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山巔一寺一壺酒

更新時間:2018-01-13 18:02:45字數:5496

此時還是早春,山野間只是被春風塗抹了淡淡的微綠。田地還未完全解凍,農耕也就沒有全部展開,四下里靜悄悄地少有人跡。只是有一些早歸的鳥兒忙碌着搭建新窩,準備在這兒的天地間度過一春一夏,到了秋天再去往遠方。

馬蹄嘚嘚地踏在春風裡,有些微涼,卻又讓人在早春的陽光中有些莫名的欣喜,畢竟萬物復蘇的情愫悸動着整個天地,讓人不由自主地感應着天地回暖的氛圍。

白馬上坐着一個隨意的十五六歲年輕男子---坐姿隨意,穿着隨意,連表情也很隨意。一襲白衣胡亂搭配着一條綠披風,臉上帶着一抹若有若無的慵懶微笑,白玉般的臉龐上五官精緻,一頭黑亮的長發隨意地扎在腦後,用一根黑絲帶一捆,就那麼任它在腦後隨着馬步左搖右晃。

馬兒走的並不快,韁繩早已鬆開,有些信馬由韁的意思。在白馬的後面跟着兩個僮僕打扮的黑衣少年,也都是十五六歲的年紀,兩個人一步一步走得辛苦,不住地大聲嘆氣,明顯希望坐在馬上的白衣公子能聽到嘆氣聲,然後心中垂憐,能下令休息片刻。

白衣公子卻是充耳不聞,兩隻極亮的眼睛遙望着遠處巍然聳立着的蒼瀾山。蒼瀾山上還沒什麼綠意,去年殘留的雪還在許多山凹里白花花地躺着,氣息奄奄卻又不會很快離去,仍然在向剛來的春天示威。

“公子,又走了多半個時辰,兩條腿不聽使喚了,休息下嘛!”看着公子絲毫沒有休息的意思,走在馬屁股左邊的僮僕終於忍不住,皺着臉顯出十分疲憊的表情喊道。

“是啊,兩條腿跟灌了鉛似的,一步一挪,腳上都起泡了,很累啊公子。”另一個僮僕立刻應和,乾脆就停下了腳步,望着白馬上心不在焉的公子。

“哦?累了?”白馬上的白衣公子勒了下馬韁,白馬有些懶散地停下步子,轉頭瞧了一眼白衣公子后就低下頭開始找草吃。白衣公子坐在馬上有些詫異地回頭看看兩個僮僕,臉上的表情是“你們怎麼不早說”的意思,眼裡有些迷惘,好像真不知道兩個僮僕累了一樣。

“公子你就別裝了。我們嘆氣聲音那麼大,你又不是聽不見。”站在馬屁股右邊的僮僕帶着幽怨說道,“你是故意的。”

“就是,我們都嘆氣一柱香的時間了,你其實早就聽見了吧。”另一個僮僕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腳憤憤地說道。

白衣公子嘿嘿笑了,他一偏身跳下馬來,從馬鞍邊的袋子里摸出一個水囊,馬韁一扔,自顧自走到一道土坎邊坐下,打開水囊喝了一大口,然後扔給靠近自己的僮僕,笑道:“你們這兩個兔崽子,哪有做僮僕的樣子,還跟我抱怨!我老人家好歹也是當朝一品鎮北大將軍、御封北陵王府里的江二公子,怎麼就沒有一點尊敬的意思啊?”

接着了水囊的僮僕打開水囊猛猛喝了幾口,再把水囊扔給另一個僮僕,這才恬着臉笑道:“公子你老人家可別這麼說!要說尊敬,咱們這些做兄弟的,誰不是把你江二公子當神一樣敬在心裏?”

白衣公子聽着他說話,臉上的笑意更濃,豎了個大拇指誇道:“哎呀小七,你說話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心中安慰!”

名叫小七的僮僕聽他誇獎,立刻看了旁邊名叫小六的僮僕一眼,得意之情溢於言表,臉上開花了般大為快樂。

小六兩眼朝天,口中叼着水囊不說話,臉上做出深刻沉思狀,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兩人的對話,對這邊完全不理不睬。

白衣公子知道這兩人互不服氣。這些天他指點兩人讀了些書,兩人爭強鬥智,讀書的熱情很高,相互間比個高低的熱情更高,這一會兒自己誇了小七,那小六自然心中不滿。

這兩個僮僕幾乎是跟着他一起長大,三人之間早已沒了主僕之分,只是名義上面子上還有身份區別,但私下里嘻嘻哈哈,悠遊自在,說話做事倒像三個頑皮的大孩子。

休息了片刻,三人喝足了水,立刻起身,繼續向蒼瀾山行進。

三個人原本約好過半個時辰就休息一次,但現在眼看着天色不早,藉著休息時間嬉鬧一番的心思也就消了,這才開始真的趕路。

到了申時一刻,三人堪堪趕到蒼瀾山腳下。此時已經又累又乏,帶在身邊的食水乾糧早已分吃完了,這會兒又是早春,山腳下的野果樹木還未發芽,周圍也絕無人跡,討些吃的喝的都無處可討。

三人東張西望,一起唉聲嘆氣,擠靠着在一片還算平整的山石上休息,連那匹白馬都翻着白眼張望着十分蕭索的蒼瀾山,不住打着響鼻,好像也在表示對蒼瀾山的不滿。

“我爹說山上那廟裡的齋飯十分入味,每次來他都要吃上三大碗。”白衣公子帶着神往望着山頂說道,“我們休息一下就趕緊上山,趕在和尚們晚齋時間搶他們的齋飯吃!一會兒上山別像兩個小姑娘似的給我老人家叫喚,走的要快,要不我可不等你們。”白衣公子比小六小七大上幾個月,體力自然也比他們兩個要好,休息了一柱香的時間就恢復了七七八八,他一邊說,一邊翻身站起,牽過馬來,沒打算騎---這兒已進山路,他想着和兩個小兄弟一起同甘共苦,走着上山去。

小六小七不甘落後,緊緊跟在他身後,三人一馬迤邐上山。

蒼瀾山山勢崎嶇,上山的路宛如羊腸,一路左曲右拐,輾轉穿行在大大小小的山峰間,許多地方明明觸手可及,但真要到達卻又要繞許多彎,走許多路。

好在一些陡峭難行之處都有人修了台階,走起來有驚無險。進入山中,三人才發現山谷、山脊、山凹處處處別有所藏,流水淙淙,奇石嶙峋,植被相當豐富,可以用“樹木叢生,百草豐茂“來形容,全然不是外表那樣看上去一片蕭索荒涼。

一路趲行,三人一直馬不停蹄,終於在酉時兩刻登上山巔,都累得雙腿打顫,氣喘吁吁。

山巔有一座寺廟

寺廟白牆碧瓦,山門朱紅,一個看來有六十餘歲,穿着一襲灰色僧袍,腳上穿着一雙淡綠草鞋,腰間系著一根紅色腰帶,臉龐十分豐潤的胖和尚含笑立在寺廟的山門前望着終於來到跟前的三人一馬。

和尚腰間系著的紅色腰帶很扎眼也很古怪,三人同時被腰帶吸引,六隻眼睛一起盯着腰帶看,竟然忘了理會很有禮貌等着他們,臉上還帶着和善笑容的胖和尚。

胖和尚不笑了。他翻翻白眼,一轉身撲踏撲踏踩着草鞋撞開山門就走了進去,把三個沒禮貌的年輕人晾在 了門外。

三人愣了一下,互相看看,肚子適時咕嚕嚕一陣狂叫,他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衝進還沒有完全關嚴的山門。

山門裡是一座殿宇,兩片廂房,中間一個不大不小的廣場,鋪着青灰色片石,整個看起來來還算整齊,並不顯得古舊。胖和尚板着臉站在左邊廂房前看着跟進來的三個人,也不說話,灰色的僧袍無風自動,衣袂飄飄。

白衣公子有些畏懼一言不發臉色平淡的胖和尚,他趕忙整理了下衣着后才上前,打算行禮問好。

胖和尚趕在他開口之前就擺了擺手,直接說道:“別廢話。你留下,他們走。”

“啊?”三個年輕人完全沒想到胖和尚會這麼說,一起張大嘴,愕然看着胖和尚。

“啊個屁!你們兩人趕緊滾蛋,記着把馬牽走,要不我殺了它吃肉!還不走?”胖和尚的指着小六小七,眼睛瞪得溜圓,表情變得狠厲可怖。

“呸你個破和尚!好生沒有禮教!敢這麼對我三兄弟說話!”三個年輕人巴巴地趕來,飢腸轆轆不說,連一口熱水也沒有喝上,一轉眼就要被這凶和尚生生拆散,心中頓時大怒,也就不管胖和尚是不是真的兇狠,一捋袖子就準備衝上去把和尚揍一頓再說。

“哼。”胖和尚冷笑一聲,往前微微一踏步,身體毫無動作,一股大風卻轟然而至,小六小七連着白馬被大風捲起,呼地一聲就到了空中,然後呼地一聲又到了山門外,小六小七砰砰兩聲跌落在石板上,屁股幾乎開花,白馬卻是平平穩穩落在地上,四蹄着地,免費客串了一次飛馬。

白衣公子完全沒反應過來。

他安然無恙地保持着準備揍胖和尚一頓老拳的姿勢,就那麼傻乎乎地看着小六小七和白馬飛起,飛到山門外,山門安安靜靜地關閉,他都沒想起自己該干什麼。

小六小七跌在山門外呲牙咧嘴了片刻,心中記掛着白衣公子的安危,跳起來用力捶打山門大呼小叫,非要讓胖和尚把白衣公子交出去。

暮色中一片讓人心煩的呱噪聲。

“要不要把他們殺了?”胖和尚語調森冷,瞪着還在懵懂中的白衣公子問。

白衣公子猛然心驚,趕緊搖頭。

胖和尚撇了山門一眼,雙唇一張,“滾!”一聲暴喝如同雷霆乍起,門外頓時寂靜無聲。

“我能不能和他們說兩句話?”白衣公子看看天色,暮色已經降臨,山間變的陰暗,他被胖和尚的氣勢所攝,期期艾艾低聲問道。

“就兩句。不準出門!說完后就滾進房裡來。”胖和尚倒也沒為難他,一口答應,轉身走進廂房。

白衣公子飛也似的跑到山門前,卻不敢打開山門。

“喂,你們兩個還活着么?”他輕輕拍了拍山門問道。

“活着。他娘的那個胖和尚當真厲害,我們都被他的吼聲震暈了!現在又累又餓又暈,怎麼下山啊?山上會不會有猛獸?我們不想當餓死鬼,老大,你給我們討點齋飯來吃唄,要不我們會餓死。我們會一直守着你,絕不離開。”外面小七靠在門上有氣無力地說道。

“就是,給點飯吃再走啊。老大,你去要點,我們在門外等你。吃了飯我們也不走,必須等你確認平安了我們才會放心。”小六在一邊也說道。

白馬適時地噴個響鼻,應該是在贊成小六的話。

“我不會有危險。我爹是北陵王啊!還有,那個那個,吭吭,馬鞍里還有些吃的,還有一袋水,還有我娘帶給我在路上吃的一包脆餅……你們不要吃完了,給我扔進來一些……”白衣公子被小六小七的話感動,忍着熱淚說道。

“卑鄙!”門外傳來一聲埋怨兩聲歡呼和一陣奔跑聲,然後再無聲息。

白衣公子分明聽到門外傳來咕嚕咕嚕的喝水聲和大口吞咽食物的咕嘟聲,有人還被噎着了,吭吭吭低咳嗽了好幾聲。

“喂!你們兩個混蛋別吃完了我的脆餅,給我扔進來一些!”白衣公子急忙喊道。

沒人理他。

不一會兒,外面的聲音停了下來,小六的聲音響起:“老大,那個啥,胖和尚太厲害,他讓我們兩個滾蛋,我們兩個悄悄合計了一下,覺得應該聽他的話。那個,我們這就返回家去,就給王爺說你平安,你看可好?”“我也是這麼想的,老大,那胖和尚對你不錯,都沒把你摔個屁股開花,我估計他喜歡你,反正你也是來學藝的,我們就先回去了啊?過些日子我們再來接你。”小七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你們這兩個混蛋!吃完我的東西就要溜走?剛才不是還說要一直等着我嗎?”白衣公子氣急敗壞地罵道。

“剛才是剛才,餓昏了,被胖和尚的聲音嚇呆了,你別當真。我們走啦啊,老大再見!老大好好學習,我們會為你加油的!”小六小七邊說邊跑,最後一個字說完,估計已經到了幾十米開外。

白馬嘶鳴一聲算是打了招呼,傳來一陣得得蹄聲,也跑的遠了。

白衣公子聽着門外人聲馬聲漸走漸遠,臉上浮起一抹微笑,輕輕說道:“倆混蛋!就知道你們不想呆在這兒,滾蛋就滾蛋,來這兒畢竟只是我的事。”

他轉身向胖和尚進入的廂房走去。

推開廂房剛刷了棕色新漆的舊門,他踏入房中。

房中點着一盞油燈,燈火搖曳,坐在燈火前面的胖和尚的影子在雪白的牆壁上忽大忽小,就像正在飛翔的妖怪。

“把它喝了。”胖和尚見他進來,也不多話,一揚手,一個頭小肚圓的青花瓷壺飄飄悠悠地飛起,穩穩地停在他的鼻子前面,懸空不動。

他敏銳的鼻子嗅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

“三十年陳的‘西風烈’?好酒!”他一把抓住酒壺,準備開喝。

“‘西風烈’個狗屁!那是本和尚費了十九種名貴藥材,混合了老子二百年功力才配置好的酒,用來把你這個廢物體質提升一下。趕緊喝了,喝完睡覺,今天不準再吃任何東西!要不就浪費了這一壺連你北陵王府都賠不起的酒!”胖和尚沒什麼好臉色,語氣粗魯地說到。

白衣公子也不二話,仰起脖子咕嘟咕嘟一口氣把足足三斤半酒喝了個涓滴不剩。

他愜意低咂咂嘴,把酒壺調轉過來,壺嘴朝下,希望還能倒出一點來過癮。

“躺下吧你!”胖和尚瞧着他冷冷說道。

他應聲而倒,咕咚一聲四仰八叉倒在了青石板地面上,直接不省人事,繼而鼾聲如雷。

胖和尚坐在原地看着他半晌,臉上漸漸浮現和煦之極的微笑,慢慢站起來走到白衣公子面前俯視着鼾聲如雷的小傢伙,“還行,江鐵狗這個傢伙算是替我生了個好兒子。”

白衣公子躺在地上什麼也沒聽到。

不知道他聽到了會做何感想。

胖和尚微笑着推開房門徑直離開,把白衣公子扔在地上任他酣睡。

也不知這青石地板涼不涼?

不涼才怪。

第二天的陽光一轉眼就灑進房中。

白衣公子悠悠醒轉,才一睜開眼睛,不由魂飛魄散,驚叫一聲,翻身就逃。

不因為別的,只因為胖和尚目光灼灼而且面帶不明原因的笑容,正憨態可掬的蹲踞在他身邊,兩隻胖手正伸向他胸前,好像準備撕開他的衣服……

他逃了幾步,覺得不對,回頭一看,胖和尚極為無辜地蹲在那裡一臉詫異,好像根本不知道小傢伙幹嘛要逃開。

“你跑什麼?本和尚只是想看看你的心脈是否發生了變化而已,你擺出一副良家婦女面臨猥褻的模樣是什麼意思?”胖和尚質問道。

白衣公子不好意思地摸着後腦勺,不知道說什麼好。

胖和尚擺擺手:“也罷。看你剛才反應速度比之昨天要好了許多,想來心脈應該有很好的轉變,我就不看了。你跟我來。”胖和尚說完,抬腿走向門外,白衣公子趕緊跟上。

“我便是天下有名的宏光大師,想必你爹也給你說了我是誰。你爹給你起的名字叫江白帆?”胖和尚走出門外,望着群峰巍峨和白雲藍天伸了個懶腰,很隨意地問道。

“是的,宏光大師。”白衣公子---江白帆躬身答道。

胖和尚宏光大師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兒,舉起一隻手來彷彿撫摸着一朵將要飄過停翠峰頂的白雲,接着問道:“你哥哥江藍岸三年前去了西北,他要去那兒找他轉生的九師弟,這件事你知道么?”

“知道。他曾有飛信傳回來。”江白帆答道。

“好。從今天開始,你可以修習我的‘風滿樓’了。”宏光大師手指輕輕一彈,那朵將要飄離停翠峰的白雲倏然四散,變作一片白霧融入停翠峰並不碧綠的山巔,裊裊散去。

“弟子江白帆拜見師父!”江白帆噗通一聲跪在了宏光大師身後。

“嗯,昨兒讓你喝的那壺酒就是為師我送給你的收徒禮。以後我們兩人的飯菜都由你操辦,做的不好吃我就揍你,吃的不痛快我還揍你,可記着了?”宏光大師轉過身來說道。

“這……”從未下過廚房的王府二少爺立刻犯難了。

“不會做也沒關係,你飛信去你家,讓你爹送來也行。本和尚葷素不忌,也不挑嘴,一日三餐有山珍海味也吃得下,有美酒佳釀也喝得完,你隨便讓你那王爺爹送來就好。”胖和尚嘿然笑道。

江白帆悄悄抬頭瞄了一眼宏光大師笑眯眯的模樣,心裏立刻飛出兩個字,但不敢說出來。

“厚顏!”他想。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指畫山河》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指畫山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山巔一寺一壺酒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指畫山河”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