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我自願愛你

更新時間:2018-01-13 14:10:27字數:3233

我整理了下自己儀容方才走了出去,畢竟現在周圍的人都逃避不了內鬼的嫌疑,即便是能算上朋友的夏亞和趙明也是一樣,雖然我知道懷疑朋友是對友情的蔑視,但是在兄弟的利益面前,心中的天平還是不由自主的傾向李呈源。

剛回到座位上,夏亞便滑動着座椅來到我身邊,輕聲問我道:“餘威,你和李總兩人神神秘秘的幹嘛呢?”

我擺擺手回道:“我說我這個月獎金泡湯了你信嗎?”

“信啊,只要是你餘威的獎金被扣都很正常啊。”夏亞頓了一下又接話道:“餘威,你...拿過獎金嗎?”

我被夏亞這話氣的頓時一愣,破口大罵道:“你大爺的...”

然後,氣氛突然凝固了下來,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連忙低頭看着那份被暫停的策劃文案。

由於蘇墨卿只給了李呈源十天時間找出內鬼,忙完手裡的工作便拿着筆在便簽上勾勒着給康成百貨策劃的每一個細節,想從中找出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內鬼,導致局面變成現在這樣。

一直到下午下班,我緊繃的神經才略微放鬆了下來,拿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手機喇叭傳來嗡嗡的聲響,不一會電話便接通了。

“喂,怎麼了。”電話那頭的聲音非常嘈雜,緊接着嘈雜聲音減弱了下來。

“沒啥事,這不聽說你最近失戀了么,做兄弟的總得安慰安慰你,喝喝小酒之類的。”我說道。

電話那頭的黎景聽了我的話沒好氣的回道:“誒,你特么聽誰說老子失戀了。”

“嗨,這還用聽誰說嗎,我是余半仙,能算出來的。”我笑着答道。

“呦呵,你還半仙呢,就你那三腳貓都算不上的卜卦,連路邊的三歲娃娃都比你強。”黎景不留餘地的嘲諷我道。

黎景是我在兩年前認識的一位朋友,我記得那時候的自己因為一些事情從而跌入人生的最低谷,走投無路下便想靠着年輕時候學的一點占卜術騙點小錢,而我也正是因為那件事而和黎景結緣,後來我從低谷中慢慢走了出來,黎景也告別了天橋上的流浪歌手形象,去到了一家餐廳做了駐場,雖然如此,但現實的生活並沒有衝散那份真摯的友情,而是使他更加堅固。

“得勒,見面說件正事,你托我的那件事情有進展了,找個地方聊聊。”我嚴肅的說道。

“有她的消息了?她在哪?”電話那頭黎景語氣有些慌亂。

“見面聊吧,電話里不方便,晚上七點,九轉咖啡廳。”我說道。

電話那頭應了一聲,我長吁一氣,看了眼逐漸變空的辦公室,心裏莫名升起一股孤獨感,在這座燈火酒綠的城市,我知道還有很多跟我一樣孤獨的人在蘇州這座古城裡存活着,他們用半悲傷半彷徨的心態走在明天的路上,也許某天會突然醒悟,然後厭惡這座城市的人像一具具行屍一般的存活。

但那也只是一瞬間,或者一小段時間,因為最後我們會因為生活的壓力又放低自己的姿態,不敢再去做一個生活的強者,只求在這座城市裡似螻蟻一般的苟活下去。

李呈源還在辦公室坐着,我沒有去招呼他,背着自己的背包便離開了公司。

紅彤彤的晚霞照映在我們身上,側臉看去,還能感覺到一絲陽光的溫暖,那顯得有些孤獨的心情也被感染了似的,好像消散了一些孤獨,擠在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群孤獨的人在一起又怎麼會孤獨呢。

在路邊招了一輛停靠在路邊的出租車,說了黎景所在的暮雲餐廳的位置,便側過頭考慮這件事情所可能帶來的後果,我此刻的心情是沉重的,因為我也不清楚將那個人的事情告訴黎景,一貫放蕩不羈的黎景會做成怎樣衝動的事情,只是看着黎景面對孤獨的那種痛苦都會感同身受,雖然我與那個人已經很久未曾聯繫,久到已經忘了她的任何聯繫方式。

出租車很快開到了一個小巷口,由於巷子過道很窄,出租車沒辦法再往裡開,我也只能下車步行,順便藉著這條路的長度來將自己那萎縮的神經延伸。一步步的走進那條熟悉的小巷,只是今天覺得這條路好短,短到沒幾步就看到了大大的“暮雲餐廳”四個大字,我吐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煙點了起來,正低頭點火時發現身旁多了一個黑色身影。

我抬頭向黑色身影望去,不是那留着流浪歌手特有長發的黎景還是誰。

“到了怎麼不進來。”黎景問道,我從煙盒裡又拿出一根遞給他,黎景接過也叼在嘴裏點燃抽了起來。我這才開口說道:

“你丫的不知道抽煙有害身體健康啊,餐廳現在正是營業時間,我現在進去不是給婷婷找麻煩么。”

“你當爺是傻子嗎?小雅現在的情況到底怎樣了,她現在在哪裡?過得還好嗎?”

我繼續抽着叼在嘴裏的那根紅雙喜,然後自顧說道:“這煙啊,還是這紅雙喜得勁,怎麼也不會變。”

黎景聞言一腳踹在我腿上,我吃疼的罵了一句往後跳開。

“黎景,咱們三年的兄弟,你跟我說實話,你對婷姐到底是什麼想法,如果不愛就早點放手,看到她愛你愛的那麼辛苦,身為局外人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黎景沉默着,而我卻最害怕他此時的沉默,黎景絕對不是一個渣男,至少在我的認知中他不是渣男,可能是他把對蕭雅的愛轉移到婷姐身上,而婷姐雖然知道黎景的這種心情,但為了和愛的人在一起,兩年來也一直甘願扮演着蕭雅的影子。

暮雲餐廳曾經是學生時代經常光顧的一家,價格低廉,有時還會推出一些免費活動,所以餐廳大多時候都是入不敷出的,甚至有很多次都瀕臨倒閉,只是每次在瀕臨倒閉的時候餐廳都會獲得一筆足夠維持餐廳經營下去的錢,所以,餐廳也一直這樣經營了下來。

餐廳的老闆正是婷姐,一位三十左右的女人,沒有人知道她的全名,不過她一直讓我們叫她婷姐,於是我們這一叫,便是六年之久。

我和黎景剛推開門婷姐便笑臉相迎了上來,看着婷姐臉上那艱澀的笑容,心裏便如同錐刺一般,想必也是知道了我這次來的目的,我不敢看婷姐的眼睛,那笑吟吟的大眼睛讓我感到恐慌,我害怕那些事情說出來婷姐接受不了這種打擊。

“婷姐,還有包廂沒,我跟我孫子聊點事。”我努力咧嘴笑道,黎景也沒有和我爭辯這個爺爺和孫子的問題,在婷姐的引導下來到了一間包廂。

“你們先聊着,我去給你們拿扎酒。”

婷姐說著便走出包廂順便將門緊,我聽着婷姐遠去的腳步聲,才坐下來嚴肅的看着黎景。

“如果小雅找到了,你和婷姐是不是就結束了?”我盯着黎景問道。

黎景臉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臉色,半響才回道:“婷婷是個好女人...”

“行了,我知道你的選擇。”我打斷了黎景的聲音,有些憤怒的對黎景說道。

“餘威,你先把小雅的消息告訴我。”看着黎景焦急的表情,我也有點心疼這個被愛所傷的男人,半晌接話說道。

“前天我一個在新疆阿克蘇地區支教的朋友在那邊看到她了,據他所說,小雅在那裡和當地一名男老師走的挺近,聽人說兩人經常獨自在辦公室很晚出來,。”

黎景當即接話道:“工作而已。”

“如果我說那是她男朋友呢?”我問道。

黎景的情緒變得極度不穩定起來,我能看到他手臂上凸起的青筋,整個身體都在輕微的顫抖着。

“你冷靜下來聽我說。”我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又給黎景倒了一杯遞了過去,黎景的情緒在我的安撫下慢慢平靜了下來,半響之後又讓我繼續說下去。

我搖搖頭,接着說道:“其實在你跟我說起蕭雅失蹤沒多久我就有了她的消息,只是那時候你走出低谷,如果我那時候告訴你這件事。”

正在這時,包廂的門突然響了起來,婷姐推着一輛餐車走了進來,將酒菜放在桌上一聲不吭的坐了下來。

“婷姐。”我面色難看的看着婷姐,婷姐揮揮手,說道:“繼續說吧,蕭雅是我和阿景之間的必須要認清的一個現實,這麼久了,我也有點累。”

“對不起,婷婷。”黎景低頭說道。

婷姐伸手握住了黎景,輕柔的說著:“你我之間,從來不需要說對不起,我愛你是自願的,所以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堅持下去。”

我看了眼婷姐,又看了眼糾結的黎景說道:“小雅半個月前查出患有白血病,已經轉到北京那邊,醫生那邊已經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如果在沒有相匹配的骨髓......”

我沒有再接着說下去,我能看見黎景的眼眶此時已經變得通紅,整個人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哪個醫院!”黎景吼道,整個人倏地站了起來。

“北京人民醫院。”說著我把一張紙條從口袋裡拿了出來擺在桌上。

“婷婷,對不起。”說著便掙脫開婷姐的手跑了出去,婷姐見狀也泣不成聲,連忙追了出去。

包廂里瞬間只剩下我一個人,外面嘈雜的聲音不斷傳入包廂,我的身體有些癱軟,但聽見那些嘈雜的聲音整個人卻變得憤怒起來,急步走到大廳內,所有人頓時停住了議論,一雙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被這些眼神盯得有些慌,只得狼狽的跑出餐廳。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都市光影》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都市光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章:我自願愛你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都市光影”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