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軒轅府

更新時間:2018-01-14 19:35:59字數:3155

牢房,靜得讓人窒息。

在燭火的映照下,左寒山看見了他的臉。

那是一張極為普通的臉,蒼白,枯槁,但卻有着一雙銳利的眼。

二人目光相對的那一刻,左寒山感覺有一把刀在他身體里攪動,割他的心,切他的肝,掏他的肺。

不過一眼,他的脊背已是一陣冰涼。

老者沒有說話,緩緩將目光移向他懷中的男孩,觸及到他胸口的那一刻,他的瞳孔燃起了熾熱的火焰。

餘九命猛地站起,撲向左寒山,像一頭飢腸轆轆的野獸看見可口的獵物。

“把他給我!把他給我!”他叫着,笑着,揮舞着雙手向他懷中的男孩抓去。

哐當一聲脆響,原本松垮的鐵鏈緊繃如弦,餘九命的手在男孩身前停了下來,不多不少正好一寸。

左寒山也沒料想到他會如此,腳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亮出手中長劍,直指餘九命的腦袋。

餘九命的手並沒有因為夠不着男孩而收回,也沒有因為被劍抵着而感到恐懼。

他的手仍在動。

掌心朝上,手指微勾,肘關節來回不停伸縮,看樣子就像在向他招手一樣。

他在做什麼?

左寒山凝視着餘九命,發現他已恢復了平靜,神態也與方才有了些許不同。

他雙眼緊閉,鼻孔大開,呼吸輕緩且深沉。

牢房雖設在地下,但通風良好,空氣一點也不稀薄。

那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左寒山學着他的樣子深呼吸,只覺一陣淡淡的血腥味從身下飄來。

他看了一眼男孩,恍然大悟。

就在這時,餘九命忽然開了口,“他已失血過多,再不救治,命不久矣。”

“請你救救他吧!”左寒山收回劍,對着餘九命俯身一拜。

“行,把人放下吧。”

左寒山把男孩平放在地上,起身時,又聽他補了一句。

“你可以走了。”

“什麼?!”左寒山臉色一變,握緊長劍。

“要想他活,你就必須得走。”餘九命冷聲道。

“我要是不走呢?”

“不走?”餘九命輕蔑一笑,“你心裏應該很清楚,傷他的是個什麼樣的人,要是他追到了這裏,我們的下場會如何?”

說到這,餘九命背過身去,望着木桌上搖擺不定的燭光,嘆道,“有些人已活了大半輩子,死了,不可惜。有些人才剛準備開始活,卻要死了,真是可惜啊。”

空中的劍緩緩落下,緊接着一陣腳步聲響起,漸漸遠去。

餘九命轉過身望着左寒山離去的背影,嘴角一抽,枯槁的臉上顯露出一絲獰笑,“你就放心地走吧,有我在,他死不了。”

左寒山沒有說話,而是加快腳步繼續往前走,直到上了石階。

砰砰砰,餘九命拍了拍身前的鐵杆,不耐煩道,“還不把鑰匙給我?”

余文遠瞪了他一眼,從腰間取下一串鑰匙,丟入鐵牢中,冷聲道,“你最好別耍花樣!”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鑰匙一入牢房,餘九命便迫不及待地撲上前去撿起,他解下鐐銬,打開鐵門,將男孩抱進牢房,隨後從牢房左側的書架上取下一本書和一瓶葯扔在地上。

藥瓶觸地即碎,只見一顆醒目的紅色藥丸在餘九命腳邊滾了一圈,停了下來。

他俯身撿起藥丸,在衣袖上抹了抹,塞入男孩口中,隨後在他胸前傷患處用力一壓。

“咳咳……咳!”

男孩睜開雙眼,一陣猛咳。

“這裏……這裡是哪?爹……我爹呢?”

“走了。”

“走了?”男孩單手撐地,緩緩坐起。

“他……”男孩低頭看見自己身上沾滿鮮血的衣物,忽然想起了什麼,摸了摸胸口,驚道,“我沒死?!”

“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左江雲,是你救了我?!”

“識的字多嗎?”

“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男孩怔怔道。

“好,很好!”餘九命指着地上的書,冷聲道,“現在能救你的只有這本書!”

“什……什麼?!啊!”

一陣劇烈的絞痛從胸口傳來,左江雲猛然倒地。

“你的心穴已破,若是不找個穴位替之,必死無疑!”

“喪心丸是救命葯,亦是毒藥。它能刺激瀕死之人的心臟將其短暫喚醒,同時也能撕碎他們的身體。”

“但如果你能在這喚醒期間把這本移心要術參透了,那這喪心丸不僅不會致死,反倒還會激發你身體內各穴位的潛能。”

說到這,他高舉雙手,仰天長笑,“這就是我苦苦追尋的極致醫道!只要你成功了,我便成功了!”

“要……要是我參不透呢?”左江雲掙扎道。

話音一落,餘九命的笑容瞬間凝滯,他放下雙手,沉思片刻,隨即咧開嘴,對着左江雲微微一笑道,“那你就等死吧!等你死後我再換其他人試試,世上那麼多人,總有一個會成功的,哈哈哈!”

“你……”話還未說完,左江雲便痛暈過去。

餘九命瞥了一眼地上的左江雲,冷笑道,“你若還不學,就死定了!”

後山,玫瑰花叢前。

四位白衣少年站立在洞口邊。

余文遠走出洞口,環視一眼眾人,問道,“他走了?”

四人點了點頭。

“少爺,他對你那般無禮,你為何還要帶他來見老爺?!”說話之人正是方才被拉出大堂的那位少年。

“我叫你們退下,是為了不讓你們去送死。”

“難道……難道我們兄弟四人合力還殺不了一個他?”初生牛犢不怕虎,年輕人向來自負。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余文遠俯下身蓋上鋼板。

“是誰?”

“左寒山。”

“左寒山!”那少年郎大驚,撲通一聲跌坐在地。

左寒山何許人也?

江湖第一快劍手。

論揮劍速度,世上沒有人比他更快。

就算同時被十柄劍抵着腦袋,他也能反手要了那十個人的腦袋。

“若不是他受了傷,恐怕我早已涼了。”想起左寒山的那一劍,余文遠的肩頭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受傷?他都這麼厲害了還有誰能傷得了他?!”

余文遠深吸一口氣,嘆道,“再厲害的人,他也有弱點。”

四人沉默不語。

“好了,別再討論這些了,散了吧,回去練劍。”

“是,少爺!”

說完,四人沿小路退回山莊。

余文遠用土將鋼板掩上,緩緩站起,環顧一眼四周,隨後轉身離去。

就在他踏離後山的那一刻,一位身穿花衣的蒙面男子緩緩從群芳中站起。

他走到玫瑰花叢前,撥開泥土,望着鋼板,得意道,“難怪找不到,原來在這裏!”

江湖很大,人也很多。

形形色色的幫派不少,出了名的卻不多。

軒轅府就是這為數不多中的佼佼者。

它神秘莫測,卻又無處不在。

任何一間不起眼的平房、客棧、雜貨鋪都有可能是它的入口。

軒轅府之所以叫作府,並不是因為它像有錢人家的宅院那般寬敞。

至少在地面上看過去並不寬敞,一間窄窄的平房,一座小小的院落,一扇舊舊的木門,一塊掉漆的牌匾或許就是全部。

軒轅府之所以叫作府,是因為它所有的一切都在地下,就像陰曹地府一樣。

每座大城地下都有這樣一座‘陰曹地府’,這樣的大城不多不少,正好七座。

只要是地上有的東西,地下全有,不但有,還更甚之。

陰曹地府里有牛鬼蛇神,軒轅府也有,不過不是真鬼,而是一群似鬼的人,江湖人稱‘軒轅七鬼’。

此刻代閻王就坐在一張方形長桌的主位上。

房間漆黑一片,唯有八盞燭光。

一盞燭光代表一個人,左三右四,中一。

每盞燭光的亮度都只夠映照出一張臉。

主位上顯露的是一張凶神惡煞的臉,一條刀疤由眉間直至嘴角。

“公孫霸天,到底怎麼回事?”

黑暗中響起一聲蒼老的話語。

“說好要殺死左寒山,怎麼卻讓他給跑了?”

話音一落,房間內立刻炸開了鍋。

“是啊!不殺他,你怎麼讓我們七鬼信服?怎麼當軒轅府的‘閻王’?”

“你要記住,軒轅府的規矩不能壞,沒有江湖名人的頭,我們不認賬。”

幾聲抱怨下來,主位上那張臉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你怎麼不說話?”那聲蒼老的話音再次響起。

就在這時,一位身形瘦弱的灰衣男子從公孫霸天背後走出,俯身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那張凶神惡煞的臉隨即露出微笑,“各位莫慌,我這麼做是為了釣更大的魚。”

“什麼魚?”又一個粗礦的聲音響起。

“鬼醫餘九命。”公孫霸天自信道。

“餘九命?都失蹤十年的人你還提他做甚?”

公孫霸天笑道,“因為我已經找到他了。”

“在哪?”

“陰陽山莊。”

“怎麼可能?!要是在陰陽山莊……”

“讓他說下去!”

公孫霸天繼續道,“我放左寒山走,就是為了引出餘九命,他兒子被我所傷,要想救活,只能找餘九命!”

“好個引蛇出洞!”

公孫霸天點了點頭,“一旦找到餘九命,他這些年來的研究都歸我們所有了!”

“那左寒山呢?”

“左寒山自然還是要殺的!餘九命為了不讓他牽連山莊,必定叫他離開,而左寒山擔心兒子安危,料他也走不遠!待我們拿下山莊,再設圈伏擊他……”

“定叫他有來無回!哈哈!”

黑暗中忽然響起一聲激昂的吶喊,其餘眾人立刻開口附和。

“對對!”

“那還等什麼?現在就派人去陰陽山莊!”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憶無盡》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憶無盡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章 軒轅府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憶無盡”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