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洪銀寶的賭約

更新時間:2018-01-13 14:44:51字數:3425

趙天亦跟陳志雄雖然約了鬥毆,但是趙天亦在工地上幹活時對此事諱莫如深,從不在人前提起。

儘管如此,趙天亦的臨時結拜兄弟(洪銀寶因為感激趙天亦借他錢,單方面宣布跟趙天亦結拜成兄弟,趙天亦本人並不承認這關係)還是明顯感覺到,這名義上的趙哥自從家裡回來后,似乎有點變了,活是越干越起勁,但是人卻變得沉默寡言,連抽煙也越來越頻繁,一根接着一根,幾乎跟自己這個年紀輕輕卻是被江湖成為老煙槍的高手持平。

讓洪銀寶感到最奇怪的一點是,趙天亦這個結拜大哥,每晚總是有事沒事一個人猥瑣地跑到那空蕩陰森的水泥大樓里去,一直快到睡覺了才回來。

若是以往,三天兩頭往髮廊跑的洪銀寶壓根不會花心思去關注趙天亦這破事。

但是今時不同往日,因為年底風聲緊,讓洪銀寶魂牽夢縈的不正當髮廊都停業整頓,洪銀寶幾乎沒有機會去那些場所沾花惹草。

髮廊不能去,黃色段子也講完了,而那些黃色書刊因為內容不夠黃,很難讓他流連忘返。

洪銀寶天生有顆騷動不安的心,歷來生怕孤單和寂寞,如何能忍受得了如此枯燥乏味的生活?

每晚閑來無事、寂寞又難耐的他唉聲嘆氣了幾天,突然眼珠子一轉,索性將心思花在趙天亦這猥瑣又神秘的舉動上。

他發現,在無話題可談的寂寥之夜,認真研究下趙天亦這個怪人倒也不失為一件趣事。

禮拜五晚上,洪銀寶再一次發現趙天亦一個人悄悄去了水泥樓那邊,眉頭一皺,直接去找了正在工棚宿舍打牌的工友們,給他們一一發了香煙。

“楊小華大哥、朱五強大哥、張龍大哥、王小田大哥…你們看我結拜大哥趙天亦最近是咋地啦,一個人跑到水泥樓去那邊幹啥子玩意?莫非跟神秘女人在搞曖昧?”

洪銀寶叼着煙笑嘻嘻地問道。

年齡最大的朱五強當時正在出一對王炸,聽到洪銀寶一臉猥瑣的笑容和低俗的話語,反手就是一巴掌,道:“大寶,我說你這小子張口閉口都是女人。我幫你統計過,咱認識你以來,你一天的話題中,至少有三分之二在談女人。這還是不完全統計。你換個話題會死啊?”

洪銀寶笑嘻嘻地躲過了他的巴掌,給他嘴上的香煙點了火,“哈哈…我這不是關心趙天亦大哥嗎?咱們要不去看看情況,看他在那邊幹啥子玩意?”

“大寶,你別以為咱不知道,你上次打牌輸給我們的錢,還是你問趙天亦借來的,是吧?還騙他說是為了你母親的生日!我說洪銀寶,人家趙天亦這孩子,起早摸黑的幹活,你還好意思去問人家借這點辛苦錢?”

朱五強旁邊的楊小華也是見不得洪銀寶這整天吊兒郎當的樣子,

慫懟了洪銀寶一句。

楊小華慫懟完洪銀寶,發現他的打牌下家張龍,正在搞小動作,不由地怒罵一句,“張龍,你干什麼?把兩個黑桃2偷偷地塞進我口袋,算是什麼意思?!”

……

洪金寶對着這些沉浸在打牌樂趣中的工友老哥一陣搖頭嘆氣,他算是看出來了,自己跟這些平均年齡年長他十歲以上的老哥之間的代溝,至少有三層樓那麼高。

唉!你們笑我太瘋狂,我笑你們假正經。

洪銀寶如此作想后,趁着牌局上楊小華和王小田快要被對方雙扣的時候,突然眼神一閃,露出狡猾老道的奸笑。

他提高嗓音打斷了他們的牌局——

“這樣,幾位大哥,你們打牌實在太過無聊。我覺得趙哥人是不錯,可天下真的有像他這樣從不聽黃色笑話,從不看黃色書刊的人嗎?這還算是男人嗎?我不相信他做的到!我猜趙天亦每晚去那空房子里是跟那泥工的小女兒搞對象,要麼就是在看黃書!”

“大寶,你就說吧,你想怎麼樣?別妨礙我雙扣他們!”

張龍叼着煙瞥了洪銀寶一眼,又將壞笑的眼神挪向此刻臉色鐵青的楊小華和王小田。

“咳咳咳…這樣吧,如果我洪銀寶猜錯了,那風聲過後,我請大家每人去髮廊運動一次。”

洪銀寶假意咳嗽了幾聲,板起臉,鄭重地下了賭約。

“你說的可是當真?”

朱五強、楊小華、張龍、王小田四人齊齊放下手中的牌,站起身,異口同聲地問道。

洪銀寶手拖着腮幫,做了個老奸巨猾的表情,心說你們這幫三十齣頭的男人,剛才裝什麼假正經。老子不過隨意說了“髮廊”二字,就把你們激動的…

他收起了狡猾的笑容,又得意地咳嗽了幾聲,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洪銀寶哪次說話不算話?咱雖然好色了點,但還是挺講信用的。反過來,如果我猜對了其中一樣,你們每人依次請我去一次髮廊如何?”

四人對視了一眼,再也顧不得這局因張龍作弊而引起強烈爭議的牌局,商量了一番后,同意了洪銀寶的要求。

賭局定下來后,洪銀寶根據自己平日對這四位老哥的察顏觀色,了解四人之中一臉老相的王小田相對老實好說話,就又給他發了根煙,又美言了幾句,指派他前往空樓查看情況。

“臭小子,你自個怎麼不去?老是安排我過去?我好歹也比你大十幾歲!你還懂不懂得尊重長輩!”

王小田故作慍怒道。

“王哥,看在我之前給你講了那麼多黃色段子的份上,你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大不了,我下次再去弄幾本黃色書刊給你看看。再說了,我要是本人去觀察趙哥,那這賭局不是沒法進行了嗎?”

洪銀寶嬉笑道,伸過手去,給他點燃了香煙。

“行,那就一言為定。我先過去看看情況。”

王小田習慣性地冷嘆一聲,拿着手電筒去找趙天亦了。

……

趙天亦用腳在淺灰色的牆上留下一串串腳印后,又一連打了半小時的沙包,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后,才盤腿而坐,閉上眼開始沉思。

閉眼的那一瞬間,三個人影飄蕩在他腦海中:王五、周大根、陳志雄。

他想起了自己當初對付王五時,拿着匕首在他家等了半天,雖然凍得半死,最後還是讓他下跪道歉,給自己出了口氣。

他也想起自己後來對付周大根的情景,周大根要比王五這個老光棍要難對付一點,他用以身碰瓷的方法去訛詐了他一千元錢,付出了身子骨被撞的沉重代價。

如今他又想到了陳志雄,那個從小一直喊自己放羊小子,又處處欺凌自己的富家公子。

在他看來,陳志雄這小子要比王五跟周大根要難對付的多,畢竟他不但有一群唯他馬首是瞻的混子,同時還有一個財力雄厚的爹。

要對付這樣一個既是混子又是公子哥的人,用對付王五和周大根的方法完全行不通!

趙天亦白天努力地揮着汗水,賣力乾著活,試圖遺忘他過去所受的屈辱。

但上天,有時候就是這麼奇怪,很多時候並不如人願,他越是想忘記,卻越是忘不了。

他忘不了陳志雄過去喊他的一聲聲放羊娃。

他也忘不了當初在河邊為了智障女不被混子欺負,自己假裝遺忘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個道理,給他下了跪。

他更忘不了陳志雄前往孟曉芸家,當眾用真相這把比菜刀還鋒利百倍的無形刺刀,一刀刀地戳刺着自己的心

他還忘不了,自己跟孟曉芸牽起手的那一天,陳志雄是如何羞辱自己從前舊屋以及公然搶走孟曉芸送她的那一條白色圍巾的暗黑場面。

他想起了孟曉芸成為他女人後,苦口婆心勸阻着自己的那番話話,“天亦,你已經有我了,為何還要去跟陳志雄打架?打架就像戰爭,從來只有強與弱,沒有正與邪!你能不能為了我不要去打架?”

他也想起了自己的回答讓這個突然間成為自己女人的孟曉芸,眼神里流露出失望的眼神,“曉芸,你送我的圍巾被搶,我一定要去搶回來,我受夠了他的欺凌。”

他更想起了自己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並沒有跟孟曉芸說的一句話:“曉芸,我的女人,其實我要搶回的,並不是你送我的那條圍巾,而是過去流失的那些尊嚴。”

他還想起了自己牽着孟曉芸的手走過自己從前那個家的時候,那群混子和賭客,肆意凌辱他房屋的情景。

曉芸,正因為我有了你,所以才要去跟陳志雄決鬥!

趙天亦睜開眼,走到窗邊,望着空屋外繁星點點的夜空自言自語道。

他仰望星空,卻聽到身後傳來滴滴答答的腳步聲。

一道橙黃而散漫的光朝他射來,射的他下意識地用手遮擋住眼睛。

王小田應洪銀寶的要求,緊張地輕步走到水泥大樓二樓,才發現,趙天亦這人像古代的李白似的,一個人倚靠在窗邊,仰望星空,念着類似於詩句的話語。

“喂!趙天亦,你深根半夜在這裏搞什麼鬼?”

王小田像班主任抽查學生就寢情況似的朝着這個不動聲色的“幽靈”吼道。

趙天亦時才的那個陰深背影,幾乎把他嚇個半死。

趙天亦當時正在喃喃自語着,如何會想到竟然有人會在這個時候打擾自己,同樣受了一驚。

他以為是包工頭何明生,回過頭,才發現,這消瘦的身影竟是王小田。

“小田哥,你好!”

趙天亦跟他客氣地打着招呼。

他在這一點上,跟洪銀寶是極其相似,不管遇到誰,都以禮貌客氣的口吻稱呼着對方。

“你小子在幹嘛?咦…這牆上是怎麼回事?”

王小田在靠近趙天亦的時候,也發現周邊的牆上多了一些塗鴉似的腳印,一陣目瞪口呆。

半天,他才緩過神來,指着趙天亦問道。

“練習打架!”

趙天亦淡淡回應着。

他本不願將心事透露給別人聽,但是如今既然有人發現了,他只能實話實說了,畢竟,他不管面對誰,從來沒有撒謊的習慣。

“打架?呵….有你這麼打架的么?跟着空氣打架,有個屁用!”

王小田笑道,他被眼這個平日沉默寡言的老實小伙子逗得不行,差點笑得直不起腰。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憤怒的青年》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憤怒的青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二章 洪銀寶的賭約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憤怒的青年”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