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逃離古斯通(九)

更新時間:2018-01-13 00:05:37字數:3251

他們肆意改變萬物的尺度,我見過像和牛一般大小的豬。

——摘自《誰的文字獄》

新舊世界不過十年前後。如一曲盛大的交響樂曲,人們在循序漸進的樂章中如痴如醉,待高潮來臨再反應時,早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這句話來自舊世界中一本被禁的短篇小說《誰的文字獄》。起初同其他大眾一樣不明所以的李和平,也在社交論壇上對這個無知的作者猛噴口水,罵他危言聳聽,擾亂社會和諧。可在經歷了天選日的人類大篩選,與父母一同分配到古斯通大區,再到目睹父母在暴亂中喪生后,他才幡然悔悟,才明白什麼叫做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在李的眼裡,古斯通大區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分都是浪費。他唯一深刻體會的事情,就是在舊世界中看的那些小說中,身為螻蟻的感覺。

可即便是身為螻蟻,李也對逃出古斯通有執念,對未來有希冀。對,韓愈也說,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但白蟻卻可以蛀空樹榦,只要遇上一點微風,便可使樹折倒,不論多高多大。

李和平這舊人類中茫茫黑點中的普通一隻,本是無力做任何改變,只能被動選擇成新世界土壤中肥料的螻蟻,卻意外遇到了能夠改變他命運的微風——天幕狙擊者,姑且叫她花榮吧。

那一日陰雨,天幕是黑灰。雨落地,沒入土;雨落身,滑入地,循環往複。李和平亦一如往日,不知目的,搬運石料。

然而一個有執念,有夢想的人,即便周遭環境再坎坷,仍有着發現的心。就像說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一樣,在新世界的大區內想要得到不一樣的未來,有這樣的一顆心,就是先決條件。

若換做一般人,看到一塊樣子稍怪些的石塊,必定不會在意。李和平卻捧着那兩個巴掌大小的石頭看了又看。那不光滑的石塊表面上竟刻着圖畫—— 一張滿弓,他覺得新奇,想多研究片刻,又怕巡邏機器人經過發現自己偷懶,只得將石塊藏在身上,每次小憩時再拿出來琢磨。

一天時光不得果,李和平將石塊藏好,計劃第二天再來。然而第二天他找到那塊石頭后,卻發現刻上的弓不見了,卻多了桿古人耍的槍刻在其上。這是什麼情況,百思不得其解的李和平心裏暗自欣喜,這無聊乏味的日子里終於出現一絲曙光了,看來有個陌生人在和自己玩猜謎遊戲。

夜有漫天繁星雖不能見,能躺在板床上聽着呼聲思索問題卻也愜意。在舊世界時,李和平不是個廣義的好學生,他只愛看小說,尤其是武俠和科幻;玩遊戲,尤其是未來和末日。但也正是如此,他沒有被應試教育所限制思想,那些天馬行空的世界在他腦中交織重疊,無數人物的影子在他沙虛構的世界里變幻交匯。

話說睹物思人,一張滿弓,讓他首先想到射九日、誅惡獸的上古先人後羿。而後又想到《列子•湯問》中的戰國時的神射手飛衛和其徒紀昌。還有號稱“養一箭”,百發百中,百步穿楊的楚國名將養由基,西漢飛將軍李廣,再有三國名將黃忠、太史慈。最後又想到《沁園春•雪》中彎弓射鵰的蒙古帝國可汗,尊號成吉思汗的孛兒只斤•鐵木真,還有他麾下稱朵兒邊•那還思(四獒)中的蒙古箭神哲別。

然而這些和弓綁在一起的名人卻沒有一個同時善使槍的,李和平左思右想,腦中似裝了個篩子般一遍遍過濾着可疑之人,當他再想到射石搏虎的李廣時,忽地靈光一閃,想到水滸中還有個小李廣名曰花榮,不正是使一桿銀槍,又有百步穿楊的功夫嘛。

翌日,撥雲見日的李和平興沖沖地跑到找到怪石的地方,咬破手指在一旁的大石上寫上“花榮”二字后便推着石料走開了。不一會兒,他再折返回來時,竟看到那有血字的石塊上同樣用血寫上了“天命”二字。

天命,何為天命?思索幾日都不得果的李和平有些沉不住氣了,他總愛去那撿到石塊的地方徘徊,那塊寫有血字的石頭卻早被砸碎運走,那刻着圖案的石頭也不知所蹤。漸漸地,這件事情退到了他記憶的邊緣。

直到那日,計劃實施在即,正巧八號井區爆炸,人群躁動。天幕狙擊,有人倒下,人流依舊。天命二字再次從記憶的陰影角落中走出,提醒着他,何為天命。

盡人事以聽天命。謀事在人,一個看似合理的出逃計劃實際的成功幾率有多少大家心裏都明鏡似的。如果說賭的是成事在天,那即便佔盡天時地利,面對接近無限算法的新世界機器,他們仍舊是孤注一擲,沒有退路的。

但是假設說,這當初寫在石頭上的“天命”二字,是一個提示。或者說,是一個改變的條件又該如何?這個可能性有多少呢,只要大於百分之五十,就值得一試。

心潮澎湃的李和平又從頭開始分析起來整件事情,如果設每個人看到這個石塊的幾率都是相等的,設未知一方為神秘人。那便是神秘人想要讓其他人看到這刻在石頭上的畫,可絕大多數人又不如自己一般想要出逃,且有一顆善於觀察的心。那麼如果這個假設成立,在撿到石塊的一方能給出“花榮”這個答案時,那神秘人便會最後留下“天命”二字的提示。

當時只顧去想天命的字面意思,卻沒有再順着花榮二字往下想。如今一推敲,竟瞬間驚得李和平一身冷汗。花榮乃水滸一百單八將中,三十六天罡中的天英星,在梁山排名第九。而自己正是所在古斯通大區,三十六區內的第九井區!

如果說以上是巧合的話,那麼計劃逃跑這一行為又算得是種計謀。最出名的《三十六計》中依序排列的第九計是打草驚蛇,這裏的意思是不要透露給過多人知道嗎?

綜上推斷,神秘人很可能自比花榮,而其身份正是順應古斯通三十六區順序排位,同樣善射的天幕狙擊者,這很可能是一個信號,自己可能會得到其幫助的信號,這位暫且稱其為花榮的天幕狙擊者反叛的信號。

至於這一切是不是巧合,或者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臆想,也都無所謂。畢竟所謂巧合也不過是披着概率外衣的賭博罷了,輸贏成敗都在於一試,一拼,一搏。

於是才有了接下來發生的一切,破釜沉舟的李和平就是在賭命,賭他的推測,賭他的天命。幸是他賭對了,天命,或者說天幕,的確站在他這一邊。

一顆屏障電磁脈衝光彈摧毀了第九區內出動的所有机械巡邏兵。藍色的耀光一閃而過,留下一地失控待命的廢物機器。由於該武器可自設彈頭傷害範圍,且功率是中心過載,越接近設定邊緣越低,所以李和平僅是有些輕微頭痛,皮膚微微刺痛而已。他目睹着懸於天幕中的巨大圓盤中,一道銀光似綢緞般輕飄而下,徑直飛落在自己面前——那是一個高過兩米,着一身黑色風衣,戴方形眼鏡的女子,她雖面龐消瘦無血色,卻五官精緻有稜角。

“哈,真沒想到花榮是個女人。”李和平笑了。

女子一言不發,卻忽地扯開風衣,從紅色的腰帶上扯下一根注射棒,不由分說地就插進李和平的頸動脈,隨後將他小雞似地一手提起,往自己身後一背。頃刻兩根金屬帶便從女子肩頭竄出,將李和平綁了個結實。

隨後她雙腳猛地一踏,瞬間便飛升彈起數米,幾個騰挪間就跑出百米。原來她不是長得兩米多高,而是足下和哪吒踩着風火輪一般,踏着兩個彈射飛行裝置。

被注射過藥劑的李和平覺得全身好似烈火燃燒,那股將死的寒意被瞬間清除,體內好像有幾股力量在亂竄,就和武俠小說里的主角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一般。正當他以為自己要成為絕世高手時,一陣噁心反胃的感覺忽然如野火般猛地竄起來,燎原之勢根本抵不住。

沒忍住的李和平大嘴一張,一股酸水伴着少許穢 物落在女子肩頭,又隨着她落地一震,又即刻起跳的慣性與風力,反彈吹回李和平的臉上。他還沒來得及感謝別人的救命之恩,就被自己的噁心行徑搞得顏面無存,真是生不如死。

正想道歉,李和平卻覺得右耳邊一陣灼熱,待痛感神經反射至大腦,控制脖頸轉過腦袋去看時,就見一道赤色的短光飛速沒入前方的黑暗。

被驚了一跳,急忙扭頭朝身後看去的李和平登時嚇得差點又嘔出來,那密密麻麻的机械兵不知怎麼的竟然又逐漸活動了起來,瞬間又有幾道激光從那面射來。好在準頭不是很好,看來方才這女子射出的那光彈還是有效果的。

“喂,”李和平剛張口就被嗆進一大口冷風,他邊咳嗽邊說道:“謝——謝,我… …”他這一句還沒說完,就見周圍的大地開始震動起來,無數鋼柱從四面八方轟隆隆地升起。

將將躍至空中的女子面前也升起一根足有五人環抱粗細的巨大鋼柱,她趕忙凌空轉身,後腳在鋼柱上一蹬,又向上躍起數米高。同時雙手前伸,幾乎是憑空摸出一桿比檯球桿還要長的銀色長槍。

那一刻,她正向近十層樓的高度上飛去,呼嘯如虎的狂風撕扯着她的長發與風衣,漫天蓋地的風雪啄刺着她的臉龐與身軀,可她卻絲毫不受影響,扛起長槍,對準机械,扣動扳機,沒有停頓。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群星之末之新世界》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群星之末之新世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逃離古斯通(九)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群星之末之新世界”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