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前路漫漫

更新時間:2017-08-13 09:12:20字數:4899

未知時空之中,幽暗的房間內癱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忽然醒轉過來,他的雙眼之中閃過驚訝與一絲擔憂。緊接着,他那僅剩着最後能用的幾根手指便飛速地動了起來。

  “到底還是......斷了么......”

  山腳,距離譚一壺居住之地不遠處,九半牽着一頭白首紅尾虎斑身的靈獸上路了。靈獸是譚一壺贈予九半的,其名鹿蜀。鹿蜀其聲悅耳,有神行之能,對於九半來講不僅僅是個坐騎,更是個陪伴。

  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方形羅盤,譚一壺的話語還縈繞在自己的耳旁:

  “為你作法的時候,我順手替你算了一下與你命格相似的八個人的方位。儘管不可能非常詳盡,但方嚮應該是不會差的,我已經將信息封印在羅盤中了你自己感悟吧。九半,你要牢記的一點就是,儘管儀式已經結束,但你逆天改命的歷程才剛剛開始。你只有一個一個地去殺掉與你命格相似的其餘八人才能最終完成自己的逆天改命。很多時候我們想要得到一些東西,是必須要用另一些東西來交換的,切記!”

  “行路之難,難就難在你要面對並且規避所有的誘惑。你的復國之路不亞於傳說中聖僧西行,所以一路上如果遇到冥冥中的魑魅魍魎之音在你耳旁響起,切記千萬千萬不要聽從!”

  “逆天改命絕非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並不只是單純地掠奪他人的氣運,更重要的是你會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開啟自己身體內部的竅穴,從而完成自己的蛻變,懂么?”

  譚一壺說這些話的時候凝重的表情還在九半的眼前時隱時現,但此時的他已經騎着鹿蜀走出了好遠好遠。一個人總要去往遠方,就像遊子離鄉,少年及冠。九半呢?或許他會長大地很慢,但他依舊要慢慢地學會長大,學會去變成一個孤強的男人。

  這是一個男人的使命。

  遠處的山上,微風吹起了譚一壺的長發與長鬍子,他看着遠處漸漸消失的九半與鹿蜀,輕輕地嘆了口氣。

  “你就這麼讓他走了?”在九半漸漸遠去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就出現在了譚一壺的身後。那個身影略顯微小,正臉看去,就是一個十餘歲的男童,但是聲音卻是相當老成。如果九半此時出現在譚一壺身邊的話,他便會一眼認出來人,而後他一定會指着這個人大聲呼喊着:小暮你怎麼在這?

  是的沒錯,這個人就是小暮。

  “還能怎麼樣呢?”譚一壺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和那個人斗,我們只能先做好完全失敗的準備,然後才能在一敗塗地中求取那微乎其微的成功的機會。那個人,太強了啊。”譚一壺說完,便是長久的沉默,他與小暮都沒有說話。的確,與他們自己相比,那個從未出現過的人實在是太強大了,強大到髮指,讓人害怕。

  “你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沉默了許久之後,倒地還是譚一壺先開了口。

  “有什麼可準備的?我好不容易用自己的死讓九半這臭小子生出了報仇的念頭,結果你竟然還沒有完全斬斷那個人和他的聯繫?”小暮似乎是有些生氣了,氣鼓鼓地說道。“你知道要對抗那個人有多費勁么?”

  “那你切斷了那個人對這個世界的掌控么?”

  “沒有。”

  “什麼?”譚一壺轉身,聲音中幾乎是帶着驚嚇的。

  “好吧好吧不是完全沒有,只不過是暫時的而已。他要是想奪回這個世界的掌控權,恐怕是用不了多久的。”

  聽了小暮說的話,譚一壺的表情漸漸地變得嚴肅了起來:“小暮你知道的,那個人就相當於這個世界的天,而我們,則在鑽這片天地的空子。”

  “所以呢又能怎樣?”小暮反問道,聲音中再也沒有了稚嫩。“你想擺脫那個人的控制,而我想殺死他。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只要我們的目標一致,有什麼是不好談的,你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頓了頓,未了小暮又補上了一句:“譚一壺你可記得,我與他曾經身處一個時代,所以我能掌握的東西,是你最好的刀啊對么?”

  譚一壺沒有回答,小暮也沒有繼續說話,接下來出現的便只有清風過山谷,鳥獸蟲鳴叫,僅此而已。

  按照譚一壺的指引,九半打算直接先去霸下之國,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要說服霸下國度出兵助陣自己對抗睚眥,完成自己的復國大願;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根據譚一壺給出的指示,最近的同命之人便是身處於霸下之國,他的身份是哭冢者。

  霸下之國並不難去,難的卻是在一路上搞定鹿蜀了。說來鹿蜀真的是種神奇的生物,除了正常的吃喝休息之外,九半這一路之上,卻時常被鹿蜀欺負。他瞌睡的時候,鹿蜀用頭頂他;當他吃飯喝水的時候,鹿蜀也用頭頂他;當他想要到樹上觀察一下遠方的時候,靈鹿就跳起來用頭頂他。

  而且似乎是不知疲憊,沒有個煩悶的時候。而九半呢,根本管不了它,只能任由他欺負。

  在磕磕絆絆后,一人一鹿終於到達了霸下之國境內,只是山林遍布之處少不了野獸甚至妖物。一人一獸在準備趟過一條小溪之前,鹿蜀突然不安地叫喚起來。剛開始九半還以為是鹿蜀又耍性子準備調戲他,可是看着鹿蜀根本沒有過河的意思,還對着林間某個方向一直叫着,九半終於意識到不對勁。

  抽出鹿蜀脖邊的長劍,九半翻身下馬同樣提起長劍對着剛剛鹿蜀叫喚的地方盯着。經過逆天改命,九半感覺到自己的五識也都敏感了許多,在忽視掉鹿蜀的叫喚聲后九半隱隱聽到林間有野獸嘶吼的聲音傳出來,那來源似乎還不止一處。

  九半微微皺眉,忙前後擺開步子,將長劍橫於胸前。而鹿蜀也朝前邁了一步用腦袋指着前方,不時的刨動着蹄子。沒有等待多久,或者說當鹿蜀正好邁步刨蹄的時候,從林間迅速衝出來一隻暗紫色的妖獸,並且快速向一人一鹿靠近。這妖獸混身紫色形似獅虎,紫色之中點綴着星星點點的黃色斑點,是奔雷豹!奔雷豹本不是什麼高級妖獸,只因為其渾身紫色且長於速度便得了這麼個霸氣的名字。那豹子速度很快,九半依靠已經變得極好的目力才終於看到它。可是還沒等他動手鹿蜀嘶鳴一聲直接朝着前面的奔雷豹就沖了過去,鹿蜀直接將那跳起的奔雷豹用腦袋頂出去老遠,那豹子吃痛站起身來對着林子吼了一聲,然後竟然從林間又跑出來兩隻奔雷豹。

  什麼?三隻?

  當九半看到三隻妖物出現的時候,他手裡的長劍不自覺的抖了起來。鹿蜀看到他這個樣子直接用腦袋頂了一下他,九半才反應過來對面那三隻奔雷豹竟然動了,竟然同時朝着他們沖了過來。鹿蜀又是一聲嘶鳴,對着剛才那隻奔雷豹沖了過去,而九半提起長劍直接面向另外兩隻奔雷豹。

  可是當九半提劍準備劈砍的時候,那兩隻朝他奔行而來的奔雷豹卻突然停了下來,就像是撞到了一堵牆一樣,甩了甩腦袋然後便圍着九半繞了起來。它們時不時還會朝九半撲過來,但總是像撞到牆上一樣無法靠近九半。雖然不知為何如此,但九半還是提起長劍就朝那兩頭奔雷豹砍了過去。九半能夠砍到那妖獸但對方卻無法接近九半的身子,幾個回合下來,九半憑藉奔雷豹傷不到自己的優勢成功地在兩頭奔雷豹身上留下幾十條劍痕,長劍之上還有滴滴殷紅的血液。

  但是這兩頭奔雷豹能也並不是死腦筋,一看自己無法靠近這個獵物。齊齊嘶鳴一聲便朝着那隻靈物鹿蜀沖了過去。這兩頭奔雷豹一轉移目標苦了的便是鹿蜀了,和一隻奔雷豹斗得漸漸落於下風的它哪裡是三隻的對手?鹿蜀眼見不對,用腦袋虛晃一下,便直接轉身逃跑了起來。可是那三個奔雷豹的速度根本不在它之下,短途之內的爆發性奔跑,尤其是追獵行為,怎麼可能有靈獸是奔雷豹的對手?雖然鹿蜀後來圍繞着九半跑了起來,但還是吃了個大虧,被奔雷豹咬住了腿部。

  一招得手,其他兩頭奔雷豹在鹿蜀嘶痛倒地的時候也是直接撲了上來,一頭咬着它的喉嚨另一頭則咬着它的腹部不放。而看到那三隻奔雷豹對鹿蜀撕咬着,鮮血從鹿蜀的腿部和腹部流出來的時候,九半大吼一聲,提起長劍就對着那三隻奔雷豹砍去。可儘管揮出了無數次利劍,那三隻奔雷豹卻死活不鬆口。似乎是擺出了同歸於盡的架勢?最後,無奈之下的九半直接提劍朝着其中一隻奔雷豹雙睛刺去,那奔雷豹才閃開身形。對其他兩頭奔雷豹如此照搬之後他們終於是一一跳了開來。鹿蜀見機強行提起一口氣直接跳將起來躲在了九半的身後,九半橫起長劍攔在鹿蜀的面前,這樣才勉強護住了鹿蜀,讓三頭奔雷豹不至於靠近已經幾乎死亡的鹿蜀。只是鹿蜀踉蹌着在九半身後根幾乎無法動彈,它的腹部已經裂開了一個大口子,甚至可以看到內臟都已經露出來了。

  鹿蜀如果再不趕緊救治的話,那後果只有一命嗚呼。可是此時三隻妖物死死地盯着,他哪裡又脫的了身出去尋找藥材呢。如果那些妖物攻擊自己也行啊,可是他們不追自己,就只盯着鹿蜀,這讓九半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做,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臉頰旁落下。九半的心裏寫滿了着急。

  就在九半着急沒有解決辦法,打算以死相拼的時候,突然一抹冰箭直接射穿面前一頭奔雷豹的眼窩,從腦後伸了出來。而後緊接着便是破風而來的“唰唰”兩聲巨響,其餘兩頭奔雷豹嗚咽幾聲便直接倒地身亡。看到那三個奔雷豹似乎是沒來得及反應便一命嗚呼,九半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到了。難道是天命顯靈?直接降下冰箭收了他們的性命?直到鹿蜀艱難地用頭頂了一下他的腰,他才回頭看見在不遠處的一座樹冠之上有一位女子,手裡握着一根不知什麼材質做的長棒子?九半從來沒有見識過那種長棒子形狀的武器,只是隱隱地感覺到那是一件相當厲害的東西,而且非常危險。

  面前這女子似與周圍相融,雖然那件斗篷衣是類布衣的裝扮,卻看着卻讓人賞心悅目,被她身上那份自然恬淡所感染,毫無防備的放下自己的戒心,只想用眼睛看着她降落地面,然後朝着自己而來。

  不對,朝着自己而來?九半腦海突然閃現過一絲清明,咬了咬自己的舌尖九半終於完全醒過來,再次將自己手裡的長劍舉起來對着那個朝自己走過來的那個女子,謹慎卻又有些膽怯。看着九半並不友好的動作,眼裡閃露着凶光,對面那個女子停下了腳步,將手裡的“長棒子”駐在地面上,如此這般九半才看清楚那是一個法杖。

  “如果你再阻攔着我,你的靈獸馬上就要死掉了。”在雙方對峙了三息后,那個女子率先開了口。聲音充滿着空靈,音節與音節之間隱隱有一種獨有的吸引力,讓九半忍不住再次放下自己心中的戒備。當九半準備再次將手中的長劍由放下舉起的時候,鹿蜀嗚咽着在一旁叫了兩聲,九半將頭轉過去,然後就看見鹿蜀眼裡閃着淚花,點了點頭。

  九半皺起了眉頭,但隨之又平緩下來。漸漸地放下了手裡的長劍,然後朝側面退了一步,將女子與鹿蜀之間的路讓了出來,示意女子可以過來了。

  儘管一路上鹿蜀都瞅准機會調戲欺負自己,九半卻是知道鹿蜀很是通靈性,更懂人性,起碼自己的小心思都被它看透了。甚至可以說它比自己還懂自己。所以當鹿蜀點頭的時候,他決定聽從鹿蜀的話,而且鹿蜀的情況真的不容樂觀。腹部內臟流出大半,這麼一小會兒血液更是在身下匯成一小汪血潭。

  那個女子朝九半施了一禮,然後也不管九半的反應,直接邁步走到了鹿蜀的身前然後蹲下身子。但是她並沒有立刻施手救援,而是放下自己的法杖,用一隻手摸了摸鹿蜀的頭。然後空靈自然的語音再次從她的嘴裏蹦出:“會沒事的,放鬆你的靈識。”

  鹿蜀感激的哼唧了一聲,便不再管女子會對它做什麼,直接將頭枕在了草地上,幾乎是完全放鬆了下來。然後九半就看到那女子伸出右手,然後道道金光匯聚在她的手心,然後越來越盛,越來越刺眼,女子的斗篷衣角無風吹起。當九半再也忍不住刺眼的光輝選擇用手遮擋在眼前的一瞬間。那女子猛地清喝一聲,便將手掌朝着鹿蜀的腹部拍去。

  痛下殺手?

  九半看着女子動作,便不顧眼前光芒的阻礙直接閉上眼抬起劍就朝那個女子所在的地方砍了去,在他剛邁出兩步遠的時候,突然一股大力蹬在了他的長劍上,然後感覺到一塊石頭狠狠的撞在了自己臉上,然後九半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九半再被踢飛出去的那一刻,他心裏明顯一愣,但隨之卻是一股欣喜用上了心頭,感受着臉上似是分為兩半的痛感,九半很快就意識到這種痛感的由來:是鹿蜀的蹄子。每次他被鹿蜀暗算進行反擊的時候,鹿蜀往往都是用這一招再次將他制服住的,所以當這一腳踢在九半臉上的時候,九半瞬間便反應過來那是鹿蜀的鹿蹄子。而鹿蜀明明是重傷,哪裡會有力氣做出這樣的動作呢?而這個場景又不是以前它沒有受傷的時候。但隨即九半就想到了問題根源:鹿蜀被治好了,而且還有餘力對自己反擊,並將自己又一次制服。

  然後九半狀若瘋狂的跳起來:“鹿蜀???”還沒等他說完,眼前一隻蹄子瞬間放大,再次將他揍趴下。然後九半就看到鹿蜀邁着蹄子在他身邊哼着聲,目光頗為不友好的看着他。意思好像是在說:讓你準備對受傷的我下手,傻了吧,吃虧了吧!

  這時一隻玉蔥凝脂樣的手突然出現在九半的視線里,那這手摸過鹿蜀的脖子安撫下了憤怒的鹿蜀,然後就朝九半伸了出來。陽光下那個女子的面容依然籠罩在陰影中,根本看不真切,只有幾束長發從斗篷衣里溜了出來,在空氣中留下淡淡清香。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借天之九番玄兵》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借天之九番玄兵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十九章 前路漫漫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借天之九番玄兵”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