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仙人牧羊

第五章 入道

更新時間:2018-01-14 09:19:15字數:2782

 老人臉上露出驚色,說道:“快快牽牛下山,這頭黃牛是那牛妖選中的小老婆,奪妻之恨,不共戴天,它動真怒了,老夫地上的花花草草會倒大霉,老夫去頂住它。”

  山動之時,下陳無牛跌了個狗吃屎,一頭載倒在地。旁邊的黃牛那巨大的身子晃了晃,差點栽倒。所幸是四條腿,總算沒有倒地。不然他不被壓死也會被壓殘。

  他看着驚慌失措的老人,也意識到不妙。看看他正要說話,老人已探手入懷,掏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黑泥丸,說道:“這是土修的修神之法,資質再好,八歲無法入門,終身都只能是門外漢,你時間已不多,待神道種子發芽之後,自有神術出現,你一定要勤加練習。”

  說話間,老人將手一揚。

  “啪”,那泥丸重重地打在下陳無牛的額上。下陳無牛隻覺眉間一痛,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泥丸打到他額上之後,化為一團黃色的微光,湧入他的額頭,倏地消失不見。

  黃牛駝着下陳無牛回到村子時,村民們正陷入極度的恐慌之中。

  村子里除了有錢人家的木屋,所有的土屋全部倒蹋,伴着遠處的風雷之聲,整個卧龍山如同水中小舟在巨浪中顛來簸去,山石亂飛,泥流如瀑。

  這便是傳說中的山怒,據說是因為有人觸怒了山神,山神作怪,遷怒世人,才會出現如此大災。

  山怒來得太突然,幸好有陳家道士趕來作法,才讓村子里沒出現人員傷亡。

  一切平靜下來之後,觸怒山神的人被找出來了一一下陳無牛。

  前來維護村民安全的道士正是當年那個預言下陳無牛進山有災的道士。

  道士見到昏迷在牛背上的下陳無牛,臉上露出驚色。举手一搓雙指,良久才露出釋然的神色。

  他大手一揮,尚在昏迷的下陳無牛已到了他手上。然後才對村民說道:“此子與山神相剋,這一次雖然惹出如此禍事,卻僥倖保住幸命,他若留在此處,難保沒有再惹禍事的可能,為保一方平安,本道勉為其難,讓他在本道座下當個童子,這是本道與他有緣,他的道資雖然平平,跟了本道也算入了道門,此地主事代本道詢問他父母,可按需向本地主事提出要求。”

  “喏!”村子里主事的陳道村奴立即說道。

  本在昏迷中的下陳無牛在這時居然奇迹般地開口說道:“我家缺牛,一定要給我爹娘一頭大黃牛!”

  說完這話,頭一耷,又昏了過去。

  道士冷冷地瞅了下陳無牛幾眼,見他仍在昏迷之中,知道這是因他心中執念引起,對那村奴說道:“十頭壯牛,百畝厚地,讓鎮奴就這樣補償他父母。”

  鎮奴,是陳家派往各處處理地方事務的家奴。理一鎮之事為鎮奴,理一縣之事為縣奴,理一府之事為府奴。

  因陳道是家天下,整個陳道是陳家一家之地,以家奴治天下,其實與河對面的國並無區別。國為皇族一家之地,幫着皇家治理地方的人不過是被叫成“官”了而已。

  平真子地位尊崇,這話吩咐下去,陳道家奴自然會悉心去辦,不敢有半分折扣。

  說完,他拎起下陳無牛,將他放在一頭青驢身上,牽着毛驢出了村子。

  驢背上的下陳無牛雖然仍未醒來,但臉上卻露出了傻傻的笑容。

  很多村民看着伏在毛驢上的下陳無牛,覺得道資低下的他能進入道門修道是天大的幸事,臉上儘是羡慕的神色。

  但周天寶卻是一臉的陰沉。這陰沉來自心中的直覺,他總覺得下陳無牛進入道門並不是一件好事。

  他很想阻止這件事,可惜他卻沒那能力。所以他在心底發誓:這件事是因為我家的牛引起的,他可以為我家的牛冒險,我便可以為他拚命,不然我哪有臉把他當成我的朋友。

  道士姓陳,道號平真子,出自上陳之家,來自山的另一邊。他以三等資質入道,在山那邊雖不入流,在山這邊卻是上等資質。

  山那邊的上姓之家,全是修道家族,甚至有長生道的大能,自然不缺乏修道秘術。雖因道資低下被趕到這一邊,但他一心向道,加上又不缺資源,居然也修成道士,成了這一邊的高人。

  道家因修行程度分為童,士,真人,天師,君,仙。道童又稱行行,只是入門,不算進道,而道士是真正得道之人,有術法倚身,能力超過旁人,已不同於常人。資質不夠,要得道是難之又難。山這邊能修成道士的人曲指可數。所以,山這邊便是以士為尊。上門道主也不過是道士修為。萬里山域,競連真人也沒出過一個。上門道主也只能以“真人”為號,显示其身份尊崇,卻沒有真人的修為和法力。

  所以這平真子算是極有身份之人。

  他自己有一個道觀,名為“問真觀”。所謂問真,其實是“問道真人”之意,說白了就是想進身真人之位。山這邊的人因道資低下,數萬年未出過一個真人。平真子以“問真”為觀名,可見其志。

  “問真觀”佔地逾百畝,是陳道有名的大觀,觀中道士、道童多為上陳之人。道觀受俗道供養,自然有為家族培養子弟之職。觀中有平真子教導出來的七名道士。整個陳道僅有三十二名道士,觀內便佔了八個名額,由此可見“問真觀”在陳道的地位。

  道教宮觀其實有兩種,一種為“十方叢林”,一種為子孫觀。

  “子孫觀”又稱小廟,可收徒傳道,以是否是掛鐘板區分又否掛單入住。而“十方叢林”規模則要大得多。

  “十方叢林”又叫“十方常住”,以鍾板為號,規定作息,不收徒,只吸引道門中人入觀問道交流,吸引人組成道眾,有授戒之責。有方丈,持事等職。除了道門中人,更有倚身道門,服侍道門中人的尋常人,所以人數眾多,規模宏大。

  所以佔地百畝的“問真觀”取的雖是小廟之名,其實卻是“十方叢林”,觀中之人不僅可以收徒授業,更在吸引遊方道人前來掛靠,增加自身實力。

  平真子為道觀之主,是一觀之方丈,地位尊崇,門頭遠遠見着他,立即通傳迎引。山門外很快頭聚集了一幫人,監院,都頭等管事之人已站在門前,恭近平真子入觀。

  平真子面色平靜,只是將手中青驢遞給監院,說道:“驢上少年與本道有緣,以本道親傳弟子待之,此子道資低下,傾盡本觀所有資源培養他,食必用精食,住必為天靈之所,傳《塑靈決》,修身用《精錘道》,不問成效,必須持之以恆。”

  吩咐完畢,便不管眾人,一臉冷漠地觀內走去。

  眾人的注意力這才落到驢上少年身上。

  這少年穿着簡陋,面色黝黑,雙目緊閉,似在睡覺。怎麼看也是一個貧窮的山野少年,年齡已超過六歲,道資定然低下,根本沒有一絲出奇之處。

  但觀主為什麼如此厚待他?

  眾人面面相覷,尋不出原因。

  監院在觀中又名“當家”,除去觀主方丈,觀中便是以他為尊。雖然他也是一腦子迷糊,卻不敢違背方丈之話,定定神說道:“既然觀主說此子與他有緣,那便是與本觀有緣,從此,我們得此子便如觀主親子,務必伺候好他,任何人都得記在心上。”

  眾人臉上都出現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觀主是高冷之人,除了在觀中修鍊便是到觀外雲遊,他的事觀中之人知之甚少。

  這時眾人都已將驢上少年的身份定到是觀主的私生子上面,打定主意要交好少年。

  驢上少年此時尚處於憨睡狀態,萬萬沒想到他此時的地位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只是那驢子是平真子的坐駕,也是有些脾氣的,被主子指派駝個陌生人也就罷了。這時主子已經走了,這些人還在磨磨蹭,不將背上少年弄下來,便上了火氣,前腳一曲,後腳一蹶,背上少年便從驢背上滑落下來。

  監院也是道士,趕緊施出“雲步”上前接住少年。毛驢擺脫背上的累贅,這才甩甩尾巴,趾高氣揚地自顧自走了。

  眾人也不敢同毛驢計較,只得眾星捧月一般將下陳無牛弄進觀內的精舍。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沖霄錄》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沖霄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五章 入道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沖霄錄”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