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天機難測心頭魔,玲瓏傷心道百年

更新時間:2018-01-12 20:37:09字數:3970

“師哥,小弟不請自來了,可有空喝兩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李天機踏着周天方位,空間挪移,變化而來。見是自己最是要好的師弟,玉宗主欣悅相迎,痛快到:“來的正是時候,不然老哥可是只能獨自一人借酒消愁咯。”

  “師哥可是為了九重師叔而發愁?”太上宗這般打趣太上宗宗主的也就只有天機峰主一人了,不,應該說以前,今後恐怕要多個打趣他的師叔。李天機手拂輕喚,一張石桌,一對石凳,還有兩壇佳釀。兩人揭開便對碰豪飲。酒香綿綿,絲絲滑滑,仿若有形。

  “好酒!真是難得啊,你捨得拿出來。弟妹當初親釀的思君醉,有一百年沒有喝到了,哥哥可是想念得緊,今日你怎麼拿出來了,難道還是放不下嗎?”

  “又如何能真的放下?不過如今我的心都放在天機演變和玲瓏身上,你不必擔心,玲瓏命苦,我豈會再次舍她而去。”

  “那就不說這陳年舊事,喝酒也不開心痛快了。你小子,就不鬱悶多個師叔,還是個…嘿嘿?”

  “若是別人,師弟定要用天機演變,坑上一坑。但今日看見玲瓏那麼開心,我這做父親的也沒讓她這麼開心快樂過,這兩個多月實在是比她這麼多年來笑得都要舒心快樂。這丑小…小師叔也是不一般。倒是師哥你,我還擔心你鬱悶呢,特來為君解憂,現在看你並沒有介懷了啊,這其中可有什麼變化?”

  “你這混小子是把天機演變用到我身上來了?”玉宗主笑罵道:“此前我也鬱悶,不過確實發生了些事情,但為兄不便透漏,你也不可演算,相信哥哥就是了。”

  李天機的心思何其剔透,但見兄長說的嚴肅,且不便透漏,心思一動,料想這會功夫,就知是門內前輩下了禁令。

  “你丫你,就知道你不用算,猜也能猜個七七八八。不過為兄還是要鄭重告誡不可深究關於小師叔的事情,不過有一點為兄本就要跟你說的,我希望後天試煉讓小玲瓏跟着小師叔,或許會有轉機。”

  砰!還有半壇的思君醉,妻子親釀,百年珍藏化思念,卻是拿不穩,握不住,碎的滿地都是,飛濺開來。李天機何曾如此失態,百年來,他心如死水,不起波瀾。現在確是收不住真氣,他抓着師兄的雙臂淚流滿面,嘶喊着,卻又嗚咽不能言。這便是父愛嗎,如高山一般沉重,情不能自禁,憔悴而碎!

  玉無心掌出五行,立時封印住李天機的真氣,免他真氣橫衝,走火入魔。然而李天機卻不管這些,“一百…一百一十三年了,從她還在母腹開始啊,啊!就…就受盡苦痛折磨!”這一聲苦痛折磨!如何能說盡百年,只能是恨欲狂,折磨成魔。“師哥,你知道嗎,那孩子有多堅強,就有多痛苦,最後的堅強只能是自卑和無力,而我卻什麼也做不了,什麼…也做不了!嗚…嗚嗚”

  看着這個他最喜愛的師弟,最可憐的師弟,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任他發泄,讓他真正的痛!快一場,原來化神大修士也會像孩子一樣無助的哭泣,也化不去這萬丈紅塵,結不開自己打上的心結,最後化成了劫。

  痛苦的哭泣,痛的開始疼痛或許就不那麼痛了。

  “師哥,師弟失態了,我…我沒事了。你可以說嗎,我想知道,我一定要知道的”,李天機儘力讓自己嘴角微揚,不讓師哥為他擔心,話音卻又要讓師哥知道他內心的擔心。

  玉無心看着,聽着,縱是有天目法眼,卻怎麼也分不清他是哭是笑;縱是真的天機難測天道險,他也瞞不住他。

  …

  九重天上九重仙,九重仙人在數錢。

  這會九重天峰上,兩個娃娃在廣場上看着各種寶貝,還有秘籍。布滿了廣場,張九重左手五個儲蓄戒指,右手五個儲蓄戒指,一邊再各戴六個手鐲,全都是法寶,身上的衣服也換了,當場裸穿衣,真是羞死了顆玲瓏心。身上寶甲披風,金鋼盔,連褲子也是法寶,左腳一隻流光靴,右腳一隻追風鞋,套上乾坤圈,持着火尖槍,若不是這槍有點沉,恨不能空出一隻手再拿個鎮山印,不至於用嘴叼着。卻還是要喊一聲:“葯雞(妖精),哪裡足(走)!”小玲瓏先是一陣羞,再一陣樂,前邊數寶貝數到手發軟,后又看精裝版哪吒笑到肚子疼,坐在地上,笑得忘了前面數的,數了一遍又一遍都是眼前這一座寶貝山,卻是數不盡,又是數不清吶。

  玲瓏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指着張九重:“小小師叔祖,你幹嘛腳踝也帶手鐲,太丑啦。”

  “小小?…不能忍,不能忍,本尊當年在九重天,虎軀一震,鎮壓諸天神魔,大帝,佛主俯稱臣,蘿莉御姐跟我混。”

  “羞羞,大帝怎麼可能會稱臣,那是…那是很厲害的。”

  “多厲害,能有我厲害?!”

  “小小師叔祖,可你煅體都沒有達到,都沒玲瓏厲害。”

  “啊!啊!啊!玲瓏小妖精,小師叔祖能忍,小小師叔祖也忍不了,看打!”哪吒槍換了鐵棍,金鋼盔再套個緊箍,就成了大聖了。

  “可我比你大啊,小小師叔祖。”玲瓏懵懂,不知前方高能。果然無知最可怕,只聽一聲砰!大聖棄械妥協問到:“那你說你幾歲了?”

  “恩?恩…應該是112歲吧,可小玲瓏只記得自己活了十二年。小小師叔祖,你說我是112歲還是12歲?”

  “小玲瓏,撒謊是壞孩子,但是對天尊撒謊就是小孩子,本天尊原諒你了。”

  “不是的,玲瓏不撒謊,父親說玲瓏的娘親112年前生了玲瓏后就睡着了。”

  這下張九重有點迷,坐了過去坐在玲瓏對面,說道:“你娘親睡着了你叫她起來啊,我送她寶貝”說著還拍拍胸口,指指廣場上的九座寶貝山。

  “喊不醒,玲瓏每年都去喊,娘親還是不起來。”小玲瓏低着頭,抓着衣角,又想着娘親是不是不喜歡小玲瓏。

  “額”,這下張九重就開悟了,優秀地轉移話題到:“那你為什麼說你112歲?又是活12年。”這個急轉彎太快,快得小玲瓏來不及滴落的眼淚又回去了。

  “父親說玲瓏也睡了100年,可是玲瓏問父親為什麼玲瓏醒了,為什麼娘親睡不醒。是不是玲瓏叫沒用?可是父親也叫不醒娘親。娘親是不是不喜歡玲瓏。娘親可以起來罵玲瓏,打玲瓏,玲瓏現在不怕疼了,再疼也不哭了”,可是你的心卻疼的哭了。看着小玲瓏哭泣,哭得不像一個孩子,因為她一開始就沒了娘親,只是無聲的哭泣,滴嗒,嘀嗒,眼淚也要掉的很好聽,怕吵跑了夥伴。

  就是優秀的精神病人,九重天的九重天尊,這一刻也是有點兒難辦了,他取下自己的手鐲,拉着小玲瓏的手要給她戴上去。

  “哎呦!冬天來了,防不勝防。”

  恩??

  “啊?”小玲瓏擦了擦眼睛,抬起頭一臉懵萌,看了看天暖烘烘,看了看樹綠綠的,摸了摸手臂,不冷啊,怎麼就冬天了呢?這時看到右手手腕露出來的手鏈,她一臉擔心一臉受怕地看着張九重,捂着手腕,卻好像怎麼藏也藏不住:“小小師叔祖,你不要睡,不要有事,對不起,對不起…”一個只會說對不起的人不是無禮便是無力。

  剛剛還冷得發凍,凍的徹骨陰寒,卻隨着體內的天道輪盤震動,絲絲黑色氣流,順着雙手進入天道輪盤的混沌迷霧中。隨着天道輪盤震動,有一股振波,由內向外,周身震蕩,道鳴不絕,而手上的凍傷也都消失不見,就感覺體內有點癢,等黑色氣流沒了,迷霧也平靜了,不再震動。

  一開始小玲瓏怕極了,又一會又呆了,接着驚訝了,然後就笑了,笑得要去拉他的手,卻又想到剛剛的事情,又不敢,但是還是開心極了。

  看着她這一會一個表情,張九重問到:“你是病友?”

  “啊?”

  難道不是多重人格?看錯了,“那你剛剛是玩變臉魔術?”

  這就給小玲瓏又問懵了,但她想起了一件特別重要又奇怪的事情,但都是高興的事:“小小師叔祖,你,你煉體了。”

  這會輪到張九重懵了,煉體了?我咋不知道。他問到:“真的嗎?嗯嗯?沒有啊,皮膚還是這樣啊,也沒有銅皮鐵骨啊?”

  “不是,不一樣。”

  “哪不一樣,你看,不信你摸摸。”

  “不是,是順序不一樣。煉體三重:煅皮肉,熬血骨,洗心髓。小小師叔祖,為什麼你明明是煉體一重,可卻是煉體三重。”

  “小玲瓏啊,你說話有毛病。”

  “啊?不是,我說話沒毛病,我的病不是嘴巴?恩?小小師叔祖,你怎麼知道玲瓏生病了?”

  “我是說…當我沒說。恩?小玲瓏,你是不是要說我心髓洗了,但是沒有煅皮肉,熬血骨。所以明明煉體一重,卻在煉體第三重。”

  “嗯嗯”,小玲瓏趕緊點頭,不然自己都繞懵圈了。

  “難怪覺得體內有點癢。我了個天尊加病友,那天尊豈不是可以修鍊了,而且還是天賦異稟,倒着煉的那種?”

  “怎麼會痒痒的,洗心髓雖然沒有生病的時候疼,但也很疼的。不過跟小時候生病比起來確實是撓痒痒。恩?小小師叔祖,難道你也生病了?”

  這會張九重正在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卻沒有聽見,不然一定要跟面前的病友好好談談宏大的驢友做病友的旅遊大業。

  張九重推算,自己的煉體應該是振煉,不過自己是倒着振,可為什麼輪盤會振?那個黑色氣流,是了,那是啥?

  張九重好像找到了一條修真大道,激動地看着小玲瓏,“小玲瓏,給我看看剛剛那個手鏈,我再吸收點黑色氣流,今天我本尊就能證道直上九重天。”

  “不行!”

  “不要小氣,我跟你換,你看我這麼多手鐲,你看那還有呢,九座山,都歸你。額,要不你挑兩座,或者給我留兩座?”

  “不行的,這是玲瓏的葯,父親不讓玲瓏給別人。父親會生氣的。”

  “天機師侄給你的?那我找他要。不急不急。”

  “沒有了,這兩個葯是父親花了一百年時間給玲瓏找的”,小玲瓏弱弱說到。

  “啊?一百年。額…不對啊,小玲瓏,那個手鏈又不能吃,也不外敷,咋是葯呢?”

  玲瓏即害怕地回憶又倔強地思考,想着父親告訴她和她偷聽到父親跟師叔伯們說的那些,還有這些年的苦難。慢慢地告訴張九重關於她的病。

  …

  原來小玲瓏在娘胎時候先天受損,胎體受創,本是九陰絕脈之體,卻成了九陰斷脈,陽不進,陰不留。為了讓她活下去被封印起來,后李天機和整個太上宗花了一百年時間研究,探尋,找到了找到了陰耀手鏈(太陰石和黑水玄蛇血晶所煉)和朱雀護心鏡(太陽石和朱雀真血所煉)。如此才能正常平衡體內陰陽二氣,卻還是艱難地活着,且修行速度緩慢。每逢遇到月圓之日午時就會陽火燒心如同在太上爐火中鍛煉,五臟俱焚,血脈燃燒。子時就會陰氣入髓脈絡陰寒,渾身雪白冰霜,痛如裂魂撕魄。

  偷聽的不知道早被發現,也不知道正在被偷聽。

  虛空之中,玉宗主和李天機,看着這兩個孩子,心情隨着他們的心情而變,雖然後面聽到玲瓏自訴病因病史,卻也不再那麼絕望。他真的看到了希望,小師叔居然可以化去太陰之力,當太陰之氣濃凝成水流便被稱為太陰之力,若他也能化去太陽之力,那玲瓏即便不能治癒,也不用那麼痛苦了。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天道輪盤系統》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天道輪盤系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八章天機難測心頭魔,玲瓏傷心道百年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天道輪盤系統”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