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龍衍玉佩

更新時間:2017-12-07 19:47:27字數:3199

落霞山,陳氏莊園內,此時來了一位不速之客,言稱龍衍玉佩。

已經數十年沉靜的陳氏莊園,突然被這位不速之客打破了平靜,尤其是來客開口便稱龍衍玉佩的話,讓整個陳氏族人都如臨大敵,除了一些無法回到陳氏莊園的族人,幾乎所有陳氏有頭有臉的人物都集中在了莊園大廳內。

而在這大廳內,坐在主位的赫然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在老者旁邊,一個男裝女子如標槍一般靜立在旁。

如果林暗在這裏,他能驚奇的發現,這主位上的老者赫然是在濱江公園不停向他慫恿接近他孫女的陳姓老者,那男裝女子正是很不待見他的陳驚風。

“陳氏一族,交出龍衍玉佩,陳氏可存。”來客不見坐下,挺直矗立在大廳中央,任十多陳氏族人的眼光不善,一概不理會。

“閣下是何人,竟來我陳氏放肆。”主坐的陳知遠沒說話,一個一身西裝臉色白潤的中年人厲聲喝道。

來客眉頭一皺,微微一哂道:“這位想必是陳家飛星掌陳落星吧,脾氣果然如傳言一般大。在下是誰不重要,只要陳家交出龍衍玉佩,在下可以保證陳氏在這江寧依然是陳氏。若是不然,只怕這江寧四大家,多年不動,是時候改改名單了。”

“狂妄!你以為你是誰,能決定我們江寧四大家的歸屬!閣下還是趁早離開吧,恕我們陳家不奉陪了。”陳落星臉色不善的道。

“哈哈,這就是陳氏的待客之道嗎?空智先生的後人也不過如此。”來客滿臉嘲諷道。

“你……”陳落星又是怒火騰起,正要發作,卻被主坐上的陳知遠給打斷了。

陳知遠,也就是林暗所認識的那位陳姓老者,抬起手道:“閣下既然對陳氏先祖所知不少,可否表明身份?”

“陳家主不必套話,只需交出龍衍玉佩,在下也不為難與陳氏。”

“閣下說笑了,我陳氏數百年來並不知道什麼龍衍玉佩,閣下怕是找錯地方了。”

“這套對外界的說辭,陳家主何必再拿出來。若是陳家主不願拿出來的話,那隻能在下親自去取了。”

“閣下如此咄咄逼人,真當我陳氏好相與的嗎?”

“空智先生的為人,在下十分敬佩。在下也不願與陳氏為難,只要陳氏願意交出龍衍玉佩,在下保證即刻就走。”

陳知遠沉吟了一下,他緊皺着眉頭道:“閣下來歷不明,張口盡說些子虛烏有的話,恕陳氏

待客不周了。落星,送客。”

陳知遠的話一落,脾氣暴躁的陳落星當即就站起要來趕人了。

“慢着!”來客大喝一聲,面色一厲道:“當年陳氏先祖陳空智先生受空玄大師所託,在此地鎮守龍蟠嘰寺,今已六百餘年。此事雖然時間久遠,但是還是有人知曉的。但是,這其中還有一樁隱秘卻是不為世人所知,其中所涉及的龍蟠之密也是隨着這樁隱秘隱藏了六百多年,而龍衍玉佩正是開啟着龍蟠之密的關鍵,陳氏只怕也沒想到,這世上還有人知道這隱秘吧。”

聽到來客的這番話,陳知遠臉色大變,當即喊住了陳落星,厲聲喝道:“閣下到底是何人?”

來客臉上浮起一絲得意的笑容,也不回答陳知遠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這樁隱秘你們陳氏應該都清楚,但是六百多年來你們卻從不敢公開,倒真是隱藏得深。當年陳氏先祖陳空智先生不過是一普通的書生,一不懂武道二無身份地位,卻能得空玄大師的青睞,攜陳氏族人定居於此,鎮守龍蟠嘰寺,這不是很奇怪嗎?可是如果這空玄大師俗家也姓陳的話,那一切就說得通了。空玄大師佛法高深,同時精通儒、道兩家,成名久已。但鮮少有人知道的是空玄大師在出家之前的俗家姓氏為陳,其本名名空慧,與空智先生的乃是同胞兄弟。空玄大師出家之後,便棄掉了俗家之姓,只以法號示人,久而久之,便無人提起空玄大師的俗家身份了。後來,空玄大師受命鎮壓魔種,便遷陳氏一族移居於此,授以龍衍玉佩,待七百年後,開啟龍蟠秘藏。同時授予陳氏《平沙飛星訣》,陳氏這才一躍成為這江寧大族,鎮守龍蟠嘰寺六百餘年而不斷絕。陳家主,不知在下說得對是不對?”

陳知遠臉色鐵青,直直的盯着來客道:“閣下知道如此多的隱秘,想必也知道我陳氏一族鎮守於此,到底所為為何了吧?”

“當然。相傳龍蟠嘰寺之下鎮壓着上古魔種,陳氏掌握着龍衍玉佩,便是為能有掣肘魔種之器。”

“閣下既已知曉這因由,卻又為何咄咄相逼?魔種出世,若無龍衍玉佩掣肘,這江寧必將生靈塗炭,閣下難道要罔顧這江寧數十萬生靈的死活嗎?”

“哈哈,陳家主說的這些與在下何干?在下只要龍衍玉佩,至於其他的,與在下無關。”

“你!”陳知遠氣得霍然起身,身上的氣勢也一下子熾烈起來,他冷眼喝道:“閣下請回吧,龍衍玉佩事關重大,決不可輕動,陳氏哪怕傾盡一族之力,也會死守龍衍玉佩不失。”

“陳氏何苦如此執着!”來客搖頭嘖嘖道:“陳家主可知幾天前,龍蟠嘰寺核心龍魂大陣衰敗,龍魂也不知所蹤,魔種出世已是不可逆轉。陳氏若是還死守着這龍衍玉佩,到頭來也只會落得個龍蟠秘藏毀滅、陳氏分崩離析的下場,陳家主難道忍心嗎?倒不如交出龍衍玉佩,我等開啟龍蟠秘藏,保陳氏長盛不衰豈不快哉?”

“胡言亂語!先祖有言,陳氏子弟鎮壓魔種,守護江寧,豈可為一己之私而罔顧百姓生靈!閣下不必多說了,請回吧!”

“陳家主還是執意如此嗎?”來客臉色慢慢變冷道。

“不必多言!”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兩日之後,若不見陳氏交出龍衍玉佩,陳氏一族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說著,來客一甩衣袖,大踏步走了出去。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我陳家是菜市場嗎?給我留下吧!”陳落星大喝一聲,衝著來客背後就是一掌擊去。

“找死!”來客感受到背後的攻擊,大喝一聲,反身就是一掌推出,正好與陳落星的飛星掌接了個正着。

砰的一聲巨響。兩人手掌相接,一道肉眼可見的能量劇烈撞擊,周邊的桌椅被震得東倒西歪。

巨響過後,陳落星一口鮮血噴出,如斷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

反觀那來客,卻是毫髮無損。來客好暇以整的拍了拍手掌,冷哼一聲:“我既敢給你們陳氏兩日的時間,就不懼你們任何後手,陳家主好好思量思量吧。”說完,來客轉身就走。

整個陳氏驚呆了,沒想到陳家實力最為雄厚的陳落星居然不是對方的一招之敵。

“二叔,二叔,你怎麼樣了?”陳驚風飛快的跑到陳落星的身邊,扶起他焦急的喊道。

“風兒,快把你二叔扶進去,請莫先生醫治。”陳知遠憂心忡忡,急急喊道。

陳驚風聽到陳知遠的話,連忙和另外一個陳家人扶着陳落星往裡屋趕去。

看着場上臉上都掛着慌張表情交頭接耳的陳氏族人,陳知遠一陣心煩,大喝一聲道:“都安靜,眼下到了我們陳氏生死存亡的時刻,諸位有什麼想法,都說道說道。”

眾人被陳知遠的一聲大喝震得一愣,一個個都不敢再說話,聽到陳知遠的問話,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沒人站出來說說什麼。

看着這一幕,陳知遠心中一嘆,頹然道:“諸位,先祖之訓決不可或忘,龍衍玉佩事關重大,我等當竭盡全力守護。今大敵當前,我們陳家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陳和,你去把外派的弟子調遣一部分趕回來守護山莊;陳政,你負責將嫡系子弟都張羅好,決不可落入敵人之手;其他人做好萬全應對,形勢不可挽回的時候,務必保住陳氏血脈。都去忙吧。”

“是,家主。”眾人一致答道,然後便散了去。

“歐陽先生,此事你怎麼看?”眾人都散去后,陳知遠突然對着空氣說道。

陳知遠的話音一落,一個一身黑色勁裝的中年男子從大廳內的一根柱子里後面走了出來。這男子隱藏得極好,若不是陳知遠的問話,幾乎沒人知道這大廳還有一個隱藏着的中年男子。

“陳先生不必太過憂心,歐陽家誓與陳氏共存亡。”中年男子的聲音很雄渾,擲地有聲。

“不可!”陳知遠沉聲道:“這是陳家的事,歐陽家不能搭進去。”

“沒有陳氏,何來歐陽家的今天。”中年男子道:“剛才那人雖然功力雄渾,但是他並沒有察覺到我,到時候,陳氏在明,我們歐陽家在暗,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歐陽家的《靈隱神行》雖然隱匿、身法出眾,但是並不善於爭鬥,老朽還是覺得不妥。”陳知遠道。

“陳先生勿憂,實在不行的話,我歐陽家也會保留一絲血脈遠走這江寧。”中年男子沉聲道。

“如此,歐陽家在江寧的基業只怕都要捨棄了,老朽心中不安。”

“陳先生言重了。當年歐陽家落魄潦倒之時,得陳氏救助,這才立足於江寧,如今僥倖做着煙酒的生意,何談什麼基業。”中年男子繼續道:“不過,此次兇險,若想完美應過此劫,關鍵還落在龍魂之上。”

“哦?歐陽先生這話怎麼說?”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放開那個校花》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放開那個校花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六章 龍衍玉佩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放開那個校花”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