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設計老鬼

更新時間:2017-10-18 16:59:43字數:3076

“必安,你說木男哥,要我們找這個老鬼做什麼?”花木男為必安和無咎派了一輛車。開車的司機叫老唐,已經為桔梗城堡開了二十多年的車子。正是這位開車的老師傅,此刻正載着他們去清泉市。必安和無咎坐在後座,聊起天來。

“哪裡是木男哥要找老鬼,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必安答道。

“那就是說是北辰要找老鬼。”無咎說道。

“不,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必安開始閉目養神。

“這有什麼區別嗎?似乎沒什麼區別啊。桔梗城堡是北辰的桔梗城堡,桔梗城堡要找老鬼,難道不就是北辰要找老鬼嗎?”

“以我男人的第六感判斷,你正好說反了。應該是北辰是桔梗城堡的北辰,所以不是北辰要找老鬼,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

“我的天,必安你為什麼總是要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我呢,總是說不過你。我們就幫木男哥找老鬼好了。就這樣吧。”無咎一臉哀怨的盯着正在閉目養神的必安。

必安面露微笑,卻不再說話了。

“小伙子,你朋友的意思是,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無奈。你在外面看這些高高在上的人能隨心所欲,卻不知道他們也有他們的苦。”給無咎和必安開車的司機老唐突然說話了。

“原來如此,唉,要是必安這個悶葫蘆有你的直接,說話不要總是話里有話,帶我繞來繞去就好了。”無咎同司機抱怨道。

“我不是帶你兜圈子,我只是喜歡對問題抽絲剝繭。不像你,喜歡生吞活剝。”必安聽到無咎的抱怨,懟了回去。“而且,我並不認同老唐對我的言論的解釋。”必安不僅懟了無咎,連老唐也被他懟了。

老唐聽到必安這麼說,好奇心起,他自認為自己做了二十多年的司機,見識過各種各樣的人,對別人談話的理解很少有出錯的。追問必安,“小伙子,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在說北辰而已。而你把一個點放大成了一個面,說所有大人物都如何如何。那是個對我們來說完全未知的領域,不是嗎?舉個例子,所有人都是好人,所有人都是壞人,所有的司機都開轎車。即使是在這些已知的領域,也無法概括着講,如何如何。更何況是我們未知的領域。”必安為司機師傅解答道。

“小伙子,你知道什麼叫尬聊嗎?”司機老唐搖了搖頭說道。

“我知道,尬聊就是把天聊死。是這天上地下,最強的必殺技。老唐師傅,你體會到我的痛苦了吧。”無咎搶答道。

老唐聞言,呵呵一笑,便專心開車了。和必安呆在一起,實在是沒有聊天的動力了。

清泉市到了。司機老唐帶着無咎和必安到了一幢別墅樓,這裏就是花木男給無咎和必安在清泉市的安置點。這裡是桔梗城堡的產業,平常就是供桔梗城堡的食客住宿的。

無咎和必安躺在沙发上看電視,“必安,你有什麼打算,我們該怎麼找那隻老鬼啊?”

“木男哥的意思是讓我們去做卧底,然後伺機找出老鬼。可是這方法好是好,就是太費時間。雖然說我們還是未成年,三五年的時間還是耗得起的。可是人生能有幾個三五年?而且我最擔心的是,到時候三年又三年。那就恐怖了。”必安按着手上的遙控器,不停的換着台。

“快的方法有啊。我去偷個核彈頭,把它放在清泉市的市中心,引爆。那整個清泉市就會夷為平地。什麼老鬼都好,連根毛都不會剩下。木男哥問我們,老鬼呢?我們就指一指地下。老鬼在地府里。哈哈哈。”無咎開玩笑道。

“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無咎,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必安突然想到了找到老鬼的辦法。

“什麼話?”

“老鬼就在你身邊。”

“不是吧,大白天的你嚇唬誰啊。”

“我可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老鬼就在你身邊。老鬼,就是我。”

“瘋了,瘋了。必安,你是說讓我帶你回去向木男哥交差嗎?你覺得木男哥是傻子嗎?”

“你個大傻子,我是說由我來假扮老鬼。然後引真的老鬼出來。你要知道,真亦假時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必安把遙控器扔到了無咎的肚子上。

“啊,這個主意好。要是有人假扮我為非作歹,我肯定第一個跳出來砍他。必安,你真是太聰明了。而且我突然發現,這還是個一箭雙鵰的事情。就是從你假扮老鬼那一刻開始,你就不是你了,你可以對你自己的所做所為,負零責。老鬼就是我們的背鍋俠。哈哈哈。”無咎猥瑣的笑道。

“呵呵,哪有這樣的好事。沒人知道老鬼長什麼樣。可是你知道他有多少仇家嗎?我們假扮他,要是照你說的去為所欲為,不是他是我們的背鍋俠,而是我們很有可能會成為他的替死鬼。所以,你記得出門前替我燒支高香吧。”正當無咎歪歪時,必安一盆冷水當頭潑下。“所以我們還是要有計劃,有步驟的去扮演好老鬼,讓大家都以為我就是老鬼,而後方可以假亂真。”

“不過講真的,你怎麼看也不像是老鬼。充其量也是一隻小鬼而已。”無咎對必安的外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怪我咯,怪我長得太年輕。哎!到時候我帶着面具,變個聲音,沒有人會知道我有多大年紀的。你就扮演好我的小弟。然後我們就以老鬼的身份,去做損害老鬼利益的事情。”無咎和必安就這樣有了如何找出老鬼的方法。

既然有了方法,就要做足準備。無咎和必安在別墅里,翻箱倒櫃,尋找適合老鬼的衣服。最後還真讓他們找到了一套衣服,穿在必安身上,必安戴着面具,旁人一看,還真以為他是個四五十歲的人。至少符合了人們對老鬼的心理認知。雖然沒有人知道,真正的老鬼有多大年紀,可是按照老鬼在清泉市呼風喚雨的時間算算,老鬼至少是個五六十歲的人了。四五十歲,五六十歲,至少不似十幾歲和五六十歲差距那麼巨大。現在看去,最多就當必安這隻老鬼,保養得比較好。性別當然也是不確定的。不過還是要迎合,大眾對這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黑道大哥的認知。也許是世人的偏見吧,這個設定大多總是男的,而且還要是老男人。

無咎和必安在別墅里扮演老鬼,反覆練習了許多遍,直到覺得真的是差不多了,才停止了練習。

“必安,你現在扮演老鬼,已經似模似樣。”

“做到這種程度,應該已經差不多了。其實說起來很是諷刺,讓我一個不存在的人去扮演另一個不存在的人。”

“必安,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沒從黑棺跑出來。反正都是聽命於人,幫人做事,無論是幫黑棺也好,幫桔梗城堡也好,其實又有什麼區別呢?這段日子,我一直在想,也許我原本不屬於黑棺,可是在黑棺的這十年裡,黑棺在潛移默化中已經融入了我的身體,而我也成了黑棺的一部分。不管我願不願意承認,我是一個為黑棺而設計存在的人。”無咎突然有感而發。

“黑棺就像是一個黑洞,它在拉扯着你,不停的拉扯着你。雖然你離開了它,可它的引力卻還作用於你。我們的脊椎上還有黑棺的紀念品,不是嗎?其實我們根本就沒有離開黑棺。而且它已經活在了我們心裏。不過,你現在對黑棺的思念,只是不適應新環境副作用罷了。你不習慣看到那麼多人,你受不了都市的喧囂,受不了這個世界的繁文縟節,你喜歡過純粹的生活,哪怕那生活是強加於你的生活。可是,最後你終究會適應的。”

“是副作用嗎?可是生活總是強加於人的。即使是現在的生活,也不是我自覺自願的。好吧,不管怎麼樣,我們一起共同面對一切。”無咎自己也不確定究竟是怎麼回事,只是突然陷入了一個情感漩渦之中。

“大概是今天太累了,我們接下去就好好休息吧。釣老鬼的事情,放到明天。我剛才看到冰箱里有不少好吃的,應該是前一個住客留下的。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冰箱清空。其他事情,就由它去吧。”必安意識到了無咎的不安,覺得與其讓他沉湎在過去,不如讓他着眼於食物。在這個世上,什麼都可以辜負,唯有美食與愛不可辜負。

人是社會的人,一個人若是脫離社會太久,他身上的許多能力就會退化。然而隨着一部分能力的退化,他的另一部分的能力就會被凸顯出來。無咎的感性與必安的理性,都是在黑棺的桎梏中,變異出來的。變異是因人而異的,好在他們的變異正好可以互補,於是他們在黑棺這個殘酷的地方生存了下來。重新回到社會的無咎和必安,多多少少對新的環境是有排斥的,只是無咎的反應更加顯性。然而對於環境來說,他們也是兩個異物,環境也在排斥他們。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虛空橫擬》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虛空橫擬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設計老鬼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虛空橫擬”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