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踐踏

更新時間:2017-12-07 19:33:51字數:3030

三方人馬一點一點的向三人靠近,但沒有見到人就證明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樓陽羿說道:“想好從哪裡突圍了嗎?”高彥恭和劉小六仔細看了看附近的地勢地形,他們所在的是一片荒野平原,無遮無攔的荒野肯定不會是隱蔽三人行蹤的,只能讓他們成為眾矢之的。

  劉小六想了想,眼中冒出領會明白的光芒說道:“其實咱們可以大搖大擺的繼續往原路走,反正他們不知道我們也被抓。”

  但隨後的三個聲音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別走了,高彥恭(劉小六,樓陽羿)啦!”

  這些人的目標立刻從一個人變成三個人,雖然不是自己抓捕的,但也會順道幫忙來促進或緩和雙方的關係,所以劉小六被打臉了。

  高彥恭很無奈的說:“聽見了響亮的‘啪啪’打臉聲嘛,還是往劉高交界地吧,現在樓家箭術要比高家騎術危險多了。”

  還是高鹽工西路清晰,在暗夜中雖然很難找到目標但是一旦找到,弓箭就可以遠距離的把三人射殺,即使馬跑的再快難道還有弓箭快嗎?

  三人把自己的武器拿在手,以防被趕上能最快的進入戰鬥。不過不知道什麼情況,三人居然到了海岸也不見到一人,只聽見後面亂亂雜雜的聲音,弓箭咻咻聲,馬蹄踐踏嘶嚎聲,短兵相接聲亂成一團,三人心裏發慌,直到到了海岸往後一看,原來是三家看錯了人,互相打起來了。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海邊只要能打到魚就不會沒有漁船。三人各自拿了一些錢裝在一個盒子里,但願船主能夠看到,反正三人問心無愧了。

  高彥恭沒有吃飯,所以漁船甲板上有一些晒乾的魚乾拿起來就吃上了。樓陽羿也吃起來了,劉小六本來沒放開,因為以往都是他們吃,自己在旁邊看着,但轉而一想現在他們也比自己強到哪去,你們吃我也吃。

  樓陽羿喝了一口水,魚乾也是很鹹的,喝完水大大的嘆了口氣,說:“高彥恭,你說我跑就跑了,但你好好的少家主你跑啥?”

  干彥恭深深地嘆了口氣說出了事情原委,兩人也是在家族混過的所以也就見怪不怪了,大家族那裡沒有勾心斗角,死人不足為怪。

  高彥恭說:“他們真的容不下你了?”這是對樓陽羿說的。

  樓陽羿也不隱瞞,把自己離開家族的過程說了一遍。樓陽羿的身份在樓家是很尷尬的,因為他爹是家主,但他的母親卻是個丫鬟,還不是那種陪房丫鬟,就是那種使喚丫鬟,只因他爹酒後失德才生下他,所以他連庶出都算不上。連這個名字都是他母親求讀書先生取的,而他爹樓博弈明知道有他這個兒子就是不管不顧,樓陽羿小時多病多次在閻王殿門口徘徊,但他就是不管不顧,但大戶人家又不好把他們娘倆趕走讓他們出去胡說八道。

  從小她們娘倆沒少受正房大奶奶的氣,慢慢的竟然連一些丫鬟老婆子都欺負他們,就這樣樓陽羿在別人的嘲笑與白眼下成長起來,讓他有了比任何人都爭強好勝的心。

  從很小就偷聽偷看那些少爺小姐們練功讀書,但被老師們發現這小傢伙后,沒想到這教文武的兩個老師還真收了他這個徒弟,慢慢的被培養成才。

  直到最近,三年一度的三方演武,在比武環節,樓家與高家對戰中,高家派出了高彥恭,高彥恭已經被稱為高家年輕一代最強。樓家本想派大少爺樓曉丹,但是一看是高彥恭,就派樓陽羿本心就是想讓他去送死,但沒想到樓陽羿雖然敗了,但沒有死而且這一戰打得相當漂亮,至少沒折樓家的臉面。

  樓陽羿本以為自此之後她們娘倆再也不會受他們的欺負了,但什麼都沒變,當他拖着受傷的身體回來時,樓博弈一眼都沒看他,只是叫他回去休息,當他往回走時,不知道被誰絆了一腳,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震動的傷口疼的痛不欲生,而這群人笑,在無情的嘲笑,他們難道忘了在他們沒人敢站出來時,是我站出來的?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尊嚴被無情地踐踏,踐踏到細碎,直至成為粉末,他恨,他好恨,他好像殺死這些人,不,先玩弄然後讓他們生不如死。

  在跑到一個牆角咬住自己的手臂哭,他不想讓他們看見自己的軟弱,因為這隻能讓他們更加肆虐的玩弄自己的尊嚴,不想讓媽媽知道,因為這隻能讓她更加的難過。

  而就在今天,也就是夜逃的這天發生的一件事讓他決定要殺死樓博弈,這個生下自己卻未盡一絲父親義務的男人,要摧毀他擁有的一切,就像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讓他生不如死,讓他崩潰。

  樓陽羿趕製了一晚上,趕製出一張弓,與三支箭,三支樓家專屬的鐵杆箭,箭身,箭尖,箭羽都是由鋼鐵打制,所以要求使用者擁有超強的腕力與臂力,否則即使能射出去也射不遠,但相對的破壞力也是普通弓箭的十倍百倍。他要去完成媽媽最後的一個心愿想喝一碗大雁湯,媽媽被他們欺負的,整天又驚又愁終於病倒了,但他們還給她派重活,分明就是想累死她,只怪自己軟弱不能一刀一個的殺死他們。

  不行,太瘦了,這也不行,太肥了,樓陽羿看着一席雁陣,居然能看的清清楚楚那個胖瘦,終於找到一隻心滿意足的,彎弓搭箭,鐵杆箭帶動“嗖嗖”響聲,好似穿破空氣的響動,帶動着空氣居然產生了漣漪的效果,一圈圈的氣洞繞在鐵杆箭上。

  “哇……”大雁一聲慘叫竟然真是樓陽羿選中的那隻。

  樓陽羿上前剛要去撿,就聽見一個自己非常厭惡的聲音:“喂,你怎麼拿我的獵物呀。”而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那個看見高彥恭一聲大氣都不敢喘的樓曉丹,而他在樓陽羿面前就吆五喝六,還真是一個前倨后恭的小人。他身邊兩個旁系兄弟也在看他的笑話。

  樓陽羿忍住心中的悶氣說:“好,就算你的,我在打就是了。”萬萬沒想到,還真有作死的。

  “就算是你打下來的也是我的,聽見沒有你這個丫鬟生的小雜種。”

  看來也是樓曉丹以前打壓樓陽羿慣了,也不想想自己的本事,只要樓陽羿一豁出去你都不夠人家熱身的,還如此擠兌他,就是不怕被殺呀。

  樓陽羿本來對你們有不瞞甚至厭惡更深是憎恨,你還如此欺凌,再加他確實急要大雁給媽媽煲湯,一氣一急,也不說什麼費話了。

  鐵杆箭除了能做弓箭還能作為近身武器使用的方法就類似於峨眉刺,樓陽羿拿出剩下的兩根箭,藏在袖子里,一步一步地走進三個倒霉蛋。

  樓曉丹感覺到有些不對,磕磕絆絆的說:“你想干什麼?”這哪有一點儲君的氣勢呀,根本就是一個二世祖,欺軟怕硬,但凡人家硬氣一點就說不出話來。

  “你們都給我死吧。”說著甩出了兩根鐵杆箭,扎穿了樓曉丹與他右邊的旁系,兩人眼中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他們萬萬沒想到。左邊的旁系剛想跑,殺紅眼的樓陽羿哪裡會讓他逃走,拔出插在樓曉丹上的箭,直接就丟了過去,NICE,正中紅心,死屍倒地。

  樓陽羿慢慢清醒下來,忽然想到要是被人發現,自己倒是沒事,有功夫在樓家只要不派出自己的老師來,誰能奈何的了我,但是媽媽呢?她現在卧病在床,我怎麼去保護她?

  先不管了,給媽煲湯去。

  一碗熱氣騰騰的大雁湯,樓陽羿吹了吹,慢慢的把碗放在媽媽的手上,樓陽羿心裏還在想樓曉丹的事,心裏有事很難不在臉上表現出來,再加自己兒子當媽的能不了解。

  “你小子有事,別瞞我,說說吧。”樓陽羿一看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媽媽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出去轉一圈,半個小時后回來。”

  樓陽羿是很聽媽媽的話,訕訕的往門口走,又聽媽媽說:“以後什麼事都要自己想想後果,三思而後行……好好照顧自己”最後幾個字的聲音很小,小到恐怕樓陽羿沒聽見吧,但樓陽羿感覺自己好像再也見不到媽媽了,含着淚點了點頭,走出門,樓陽羿想丟了魂一樣,四處飄散。

  終於熬過半個小時,開門后,看到裏面的場景不由腿一軟跪了下去。

  “媽……”樓陽羿看到在懸樑上上弔的媽媽后大吼道,哭着上前把媽媽放了下來,然後一轉身看見桌子上的紙條。

  “孩子,你要堅強,不要為我傷心難過,你也不需要為我收屍入土,趁着夜色跑出去,不要再回來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樓陽羿唯一一次沒有聽媽媽的說,用自己的積蓄買了一口薄皮棺材,給媽媽收殮入土。然後他剛決定要走,突然想到一個東西,呵呵,我要是把他帶走,恐怕樓博弈會活活氣死吧。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潘多拉之海》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潘多拉之海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六章 踐踏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潘多拉之海”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