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章七 莫名的吻

更新時間:2017-12-07 19:42:05字數:3097

在模糊的記憶里,他記得一個高大得如山一般的老頭給他戴上了這一張面具,自此,他便再沒有以真面目示人,這個秘密就如同他會偶爾暈血一樣,少有人知道,這面具,小的時候,他極力排斥着它,而現在,他卻越加喜歡起來,它似乎可以掩藏住自己所有的小秘密,取下它,他便是另一個人。

他看着鏡子里陌生的自己,心臟不規則的跳動着,滿頭汗水順着面具與臉之間的縫隙流進冒着黑點的眼裡,而他乏力的手卻無法抬起來將它們擦掉,他的雙腿因支撐不了身體的重量而顫抖起來,越來越快,最後,他終是撲通一聲又倒在了地上。

“喂!你沒事吧?!”,羅蘭的聲音傳了進來,他不知道的是外邊已經聚集了許多他認識以及不認識的人。

他坐在冰冷的地上,想回一句卻發現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要不要去醫院!你再不回話我可進去了!”

他緩慢地爬到門邊,用身體抵着門,生怕羅蘭突然間闖了進來,然後自己狼狽的模樣被人所見,他咬緊牙關,深出了一口氣,終於說出了兩個字,“不用!”

羅蘭沒有闖門進來,因為她知道倔強的他總會認為自己可以,會如往常一樣獨自承受着拒絕她的所有幫助,他就這麼靠在門上,彷彿被包裹在一隻巨大的繭中,任他如何掙扎,仍是無濟於事,一切都那麼安靜,靜得只剩下呼吸還有心跳聲在耳旁迴響。

“咚咚,咚咚…”

過了許久,他感到廁所里混合著氨氣與胃酸的味道漸漸清晰起來,身體里似乎也有了些力氣,他用手撐着雙腿,開始試着站起來,一次,兩次,他的力氣隨着時間在累積着。

直到半個小時后,當他打開門來時,他已經在廁所里收拾好,沒有了先前的狼狽模樣,除了衣服上的污漬,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靠在窗戶圍欄上的羅蘭見他出來,起身向他走了過來,因為他在裡邊待得太久,許多人都走了,而不想走的,羅蘭也讓他們走了,整個換衣間只剩下他兩個人。

羅蘭過來扶住他的手,“你怎麼回事?以前都不見你這樣,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他將手掙開,對她道“我討厭醫院”

“呵!”

兩人出了體育館,一陣風吹來,楊嬰這才發現自己仍然穿着那件17號球服,他忙向羅蘭問到:“我衣服呢!”

羅蘭白了他一眼,“你這才想起來哦,一個女生拿着你的衣服,叫你去食堂二樓的小賣部找她”

“你怎麼不拒絕?!”,楊嬰回過頭盯着羅蘭。

羅蘭俏皮一笑,“她說她知道你的秘密,你知道的,關於女生這些事情我從不插手”

楊嬰本不想要那衣服了,因為是他才在賣場買的,值不了幾個錢,可走了兩步,他停住了,以前,錢在他的世界里是一堆虛無飄渺的数字,而從那一天起,他明白了,那不是数字。

他開始轉身向食堂走去。

他到了食堂,上了二樓,小賣部里因為到了周末的原因空蕩蕩只有幾個人,他們身旁都沒有自己的衣服,唯獨靠窗的位置上,一個高挑的剪着齊劉海,穿着米白色連衣裙的女生,在她旁邊的位置上放着一個白色的紙袋。

“莫不是她?”

他向那女生走去,女生不經意間抬起頭來看到他,她隨即放下手中的杯子,提上袋子便向楊嬰走了過來,“走吧”

“走?去哪?我只想拿回我的衣服”,他不會隨意跟人出去,更何況是一個陌生的人。

“你的衣服在我手上,要想拿回衣服,今天你就得聽我的”,女生一副吃定他的神情,拿着手中的紙袋,勝利般的向楊嬰搖了搖。

楊嬰無奈的看向遠處窗外跟上來的羅蘭,而羅蘭卻面帶笑意的將臉側向另一邊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她的動作讓楊嬰恨得咬牙切齒,“很好!”

楊嬰賭氣般的跟着這女生出了學校,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麼,兩人打了一輛車,到了一個地庫,沒多久,他便看到女生開着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出來。

車窗落下,女生面無表情道:“上車!”

“哪裡有安靜一點的山嗎?”

“山?干什麼?”

“你不需知道要干什麼,你只要說有還是沒有”,女生寒着臉,突然間彷彿變了一個人。

楊嬰思來想去,終於想到了自己去過的一個地方,開口道:“那去落雁山吧”

“好,你來指路!”

中途女生停了一次,一個人去超市裡買了滿滿一大袋啤酒,還有一大袋零食,然後,兩人又奔着落雁山去了。

落雁山位於S市市郊以西十公里,是一處還未被開發的山,山不算高,最多六七百米,但山中風景不錯,山頂有一湖,形如彎月,得名落月湖,又有一處廟宇,平常時間往來香客不斷,但現在這個時辰,山間早看不到行人。

跑車的轟鳴打破了山間的寧靜,女生一路上面無表情,直到山腰上的一塊平地,楊嬰告訴她到了,她才鬆了死死握着方向盤的手,她長出了一口氣,似乎下定了決心,這才打開車門,鑽了出去。

平地不遠有一塊凸起的大石頭,高四五米,有一座房屋大小,楊嬰來過幾回,每次他都喜歡爬到石頭頂上,這次也不意外,他下了車,再一次熟練的爬了上去。

現在已是晚上七點過,再加上下雨的緣故,天霧蒙蒙的,看不到遠處的地方,整個山都籠罩在霧氣之中。

“喂!”,女生提着裝滿酒與零食的袋子,在下邊喊着。

“你要上來?”

“你說呢!”

“你就照我剛才的路線,先踩這裏,然後這裏,這裏”,楊嬰把路線一一說了一遍,女生打量了一遍之後,還是望而卻步。

“我上不去…”

“那是你的事”

“你!…”

女生最終還是爬了上去,在楊嬰不經意的時候。

她上來后,舉起隨手撿的很大一塊泥,朝楊嬰的頭扔了過去,楊嬰感覺到身後有東西襲來,猛一轉身,額頭正好撞上女生扔過來的泥。

“你!”,楊嬰騰的一下站起來,不過最後想了想是自己惹她在先,便沒再說什麼,只得拍起頭上的泥渣子來。

這個滿頭大汗的女生,白色的裙子上滿是污漬,連臉上都是,顯得異常狼狽,可想爬上來費了她很大的力氣。

“真是個倔強的人”

“是嗎?”,女生回到,隨後一屁股坐到了一塊石頭上,看着雲霧中太陽落下的方向,山中剛下過雨,石頭表面看起來是乾的,可是裡邊還有很多水分,她坐下去沒多久,裙子就被浸濕了一片,然而她並沒有起來。

“說吧,有什麼事,沒事就回去了”,楊嬰問到。

“今天是我的生日”

“然後呢?”

“沒有然後”,女生隨手打開一罐啤酒,大口大口的灌了起來。

“既然沒事,那我先回去了,你繼續”

“你走!你走了明天你就死定了!”,女生惡狠狠的盯着楊嬰。

“是嗎?我最討厭有人威脅我”

“滾!滾!”

剛才還好好的女生近乎瘋狂的喊叫着,她又灌了一大口酒,或借酒意,竟抱着雙腿嗚咽起來。

走或是留,楊嬰思索了良久,天色漸晚,山頂寒風更甚,一股涼意襲來,楊嬰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女生身上,隨後爬下了石頭。

周圍漸漸沒有了一絲光亮,女生仍然獨自坐在石頭上,也不知過了多久,她才從石頭上下來。

楊嬰沒有走,他一直坐在車裡,靜靜的等着,他還是不忍心將一個女孩獨自拋到荒郊野外,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男子主義,當車門被打開,一股濃烈的酒味便飄了進來,熏得楊嬰直搖頭。

“你喝了多少?!”

“十…十八瓶,今天,是…是我十八歲…生日”,女生眼神迷離,也不顧着形象,將一隻腿靠在楊嬰身上,在楊嬰晃神之時,一雙滿是酒味的軟綿綿的唇便貼在了他的嘴上。

“你干什麼!”

楊嬰一把將女生推開,女生被推開后,卻變得瘋狂起來,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這個眼神迷離,才認識幾個小時,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生,在她的眼中,楊嬰看到的,是一絲怨恨。

他推開女生,然而女生卻又撲上來,反覆幾次,楊嬰無可奈何,只得啪的一巴掌扇了過去,這一巴掌,把女生打得清醒了過來,她無神的看着楊嬰,最後靜靜的回到座位上,

“有什麼事,我幫你解決”,楊嬰從來都不輕易給人承諾,因為一旦承諾,那便將終其一生也要辦到。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哪知他說完,再看向女生時,她已是雙眼緊閉,睡了過去,鼻子里發出輕微的鼾聲,像只小貓一樣。

楊嬰打開了車門,拿出手機,夜風中,他第一次給丁薇打了電話,電話通了,裡邊傳來了她軟軟的熟悉的聲音。

“喂,怎麼這時候想起來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啊?”

“沒,下午我們班上打球,我見你不在”

“哦,今天放學后我就回家了,我爸爸的葯吃完了,我給他拿葯回來”

“嗯,那好吧”

“那周日見”

“好”

……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逆·光》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逆·光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章七 莫名的吻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逆·光”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