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奇怪的夢

更新時間:2018-01-12 20:11:31字數:3162

皎潔蒼白的輝月,如雪一般蓋滿在一處斷崖上。

妙曼的舞姿隨着琴聲的旋律輕盈扭動着,另妖嬈美艷的身影半倚在石牙上,腰間挎着一把精美絕倫的匕首,左手輕撫着彈動琴弦的男子。三人的對月起舞當歌,好不自在快活。

我們在一起已有千餘載,我心中早已開始對你們厭煩了。再傾城的顏容也早已經吸引不了我,你們走吧不要再跟隨我了。男子冷淡的說道。

崩,語出弦斷,恩斷義絕。

說完從掌心而出一團真元形成的圓球,把她們鎖住從斷崖直衝崖底下的龍泉眼內。

霎時間,明亮的夜晚被天火照明。

你快認罪啊,我已經為你求得天尊的原諒了。一名金身上仙朝他嘶喊道。

就這貨說的話,也就你們幾個會相信。

如此猖狂,搗亂升仙計劃還殺害我兒,零零總總的殺神弒仙,有逆天道罪該當誅!

道貌岸然的元上天尊居高臨而語。

是嗎,叫了這麼多人來,今日是想魚死網破嗎?

你兒子乾的那些破事你會不知道?還有臉在這跟我談論天道,不服你們儘管來試試看。

上,殺了他為眾生除害。

天雷為令,廝殺開始。

景色宜人的山川之景瞬間化為人間煉獄,哀嚎求饒聲,鮮血犹如湧泉般的四處濺射。

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殺一雙,若是來一群我定讓你們血染蒼穹!

上仙眾神,我看你們還不如北海的那些蝦兵蟹將,一劍就被成殺成這個模樣。拔劍而出時的嗜血劍氣把最前一排劈飛,徑直朝陣法中間殺入。

元上,我也讓你來試試這威力, 一陣嘶吼驚的地動山搖。

一劍刺空,狡詐邪魅的陰笑從元上天尊假身的臉上浮出。

不好!現在一劍轉身已經晚了。

只見元上的右手穿入自己的胸腔,手中的弒仙之劍也無偏無誤的刺進對手的心臟。拔劍和抽手的那一瞬間,元上的氣息全無,自己也是命懸一線墜落崖下。

天尊被他殺了,恐懼感蔓延在眾仙之間。

他也受傷了,現在只是困獸而已。我們一起上為戰死的天尊和仙友報仇。

來呀,不怕死的就上怕什麼。雖然身負重傷被圍困背靠着青癍大石上,但他依然戲虐面前的一眾上仙。

一襲白衣眨眼間在眾仙中揮動匕首移動,當出現在自己面前時,身後已經倒下了數名上仙。

你怎麼又來了。

他艱難的抬起血手輕摸着被風吹動的青絲。在內心堅強的男人,在自己最不舍的女人面前終究還是沒忍住淚水。

我把大姐打暈,就讓她替我們好好活着,赴死讓我陪你一起。

臭娘們,死到臨頭了還要殺我兩位仙友,現在就讓你們償命!

眾多法器集中形成的巨大能量,全部向背對的女子襲去。

噗,血濺三尺,沾落在她面前的青石,和男子悲痛的臉上。

別哭,我一直都會在你身邊的。你把眼睛閉上,我不想以這般模樣成為你腦海最後的回憶。

瀕死時還在用傷痕累累的手掌,艱難地去捂住心上人的雙眼。

噗呲,一劍緊接着一劍血淋淋補的穿心,尖銳的從後背刺出胸口。

這次總該死透了吧,讓我來親手了結了這號稱仙界第一的階下囚。

兇殘猙獰的面目,讓這些昔日滿腔正義的上仙變得魔鬼還要不堪。

我要你們全部償命!

揮出還未砍到頭顱的重劍被巨響震碎,短促瘋狂的嘶吼聲震耳欲聾。

飄渺而出的一團青煙化作一枚溫潤如玉的鐲子落入弒仙場之下。

暗夜裡的四周被炸裂出火光照的格外明亮,一切塵埃落定,百年裡恐再無今夜的風起雲涌。

城市的角落裡。

在武者世界里,實力為尊,平民永遠是底層的遵從着,最大的希望就是成為武者,不用被人魚肉。

快點起床,再不學校信不信我捶死你。

起來了起來了,媽你這大嗓門會吵到旁邊的鄰居,睡眼朦朧的肖越揉着眼睛說道。

每天辛辛苦苦,把你把拉大。現在還嫌棄我嗓門大,要不是有我這大嗓門,你個沒良心的早就餓死了。

母子倆二人相依為命,在這北方大陸舉目無親。全靠肖媽每天起早貪黑,開的早餐店撐起這個小家。

從小肖媽就和他說,當家的在他包尿片的時候就在外跑長途的時候出車禍去世了。

腦海里對爸這個詞毫無感覺。

早上我去外面吃,家裡的天天一樣都沒胃口。說完騎着踏了三年掉漆的二手山地自行車就去學校了。

會蒸饅頭不爭氣的貨,書也不好好讀天天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因為喜歡遊戲和小說,沉默寡言,沒什麼人和肖越走的近。

想着書包里那些還沒做完的作業,去學校肯定是少不被柳紅一頓批。哧———— 一個急剎車,突然他前後來了兩輛電摩。

上個星期就是被這群牲口搶了一個月的零花錢,今天怎麼又碰到了。

看着這幾個都是學校附近的小混混,仗着有一個是初級武者,天天騎着車子在學校附近轉悠,碰到落單的普通學生就會上去敲詐勒索。整天游手好閑,惹不起也躲不起的主。捏緊拳頭的手又鬆了。今天又碰上他們,空空的口袋只會讓他們不爽。

有一種人平時老老實實,不願意和別人爭這個爭那個,不是怕,只是沒有爭強好勝的性格,懂的退步和隱忍。這種人最好別難為於他,觸及他們的底線。當視為最重要的尊嚴都被踐踏,那麼其他的都不再重要,他們會奮起反抗,奪回自己最重要的尊嚴。

這個星期的呢?一個黃頭髮的小青年叫囂的問着。 昨天交班裡買書了大哥,啪!到底有沒有!真的沒有錢了,啪!又是一巴掌,在小巷裡響的發麻。

我艹,來啊,肖越紅着眼一下猛地撞開面前的那個人 ,衝過去給了他一拳。從小到大也沒人這麼打過他。人是有底線的,本以為好好和他們說實在沒有錢,這次算了井水不犯河水,他們沒必要和一個窮學生較真。

沒本事沒勢力的人本來就是被人用來欺負的。四個人的拳打腳踢難以招架,不知到是哪一個用了全力一腳踹到肚子,痛到吐不出氣的感覺蔓延在全身,從骨頭痛到了頭皮。一腳一腳的下來,只能抱着頭忍受着。

呸辣雞,他媽的還敢撞老子,活膩歪了,以後再遇到自求多福吧你。黃毛捂着胸口惡狠狠的罵道。

肖越顫顫的站了起來,感覺嘴裏火熱火熱的燙,胃裡也在翻江倒海,一口吐了比體溫高好多的血,泛紅的眼裡不知是充血還是痛的想哭。第一次被人打的這樣鼻青臉腫,但他心裏一點也不后怕,拳頭依然捏的緊緊,暗暗發誓,以後遇到拼了命也一定要他們幾個付出同樣的代價。

回到學校里,身體里火熱躁動異樣的感覺讓他眼裡只有向前走的路。

在走到班裡的路上有很多人注意到這個倒霉蛋。

走到教室門口,天生的孤命剋星突然出現。

學校超市的轉角,回家的路上,她總是能“湊巧”遇到肖越。

站住,倒霉蛋怎麼了,和別人打架了嗎?

訴我是誰欺負你,我讓人幫你打回來,在這裏只有我才能欺負你打你。其他人敢打你我要他好看!

肖越被人揍了給她的感覺就是,彷彿是,自己養的豬自己都舍不得這麼打,居然被別人打的這樣鼻青臉腫。不行,這件事一定要弄清楚,讓那幾個人長長記性。

在激動說著的女孩叫陳霜,大陳世家的獨苗兒,陳家武者眾多,財力也相當雄厚,也是這片大陸上四大家族之一。

幼年就得助於家族裡的長輩開啟了武脈。這家學校的股東就是她爸,在這一片地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悍婦”。手底下有一幫子的權貴人家的學生以她為中心。學校學生會主席,家庭背景不容小噓。

連校長和其他老師都不敢多說什麼,怕是一個不小心讓這小祖宗不滿意,自己的位置就難保了。

還幫我揍回來,在這就數你欺負我欺負的最歡。睡覺的時候在我旁邊丟一摞書,位置一前一后,還說是書不小心掉的,魂都讓你嚇沒了。還有上課柳紅提問的時候你举手就举手,可你幹啥子要說我會,回答不上來又要被罰抄課文。唉我又沒招惹過姑奶奶你,為什麼總是和我過不去。

欲哭無淚的表情帶着偶爾東北腔的軟話,惹得陳霜笑的合不攏嘴。

其實有些事情肖越心裏還是明白的,為什麼她總是和自己過不去,她本身性格就是有點大大咧咧。每個人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但是肖越不敢往那方面去想,不是一個圈的人,根本沒有可能。

她偶爾自己說說話,瞎玩瞎鬧,對於肖越來說已經知足了,能交到一位朋友,這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好嘞好嘞,俺以後少欺負你,陳霜也學着會應到。

這次鼻青臉腫的去班上,有點讓人搞不明白。居然沒有一個人笑他,這其中的原因肖越心裏明鏡似的。

以前被陳霜欺負捉弄的時候,全班人都笑跟打田機似的。柳紅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後來索性也慢慢習慣。

上午的經歷,逼迫着肖越心裏悄悄的發生了變化。他不想被人欺負,更不想以後自己親的人對自己好的人,因為自己沒本事不能保護好而也被別人欺負。

我想變強,我要成為武者,我想要站在高處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武啟天錄》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武啟天錄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章 奇怪的夢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武啟天錄”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