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潰敗

更新時間:2017-10-13 01:34:51字數:3118

蘇儀站立在城牆之上,雙拳緊握,他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此時心中的悲愴,城外那些以血肉之軀封堵城門的士兵,人群之中爆發出的怒罵與叫喊,哀嚎與怒吼,就像一記記重鎚,敲擊在他的心上,如同親歷切膚之痛一般,那種感覺,深入骨髓。

再也沒有什麼顧忌與周全,去他娘的千秋霸業,去他娘的萬里河山。沈烈都能為了鎮北軍拼出性命,難道我連他都不如?如果要眼睜睜的看着臣民去赴死,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這麼窩囊的君主,不做也罷!

城下戰火映的天紅,一道人影自城牆上飛掠而下,落入大燕敵軍之中,抽刀連劈怒斬,敵軍之中頓時一陣血肉翻飛。

城門外以血肉之軀築起一座堡壘的鎮北軍見蘇儀有如神兵天降,頓時士氣又重新高漲。

那人也不見得生的有多魁梧霸氣,不過是清秀俊朗幾分,只是那眉宇之間卻為何流露出一股霸王之氣?

蘇儀連斬幾十人之後,退到城牆下與眾位士兵會和到一起。

“諸位兄弟,都打起精神來,別被陣勢嚇住,等打退了燕賊,山下好酒好肉,我請了!”

“好!”

蘇儀這番話,話語雖簡陋,但無疑是此時給守城的將士們最樸實的承諾,沒人知道他什麼來歷,只知道他手持楚雲宮的將令,帶着三千破陣營,這便是最好的憑證。

在蘇儀的帶領下,守城將士一鼓作氣發起了瘋狂反撲,那些刀劍劈在身上沒反應的鬼兵,就多來幾刀,哪怕是剁掉一隻手,一條腿,便也能削弱一分這支鬼兵的戰力。守城之戰,便又多了一分勝算,哪怕這一分勝算,確實很渺茫。

一時之間,城外屍橫遍野,戰火漫天。

雁盪山,東段守衛線。

此時城外領兵與迎戰大燕鬼兵的乃是顧知南麾下第一猛將尉遲千斤。

顧知南同樣不知道這群鬼兵的來歷,而他在前一刻接到了一封從趙廣營中發出的密函。他看着密函上的內容,雙手忍不住的開始抖動起來。

隨後,他將密函丟入火爐之中,步出營帳外,登上了城牆。

當他看見城外那場大屠殺的時候,他才明白,這將是他打的最慘烈的一仗,也很有可能是最後一仗。

遠處的一座屍體堆成的小山之上,尉遲千斤雙手杵着巨劍,四四方方的國字臉上,一對虎目圓睜,他身上的盔甲已經被劈成了碎片,身體之中的血早已經流干,他其實已經死去多時了,可是他的身體沒有倒下,他腰桿挺得筆直,如同一尊神將,屹立在城門外。

大燕之中的一名獨眼將領,遠遠的看着尉遲千斤死而不倒的屍體,冷笑一聲,張弓搭箭,嗖的一聲,一隻箭矢破空而來,重重的釘在了尉遲千斤的額頭上。

山丘之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積雪,一男一女,一前一後行走在雪地上,天地一片肅靜,遠處似乎有空靈的哀嚎之聲,兩人臉色一片陰沉。

遠遠的,他們看見了山丘之下的峽谷之中有大片大片的營帳林立,而峽谷上,斜插着一面趙字帥旗,大雪已經淹沒了旗杆,棋子旁邊的雪地上,枯坐着一名手持拂塵的清瘦道士。

男女停下腳步,耳語了一句,隨後女子繼續往峽谷內走去, 而頭戴斗笠的男子,則轉身面向了那名老道。

這名頭戴斗笠的男子正是阿福,白衣女子便是明月。

明月還沒走出兩步,道士隨手一抖拂塵,一條猙獰雪龍自地底騰飛而出, 在明月身前不停的盤旋,張牙舞爪,甚是駭人。

明月駐足,狹長雙眸與那猙獰雪龍對視一眼,身後長劍未動,旁邊一道刀光驚現, 那雪龍一聲怒吼,竟似有了靈性一般, 不避不閃,對着阿福齜牙咧嘴,竟要以雙爪硬拼阿福這一刀。

只聽“轟隆”一聲,猙獰雪龍被一刀劈成雪片。

明月繼續向著峽谷走去。

阿福刀入鞘,對着道士冷冷說道:“黃龍象,你的對手是我。”

道士沒有說話,只是手中拂塵再次抖動,阿福臉色一變,身形急速后掠。

這一次,與先前一模一樣的兩條猙獰雪龍,咆哮着從地底鑽出,張牙舞爪,霸道之極,威勢比先前那條更要強出幾分。

阿福冷笑一聲,半蹲着身子,扶了扶頭上斗笠,一聲暴喝,刀已出鞘,雪龍再一次被劈成碎片。

道士依舊紋絲不動,看不清臉上神情。

慢慢的,他又抖動了一次拂塵,阿福的身前,這一次出現了四條體型更加巨大,威勢也更大的雪龍。

阿福皺起了眉頭。

明月停下了腳步,剛要轉身,身後傳來阿福冷冷的聲音。

“繼續走不要停,這裏交給我就好。”

“黃龍象,你武道九品已是道尊之身,差一步便可得三清圓滿,飛升道祖,為何要助紂為虐?你真以為你是在為兩儀山積累氣運?你現在護的是一個虎狼之子,會葬送大禹王朝的虎狼之子。你知不知道你會害死多少人?”

“貧道現在所做之事,並不求因果,我只是答應了師兄,要保趙廣十年周全,十年之後,他生還是死,與我無關,可是現在,不行。”

阿福聽到黃龍象所說的話,胸中已是怒火中燒。

“就算趙廣當著你的面奸,淫擄掠,你也不管?”

道士想也不想,冷冷回道:“不管!”

阿福怒極反笑,連道三聲:“好,好,好!早聽說兩儀山的太極萬象道可以一生二,二生三,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能生的出幾條惡龍!”

“你要多少,貧道便有多少!”

黃龍象手持拂塵,憑空畫圓,一副兩儀圖案在空中由虛變實,頃刻之間,天地變色,大地震顫。一道道罡風席捲,地面的積雪一層層漂浮起來,轉眼之間,便凝成一條條體型巨大的猙獰雪龍。

阿福慢慢閉上雙眼,將刀插入鞘中。瞬息之間,身影已從原地消失,下一刻,一聲雷鳴從九霄之上傳來,威勢彷如天崩,接着一道耀眼極光自穹頂劈落。

數條猙獰巨龍,仰天怒吼,迎着極光,衝進雲層。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儀圖出現了道道裂痕,化為一片呢虛無。

而雲層之上,一道光暈散開,一個人影直直墜落下來。重重的砸在雪地上。

先前道士坐着的地方,已經空無一人。

“分身!”

阿福半跪在地,口中噴出一口鮮血之後。猛地站起身子,抹了一把嘴邊血跡,提起刀,朝着明月遠去的方向,縱身一躍,犹如一顆流星劃過,眨眼便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趙廣營中,黃龍象正閉眼端坐在桌案旁,趙廣目不轉睛的看着他,突然,黃龍象發出兩聲重重的咳嗽,睜開眼,嘴角已有血絲滲出。

“如何?”趙廣急迫的問道,額頭上已有汗珠滲出。

“貧道無能,攔下一人,那名女子已經進了谷內。”

“你可真沒用!黃龍鶴派你來做什麼?你有這個能力保護我嗎?黃龍鶴為什麼不自己來保護我?”

聽到趙廣的謾罵,黃龍象嘴角有些抽搐,他咬了咬牙,鎮定的說道:“你放心吧,只要我在,她便傷不了你一分一毫!”

“當真?”趙廣眼神之中透出一股不相信的神情,語氣更是充滿了懷疑。

“當真!”

…………

楚雲宮站在城牆上,怔怔的望着城外的戰場,象騎軍死傷過半,被大燕鬼兵逼得節節後退。而此時,敵軍卻暫停了進攻。

戰場上,沈烈與魏如山二人疲憊不堪的靠着城牆坐下,他的劍不知已經削下了多少敵人腦袋,他身邊的屍體已經堆成了一座高高的小山。腳下的血在雪地之中流淌出一條血河,四處都是斷臂殘肢。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他握劍的手,已經開始有些發抖,目光也變得有些模糊,可是他知道他沒有退路,從他上雁盪山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沒有了退路,他的身後是北蒼的無數百姓,是傅朝年拿命打下的萬里河山,所以,他不能退!

“將軍你看!”

一名負責瞭望的士兵發出一聲驚呼,楚雲宮隨着士兵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他神情獃滯,腦子嗡的一聲,犹如一記驚雷在腦中炸裂。

他不願意相信眼中所看到的,可是身邊眾人的沉默,已經告訴他,那就是事實。

一發接一發的信號箭從東段守衛線的天空升起,一面又一面的大燕幡旗豎立在了東段的每一處烽火台上。

顧知南的東段守衛線,失守了。

楚雲宮看着那一面面鮮紅的旗幟,重重的一掌劈在了城牆上。他一把扯掉身上披風,縱身躍下了城牆。

“將軍?你怎麼也下來了?”沈烈疑惑的看着楚雲宮,按理說,現在還沒到最後的決戰關頭,守城主將是不應該出現在戰場的。

“你都能下來,我為何不能?”

楚雲宮扯了一根布條,將軍刀牢牢的與右手纏綁在一起。 沈烈看着他這個動作,忽然明白了什麼。

“東段失守了。”楚雲宮風輕雲淡的說道,手上纏綁布條的動作未停。

沈烈心頭一震,看着楚雲宮,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他默默的伸出手,將楚雲宮手上的布條打了一個死結。又用力拉了拉,確認牢靠之後,才鬆開手,平靜的說道:“將軍,小心些。

月票雙倍計算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天下無兵》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天下無兵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三十三章 潰敗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天下無兵”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