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1)

更新時間:2018-01-09 13:26:29字數:18132

第四章 主體工程建設

第一節 大壩工程

大壩工程,是黑龍灘水庫最重要、最關鍵的工程。能否實現省、地區提出的“一年建成,兩年掃尾,明年蓄水,後年受益”的目標,關鍵就在於大壩工程能否如期完成。水庫要發揮功能,首先得要把水蓄起來。現在是10月開工,除了鯫江河流的自然流水可蓄外,是沒有太多的自然降水可積蓄的,因此要經過幾個月的施工,爭取來年雨水季節積蓄大量的洪水,才能能更好的發揮水庫功能。

大壩會戰,是水庫工程最為宏大和艱巨的戰鬥。讓我們再來回顧一下大壩的幾個具體数字。設計的大壩壩頂總高程487.2米,其中壩體高程486米,壩體上還有1.2米的防浪牆。壩底長56米,壩頂長271米,壩底寬52米,壩頂寬6.6米,預算共用漿砌條石20萬方。對這些單調的数字,或許你對工程的浩大,感受不深刻。再舉一個例子,你就可以想象了。據統計,從山廠辛苦開採出來的6000多方條石,因為不符合大壩安砌標準,被負責大壩工程的大壩團全部丟下河報廢,不準運到工地使用。大壩上需要的條石,一般都是1.2米X0.4米 X 0.4米的俗稱“四四”條石,按這個標準計算,這6000多方條石,就有3萬多條,需要耗費2萬多個人工才能開採出來。

大壩工程是黑龍灘水庫的主體工程,它的成敗事關工程全局,為了確保大壩工程的統一指揮,協調管理,經縣革委會批准,專門設立了黑龍灘水庫指揮部大壩團。熊吉慎任團政委,張子林任團長,王明金和王發祥任副團長。下設大壩團辦公室、大壩施工組、山廠組、機電組、安全組和造船連。各下設單位分工合作,團結一致。目的就是讓大壩工程順利推進。

大壩工程從1970年9月開始備料和做清基準備工作,10月1日正式開始清基。因此很多人贊成1970年10月1日為黑龍灘水庫建設的開工紀念日。11月31日清基結束,12月2日大壩開始回填,1972年1月25日,整個大壩工程全部完工。歷時一年零3個月。實現了“一年建成,兩年受益,絕不讓洪水跑一滴”的宏偉目標。

最初參加大壩工程建設的水利戰士達14159人,其中文宮區2800人,方加區3700人,富加去3000人,彰加區2500人,北斗區2000人,龍正區150人。鍾祥區、汪洋區、禾加區也曾派人參加,隨後在東、南乾渠開工后,就調往東、南乾渠工地了。(黑龍灘水庫志,电子科技大學1989年版)

大壩工地上成千上萬的水利指戰員上演了一幕幕感天動地的故事。他們在惡劣的環境下,戰天斗地,自力更生,艱苦奮鬥,不怕苦,不怕累,甚至不怕死,相互幫助,團結治水,開動腦筋,奏響了一曲曲凝聚仁壽人精神的頌歌。

大壩清基是分兩期進行的,第一期是開挖河床段,軸線長56米,寬54.5米,第一期清基工作在11月31日結束,河床高程437.0米,基礎清成了上游低、下游高向庫內傾斜的倒坡,坑底最低高程433.0米。齒槽開挖比上游壩腳開挖的基礎深1.2-1.5米,最低高程431.5米,齒槽寬2.0米,左右岸伸入基岩2-3.0米。第二期清基於第二年也就是1971年7月21日開始,主要是左岸肩和右岸肩,分別清成了台階狀。(課參考吳樹科《黑龍灘記憶》P100)

清基工程量大,地質複雜,工具粗陋,運輸力弱。整個清基工程的開挖和運輸幾乎都是依靠水利戰士的雙手和肩挑背磨。昔日樹木茂密,蟲豸、禽畜出沒的山野,一下就布滿了水利戰士,寧靜的山野從此就熱鬧起來了。在工地現場,水利戰士有的用鋤頭挖掘,有的用鋼釺推掀,有的用大鎚、二錘破碎、有的用箢篼搬運,板車、雞公車在人群中來回穿梭。整個工地上到處是忙碌的身影,特別是排隊前行的負責搬運的一組組水利戰士,他們前後距離1米多,用扁擔和箢篼挑着山石、泥土,整齊邁向指定地點。隊伍短的7、8人,長的幾十人,時而說笑,時而齊唱山歌,完全忘卻了重擔壓肩的辛勞。這邊挑着箢篼的隊伍在前進,那邊10來個人正圍繞着一塊巨石,有用鋼釺支撐的,有用手臂摟着的,大家隨着吆喝聲“嗨着、嗨着”,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一塊塊巨石就這樣在人力的蠻幹加巧幹下,翻了身,轉了向,滾到了預定的地點。蠻幹是指水利戰士,人人使出全身力氣,沒一人趁人多而偷奸耍滑,出手不出力;巧幹是指水利戰士利用簡單的工具,用有限的力量巧妙地搬動沉重的大石頭。乾重活,光有蠻力是不夠的。

初秋的仁壽天氣,氣溫還很高,工地上的水利戰士,只要一出工,很快,衣服就被汗水濕透了,汗水就順着臉頰往下滴,他們有的用手在額頭橫着甩一把,再沿着下巴甩一把,兩把就拂去汗水;有的用自帶的舊毛巾,仁壽人俗稱“汗帕子”隨手往臉上一抹,擦去汗水,就接着干。汗帕子要麼搭在肩上,要麼放在衣服口袋裡。不一會兒,乾燥的汗帕子就可以扭出水來,汗味衝天。

就是這樣一支不叫苦不叫累的水利大軍,經過2個月的艱辛勞作,於1970年11月31日,完成了大壩的第一期清基任務。

大壩設計為漿砌條石弧形重力壩,預算共用漿砌條石20萬方。20萬條石是什麼概念呢?安徹大壩的條石規格一般是1.2米X0.4米X0.4米,按這個規格的條石計算,20萬方條石,就需要100多萬塊條石。這100多萬塊條石,在當時,就是要清晰的計數這些條石都非常困難。安砌大壩以及後面的修渠、建渡槽、拱隧洞等用到的條石,要求都很高,必須是規整的條石,達到“四棱上線,八角齊全,六面平整,不刀不翹,缺角不大於5公分,窩凼不大於2公分,且每條石料不得超過兩處”。為了安砌時能夠緊密的黏合,條石還要求保持乾淨。

這100多萬條石在哪裡呢?在荒山野嶺中,需要水利戰士去尋找,去開採,去打磨。說仁壽的石頭資源豐富,就是說仁壽的山多,石頭組成了山,但山就是山,山卻不能像桃樹、李樹結出果子那樣直接產出需要的條石,尤其是要符合大壩嚴格標準規格的條石。開採條石既是力氣活,也是技術活,力量與技術缺一不可。開山破石,打磨運輸幾乎每一個環節都需要力氣和技巧。石工師傅,抬工師傅,都是工地上的重要技術人才。雖然他們沒有進入正規的學堂學習,沒有技術工人的等級職稱,甚至沒有文化,連字都不認識,但在師傅的手把手傳承下,憑着自身的智慧,經過多年的自我磨練,在實踐中不斷的總結經驗、教訓,日積月累,石工技藝日漸高超了。在尋找山廠的時候,有經驗的老石工,只需要觀察一下山石的走向和山石的外表,就能大致推斷出這座山廠的石頭品質好壞和山石的脈絡是否便於開採。石工師傅找到石材后,還要由專門管理山廠的山廠組到現場採集樣本,通過干、濕兩種抗壓強度試驗,符合大壩所需石質要求的山廠,才准許正式開採石料。

修建大壩的條石不僅在外形規格上要求嚴格,而且在石頭的品質上有着嚴格要求。因為大壩要承擔巨大的壓力,石頭的品質直接關乎大壩的安全問題。大壩下游數十萬人民的生命財產都與大壩的安全息息相關,那是開不得半點玩笑的。

為了保證大壩安砌條石的質量,大壩團成立了專門負責條石工作的山廠組和安砌組。

擔任開採條石的營連,安排本連隊的技術高超的石工為小組長,分散在大壩周邊的山嶺,尋找合適的山廠,組織各自連隊開採符合標準的條石。在營連幹部一聲令下,漫山遍野都是開採條石的石工,他們帶着大鎚、二錘、楔子、鋼釺、鏨子、手錘、大索(搬運條石的繩索的俗稱),在指定的區域打響了開山破石的戰役。

來自鋼鐵公社的老石工李書田已經70歲了。這位古稀老人,本該在家帶帶孫子孫女,頤養天年,但是黑龍灘水庫工程動員大會時,他是他們生產隊第一個報名參加建設的。實際上,黑龍灘水庫工程指揮部對參与修建的抬工的最低年限要求是15歲,上限是45歲。年過70歲的李書田已經遠遠超過規定的上限標準。無獨有偶,當年報名到水庫工地,並在工地上帶領徒弟們在開石中做出巨大貢獻的老石工黃豐年,也是白髮蒼蒼,年逾七旬的老人了。當時生產隊長考慮到老人家已是古稀之年,工地上又是需要體力的苦力活,擔心他身體吃不消。李書田老人當場就說,自己身體好得很,力氣有的是,修黑龍灘水庫是件好事,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參加,還說,自己參加多一份力量是一份力量,他巴望着水庫早日修成,在自己死之前要是能看到黑龍灘的水灌溉莊稼,喝上一口黑龍灘的水,就是死,也能瞑目了。隊長還是有些擔心,沒有直接表態是否答應。這下可把老人急壞了,他拉着隊長不準走,非要和隊長較量一下力氣。

农民那些年較量力氣大小最最簡易的方式就兩個,一個是扳手腕,一個是扭扁擔。生產隊長40剛出頭,血氣方剛,也正是身體出力的時候,心想我還贏不了你一個老頭,較量就較量,誰怕誰,要讓您老人家輸得心服口服。

李書田還叫來大房子(農村以前時興幾十戶人家聚居在一起,俗稱大房子)的幾個社員做見證。先是扳手腕然後是扭扁擔。李書田老人搬出自己的大方桌立於地壩上,隊長和他分立桌子兩邊。聽說李大爺要同隊長較量,10多個社員很快就圍攏過來看熱鬧。扳手腕開始。兩人微曲身子,抬手肘立在桌子中央,兩隻粗糙但充滿力量的手緊緊的抓握在一起。觀看的人喊着加油加油。兩人的手腕忽左忽右的搖擺,誰都扳不到誰。李書田老人手瘦,在運力工程中,一股股青筋突出,好像巨大的力量要從哪裡噴發出來。突然李書田一發力,“啪”的一聲就把隊長的手背放倒在桌子上面。李書田老人第一局贏了。

第二局換手,隊長贏。第三局李書田老人贏。

接下來,比賽扭扁擔。扭扁擔,就是兩個人用自己的雙手緊握着扁擔的兩端。水平放置扁擔,然後喊“1、2、3”,3字一完,就開始扭扁擔,誰先鬆手,誰就是輸家。扭扁擔需要蠻力也需要巧力。70歲的李書田已經記不清同生產隊的社員扭過多少次扁擔了,巧力當然會使用。

在大家的哄鬧聲中,扭扁擔正式開始了。這次兩人都因使蠻力,漲得滿臉通紅。很快,李書田拿下兩局,贏了隊長。隊長無法可說,只好答應李書田上工地。

隊長把李書田要上工地的事報告給了大隊支部書記。書記說,工地上現在最缺的就是有經驗有技術的石工。李書田老人要去,大隊以及公社表示熱烈歡迎,同時要求大家在工地要注意照顧老人,因為畢竟老人歲數大了,歲月不饒人呀。

後來有人問李書田,70歲了真還有那麼大的氣力嗎?李書田笑笑說,實際上他是拼不過生產隊長的,這次主要是一心想上工地參加建設,是鉚足了最後的勁才勉強戰勝了隊長,當然要是要再倒轉去5年,他是絕對有把握贏隊長的。

大壩工地上,有上萬名水利戰士,而真正懂石匠活的石工,總共只有900來人。如果僅僅依靠這900來名石工去開採、打磨條石,按照大壩的需求量,至少要用4、5年的時間。黑龍灘水庫工程不可能等待如此漫長的時間。況且,上級領導早都提出了大壩要“一年建成,兩年受益”的目標要求。要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必須要有相當數量的石工。

現在石工缺口很大,怎麼辦?大壩團緊急召開營連主要幹部會議,大家認為,現在工地上的人,有的是,缺石工,那就馬上培養嘛,邊培養邊實踐。各個營、連會後立即組織本連隊石工開會,布置具體任務。工地上各營、連按照“老帶新、熟帶生”的方式培養石工。通過這種方式,先後培養了石工一萬多名(據當時的《工地戰報》記載)。

農村的石工,絕大多數都不是單純的石工,一般石工也是抬工。這是由當初農村的條件決定的,開採的石頭需要搬運,條石沉重,一個人要搬運很麻煩,很困難,幾個抬,就方便輕鬆多了,於是抬工這一職業就產生了。抬工不一定是石工,石工一般都是抬工。

在工地上辛勤勞作的李書田接到培養石工的任務后,非常愉快的就招收了自己的徒弟。他白天在工地上手把手的教徒弟,晚上還舉辦學習班,組織徒弟們學習《為人民服務》等文章,給他們講道理,給他們傳思想 ,給他們教技術。李書田耐心細緻,在石工培養方面做到了思想、技術兩不誤。

在農村師傅招收徒弟有着嚴格的儀式和程序規範。最簡單的禮數也要三拜九叩,要給師傅買酒買煙和送大公雞。徒弟還要為師傅無償幹活,師傅在傳授手藝時也總要留一手,有的手藝至死不傳徒弟。但在黑龍灘如此偉大的工程面前,師徒之間那些繁縟禮節就顯得特別渺小了。師傅們已經放下了高高在上的架子,所有的拜師禮節統統取消,更可貴的是,在黑龍灘工地上打破了多年形成的師傅“留一手”的做法,每個石工師傅都是全心全意毫無保留的教徒弟,都真心希望徒弟早日學成,早日投入到工地建設中去,生怕徒弟手藝不精,師傅們都盼望着徒弟們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李書田在短短的的時間里就培養了30多名能夠在工地上獨當一面的徒弟。李書田曾說,我都這麼大歲數了,巴不得多教一些徒弟,不然,難道我還把石工手藝帶到棺材里去嗎。在帶領徒弟們開山劈石的辛勤勞作中,有一次李書田的手不幸被石頭擠壓了一下,受傷不能幹活了。連隊上考慮到老人家歲數大,手有傷,就安排他休息幾天,好好養傷。李書田堅決不同意休息,他說他手雖然受傷了,但是腳還是好的,不能打(打磨)石頭了,還有力氣抬石頭。他一天也沒有休息,堅持在工地上勞動。

富家營石咀連有100名學徒工,只有幾個熟練的石工師傅,他們就採取辦學習班的辦法,集體教學徒石工手藝,學工很快就掌握了技術的基本要領,然後在工作中不斷實踐不斷改進提高技術。

為了鼓勵青年戰士积極學習技術,有不少的國家幹部也主動學習石工技術,起到了帶頭示範作用。各連選派本連的石工師傅,在培養石工時,選擇一塊條石做示範,徒弟們圍成一圈學習。徒弟們先聽師傅詳細講解,看師傅具體操作,然後拿起鏨子、手錘跟着師傅一起操練。師傅不計報酬,也不需要繁縟封建的禮數,耐心的教,學徒虛心勤奮的學。在師徒的勤學苦練下,很快工地就培養出了一批能夠獨擋一面的青年石工,使功效由原來開一方石料需要13個工日,提高到只需要6或者4個工日。

大壩安砌條石,最需要熟練的石工,大壩團還專門舉辦了安砌學習班,請水校老師講課,先後培養了134人成為大壩安砌的技術骨幹。

水庫工地上就按照“老帶新、熟帶生”這種方式先後培養了12000餘名石工,這些石工後來成為當地的匠人,並靠此技術發家致富,同時這些人也傳承和升華了抬工號子,讓仁壽的抬工號子成為省級非遺保護項目,那是后話,暫且不表。工地的培訓工作一直都在進行,通過工地的培訓,還培養了機手,鋼筋工、電工350多人,這些人在黑龍灘水庫建設時期,是水庫工程的技術骨幹,為水庫建設做出了貢獻,改革開放后,這些人憑着這些手藝走南闖北打工,不但自己發家致富,而且為國家的城市建設做出了新貢獻。

李書田老人的先進事迹感動了《人民日報》的記者,記者在1973年8月9日的題為“高峽出平湖——四川仁壽縣建成黑龍灘水庫事迹”新聞報道中是這樣描述他的:老石工李書田70歲了,他是鋼鐵公社的人,最初公社考慮他年歲大了沒有調他,這次他主動要求參加。這時有人拉他去外地干私活,說什麼“憑你這麼好的手藝在水庫上干一天掙不了多少錢,活路又勞累,你圖個啥!”李書田直截了當地對那個人說,“我圖的是社會主義,圖的是給子孫後代造福”。李書田在工地上不僅熱情的傳授技術,還老當益壯的帶頭苦幹,這位老石工在工地長達一年的時間里,沒有缺過一次勤,每天從早到晚一錘一鏨的敲打過不停,經他的手打磨的鋼鑿(鏨子)就有20多根。

開採條石工序很多。先是由有經驗的石工找到一片山廠,觀察岩石的品相和脈經走向,然後開始從岩石上分裂石墩子。按照岩石的脈經規律,畫好線路,石工開始用鏨子、手錘在岩石上鑿出數個蚌殼形狀的楔眼,楔眼很有講究,一定要鑿得很規範,否則裝不住楔子,就不能破開巨石。打好楔眼,裝上楔子,由力氣大,會掄大鎚的石工,高高地掄起大鎚,使勁的敲打楔子。打大鎚的石工喜歡脫掉上衣,光着膀子,唱着鏗鏘有力,節奏跳躍的開山號子:“金花呢,銀花呀,喜花的呀呵嘿!依呀喲兒依喲,喲依兒呀喲,這幾哨來呀,呃……呀……”40來斤重的大鎚對準楔子就是一擊打。這場面就是一幅力與美結合的漂亮油畫。大鎚連續擊打幾下,岩石就崩開一條縫來,這就意味着這塊石墩子與岩石斷裂開了。這時大家又拿起鋼釺,找個合適的支點,開始吆石。所謂吆石,就是把分裂開的石墩移動到一個適合打磨成條石的地方。吆石是要唱吆石號子的,石工們用他們獨有的腔調唱到:“三十六歲吃糖果啦,吃糖果兒哪,吃呀,那個三生哪,喲呵嘿,到如今哪,嫂呀嫂兒呢,冤呀家兒呢,鬧呀鬧翻天哪,打呀打洞洞呀,柳呀蓮兒舍,蓮呀婆兒舍,那呀才好耍,來嘛喲呵嘿,好玩耍呀……”

石墩子搬到地方了,石工又重複之前開山破石的程序,用大鎚和楔子把一塊塊符合要求的條石毛坯料從石墩子上分裂出來,整齊的擺放在山廠上。這些毛坯石料就像列隊等待檢閱的士兵一樣,靜靜地站立在哪裡,等待着調遣。石工打磨這些條石前,先用墨斗或者竹尺按照大壩要求的規格畫好線路,由石工手藝精湛的石工,一手錘一鏨子的打磨這些毛坯料。打磨石料是個細緻活,需要耐心對待。經過石工們細緻地打磨,一條標準的條石就出來了,每條鏨子路線筆直,粗細一樣。如果說毛坯石料是等待檢閱調遣的士兵 ,那麼經過石工最後打磨的條石就是穿戴整齊準備上戰場的士兵。這些條石的下一步就是被搬運到大壩,在一個合適的位置與其他條石緊緊的依偎在一起,共同支撐起高大雄偉的大壩,攔起一潭滋養百萬人民的清水。

石工們在開採條石時,非常辛苦。無論是掄大鎚、二錘,首先需要的就是充足的體力。大鎚重的達40多斤,二錘也有10多斤。每天收工回來,這些石工們全都累得腰酸背疼。打磨條石的石工,全是光着手握住鏨子和手錘,一錘一錘的敲打,時間長了,握鏨子的手由粗糙變成水泡、血泡,再由水泡、血泡變成老繭,厚厚的一層,針都刺不進去。握手錘的手不是水泡血泡,就是厚厚的老繭。打磨條石,還得專心,不能開小差,眼睛要死死的盯住鏨子的路徑。在打磨過程中,稍有不慎,手錘就敲在了握鏨子的手上,頓時鮮血直流。對這種時常發生的敲打傷,石工們都視為小傷,不太在意,更不可能停下手中的活兒,跑到醫務室去包紮治療。他們用最簡易辦法,也就是把傷口支進嘴巴,用嘴巴吮吸一會兒,把吮吸到口裡的鮮血吐在地上,反覆幾次就算處理好了;傷口更嚴重一點的,石工們就到旁邊的山上找到一種名叫“馬蒂草”的野生植物,摘一把放在嘴裏咬碎咬融,敷在傷口上,血就止住了,然後繼續揮起手錘工作。就是這樣的堅持工作,就是這樣的簡單治療,很多石工的手終身落下了疤痕和傷痛。

冬天,天氣乾燥,長時間在山廠工作的石工,大多數人的手都會龜裂,有的石工指節間的裂口比現在餐館使用的牙籤還大,他們沒有現在的各種可以潤膚的膏或霜可以塗抹,一般都是讓其自然癒合。帶着這樣龜裂的手繼續勞動,時常讓裂口再次崩裂,鮮血直流,鑽心的疼。若干年後,當我們看到一位老石工依然粗糙的老手上有一條條疤痕,那十有八九就是當年在黑龍灘工地上留下的。黑龍灘水庫修建工地上的艱辛就以這樣特別且無比感人的形式刻在了水利戰士們的手上,永不磨滅。這樣的手,是我們後來人應該多看一看,多握一握的……

開採出來的每一條條石都凝聚石工們的血汗。這些條石經過山廠組的施工員的一條條的檢驗,合格的打印上相關標記后,才允許搬運出山廠,輸送到大壩,供安砌使用。

條石要運送到大壩也是很費周章的事。那時沒有方便的交通工具搬運,絕大多是條石都是靠抬工抬到大壩的。即使使用架車、汽車運輸也需要抬工裝車、卸車。

打石頭苦 ,抬石頭也苦。

抬條石時,依據條石條大小和重量的不同,需要的抬工人數不等,少則4人,多則8人。抬石頭也是技術活,不僅需要勞力也需要技巧。勞力和技巧缺一不可。哪怕是兩個人抬一塊條石,要想抬得輕鬆,走得順暢,都要二人配合好腳步。4人以上共同抬條石,技術含量就更高了。要求參与抬條石的幾個人必須合著節拍、套上步伐,任何一個人跟不上節奏,套不起步伐,其他幾個人就無法順利前行。

搬運條石的地方道路條件差,隨處都是爬坡上坎,轉彎抹角,而且道路狹窄,凹凸不平,抬工們如果配合不好,在這些山路上是難以通行的。重擔壓在肩上,寸步難行,不僅人勞累,工作效率還低下。更麻煩的是,如果一人出問題,比如抬杠從肩上滑落或者腳下不穩固,一個閃失,千斤重的條石就會跌落傷人,輕則傷及皮肉,重則砸斷筋骨,甚至奪了性命。整個水庫工地上石工缺乏,抬工也缺乏。解決的辦法還是師傅帶徒弟,邊培訓邊實踐,工程進度一點也沒有耽擱。抬工石頭要抬得好,抬工號子少不了。

仁壽的抬工號子,源遠流長,至少有200餘年的歷史,經過黑龍灘工地的運用,號子在傳承的過程中不斷髮展創新,後來以汪洋抬工號子和虞臣抬工號子為代表的仁壽抬工號子成為了首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近年來,仁壽抬工隊帶着仁壽抬工號子多次參加省市縣的演出,每次都引發轟動。仁壽縣委宣傳部等單位在2016年以黑龍灘水庫修建時的抬工和抬工號子為素材創作的大型音樂劇《抬工魂》,在各地上演后受到一致好評。

現輯錄一首當時工地上廣為傳唱的一首抬工號子:

正月里來東風暖

理論指示往下傳,

學習理論反覆辟

全國人民總動員。

二月里來備春耕

貧下中農心連心

理論學習要抓緊。

反修防修有保證。

三月里來種植忙

階級鬥爭永不完

徹底埋葬帝修反

牛鬼蛇神一掃光

四月里來正栽秧

對資專政記心上,

鎮壓敵人要堅決

社社隊隊擺戰場。

五月里來紅五月

五七指示要記得

幹部參加勞動好

能官能民好風格。

六月里來火正紅

限製法權不放鬆

三大差別要縮小

等級觀念要破掉。

七月里來稻正黃

不準棄農去經商

教育改造小生產

私有觀念要掃光。

八月里來豐收忙

知識青年下了鄉

廣闊天地煉紅心

一代新人在成長。

九月你來谷滿倉

工地四處擺戰場

學習理論促大幹

國家計劃早日完。

十月里來國慶節

全國安定又團結

喚起工農千百萬

建設繁榮新中國

冬月里來黃花香

千軍萬馬修渠忙

立下愚公移山志,

敢叫日月換新裝。

臘月里來梅花開

主席的思想暖心懷

手捧馬列心向黨,

繼續革命向前邁。

(此首抬工號子系當時參与工程建設的梁瑞祥同志收集整理)

在道路稍微寬敞一點的山廠,為了提高效率,石工們採用了板車運輸條石,仁壽人習慣稱板車為架車或架子車。架車,是農村一種常用的運輸工具。這種架車結構簡單,就是用一根鐵棒做橫樑,兩邊各套上一個輪子,由木工師傅用兩根結實的木料製作支架(俗稱“杠子”),再在支架上連接幾根橫木,鋪上木板放置在帶輪子的橫樑上,就可以使用了。

使用架車,工作效率肯定是要提高的,也能減輕戰士們的勞動強度,但實際上使用架車這種粗陋簡易的工具也是需要不少勞力的。因為製作簡陋,而且當時架車的輪子很多連一個像樣的軸承都沒有。裝上條石的架車需要一個力氣大的人在中間手扶杠子掌握方向,肩上還要斜跨一根繩索拉車,架車後面需要幾個人弓着身子使勁推車。有時前面還要增加一兩個用肩膀斜挎繩索拉車的戰士。因為道路不平整,架車行進時左右搖晃不定,中間掌握方向的人,雙手要緊緊的握住杠子,一天下來整個臂膀都酸疼不止,肩上拉車的繩索深深的勒進了肩膀,一道道鮮紅的印痕,犹如皮鞭抽打的一般。後面推車的人,不但要使勁全力推車,還要隨時把穩住條石,以免因車左右搖晃而摔落。即使使用架車,每一個人也是累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

地區和縣運輸公司派遣了一部分汽車支援工地的條石運輸。

隨着大壩的不斷升高,無論人抬、架車運,還是汽車運輸都面臨着道路問題。是隨着大壩增高把公路修高,還是另想辦法呢?修高公路成本高,大壩修起來了,就能夠蓄水,有水就能撐船。如果船運條石到大壩,水漲船高,可以不受道路限制。

而且隨着大壩附近條石的開採完結,需要的條石離大壩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使用船運更加方便。船,需要工地自己想辦法解決,途徑有兩個:一是自己造船,一是買船。最後指揮部決定,既要買船,也要自己造船,兩條腿走路,免得耽誤工程進度。

造船可不是簡單的事,比造架車就難多了。仁壽是個內陸縣,沒有大的江河,也沒有規模水域的湖泊,很少使用船運,人民對船的概念不深。平常偶爾見過的也就是一些小河小溪,池塘、小水庫使用的小漁船。這種小漁船也就乘坐一兩個人而已,而且因為船小,在水中行進一不小心失去平衡就會船翻人落水。這種小船是不可能用來運輸條石的。木工要製作運輸條石的木船,連個樣本都沒有。

在黑龍灘水庫工地上,水利指戰員在困難面前,從來都是“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在困難面前既不會低頭,也不會繞着走。在以後的工程建設中,還會開動腦筋,發揮智慧,創造出很多工地上用得着的實用工具。用現在的時髦話說,那就是高手在民間。

為了及時造好船,滿足船運條石到大壩的需求,工程指揮部召集各營連技術過硬的木工108人組建成造船連,專門負責造船。

木工陳大軍自幼跟隨父親學習木工手藝,幾十年走村串戶為老百姓干木工活,練就了一身過硬木工手藝,無論是做的農具和傢具都是一流的質量,一流的外觀,深受當地老百姓歡迎。陳師傅在家鄉周邊幾十公里都享有盛譽,每年的木匠活忙都忙不過來,帶的徒弟也多,逢年過節,徒弟們都來給他“請安”,吃飯都是兩大桌人。

修建黑龍灘水庫的動員會後,年過花甲的他主動找到大隊報名參加。報名后,陳師傅還召集他的徒弟們開會,希望徒弟們也一起參加工地建設。年輕的徒弟們認為現在鄉下木工活兒多,掙的收入多,到哪家幹活,都是酒肉相待,倍受尊重。到黑龍灘工地,任務中,活兒難,收入少,划不來。陳師傅就給徒弟們講修建黑龍灘水庫的好處,還讓大家回去認真學習主席語錄。最後陳師傅乾脆拿出了“殺手鐧”,擺出了師傅的架子,說,如果大家還認他這個師傅,那就得給師傅的面子,要支持水庫建設,同他一道報名參加水利大軍。經過陳師傅的開導和教育,好幾個徒弟最後都答應參加。

陳大軍師傅因為歲數大了,加上木工活長期用眼過度,他的視力大不如前,干木工活是需要又一雙好眼睛的,勾划墨線時,眼睛不好使,影響木工活的質量。三年前,他就開始戴老花鏡幹活了。報名參加水庫工地建設后,陳師傅認為自己先前用的老花鏡不夠清晰了,應該添置一幅新的、質量好一點的眼鏡,才能保證在工地上把木工活兒幹得漂亮。

那年月,買老花鏡都不方便,鄉下周邊的鄉鎮集市上很少遇到來出售的。陳師傅有個堂弟在鐵路局當工人,住在省會成都市。報名回來的當天晚上,陳師傅就連夜寫了一封信給堂弟,請他幫忙在成都帶一幅老花鏡回來,眼鏡的規格、度數寫得清清楚楚,並囑咐堂兄盡量買質量好一點的,說不要在乎錢,這是要在黑龍灘工地上用的,為了黑龍灘,花點錢也值得。

陳大軍師傅被選拔進了108人造船連,並負責一個造船小組的領導工作。一個小組就要負責製造一艘木船的全部工序。指揮部找人製作了木船的簡易圖紙,每個造船小組一份,每個小組根據實際情況對圖紙修改增補,只要木船實用就行,不必拘泥於圖紙。陳師傅雖然製作傢具、農具無數,但還從未製作過任何漁船。

拿到圖紙后,陳師傅戴着堂弟帶回來的老花鏡仔細研究圖紙,此時此刻他的腦海里出現了木船的造型——那就是他在生產隊看過多次的壩壩電影《洪湖赤衛隊》裏面的畫面。電影里展現的在洪湖裡面穿梭的那些木船就完全適合裝運條石。腦海里有了電影裏面的模型,陳師傅結合圖紙,利用他多年積累的木工經驗,心中有了自己要製造的黑龍灘工地需要的木船形狀。他組織本小組的木工,一塊一塊的精選木料,精心測量尺寸下料,精心加工製作,做到每一個榫頭、榫眼都標準無誤。陳大軍師傅造船小組終於造出了第一艘堅固,能承重3-5噸的木船。後來又經過下水實踐,不斷改進,尤其是槳櫓的位置和構造結構,在使用中不斷修改。黑龍灘水庫工地製作的木船,堅固,安全,使用便捷。在陳師傅他們的努力下,一條條木船下水了。從此,一艘艘滿載條石的木船從黑龍灘水庫不同的方向划向大壩。黑龍灘水庫蓄水以來,最早的一批“遊船”就是這些運條石的木船。最多的時候幾十艘木船從大小各異的湖中島嶼穿梭而出,水利戰士搖櫓划槳盪起的一圈圈波紋和嘩嘩水聲,以及他們時而引吭高歌的山歌或者號子聲讓整個湖面熱鬧起來。一幅美麗的畫卷鋪展在山水之間。

經過造船組木工們和指揮部的努力,在1972年5月計劃蓄水前,工地上,水利戰士自己造船5隻,噸位184噸,在眉山買船26隻,噸位245噸。(據黑龍灘水庫志,电子科技大學出版社1989年)

使用木船運輸條石,減輕了水利戰士的勞動強度,水漲船高,方便運輸,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據不完全統計,利用木船運輸,大約節約了25萬個工日。木工們在製作運輸船時積累了豐富的造船經驗,後來這些造船木工還製作了實用的打漁船和渡口船,為老百姓的生產生活提供了極大的方便。

安砌大壩的20萬方、100萬條條石就從仁壽的一座座山嶺上陸陸續續的開採出來,伴隨着悠揚的抬工號子聲一條條的彙集到大壩工地。

大壩條石的安砌工作,在各方面的要求極高,需要一批懂技術的安砌石工。為了保障安砌質量,大壩團專門舉辦了石工師傅的安砌學習班,還是由水校的老師授課,突擊培訓了134名水利戰士,使他們成為了大壩安砌條石的技術骨幹。

黑龍灘水庫工地是造就人才的大學堂。在這裏培養出了大批農村實用人才。

通過修建黑龍灘水庫,工地上先後培養出了1.2萬餘名石工和350多名鋼筋工,電工,機手,他們不但為當時的黑龍灘水庫建設做出了貢獻,而且在改革開放后,憑這些技術走南闖北打工掙錢,發家致富。不少的人還因此成了建築行業、房地產行業的佼佼者。

大壩的安砌工作一直都是在水校設計組的技術人員和樂山地革委工作組幹部的指導下進行施工的。為了保證質量,大壩的每一步施工都是嚴格按照先有設計後有施工,臨時改變,也必須經過設計部門的許可才能按施工要求執行。大壩團設立施工組具體負責條石的安砌施工,只要大壩有人施工,就有施工員現場把守質量關。每安砌完一層條石,嚴格實行“三結合”(領導、戰士、施工員)的辦法,按照施工規範驗收。

大壩安徹,除了條石外,還需要石灰、水泥、河沙等必備材料。水泥、河沙,大壩附近都沒有,問題不大。水泥相對困難得多。水泥遠在峨眉山水泥廠,河沙主要在兩個地方,一是在眉山,一是在仁壽南端的碗廠鄉,兩地距離大壩都是幾十公里的路程,需要汽車運輸。本縣的汽車運力極為有限,僅有的幾輛“嘎斯”牌汽車,擔負着全縣的貨運任務,對黑龍灘工程的運輸而言,連杯水車薪都說不上。

仁壽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鬥,誓要“重新安排仁壽山河”,造福子孫後代的精神深深感動了全社會。成都軍區在了解到工地的汽車運力情況后,在部隊緊張的戰備中,依然抽派出100多輛汽車幫助運輸水泥。中國人民0047部隊也抽調一個汽車連來到工地,幫助搶運物資,並留下5輛汽車長期支援工地建設。樂山地區汽車隊13隊也派出大量汽車參加工地搶運。車隊司機急工地之所急,想仁壽人民之所想。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不懼疲勞,發揚連續作戰的作風,創造了幾天時間搶運水泥近800噸的記錄。

在運輸建設材料的工程中,水利戰士總是發揮聰明才智,因地制宜的創造了便捷的運輸方式。比如安砌大壩時,在大壩右邊施工的方加營所需材料均要從大壩的左端運輸過來。大壩上工作面窄,水利戰士人來人往,人多擁擠,行動不方便,就是架車,汽車運輸道路也不通暢。方加營的指戰員發現工地是左邊高,右邊低,他們想到了用索道運輸。於是通過指揮部調配,找來鋼繩搭建了索道,水泥,河沙通過索道直接從左岸滑向到右邊的方家營工地。索道運輸減輕了勞動強度,也提高了功效。通過計算對比,利用索道運輸,節省勞力約5萬個。

安砌條石是需要灰漿的,灰漿質量是保證大壩條石安砌質量的關鍵之一。參加大壩工程的人數眾多,要保證灰漿質量,必須把好兩道關,一是灰漿的水泥、河沙比例,二是灰漿的攪拌均勻程度。當時沒有現代的灰漿攪拌机械,河沙、水泥的比例依靠箢篼等農具粗略的測量,灰漿是全靠人工攪拌,難免出現配合比例失誤和攪拌不均勻的情況,為了杜絕因人工攪拌不均,導致灰漿質量不合格而影響大壩條石安砌質量,大壩團設有專人管理灰漿的配合比例和監督檢查攪拌過程。而且為了盡量克服可能的人為原因,乾脆直接加大了水泥的使用標號,單就這一項,就多消耗水泥4000多噸。黑龍灘水庫工程雖然耗資巨大,需要時時處處厲行節約,但在是事關安全的問題上,絕不含糊,是捨得花血本的。任何時代,犧牲質量和安全,搞工程建設,都是犯罪。

經過成千上萬名的水利戰士在大壩上緊張有序的工作,大壩安砌工作順利推進。

每天大壩工地上,都在上演戰天斗地的精彩的劇目,本色出演的水利戰士,把每一個場景,每一段劇情都表演的無比精彩,令人感動!令人激動!

最精彩最激烈的戰鬥發生在1971年5月。根據工程進度,指揮部決定在5月3日封堵導流溝,從此拉開攔蓄洪水的大決戰。

水,是地球上生物不可或缺的東西。仁壽人民就是因為長期缺水而飽受磨難,天天都盼望着有水。但水兇猛起來時是無比的恐怖,人在它的面前又顯得無比的渺小,隨時都會被它吞噬,撕咬而粉身碎骨。俗話說的水火無情,就是說水同火一樣,在危害大自然和人類時,勢不可擋,造成的後果無比慘烈。洪水,就是水患之一。黑龍灘水庫大壩在封堵導流溝后,就註定與洪水決鬥的時刻開始了。黑龍灘水庫此時此刻要做的就是要把即將到來的兇猛的洪水全部鎖住在庫區裏面,然後讓它們溫順的流向陵州大地最需要的地方。再也不能讓這金貴的水一瀉千里,白白流走,更不允許它們損害群眾的生命財產。

要鎖住洪水,唯一的辦法就是與洪水賽跑,在洪水到來之前,把大壩修築好,指揮部發出了大決戰的號令。參加大壩工程的各營、連水利戰士再一次將寫好的決心書,送上大壩工地,再一次集會。代表們站在主席台上,充滿激情和豪情的宣讀決心書。字字鏗鏘,句句有力。洪亮的聲音響徹在工地上空,驚天動地。全體指戰員人人熱血沸騰,摩拳擦掌,發誓一定拿下大壩工程,攔住今年的大洪水。

大壩團把任務具體分配到營,營再落實到連,層層分配、層層落實,任務清晰,目標明確,各營連指戰員幹勁高漲,爭先恐后當先進。本來就熱鬧非凡的大壩更加熱鬧了,整個大壩聚集了萬千水利戰士,可謂人山人海,眼見的全是忙碌的景象。遠望去,只見密密麻麻的人頭攢動。工地上,清石料的、抬條石的、拌灰漿的、安砌條石的,灌輸灰漿的,指揮的,檢查的……人多事雜,但有條不紊,井然有序。抬石頭的號子聲,撬石頭的吆喝聲、鏨子手錘的碰擊聲、指揮人員的喊叫聲、水利戰士的歡笑聲、灌漿机械的轟鳴聲混合一起,整個大壩聲響鼎沸。儘管工程艱巨,任務重,但沒一個人偷懶,沒一個人喊累,所有的水利戰士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人人都想着法子,爭先完成自己的任務。

戰士們當天的任務一完成,立即向指揮部報喜,下午指揮部就把表揚信和捷報送到工地。這樣快速高效的動作,就是為了激勵着先進者更加努力,再立新功;鞭策着落後者快馬加鞭,迎頭趕上。

工地上人人都想爭先,誰也不願意落後。人人都想爭強,誰也不願意示弱。

這邊揮舞着紅旗,高呼着主席語錄,那邊敲着鑼鼓,吶喊着鼓勁的口號。工地上到處紅旗飄揚、歌聲嘹亮、抬杠、打杵飛舞、一派熱火朝天的場面,要是拍成電影,就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大片!

戰士們加班加點,誓與天地競高下,要和洪水賽跑。緊張得令人窒息的時間很快就來到了1971年8月20日,這一天,大壩工地上的戰士們贏了!水利戰士們經過晝夜不停地奮戰,用他們的聰明智慧和鋼肩鐵臂築起了巍峨堅固的水庫大壩;這一天,大壩正式合龍,鎖住了不知流淌了多少年的鯫江。此時此刻,大壩安砌到472米高程,壩高35米,用時154天,安砌條石8萬方,日平均520方。在那個缺乏現代化工具,所有活計都依靠肩挑背扛完成的年代,日均520方的工程量,已經是了不起的成績。在工程大突擊時,戰士們的成績遠遠高於這個平均數。

為了實現“一年建成,兩年受益”目標,加快工程進度,大壩團特別搞了幾次大突擊,日安砌條石的記錄不斷打破,由1000方、1200方、1500方、不斷上升,直達2397方(黑龍灘水庫志,电子科技大學出版社,1989年)。這個成績是平均數的4倍!更有意思的是,由於大突擊、大競賽,方加營和富家營相互較勁,最後出現了兩營的安砌高程相差7米之高。

1971年8月20日,大壩實現了攔住洪水的目標,也就是這一天,黑龍灘水庫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蓄水。

“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驅猛獸而百姓寧。” 洪水如猛獸,人聞之色變。經過水利戰士們的艱辛勞作,一座巍峨的大壩屹立於黑龍灘,從此鯫江的洪水猛獸必被降服,造福於仁壽人民!

經過短暫的慶祝和修整,大壩第二期工程從1971年9月6日又馬不停蹄的開工,這時壩體基本上平行上升。建設大軍有了一期工程的經驗和教訓,信心更足了,幹勁更加大了,大壩團抓住這個有利時機,決定從上到下開展一次大發動,進行再動員,再鼓勁加油,提出了“大戰70天,革命比貢獻,拿下黑龍灘,消滅帝修反”的口號,鼓舞水利戰士的士氣,加快工程建設的進度。

上級有號令,群眾有行動。大壩團的號令一發出,工地上水利戰士馬上行動起來,掀起了一浪高過一浪的大競賽,工程進度加快又加快,質量好上又加好,工期提前又提前,最後用114天安砌條石9多萬方,日平均814方。大壩工程建設全面完工。

至此,加上440米高程以下安砌的3萬方條石,黑龍灘水庫大壩一共安砌條石20萬方。

1972年1月18日。經過一些後續掃尾工作,一座長271米、高53米,頂寬6.6米、底寬52米的條石弧形重力壩巍然屹立在鯫江河上游、長灘河與陰溪溝回合處下游200米處(也就是後來統稱的黑龍灘)。

黑龍灘水庫大壩建立起來了,巍然屹立在崇山峻岭之間,雄偉壯觀。大壩攔起了一潭清澈之水,囤積在山嶺之間,從此,仁壽的發展歷史和仁壽人民的命運將因有了這一潭水而發生巨大的改變。我們看到的大壩由條石和水泥砂漿安砌而成,但大壩凝結着各級領導的關心,凝結着各大單位的無私支援,凝結着成千上萬水利指戰員的汗水和心血,凝結着仁壽130多萬人民的資助和奉獻。今天,當我們或個人,或邀朋結友,或舉家同行行走在大壩之上,眼望綠樹成蔭的山嶺之間一潭清水,感嘆之際,我們理應要想到當年萬萬千千的水利戰士的做出的巨大貢獻,發自內心的向他們再說一聲,謝謝!

黑龍灘水庫,集雨面積185.5平方公里,徑流總量5989萬立方米,設計總庫容3.6億立方米。正常水位484米,正常庫容3億立方米,死水位468米,相應庫容6400萬立方米。屬於大(二)型水庫。

大壩建成后,1972年水庫就開始發揮效益,到1973年春天,水庫渠系已經通水100公里,灌溉5萬多畝農田,飽受乾旱之苦的仁壽人民享受到了水庫的利益,看到了未來的希望,這大大鼓舞了全縣人民繼續建好黑龍灘水庫的信心和決心。

如此大的一個水庫,其條石安砌的大壩必然要面臨滲漏、風化和抗壓的等方面的技術問題。

關於大壩幾個技術性的問題,有必要在此簡要說明一下。

1,大壩的防滲處理。設計迎水面500號條石,厚2米防滲。在大壩設計砌體內坡加作300號混凝土防滲牆,基礎437米高程以下,平均厚度為1.2米;437米高程以上分別為1.0米、0.8米;469米高程以上,因碎石、水泥供應不上,改用500號條石漿砌0.8米厚度150號灰漿防滲。

2,大壩防風化處理。由於大壩安砌條石,一般為300-400號磚紅色砂岩,軟化係數大,透水性強,容易風化,因此,在上、下游坡面和壩頂均採用500號條石封閉。

3、抗水壓處理。為防止高水壓水流對壩基岩體造成破壞而危及大壩安全,對大壩進行了灌漿處理(參見《黑龍灘水庫志》1989年电子科大出版社)

儘管在施工過程中嚴格按照設計標準施工和嚴格監督、驗收,但由於當時的技術條件限制和施工場地的問題,大壩在修建后,就出現了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直接威脅到大壩的安全,引起了縣委和工程指揮部的高度重視。修建不久,大壩外坡就出現了6處漏水,經過灌漿處理后,仍有兩處滲漏。隨着水位的不斷上升,壩體在1972年8月出現第一條裂縫,到1973年12月,裂縫增加到13條。(據監測得知:其中兩條裂縫是由灌漿引起的,兩條是由伸縮縫變化引起的,兩條是由砌體沉陷不均引起的,兩條是由廊道道拐處條石受拉扯引起的,其餘都是由灰漿收縮引起的)此時蓄水已經達到480米高程,相應庫容大約2.17億立方米,離設計庫容3.6億立方米還有很大距離,此時大壩都出現裂縫,如果達到設計庫容,問題將會更大。

直接關係到幾百萬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關係到全縣經濟的平穩

發展,關係到社會穩定的水庫大壩一旦垮塌,將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水庫大壩垮塌造成的災難,觸目驚心。讓我們看一看1975年河南特大洪水期間發生水庫垮塌事故造成的損失,就知道水庫大壩一旦垮塌造成災害慘烈程度了:

1975年8月8日凌晨1時,受颱風影響造成的特大暴雨,使河南省駐馬店地區大型水庫板橋水庫垮壩,八億立方米的大洪水,以雷霆萬鈞之勢洶湧而出,在黑夜中咆哮 嘶叫,吞噬村莊、橋樑、工廠……在骨牌效應下,造成下游十餘座水庫同時崩潰。與此同時,另一座大型水庫石漫灘水庫,竹溝、田崗兩座中型水庫,58座小型水庫在短短數小時內相繼垮壩潰決。據相關統計滔天洪水淹沒了30個縣市、1780萬畝農田被淹,六百八十萬間房屋倒塌,沖走耕畜30.23萬頭,豬72萬頭,1015萬人受災,400多萬人被洪水圍困,一百公里的京廣鐵路被毀,鐵軌變成麻花狀,其威力絕不下於南亞大海嘯。造成了大量的人員傷亡。

2012年8月1日,時任國務院總理在河南考察黃河防汛工作時強調:1975年8月,河南南部淮河流域受颱風影響造成特大暴雨洪災,導致板橋、石漫灘等水庫垮壩,造成重大損失,我們不能忘記這個沉痛教訓。這是國家領導人第一次明確公開提及河南特大洪水災難。 這也再一次說明當年洪水災害的嚴重性。由此也可見,水庫大壩的安全問題,不容許有絲毫的馬虎。

中國國務院1973年157號文件指出:“各地要把水利建設大檢查搞到底,對發現的問題,要逐個認真解決,決不能一拖再拖,今後發生水庫垮壩事件,一定要查明原因,嚴肅處理。”並強調指出“今冬明春的水利建設,首先要鞏固已有工程,確保質量,安全度汛”

解決黑龍灘水庫大壩的安全問題,刻不容緩!

仁壽縣委和指揮部及時上報大壩災害情況。1973年12月四川省革委常委、生產指揮組組長李林枝和省水利廳等領導同志親自帶隊,率領省建委、省水利局、省防辦、省水利設計院、成都工學院、樂山地區水電局等單位的領導和專家來到黑龍灘水庫工地,從12月17日到19日進行為期3天的現場研究大壩工程的病害處理問題,最後領導和專家們得出一直結論就是:對大壩進行加固!

12月25日縣委召開常委會,就專家對大壩災害情況的分析和處理決定進行了認真的討論,認為對大壩進行加固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必須的。修建水庫是為了造福仁壽人民,而不是貽害仁壽人民,如果大壩出問題,水庫出問題,給黨和人民造成損害,那就是對人民的犯罪。及時處理水庫問題,確保水庫安全是一項嚴肅的政治任務。縣常委會決定:在有關部門的大力幫助下,充分發揮群眾,堅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方針,把革命的幹勁和科學的精神結合起來,堅決處理好水庫大壩加固,確保水庫安全,萬無一失。

四川省水利局以川水(74)基字第186號文傳達了《關於黑龍灘水庫病害處理設計審查會議紀要》的有關指示的通知,要求按“紀要”報告中的建議,儘快處理!

大壩加固的設計,仍然由四川水校的師生負責。指揮部成立專門的大壩工作組負責對大壩的加固領導工作。

1974年2月19日大壩加固工程開工。工程由鍾祥營、文宮營、滿井營負責施工。3月,水利部領導和省內外相關專家來到大壩施工現場,檢查評估加固措施。認為大壩整治方案可行。參加大壩加固工程的水利指戰員帶着“三個100萬”的政治責任感,在保工期的同時,堅決把握好工程質量關。“三個100萬”是指水庫一旦出事,會造成仁壽100萬畝耕地不能灌溉,大壩下游100萬人口的生命財產受到威脅,大壩下游100萬畝耕地受災。

在大壩加固工作組的直接領導下,在工程技術人員的指導下,經過大壩加固工地的水利戰士艱辛勞動,1975年9月20日,大壩加固工程結束,達到了解決大壩抗滑穩定的預期目的。

黑龍灘水庫大壩的維護工作一直處於進行時中,發現問題就處理問題,一刻也未放鬆,安全的弦一直緊繃著……

進入90年代,黑龍灘大壩經過省內外水利專家和長江水利委員會專家的多次會診,在各級領導和工程技術人員的努力下,投資數千萬元多次整治加固。尤其是在長達20年的時間里,專門成立的帷幕灌漿試驗領導組,帶領水利戰士們經過一次次試驗,攻破一項項技術難關,取得帷幕灌漿的最後成功,最終完成了對大壩的帷幕補強灌漿任務,確保了水庫的安全運行。對大壩的加固工程,雖然只有寥寥數語記述,實際上,大壩加固工程,相當複雜和困難,是政府投入巨資、相關領導、科技人員,施工人員花費了大量心血、付出艱辛勞動才得以完成的。值得慶幸的是,在2008年四川5.12大地震時,黑龍灘水庫,這座沒有使用一根鋼筋的大壩經受住了考驗,穩固的屹立在鯫江之畔,保住了全縣乃至全市的生命之水和百萬人口的生命財產安全。

讓我們記住這些參加水庫大壩災害整治工作的領導和專家技術人員吧!他們是:省水利電力廳的楊建總工程師、秦壽遠副總工程師、王傳智處長、張文智高級工程師;省設計院的何丕廉總工程師、韋俊行高級工程師、鄭賢可高級工程師、鄭崇坤高級工程師;地基工程處的唐學庭處長、李金國高級工程師、劉昭宗副處長;黑龍灘水庫灌區管理處的吳樹科(副高)、曾仲良(工程師)、楊渡江(副高)、胡倫(副高)、李德榮(副高)、魏毅(工程師)、張仕申(技師)、辜正良(鑽孔灌漿機長)(以上人員先後參加帷幕灌漿實驗小組)以及省水利電力廳副廳長謝成榮等同志。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龍灘壯歌》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龍灘壯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四章(1)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龍灘壯歌”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