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血涯秘府

更新時間:2017-12-07 19:45:59字數:3315

張動現在覺得,這個世界也許在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引起他的一絲興緻,遍尋不獲,讓他的希望在次破滅,本來以為還有一絲的希望,但是在一年多來的撥涉中,他當初的那一絲期許,早以被現實磨滅。

然而最要命的還是那種來自靈魂的悸動,那種從湯谷離開后的悸動,因為那位房東大神的存在,就如一口懸在頭上的劍,隨時都有可能發作要了他的小命,或許死到是無所謂,但是心裏終究還是有許多東西放不下。

比如地球上,那個經常罵自已的老頭,還有自已曾經一起浪蕩的損友,還有那些或真情,或假意的結合,雖然當時沒有在意,但現在的他卻隱約的感覺到內心深處隱藏的那分渴求。

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身以殘,志到今時,以不太是那麼堅定,一絲絲的動搖,充斥着他的整個心神,或許自已就該等死罷了,張動這樣一想,就如同魔怔一般,久久的瑩繞的在他的心頭,在也抹不去,那一絲自棄之念發作。

他回到了駐地,只是他的臉色很不好,這讓激奮的猴子們,感到了一種壓抑,無所謂生死的壓抑,此時的張動雙目空洞,沒有一絲的神彩,現在的他就如一個沒有靈魂的軀體,讓人看了不禁會感受到,一種厭棄的感覺。

是的,就是厭惡,厭惡了一切,厭惡了天地,厭惡了自已,厭惡了事實,而這種情緒以經深深的烙進了張動的身上,以致於他現在無時無刻不是散發著,這種負面的能量磁場,影響着周邊的猴子。

天上不知什麼時侯下起了雨水,張動只知道需要酒來麻醉自已,而這酒混着雨水進入他的口中,張動越發顯的悲慟,一絲絲寒意滋生出來,天地之大無他的立身之地,八荒之中,這有他的容身之所,一股恨意,頓時充盈他的心竅。

什麼功法,什麼奇遇,在他看來都無所謂了,最終仍是避不過天意如刀,一刀下,從此生死兩茫茫,天意的碾壓,本以為是一個烈火淘金的過程,可沒成想,這種淘煉竟是這樣沉痛,而這代價卻是張動無法接受的。

張動任雨水沖刷着他的身軀,寒風陰雨雖寒意入骨,但卻比不上他心中的那分冰寒,身體之痛,卻是敵不上心中的那分不甘,壓的他生不如死,厭世棄世,這不是一天两天的想法,只是有了那一絲希望,所以他在心底鎮壓下去。

可如今希望以經破滅,這一世負面的影響,都暴發出來,而這種暴發,對於張動來說,更是顯的恰到其分,彷彿一切本該如此,天地之中欠他的,他無力討要,他所欠的也無力償還,這種內外一體的煎熬,使得他的生命之火頓時變的搖搖欲墜。

不過他到底是有修為在身的人,雖然沒能達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但好歹也算是一個修仙者,雖然他也分不清自已的修為,到達是什麼樣的境界,加上身上穿的,卻是天地間少有的神物製成的衣服。

所以他還是沒能在雨水之中,被冰寒交迫而死,這讓他很失望,而身上的怒意,早以被他拋棄,沒法在站起來,就算怒又能怎麼樣,不過是更添傷痛罷了。

但仍不死心的他,在次走出了駐地,向著其它的四個方面走去,這一次沒有目標,也沒有準備,只是狼狽的走進了大荒之中,走走停停,日出日落,張動到這裏整整三年了,此時他的形象早以大變,若是以前認識他的人看到,一定無法相信,這個行將就木的人,竟然是曾經風流瀟洒的張動。

身上的衣服因為材質的神奇屬性,所以還是光潔如新,但是他的身上,卻早以變的粗獷起來,頭髮早以亂成一團,凌亂的掛在他的身後,臉上更是長滿了鬍子,而他的雙手之中,指甲縫裡,更是棄斥着黑亮的泥色。

他走過了許多當初沒有注意的地方,但同樣是一無所獲,他早以黯然神傷,身上散發出來的絕望之意,早以影響到了他身邊的環境,往往遇上凶獸,張動也自顧自的走了上去,一眼也沒有看過那些猛獸凶禽,因為不懼死,所以沒有害怕,這時的他毫無血勇,也許是不懼死,所以也就不擔心被凶獸分食。

而他身上的氣息,確實是極為驚人,而那些獸類,也是被他的氣息影響,所以也就沒有傷害他的慾望,所以他現在活了下來,但在他心裏,他覺得,還是不如死了來的好一些。

總是合上雙眼,睡前總是想着一夢之中,可以不知不覺得死亡,希望可以這樣得到解脫,但是他也沒有想過自盡,這是他最後的驕傲,死也要堅強的死,自盡只是懦夫的表現。

不知過了多久,算起來,大概是張動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五年,他走走停停,隨意的行走着,這天來到了,當初他黯淡的地方,正是那片血涯,當初他為了得到紫參,陷入必死之局,而這片血涯,也成了他厄運的開端。

一幕幕往事在他的心中回蕩,當初的勇氣,讓他不由的笑了出來,可是笑過之後,那迷糊的雙眼之中,卻也落下了淚滴,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此時在看這蘶峨的血涯,竟然沒有了當初的壓逼感。

許是心態的變化,時光的流轉,世事的變遷,此時他無愛無恨,連當初的功法,也早以忘卻,只是那一絲的記憶,瞬間勾起了他對以往的憧景,一幕幕光陰如同電光划入他的腦海,直震的他混沌的頭腦,有了一絲的慌亂,現在重新在思憶起來,竟變的如同卡殼了一樣。

而張動這個時侯,似勉懷,似追思,下意識的運起了功法,早以乾涸的經脈,因為他的意念導引,傳出了陣陣元氣波動,而功法的運行,讓他的記憶,在次變的清晰起來,終於張動運行了一個周天之後,想起了其它的法決。

比如說趕路之中的法門,他運行起來,只是現在少了骨架的支撐,這功法門也就變的沒有什麼作用了,而動行起來,也變的生澀起來,沒有了以往的那種順暢,緊接着,他運起了老猿所授的功法。

正是這殘篇的運行,讓張動的腦中一震,如同被狂雷電擊一般,瞬間撕碎了他的一切思緒,而現在也只有一個念頭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那就是血涯,這片血涯,自始自終,他沒有踏足的,也唯有這片血涯。

早以沉寂了幾年的希望之火,在次在張動的心底燃燒起來,張動怔住了,一瞬間他感慨萬千,轉念一想,他不由的感嘆造化弄人,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攀上這片涯。

從開始於狼頭鷹的大戰,到身體殘缺,無法攀登,他就一直沒有登上過這個地方,就連當初的紫參,也是那些猴子做的,而之後因為他的身體原因,所以他也就自發的把血涯給遺漏了。

現在,這片血涯在次出現在他的眼中,他的思緒頓時如同排山倒海而來的浪潮,所以有條件都指向了這裏,張動顫抖着,他的淚眼早以糊模,絕處在逢希望,他竟是不知道怎麼對待,只是仰天的長吼一聲。

“啊!!!!!!!”

幾年的沉寂,早以不報的期望,在這個時侯在次出現,張動也感動的不能自禁,而他卻也揪起心來,生怕這個最後的希望,會在次破滅,而他的心,也早以經被摧殘了,現在的希望對他來說,顯的太珍貴太來之不易了,若是在次破滅,張動也不知道,自已會不會承受不住。

而這一切,對於張動來說,還是一片未知的迷霧,他需要破開這片遮蓋他的迷團,他慢慢的運行着那段經文,顫抖着,他不確定,這裡是不是會有感應,會不會在次讓他陷入絕望之中。

不過隨着功法的運轉,張動的心也揪起來了,因為這分覺重的代價,讓他不由的靈魂都顫抖起來,而這一切也將要得到證實,嗡鳴聲在張動的腦海之中響起,那一絲功法的波動,慢慢的散了開來,十分鐘過去后,波動仍然沒有回應。

而張動的心裏,也變的悲意蜒綿,患得患失之際,張動的心情也起伏不定,而且這次的時間更長了,足足過了半個小時,仍不見回應,張動不由的燥動起來,這分欺待很有可能破碎。

張動心中不由的低落起來,沮喪懊悔,漸漸的湧上他的心頭,他不由的被絕望覆蓋,他正要停下功法,心際之中,也變的頹廢起來,而就在這個時侯,張動似乎感覺到身邊有了一絲的波動。

這種波動,不同於其它生物身上的波動,而是那咱與他現在運行功法,有了那麼一絲的重合,這讓張動瞬間把心中的陰鬱一掃而空,當下張動身體一震,睜開了眼睛,目光激動的向著那個波動傳來的寺方看去。

那裡正是一片血跡之中,唯一的一片紫霞,而那裡,就是張動變成這樣的根源,張動怔住了,一種被熱淚包圍的感動,一瞬間他想了許多,踏過千山萬水,遍尋而不可得的希望,在他驀然之間找到,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

紫氣騰騰之際,一片紫霞溢散出來,似在告訴張動,你終於尋到了這裏,雲深幾許,張動的心情就有多麼幽明幽暗,經過幾年的時間,他的心緒早以被磨圓,無喜無悲的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但是內心深處是怎麼樣,張動卻是無法知道。

懷着莫可名狀的心思,張動仰天看去,那片霞霧之中,似乎有着一個風眼在攪動着,而那絲波動,正是隨着那個風洞,向他傳來悠悠的嘆息,似有光,似有淚,半哭 半笑之間,張動鼓起了下身,雙手緊緊的貼在血涯之上,他要攀上去,眼中露出了堅定的神色。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仙路緲緲》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仙路緲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十四章血涯秘府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仙路緲緲”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