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隔閡

更新時間:2018-01-14 16:04:44字數:3254

噗通,噗通,噗通……

迷迷濛蒙之中,仇生的耳畔不斷的迴響着如同下餃子一般的落水之聲。

墜落的喪屍仿若無數魑魅魍魎尖嘯着從他的身旁經過,沒有任何絕望的落入了大河之中,眼中只有火熱。

噗通!

終於,他失去了力氣,也混雜在如雨落下的喪屍之間,朝着河面墜去。

他雖然已經沒了遊動的力氣,但是下意識的屏息卻能夠做到,在入水的瞬間,他霍然睜開了雙眸,朝着河底望去。

那一隻只喪屍,緩緩的朝着河底的最黑暗處沉去,但仍舊在不斷的張嘴,想要咆哮,想要生吞掉晚來一步的仇生。

這是一幅多麼凄美的畫面啊。

仇生閉上了雙眼,幻想着自己化成了一隻喪屍,安安靜靜的陷在河底的泥土裡,只有雙目注視着上方,看着那一條條游魚從眼前經過,陷入永恆的孤寂之中……

“呃……”

仇生不禁打了個哆嗦,倒不是因為河水冰冷,而是那孤寂的永生讓他心膽生寒,這無邊的“囚禁”,無疑比死亡更讓人恐懼,更令人戰慄。

“你醒了?”

而就在這時,李國平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啊?

仇生心中一震,猛地回頭朝着聲源處望去,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正躺在一個地窖之中,而李國平正守候在地窖的門口,為他把風。

“謝了。”

聰明如仇生,自然知曉是李國平將自己從河裡救了起來,帶到了此處,他的心中除了滿滿虧欠感,又有着幾分的溫暖,讓他揪起的心放鬆了許多。

但相比這份溫暖,他心中還有另一個更大的牽挂:“我成功了嗎?”

“成是成了。”李國平雖是在報喜,臉上卻無半分笑意,不無擔憂的看向了仇生的右手,“但是你的手破了皮,有關係嗎?”

仇生抬了抬手,稍稍蹙起了眉頭,腦海中回想起了在大橋上的瘋狂,最後搖了搖頭:“應該沒問題,我那時用安全套包住了拳頭,並且把帶着血水的安全套扔在了橋上,避免了水中感染。除非喪屍的體液通過流水大量的侵染了我的傷口,不然我應該是安全的。”

不過,在說完這番話后,仇生又頓了頓,繼續說道:“當然,如果我真的中招了,有異變的傾向,你一定要給我個痛快。”

“這個不用你說。”李國平亮了亮手中的匕首,在來到地窖后的幾個小時里,他除了偵測喪屍的動向,也時刻關注着仇生的狀態,從來沒放鬆過警惕。

“那就好。”仇生卻沒有因為李國平的防備而感到不愉快,反而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慢慢的站起了身,來到了李國平的旁邊,“我們現在大概在什麼位置?”

“半山腰?可能更矮一些。”李國平琢磨着說道,“我扛着你上山,目標太大,行動也不方便,只能把你弄到這個紅薯地窖里,暫時躲一躲。”

“那應該還來得及。在天徹底黑下來之前,咱們得趕回去。”仇生看了看天色,一邊說著,一邊跨出了紅薯地窖。

那冷峻的眼眸和更顯沉穩的語氣,令李國平不由一怔,他彷彿覺得眼前的仇生像是換了個人一般。

不……與其說是換了人,更像是一種蛻變與升華。

李國平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橋下聽到的咆哮聲,那撕心裂肺的吶喊,在那一剎那,令浴血無數的他都感到心悸。

在橋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才令仇生有了這種蛻變。

說實話,李國平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他同樣知道,這對於仇生來說一定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所以他選擇了緘默,將自己的好奇深深的埋在了心中,隨着仇生,一同朝着地窖外走去……

“呼,終於到了,累死老子了。”

關上了別墅的大門,李國平長舒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客廳的沙发上。

這段上山的路可比下山困難多了,不僅沒了自行車全靠步行,而且原本人煙稀少的岳秀山上,已然漫山遍野都是喪屍,清理道路花費了李國平不少力氣。

這一切,自然全都得歸功於仇生那一聲聲的吶喊,幾乎將周圍區域甚至城區的喪屍都引了過來。

“只要你吃得下,今晚上開兩個牛肉罐頭,給你補一補。”仇生拍了拍李國平的肩頭,豪氣的許諾道,這是他能夠想到報答李國平最直接的方法。

雖然他有着充足的食物儲備,但是在這個喪屍橫行的世界,誰也無法預料將來能否找到更好的食物替代品,所以他仍舊嚴格的控制着食物的分配,一個人吃兩個牛肉罐頭,絕對是末日前滿漢全席一般的待遇了。

李國平聞言,亦不禁食指大動,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渾身上下突然的充滿了氣力,噌的一下便從沙发上站了起來,一把摟住了仇生的肩膀,笑道:“兄弟,別說兩個牛肉罐頭,就算是兩頭牛,老哥我也吃得下。”

“……”

仇生翻了個白眼,他很想笑,但着實是笑不出來,最終也只是撇了撇嘴,淡淡說道:“別浪費就好。”

“歐克歐克,咱就別磨嘰了,趕緊開飯吧,我怎麼都聞到牛肉罐頭的味道了呢?”李國平直接拖着仇生朝着地下室走去,走動之時,鼻頭聳動,竟聞到了一股香味飄來。

他原以為是自己的幻覺,畢竟他靠着幻想度過了不少的難關了。

誰知他身邊臉色剛剛緩和下來的仇生,臉色在這時突然垮了下來,冷冷說道:“我也聞到了。”

這句話的意思,不言而喻,李國平登時愣住了。

而仇生直接掙脫了李國平,大步的朝着地下室入口沖了過去。

是的,他也聞到了一股濃烈的罐頭和方便面的香味從地下室方向傳來,如此濃烈的味道,顯然不是一兩個罐頭能夠釋放出來的。

“兄弟,你別激動……都怪我,我沒有和他們說清楚……”

仇生的憤怒,濃厚得足以從李國平的每一個毛孔鑽進去,李國平心中焦急不已,連忙追了上去,為自己的兩位同伴求情。

他倒是不怕仇生做出傷害兩人的事情,只是那一對小情侶根本沒有多少求生的經驗,這一路上幾乎都是靠着他一個人,將兩人帶出了城市。

仇生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只要將兩人踢出團隊,兩人能夠存活下來的可能,便微乎其微了。

“我們在外面出生入死,他們在家裡喝酒吃肉,你別告訴我你還想要帶着他們倆一起離開!”

仇生憤懣的沖向了地下室入口,卻發現地下室入口竟然从里面鎖住了,更是冷笑不已:“看看,看看你的同伴做的好事,這麼快就想要鳩占鵲巢了,我看他們是巴不得我們死在外面!”

“這……”面對仇生的質問,李國平也有口難辯了,因為在出發前,他和仇生的確千叮萬囑不能關上地下室大門。

而令仇生感到荒誕和憤怒的還不僅於此,當他們在地下室門口站定后,一道道隱約可聞的為愛鼓掌之聲也從地下室中傳了出來,隨之而來的,還有那此起彼伏的呻吟聲。

“真是飽暖思yin欲,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和這樣的垃圾走到一起的。”

仇生在和李國平同生入死後,已經在心中認可了李國平,大概摸清了李國平的為人,俗話說人以類聚,物以群分,李國平和這對小情侶能走到一起,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我……我來讓他們開門,讓他們向你道歉。”

李國平咬緊了牙關,此時此刻,他也對郭想和張娟十分失望,但一想到一路扶持從地獄般的都市裡走了出來,他還是忍不下心將兩人拋棄。

“不用了。”

仇生卻擺了擺手,制止了李國平向前,他走向附近的儲物櫃,打開了第一個抽屜,从里面拿出一把鑰匙,插入了鐵門側面的鎖孔內,輕輕一扭,直接將鐵門掀了起來,沖了下去。

地下室里,郭想和張娟還在仇生的床上翻雲覆雨,當看到仇生和李國平突然出現,兩人就像是被警察查房的嫖客與ji女一般,慌張的用被子遮住了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後縮了縮。

“你們兩個……給我滾!”仇生不願多費唇舌,只是指着出口,向兩人喝道。

那桌子上亂七八糟擺放的兩桶泡麵,以及八個只吃了不到一半的各類肉罐頭,午餐肉,簡直令人觸目驚心。

肉罐頭的儲量本就不多,這兩人竟然一次就開了庫存的三分之一,仇生不想考慮任何其他的可能,除了驅逐,沒有他法。

可是,令仇生萬萬沒想到的是,那郭想非但沒有半分的愧疚,反而喧賓奪主的嚷了起來:“叫我們滾,憑什麼?”

“小子,你搞清楚,現在是咱們人多!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最好把嘴巴收緊一點,別惹我生氣,否則……”

啪!

一道響亮的耳光聲,打斷了郭想的話語。

“李哥,你打我?”郭想難以置信的看向站在床邊,面容冷到極致的李國平,不可思議的張了張嘴。

“道歉!”

“憑什麼?李哥,現在可是我們人多,沒有搶了他的所有食物,已經算對得起他了。”

啪!

“道歉!”

“憑……”

啪!

“道歉!”

李國平內心掙扎不已,他目前所能做的也僅僅只有這些,他現在就像是天平外的一個砝碼,只要偏向誰,誰就能夠獲得最終的勝利。

如果非要選擇,他一定會選擇仇生,但感性又告訴他,他不願意眼睜睜看着郭想和張娟死去。

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啊!

李國平滿懷期盼的注視着郭想和張娟,心中不住的吶喊着,同時再度舉起了右手,隨時準備揮下……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末日狂徒》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末日狂徒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六章 隔閡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末日狂徒”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