個老不死的什麼也沒留,一怒之下撕碎的,甚至盧嵐懷疑是賭鬼討要錢財不成出手打死了爺爺的可能,

  盧嵐手死死的按在了爺爺的遺言,十指使勁的扣住泥地,低垂的頭也讓緊閉在雙眼的淚水不禁的流了出來,淚水滴在紙上讓爺爺的字跡越發模糊和扭曲,嘴裏不經意的念着“爺爺……”盧嵐從中午回來一直跪到天黑,扣在地上的十指也從細嫩的黃色變成了僵硬的暗紫色。

  天黑后,天突然之間就下起了暴雨,颶風將廳堂的大門打向牆壁,一聲巨響驚醒了盧嵐,盧嵐以為是爺爺回來了,立馬轉頭看向外面,空蕩的院子唯有鋪滿了地的雨水,

  盧嵐似乎想起了什麼,顫抖的站起身來,雙手緊緊的捧着爺爺,全然不顧的邁出了家門,向山頂走去,承受了巨大打擊的盧嵐雙眼已失去了神采,嘴裏不停的念爺爺,爺爺。

  來到山腰的位置,盧嵐打開蓋子,手抓起爺爺的骨灰揮灑,一邊撒一邊帶着哭腔念道:“爺爺,我知道你最大的願望就是走出大山去看看,你為了我讀書有錢用甘心在此蝸居半輩子,希望大風能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盧嵐邊走邊撒一直到了山頂,終於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放聲大哭起來,全身濕透了的盧嵐,臉上的雨水好相在這一刻驟然增多了一倍似的,盧嵐仰天長嘯宣洩自己所受的不公平代遇,一次比一次大聲似乎想要老天爺把爺爺還給我,突然一聲突如其來的閃電便擊中了盧嵐。或許這是上天給他的回答吧。

  …………

  “盧嵐,要不是仗着你那族長老爹就憑你如今的修為你早該被逐出家族了,”兩個人在一片空地上面對面的對峙,其中一人叫喊道,

  而那被叫作盧嵐的人盡然和前世的盧嵐長的卻一樣,但卻是十幾歲的樣子,

  “即便我全不如你,只少我有一點比你強,你是你爹和外面女人生的私生子,而我可不是,你說對吧盧凌。”盧嵐說到最後腔調都得古怪起來。

  盧凌聽到別人揭自己的傷疤更何況還是眼前這個費物說自己是私生子盧凌頓時便不冷靜了,

  二人因父母和自身的關係從一族人變成了殊死相搏地步。他盧嵐那點比我強,天賦不及我十分之一,修為到了今年也就才築基七段,如今同歲的我早已是搬血鏡五段之人,不就是他的根比我正,名比我順罷了,論實力我即便讓他雙手雙腳他也很難贏我吧,為什麼所有人都偏袒他,什麼都是他先選,我只有挑剩下的,就連我喜歡的人也愛黏着他。難道我們家族就靠他那出生比我好就能興旺起來嗎,上天可真不公平。“盧嵐你這是找死!”盧凌即便低沉的頭聲音也如蠻牛一般撞了去,頭下面一張陰沉的臉感覺十分怕人,兩個拳頭緊緊的握住,就如隨時會爆發的活火山一般,

  盧嵐不屑的偏着頭,使耳朵朝向他用小指掏了掏耳朵道:“找屎?我本以為我找的是你啊。”陰陽怪氣的盧嵐徹底的激怒了對面隨時會爆發的盧凌,

  盧凌一個箭步蹬出飛向盧嵐,嘴裏惡狠狠念道盧——嵐——你——死——定——了。盧嵐睜大了顫抖的雙眼,他怎麼進步的如此之快半月前明明比這差的遠為什麼會這樣,不可能啊。

  盧嵐迅速的將雙手格擋在胸前試圖抵擋住盧凌的攻擊,而此時的盧凌早已經到了盧嵐身前蓄力有一陣子了,向後開弓的手逐漸變成金屬般的黑色的鐵拳重重砸在盧嵐雙手前,

  盧嵐伴隨着骨裂的聲音向後倒飛出五米外,睡在地上,狼狽不堪,那還有剛才挑釁盧凌時的神氣啊,盧嵐剛才的抵擋顯然沒用絲毫作用,竟一點也沒有阻擋攻擊感覺,不過這盧凌下手也不留情不知平時到底積怨有多深,不然也不會下如此重手,重重的將盧嵐擊飛似乎並沒有使盧凌的火氣有半點消退,

  盧凌原地半蹲着以肉眼難以可見速度腿上的肌肉迅速暴起縱生一躍飛到半空中,雙腳變化為之前重金屬般的黑色重重砸在盧嵐的胸腔上,

  盧嵐被這一踩嘴噴出一口黑色的血噴在盧凌的臉上頓時不省人事了,盧凌也因這一口血而血液沸騰,兩個拳頭拚命的錘着盧嵐的頭,看來盧凌勢要質他於死地啊,辛好盧嵐被巡邏的長老給救了,抱住了一口氣,奄奄一息的帶回去療傷了,盧凌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后,也被關了緊閉,如果盧嵐的父親不是看在自己是族長,而盧凌是大長老老來得子疼愛的很否則盧凌也可能因此而招來殺身之禍。

  “少爺,少爺,你醒了啊,太好了,你這一昏迷就是半個月啊,老爺都快擔心死了。”一旁給盧嵐打水洗臉的人剛要給盧嵐洗臉就發現盧嵐的眼睛緩緩地睜開了,驚喜的叫道,一臉的不可思議,也是,你說帶盧嵐回來時全身包着紗布,與木乃伊無差,要不是有一口氣沒斷恐怕就真成木乃伊了。

  盧嵐眼神飄忽不定,雙目無神,有氣無力道:“嗯,你先出去,我想靜靜。”打水的人一舊驚喜道:“好,少爺,我可得趕快去告訴老爺這件好事也讓他把最近提着的心放一放。”說完帕子都沒用放下就跑了出去。

  “怎麼回事,我怎麼到了這裏,這裏又是那裡?”盧嵐一人躺在床上自言自語道,

  “你好,盧嵐,看來我這麼美的身軀要交給你接管了,你可得好好珍惜啊。”盧嵐語氣中給人一種悲涼和無奈的情緒在。

  盧嵐看着眼前慢慢浮現出來的盧嵐,先是不感相信,最後也明白了什麼“我草,我穿越了!”

  一聲尖叫把盧嵐嚇得一驚“得了吧你,你可得消停點了,算了在臨走前最後幫你一下吧,也算是報答下你吧。”盧嵐搖搖頭道。“誒,你……”盧嵐還沒說完,盧嵐就鑽進盧嵐的腦海里。

  哇他有這麼多悲傷的經歷啊啊,看來為了實現那人的目的只有把這些抹除掉了,最後為了你能更好的適應新生活我把我的記憶全留給你。作完這些后,盧嵐便消失在空氣中了,最後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睡在床上的盧嵐了。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人嵐》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人嵐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新世界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人嵐”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