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明宮宴變

更新時間:2018-01-14 15:56:43字數:3182

臨近晌午,雨消雲散,陽光明媚。

此時,席頭站起一名鶴髮童顏的青衣老者,精神矍鑠,十分顯眼,朗聲道:“老朽百年壽誕,蒙諸位朋友不棄,在此以美酒佳肴相謝。”

言畢,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哪裡哪裡,東方老前輩壽誕,乃是天下少有的盛事,能夠參与,實則是我等的榮幸。”席間站起一名肌肉結實的大漢,聲如牛咆,將一碗美酒倒進肚裏,大笑着道。

其人雖然粗魯,但言語之間頗為謙恭禮貌,眾人紛紛效仿,借酒回禮。

古風卻不住打量着前排幾名年逾古稀的顯眼客人,來時遇到三名老僧也在其中。天下名宿,人人慕之,他也不例外,當即問道。

“西門小姐,不知那幾位儀態非凡的客人是?”

“古公子客氣了,四荒世家就我等幾人脾胃相投,愛廣交天下豪傑,若是不棄,也同雷師弟一般,稱聲姊姊,在下西門煙,這位是南宮九妹妹。”綠衫女子舉杯相邀道,“至於前排乃是幾位家祖和千佛寺的三位得道高僧。”

四荒世家,財雄勢大,各執牛耳,巴結之人多不勝數,今日這位西門小姐倒是謙恭禮讓,主動結交他這樣一個初識的籍籍無名之輩,不知意欲何為?

古風沉思片刻,端起酒杯,口中卻道:“深感榮幸,西門姊姊,在下有禮了。”

四人把盞相飲,倒也言談甚歡。

酒席正酣,忽然。

聲樂擊翠,乍隱還現,遙遙自明宮之外傳來,坐在最裏面的幾位名宿反而首先警覺,停下動作,面露疑惑之色,可見修為之高,其餘多數賓客兀自酣食酣飲,談笑風生,不察不覺。

西門煙三人自然隨後察覺,也都望向堂外,古風一臉平靜之色,獨自小酌,恍若不知。

少時,堂外急匆匆行來那位微須的劉衛長,於門口處鍾總管耳邊低語幾句,又行色匆匆而出。

鍾總管神色肅然,邊走邊禮讓賓客,最後行到青衣老者身旁,低語了幾句,便立身不動,望着一眾賓客。

青衣老者身旁站起一名華衣老人,年逾花甲,雙眉微蹙,仍蓋不住一臉的威嚴,大聲道:“家父百歲壽辰,招待不周之處,還請諸位貴客海涵。”

話風一轉,又道:“只是今日敝宮突降瑣事,處理尚需時日,請諸位先行離去,改日定當另設酒席相謝。”

眾賓客皆面面相覷,不明所以,大堂一時鴉雀無聲,靜的出奇。

“敢問東方宮主,何等瑣事,可有我等效勞之處?”一個不卑不亢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主人是一名蓬頭垢面的老花子。

有了開頭,緊接着,再一再二,眾豪客紛紛有意分擔主家瑣事。

華衣老人單手致意,道:“原來是無根堂護法錢長老,諸位的好意敝宮心領,但此事與諸位毫無干係,又是家事,恐不便勞煩,還請就此離去,不周之處來日自有重酬。”

逐客令下,眾人不再堅持,相繼離去。

最後,只剩下前席四荒老祖,北冥雷這桌,還有一位秀士模樣的黒衫中年人,看似也毫無離去之意。

華衣老者掃視一眼,沉聲道:“剩下的朋友,莫不是要敝宮當面酬謝才肯離去。”

黒衫中年人面色冷傲,眼不斜視,哼了一聲,道:“東方宮主,不必再下逐客令,鄙人自有留下來的道理。”

“哦,還請這位朋友道出一二。”華衣老者面色微寒,說道。

“火劫令。”

黒衫中年說的很慢,字字入耳。

華衣老者眼中驚色一閃而逝,竟然不再過問,反而朝着古風道:“這位小兄弟難道也有道理要講?”

古風一禮道:“不敢,在下仰慕前輩的名宿風采,特備薄禮,尚未親手呈上,所以不敢離去。”

任誰都知這是託詞,而華衣老者卻點點頭,頗有受用之意。

鼓樂之聲愈來愈響,愈來愈急。

華衣老者面色陡然間變了幾變,回首道:“請父親和三位前輩內堂小憩,待我前去會會來人。”

古風見此情形,知道必有大事發生,只是不知是何等重大之事,居然令得雄霸一方的堂堂南荒之主也是面色凝重如斯,如臨大敵,遂疑惑道:“北冥兄可知發生了何事?”

北冥雷一臉茫然地搖搖頭,道:“走,去瞧瞧。”

五人緊隨東方宮主和東方明之後而出,黒衫中年秀士卻絲毫未動,一副高高掛起,事不關己的模樣。

華衣老者等人行至牌樓前,只見山門紅影搖曳,幾個瞬息,四名紅衣壯漢抬着一頂鮮艷的紅色小轎,落於平場上,轎前分列四名青年男女,手執簫瑟,背跨短劍,神情嚴肅,也盡皆紅衣裝扮,氣氛怪異萬分。

稍定,一名紅衣青年男子趨前一步,眼睛盯在華衣老者身上,高聲道:“想必閣下就是東方白前輩?”

華衣老者眼睛微眯,道:“正是,不知有何見教?”

“在下乃天衣教紅衣堂座下弟子,敝上敕下黑帖令,命我等前來討回三十年前的一段舊債,黑帖到處,寸草不生,請接帖。”紅衣男子說著,單手入懷,取出一片巴掌大小的黑色方塊,揚手打來。

“哼,好狂的口氣,南荒豈是爾等撒野的地方。”

不知幾時,鍾總管已站在華衣老者身側,聞言一聲怒喝,邁出一步,單掌推出,袖如鼓風,獵獵作響,迎向飛來的黑帖。

他一身功力已入先天初,又是含怒出手,瞬間將黑帖擊的倒飛而回,只是不知那黑帖為何物所制,竟然未曾碎裂。

眼看黑帖快要打在紅衣青年胸前,忽然。

紅色小轎中傳出一聲冷哼,一股極強的氣勁逢面而來,黑帖又迅速倒飛而回,鍾總管面露驚駭,大袖揮動,與黑帖撞在一起,發出金戈之聲。

黑帖被磕開,直向側方飛去,深深嵌進石柱里,而鍾總管更是連退三步才穩住身形,袖口業已劃破。

“鍾老爺子的流雲鐵袖,不過如此。”轎中傳來一個細弱蚊嘶的聲音,聽在耳里,卻清晰無比。

鍾總管面上一陣泛青之後,高高躍起,一腳踢向紅色小轎,同時喝到:“何方鼠輩,躲在轎子里逞什麼英雄,還不給老夫現身。”

剛才吃了暗虧,他這一腳勁力十足,功力全出,嘴上雖然意在逼迫轎中之人現身,卻大有一腳定乾坤之意。

“鍾總管,不可。”

東方白話已出口,人也跟着一晃,單掌劈向小轎,怎奈為時已晚,轎中黑光乍現,只聽一聲悶哼,東方白接住鍾總管倒射而回。

眾人一看,鍾總管小腿衣褲不翼而飛,紅腫異常,疼的他牙口緊咬,顯然受傷不輕。

東方白屈指連點四五下,替他運功活血之後,將其交於東方明,站起身來,冷冷道:“好毒辣的乾魔指,閣下和連雲雙邪什麼關係?”

“真是榮幸,想不到東方宮主還記得在下,也好,反正今日公怨私仇都要了結。”

轎中走出一名白衣人,面色蒼白,毫無血色,曝在陽光之下,更是顯得詭異萬分。

“哦,白無常,你還活着?”東方白震驚道,“好,好,今日就了結了你這無惡不作的魔頭。”

“大話不要說得太響,要知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何況不止三日,就是不知東方宮主有沒有長進。”白衣人聲若遊絲,好像時刻都會斷掉,卻又聽起來不男不女,十分噁心。

“閣下可儘管一試。”東方白不怒反笑道。

白衣人未再搭話,面無表情的一步步走來,頓時空氣冷了下來。

東方白低聲道:“大家退後。”同時,邁步朝着白衣人走去。

相距三丈處,忽而身影一晃,只聽“嘭嘭”幾聲,兩人業已隔空對了幾掌,緊接着,白衣人手頭黑氣繚繞,手指無端粗大了一倍有餘,一指點來,東方白雙掌連翻,避過指鋒,向其肩頭拍去。

白衣人連忙收指為掌,接了上去,瞬間一聲巨響,周圍斷枝殘恭弘=叶 恭弘,竟被相碰的掌力化為齏粉。

兩人修為都已達先天中期,雙掌相接,一時難分高下。白衣人武功詭異毒辣,看得眾人提心吊膽。

一炷香之後,東方明面現焦急,道:“鍾老,你看?”

鍾總管一手按在受傷的膝蓋上,一邊運功一邊回道:“少宮主不必擔憂,宮主內力略勝一籌,又是至陽至剛,對白無常有所克制,時間一久,必然佔據上風。”

沒想到話音未落,東方白暴喝一聲,一掌擊開白無常,倒射而回,跌坐在地上,嘴角溢出血漬。

眾人紛紛大驚,上前查看。

“別碰我。”東方白連忙喝止住東方明的動作,道:“我中毒了。”

“嘎嘎。”

白無常一聲怪笑,道:“東方白,你的純陽功力雖然勝我,但卻無法克制無色無味的七壇香,現在,要你納命來。”

牌樓前守衛見勢不妙,早已提刀一擁而上,無奈修為天差地別,剎那間血色飛濺,盡皆被其指力透胸而死。

古風聞得身旁風起,見北冥雷、東方明和南宮九飛身而上,西門煙道:“風弟沒有武功在身,勞煩照看兩位前輩。”說完也加入戰團。

四人均是後天修為,和白無常比起來,還差一大截,只靠靈巧身法纏鬥,卻不敢接近三丈之內,長此下去,必然也和那些守衛落得一樣下場。

不到盞茶功夫,功力最弱的北冥雷首先被點中右臂,退了下來。

忽然,古風只覺眼前黑影一閃,一股極為強大的勁風直衝白無常而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七十二魔樓》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七十二魔樓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章 明宮宴變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七十二魔樓”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