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潁州城

更新時間:2018-01-14 15:46:18字數:3112

 衛閔踩到了什麼東西,差點滑倒,好在及時找回了重心,只是輕輕的用劍支撐了一下,又站直了身子。後邊的侍衛要上來扶他,被他擺手示意,便唯唯諾諾的退了回去。路不好走,每一步都好像走在積水裡,濺起水花,發出清脆的聲響,但是魏閔知道,他踩的不是水。這不是他第一次走在這種路上,但是每一步腳都能陷的這麼深,確實是前所未有。

空氣里瀰漫著那種液體特有的腥味,遠處能聽見拔劍的聲音還有陣陣慘烈的尖叫。衛閔抬頭看看圓月,深深吸了一口氣,一抿嘴,竟然笑了笑。他不是嗜殺之人,但是這裏的血這裏的尖叫卻實實在在的讓他產生了一種欣快感。

又是一個深呼吸,衛閔緩緩的回頭問身後的一個將軍:“這是最後一城了吧!?”

將軍身上的銀甲已經被血浸透,滿臉的血滴,順着下頜角慢慢的滴下,卷刃的腰刀在手裡微微抖動,這不是嚇得,而是累的,一天下來他自己怕是砍了不下百人了。將軍兩眼閃着興奮的火焰,用着反常的有點顫抖的聲音回答:“回大王!確。。。確是最後一城了!。”

“好,好,好。你們去吧!”衛閔又笑了笑,連說了三個好,便回了頭看着天空,眼神愈加迷離,彷彿整個人的靈魂已經離開了這裏,飛到了那改變自己這一生的那一天。

大魏太平三年,臘月初三。北風凜冽,彷彿千萬隻北方狼在耳邊咆哮 ,刮在人的身上好像一把把剔骨的尖刀切割着自己的皮肉。潁川城已經被夷族的兵馬圍困了整整四個月,城中斷糧亦有近半月,城內的人每天望着城外夷族的聯營,黑壓壓的一片,一點退兵的意思都沒有。這是大魏國都的北門戶,不過可笑的是,大魏國的國都已經不存在了。所有人都覺得夷族想攻取大魏國一定會先攻打潁川城,但是韃子也不全是草包,華族也不全都那麼有骨氣。夷族單于用了一個滹沱王的位置就讓大魏鎮西總兵李密做了軟骨頭。夷族鐵騎繞過了北大門,直取西路,插到了潁川城后,不到一個月便取了大魏都城汴京,魏帝也恭恭敬敬的做了獻出了表冊,做了亡國之君。從某種意義上說,潁川現在已不是大魏的潁川,而是潁川的潁川,華族的潁川。

衛閔手握着長矛,髮髻散了,幾縷頭髮隨着這北風飄動。他緊緊靠着城牆,盯着城外的大軍,不住的打顫。糧食都斷了半個多月了,就更別提棉衣了,早就讓大風吹得不剩二兩棉花。

“哎,小兔崽子,你坐下,這麼大的風,這麼冷的天,你坐下來還能節省點體力!要不你死了還得讓人吃了!”說話的是個老頭,臉上除了那雙眼睛以外都是衰老的樣子,別人都叫他老狐狸。

他究竟多大沒有人知道,只知道他是比現在總兵當兵的時間還要長,青絲已經不剩幾根了,是個十足的老油條,戰場上他總能活下來,甚至還救過總兵的命,就像狐狸一樣狡猾,是戰場上的老狐狸!

“不!”小衛閔斬釘截鐵的說,“我要看着這些韃子!”他的聲音在抖,眼神卻堅定。

“看什麼?不出半月他們肯定就能攻進來,到時候如果你還活着,肯定就會被他們搶來做奴隸,韃子最缺的就是幹活的奴隸!到時候你天天都能看着他們!包你看到吐!”老狐狸靠着城牆,抬眼望天,若無其事的說。

“我是不會投降的!”衛閔顫抖着說。凜冽的北風加上饑寒已經讓他在苦苦支撐了,他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消耗大,現在能站着也是靠着他最後一點體力了。

夜色如墨,寒風合著小雪。遠處敵營燈火搖曳,影影綽綽。老狐狸已經靠着城牆睡了,衛閔倚着手中的長矛,眼睛也像快被這朔風凍住一般,睜不開了。他的身體在和他的意識打架,雖然不想有一絲一毫的懈怠,但是極度疲乏的身體卻是很誠實。不經意間,他整個人也進入了一種恍惚的狀態,就這樣站着睡着了。

“有敵情!有敵情!”衛閔在朦朧中聽到有人大喊,整個人突然一個激靈,猛然驚醒。下意識的將長矛橫起。

“有敵情!有敵情!韃子上來了!備戰!”戰鼓轟隆,周邊人來人往,腳步聲,拔刀聲,喘息聲。寂靜的夜晚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突然,剛才的人聲馬吠一下子又歸於了安靜,靜的可怕,只聽得每個人的呼吸,和拉緊弓箭的聲音。

安靜總是讓人感覺很漫長,但是其實只有短短的一,分鐘。夷族的雲梯就已經搭到了城垛之上。北陸的戰士體力過人,不幾,便已經有幾個手持彎刀,站立在城牆之上,大殺四方。人言道,遊牧民族只善牧野騎兵衝擊,不善攻堅,今日看來已經是過時的經驗了。

如雨的箭簇從天而降,周圍哀鴻遍野,一個個士兵應聲倒下。總兵和各位將軍在拚命用手中的刀格擋着,老狐狸也在不遠處的城牆角下躲避。就在衛閔的身邊,他的伍長,頭中一箭,猛然的向後仰,箭鏃自左眼穿出后枕,頭盔掉落,噴出的血濺了衛閔一臉,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平時愛惡作劇的伍長雙腿在地上蹬了幾下,嘴裏吐着血沫,悶哼了一聲,死了!

衛閔就這樣直直地看着,刀箭自他眼前閃過,他的心裏知道要躲,但是腿卻不聽使喚,彷彿死死的釘在了城牆的磚瓦里。

一陣寒光閃過,耳後涼風驟起。

“小兔崽子,快趴下!”還沒來得及反應,衛閔就已經被一個黑影壓倒。整個人壓在他身上,死死的,讓他喘不過氣。衛閔拚命的掙扎,有人在拉他,藉著那個人的勁兒,他總算還是爬了出來。

剛才提醒他的是老狐狸,而壓在他身上的,是一個身穿皮甲,頭戴皮帽的夷族士兵,整個頭顱被老狐狸削掉了一半,面目已經看不清了,腦漿混着血水淌了一地。

衛閔喘着粗氣,跪在地上,四下張望,卻彷彿從未來過這裏。

“小兔崽子!小兔崽子!”老狐狸扇了衛閔一巴掌,他這才清醒,看清了眼前的老狐狸。

“別愣着,快走!總兵都讓人砍了。咱們再在這裏就是送死!”說著,老狐狸便拉着衛閔跟着撤退的踉踉蹌蹌的向城牆的台階邊砍邊沖。直跑到一座樹林,方才停下。

頭盔已經不知丟在哪裡去了,髮髻已經散亂,老狐狸的白須隨着陰冷的寒風飄動,甚是慘淡。

兩個人倚在樹下,感覺肺都要炸了,像一灘爛泥一樣躺着動彈不得。

周圍的幾十個人亦是如此。這些殘兵敗將估計已經是潁川城最後的戰鬥力了。

“老。。。老狐狸!咱。。。咱們死了么?”衛閔看着滿天的落恭弘=叶 恭弘,上氣不接下氣的問。

“死個屁!好死不如賴活着。不過大魏這回是真的完了。完了!全完了。。。。”老狐狸眼睛空無地看着天。

“那你說,我們會死么?”

“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林子外一定都是夷兵,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被包餃子了。”

話音未落,便已經聽到了一陣呼哨,伴着噠噠的馬蹄聲。

所有人都拿起手中刀,費力地站起來。雙腿打顫,圍成了一圈。

馬蹄聲越來越近,藉著月光已經看見了韃子鬍子拉碴的臉,隨風飄動的辮子,還有,他們揮舞着的馬刀。

“喂!你們!趕緊投降吧!”為首的大漢在馬上喊道,他身材魁梧,黑甲黑倒黑馬,好像一頭大黑熊。

“總兵!總兵會來救我們的!”圈外一個士兵顫抖的握着刀,畏畏縮縮地說道。

“總兵?哼,你說的是這個么?”大黑熊從腰間取下一個黑黑的球,扔到了魏兵面前。所有人雖然畏懼,但是在好奇心驅使下,還是探頭探腦的看了過去。

月光正照在那“黑球”上,只要眼睛不瞎,還是能看個清清楚楚。每個人都是一陣冷顫。

沒錯,那不是一個球,而是總兵的腦袋,雖滿臉血污,但是容貌還是依稀可辨。

“看清了吧!你們的總兵現在已經變成老子的馬球啦!哈哈哈”大黑熊一陣大笑,同行的騎兵也跟着笑了起來。

這笑聲在夜裡格外響亮,也讓每一個魏兵感覺到從腳底涼到了頭髮。

總兵死了,援軍早就沒有了,每個人大概都會死在這,徹底的完了。

有幾個踉蹌地衝到騎兵前,想突圍,可卻被彎刀像砍蔥一樣被砍倒。騎兵開始前進,勸降變成了屠殺,越來越多的人倒在了這月光之下。

最後僅剩下衛閔和老狐狸等十幾個人,騎兵步步逼近,每個人都感覺死期已至,連老狐狸也似乎緊張至極。

外層的幾個人扔下了手中刀,跪了下來,緊接着又是幾個人,老狐狸也扔了刀,雙腿彎曲。拉着衛閔也要他跪下。

衛閔使勁的掙,老狐狸卻更加用力,他把衛閔的頭按下,強壓着他,低聲說:“小子,或者才能改變着一切!”

“我不!我寧可死也。。。額!”衛閔還試圖從老狐狸的手裡抬起頭來,卻眼前一黑,被老狐狸抄了後腦一下,昏了過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大魏梟雄》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大魏梟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潁州城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大魏梟雄”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