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笑彈千古琴

更新時間:2017-10-13 01:30:00字數:4367

她笑了,同時兩人的身上出現了一個光球將他們籠罩起來,以詭異的形式消失在了原地,洞穿了空間,飛躍了時間。

  

許峰問她:“你有名字沒有啊?”

  

她想了想:“你問的是我之前的名字嗎?”

  

“不是,我問你現在,你有沒有給自己起名字?”

 

 她搖了搖頭:“沒有,我也沒想好,我之前的名字,都是有故事和特別意義的。”

許峰說:“我可以為你取名字嗎?”

  她頓了頓:“可以,畢竟我以你為藍本,我們之間的關係說不清道不明,就像地球上給孩子生命的父母可以為孩子取名一樣,你也可以為我取個名字。”

  

許峰道:“你就叫許婷吧。”

   “為什麼?”

  “亭亭玉立,多好,是個好聽的名字。”

  

“我覺得好像別有深意。”

許峰深吸一口氣:“海到無邊天作岸,山登絕頂,我為峰。

我的名字里有個峰字,以前一個人去爬山,當我爬上最高的山峰時,徹骨的寒意,凄涼的秋雨,讓我倍感孤獨,於是我想,如果山上有座亭子多好啊,就可以為我遮風擋雨。”

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那我就叫這個,不會變了。”

  許峰開心的笑了出來,能明白他心意的人不多,多一個都會倍感高興。

  

來到了一片虛無。

許婷問許峰:“你去哪裡?”

許峰驚道:“不是你帶我走嗎?”

許婷道:“我可以帶你去我以前去過的任何一個地方,但相信我,隨便一個地方都不適合你生存。

你得指定一個目標。”

許峰這下犯了難,他並不是沒有地方可去,而是可以去的地方太多了。

無數條人生,無數條支線,哪裡都可以去,但哪一個都不適合他。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和迷惘,茫茫宇宙,漫漫世間,究竟何處為家?

許峰突然想到了很有趣的一件事情,嘴角露出了笑容。

許婷察覺到了這一點,問他:“你笑什麼?”

許峰道:“很奇怪啊,我覺得很奇怪。宇宙是如此之大,世間是如此之寬闊,為何,我觀察我每一條人生,每一個我,像那螞蟻一樣,只能生存在地面。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地球人,所有人的人生,全部都在地球。”

許婷閉上眼睛看了一下,道:“沒錯,雖然有幾個人登上過月球,但月球屬於地球的衛星,人類並沒有真正的脫離地球過,從來沒有。”

許峰反問她:“你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嗎?”

她說:“一般情況下,要是我沒有事的話,我會選擇去之前去過的那些地方看一下,以這個新生的我,這雙新的眼睛去看一下,以這個新的我去踏足之前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尋找自我。”

許峰又問:“追尋自我,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嗎?”

許婷略帶困惑的道:“宇宙中最大的謎團既是我自己,我去那些地方,能夠找到我自己存在過的痕迹。

我搜集了很多時間和空間的碎片,甚至尋找到我自己的部分時空碎片。

可能你還理解不了。

你就當人生碎片理解就行了。”

許峰喃喃自語:“人生碎片……”

“碎片需要整理,否則很容易在漫漫時間長河中迷失自我,對於理解自我存在,以及明白未來道路有很大幫助。”

許峰自嘲道:“可能我的人生也需要整理一番,否則實在太亂了。”

“所以你決定去哪裡了嗎?”

“我也想要好好整理一下我的人生,如果你現在不忙的話,可以等我嗎?

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你曾經去過的地方,因為宇宙也是我嚮往的方向。”

  許婷被他說的有點心動了,當她身為一個高維度生命的時候,可能不會有喜怒哀樂,悲歡離愁,只有利弊盈虧,甚至她在重生挑選種族的時候,也會選擇更有生存能力的哪一種。

  

比如她上一個種族,極度理智,堪稱不會犯錯的種族。

又比如她前個種族,極度易怒,堪稱時刻在犯錯的種族,但有時候強大到了一定地步,哪怕時刻在犯錯,都是以一種無敵的姿態橫行宇宙。

雖然易怒,卻因為好戰而得以生存。

而現在,她是一個人類,擁有着人類細膩的感情,卻也不知對生存是好是壞,她想起了面對無垠星空時的那種無力感,她並不會懼怕任何生物。也自然不會畏懼這浩瀚未知。

  

此時她突然明白,她懼怕的原來是死寂,她懼怕的原來是永恆的孤獨與寂寞,她突然不想讓許峰去死了,她也從來沒覺得許峰必須去死。

  

此時她竟希望許峰能夠永生,陪她去宇宙任何一個角落。

  

對她而言,幾十年彈指而過,人如灰塵撣落,她突然有點想要幫助許峰突破人類那短暫的生命。

 

 她笑着點了點頭,道:“好,不過你的生命實在太過短暫,不要忘了,我還等着你即將老死,和我回去受死呢。”

  “短暫嗎?陪你度過幾十年還是夠的吧。”

  

許婷翻了個白眼道:“你可知宇宙廣闊到如何境地,就敢說出這番大話來?

要知道某些地方,要麼極其遙遠,要麼是絕境,是要用生命和時間來交換的。

隨便就是幾萬年的時光消逝,你能熬得住嗎?”

   “那能怎麼辦?我到底是個人類,逃不了時光如故。”

  “我不也是?”

   “你有什麼辦法?”

  

“我很久以前就完成了生命本源的積累,我以這個形態,幾千萬年時光根本對我造不成任何侵害,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你?”

   “難不成你還能把命分給我?”

   “呸,想得美,且不說能不能成,你可知我到這一步有多來之不易?”

 

“那你怎麼幫我?好了,算了,我決定自己想想辦法。若是我沒走到那一步,我根本沒資格和你遨遊宇宙,人類也沒資格。”許峰覺得還是自己想辦法。

  許婷笑道:“很好,這才是我喜歡的男人!”

  

“喂,你這話可有歧義。”

  許婷訂正道:“哦,這才是我喜歡的人類!”

  

許峰開始苦惱了,到底怎樣才能提升自己的生命極限呢?他突然一拍巴掌:“決定了,第一站,我要修改我的人生,不說永生,至少能長生再說。”

他突然想到了孫猴子面對菩提祖師時,執拗的只想着長生。

他此刻,就是那隻執拗的孫猴子。

他忽然想說點什麼,張嘴就來:“醉瑤池,會仙娥,蟠桃弄,琵琶頌,妖猴作亂,橫彈琵琶豎攆琴。

誰道是,五百年後,一場依稀一場夢。”

許婷奇怪:“你作的是詩還是詞?”

  

許峰攤了攤手說:“不知道,有感而發吧,並不是詩或者詞,但我就是喜歡這麼張嘴就來。”

“你準備把這首四不像叫什麼名字?”

許峰想了想說:“笑彈千古琴。”

  

“笑談千古情……”許婷喃喃自語。

  

許峰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此情此景讓我一番感觸,你還懂詩嗎?”

  “你覺得呢?我會二十億門語言,我在語言裏面的造詣,就已經到了不能用常理解釋的地步。

不論在任何文明裡面,我的語言水平都是一等一的。

要麼就學不會,只要我學會了我的語言水平就在該文明的最頂端。

像什麼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維杜牧李商隱蘇東坡,你眼裡的文學大家,我是和他們處於同一水平上的。”

許峰暗擦了一把汗:“是我關公面前耍大刀了。”

 

 許婷說:“很可能,你穿越了時間,看到了你未來的一些畫面,所以才有了如今這番感慨。”

  許峰揶揄笑道:“難不成我還會被壓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嗎?”

 

  “這可說不準。”

  

許峰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頓了頓道:“這世間可有如來佛?”

  

許婷反問:“你信嗎?”

 

 “連你在我面前這麼神奇的事情都發生了,我不敢否定諸天神佛是不是真的存在。”

 

  “胡扯,信仰歸信仰,我是我,人類的臆想跟物理的現實是有很大衝突的,人類所有臆想出來的神靈都源自於一個字,懶!

什麼都懶的做,什麼都懶得想!

  於是不由分說的虛擬出一個神靈出來完成人類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懶得打井,向天祈雨,懶得勞動,祈禱豐收,懶得修行,偏求長生。

這樣的人誰也救不了,哪怕真的有神也救不了,人類臆想出一個根本違背了物理規則的神出來,這是神嗎?這是人類心裏惡魔的化身。”

   “你這樣很可能會與擁有信仰的人起不必要的衝突。”

  

“信仰歸信仰,真實歸真實,信仰是用來回歸真我的,假如人不能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處境與現實,偏偏一味的去追求幻想,那麼他在追求信仰的道路上註定是失敗的。

  

到了我這個份上,我自稱為真神以下第一人也不為過。

  宇宙中有很多崇拜我的人,將我視若神明,其實我覺得他們很煩。

想象一下,你拿個打火機去原始人部落,隨手啪一聲點起了火,他們立馬將你視若神明,你要和他們怎麼解釋?這並非神跡,只是簡單的小把戲而已。

我期待着他們的文明能夠進步,我曾經到某個星球上是想做貿易的,希望他們能夠帶給我一些有趣的事物,誰想到他們的文明竟然因為我的出現陷入原地踏步,將我侍奉了三百年,我感覺在坐牢一樣。

  最後我不得不考慮是否將他們的文明毀滅,因為這一文明已沒有了任何前進的動力,我不消滅他們,宇宙中遲早有其他高等級文明要毀滅他們,佔領他們的星球。”

  許峰汗顏道:“還好你沒來地球。”

  她說:“其實我很早以前來過,只是那時候地球上還沒有人類,也什麼有趣的東西,我看了一眼就走了。”

  “那之後呢?你毀滅那個文明沒有?”

  

“沒有,我沒辦法對一個天天侍奉我的人下手,只是後來不出我所料,他們被別的文明侵略了,最終被殖民統治。”

   “所以你是反對擁有信仰的咯?”

   “並不是,我對正面积極的信仰還是支持的,畢竟我們信仰着科學,信仰着真實法則,也不好對他們信仰虛無的人說些什麼。

只要他們能夠把信仰的力量用到正途來,還是很厲害的。

  

就侍奉我的哪個文明,被殖民統治好久之後,出了個英雄。

  

打着我的旗號,將信眾號召起來,提出了一個‘造神計劃’

 

 發起了‘舊神已死,新神當立!’的口號。

  

他們的生活里,少了信仰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於是年輕人巧妙的運用了信仰的力量,推動了科學的發展,寬闊了眼界,至今已經是高等文明之一,宇宙中誰都不可小覷。

  

他們至今也在尋找哪個虛無縹緲的真神,也就是我。

 

 他們提出的重建真神的口號,也已經完成了小半,他們認為所有科技的力量都是舊神死亡散落在人間的,只要把所有的科技都匯聚起來,將科技樹補充完整,就能重現真神。”

  

許峰忍不住鼓起了掌:“我感覺像是聽完了一場浩大的史詩。”

  

“你別貧了!”

  

許峰笑道:“這麼說來擁有信仰還挺不錯的。”

  

許婷道:“信仰也是雙刃劍,有积極進取的一面,也有消極落後的一面,如果使用不當,很容易被利用。

你要知道,信仰是一種力量,很容易被宇宙中的邪惡生物所利用,他們藏在黑暗裡,假借信眾的信仰之力,吞食消化,使人墮入黑暗。”

  

“怎麼感覺有點玄呢,怎麼會有這種神奇的東西存在,質量守恆呢?信仰的力量居然還能夠吞食?”

   “你覺得玄是你的眼界還不夠,你認為信仰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並不是一種可以直接拿來利用的能量,但實際上,它會擾動時間,會讓一個文明步入異常的軌道,我形象點解釋,阿基米德定律知道吧?

  

假設一個木桶里裝滿了水,這水既是正常時空里的正常能量,那麼,丟進去一塊金子,因為金子質量大而體積小,能量就會最小幅度的消耗獲得最大限度的利用。

  

假設進去一個人,就會溢出同等於一個人體質量的水,這部分的能量消耗是無可避免的,那麼,如果因為黑暗中邪惡生物的擾動,令這個人變得異常臃腫,肥胖,這個人再進入水中,就會溢出大量的能量,產生大量的浪費,所以某些高維生物就可以藉此吞食溢出來的能量了。”

  許峰倒吸了一口氣:“雖然我聽懂了你講的什麼意思,但我還是覺得有點玄,畢竟高維度生命什麼的,並不是我能夠理解的範疇。”

  許婷翻了個白眼:“你面前不就有一位高維度生命嗎?高維度的低維展現才有了我在你面前的這幅模樣。”

   “所以你到底是屬於哪個維度的?”

  

“我們都是擁有無數維度的,一張紙片雖說屬於二維,可它同時也存在於三維世界當中,我現在屬於三維,但我同時也處於更高維當中,明白了吧?降維是不可逆的,除非我拋棄了我現在的身體,否則我是回不去的。”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天要封我》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天要封我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十一章 笑彈千古琴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天要封我”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