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茶會

更新時間:2017-10-13 20:01:03字數:2796

第四十七章:茶會

當韓銘蘇醒過來,睜開了眼睛的時候,映入了他視線的,是潔白的天花板。傳入他鼻子裏面的,是淡淡的消毒藥水的氣味。

  他茫然的環顧四周,才發現原來自己是躺在一張病床上面,一旁的輸液架上面,還掛着一瓶能量合劑,垂下來的輸液管的針頭,正插在自己右手的手背上面。

  “我這是在哪兒?”韓銘有些茫然,不過很快他就回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不由的搖頭苦笑,暗道:“這身體的確是太羸弱了點兒,才連續做了兩台手術,就將體能給耗盡了。看來,我必須得儘快的提升這具身體的素質才行了。否則,身體不行的話,做什麼事兒都只能是白搭。”

  就在韓銘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穿着白色護士服,大概二十二三歲,戴着一副粉色眼鏡的護士走了進來,見着韓銘已經醒了,她‘呀’了一聲,轉身就走出了病房。

  韓銘猜想,她應該是去通知王為民去了,他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眼掛在輸液架上的那瓶500ml的能量合劑已經沒了大半瓶,估計自己躺在這兒已經有好幾個小時了。

  韓銘隨手將輸液針頭從右手背上取了出來,隨後翻身下床,活動了一下略感僵硬的身體,然後開始打量起了這間病房來。

  這是一間面積在一百多平方米,裝修的非常豪華的高級病房,甚至它已經沒有了病房的感覺,而更像是一個高級的商務賓館。

  看着病房中的奢華,韓銘的臉色就逐漸的陰沉了下來。

  兩三分鐘后,一片急促的腳步聲在病房外面響起。

  緊接着,病房的門被再次的推開了。走進來的人裏面,除了之前那個護士,還有王為民和陳建,以及一個白鬍子老頭。

  沒錯,來人正是凌守德凌院長。

  看見韓銘跟一個沒事兒的人似的站着,凌守德頓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說道:“韓醫生,你可算是醒了,剛才你突然暈倒,真是嚇了我一跳,還好只是太過勞累,沒有什麼大礙,否則我可真的是會愧疚一輩子的。”

  “勞你操心了。”韓銘對凌守德是有好感的,因此他微笑着致謝。

  凌守德見韓銘無事,便低聲叫走了王為民,兩個老頭子鬼鬼祟祟額走出去,好像小聲嘀咕着什麼。此時。病房裡面就只剩下了韓銘和陳建。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嘗試了許多的辦法,都沒能夠將自己的這條硬直的舌頭給恢復正常,陳建才不願意來這裏再見張文仲呢。這會兒看見張文仲將目光投向了自己,陳建縱然心有不滿,但也只能是笑臉相迎。畢竟王為民之前已經對他說過,想要讓他硬直的舌頭恢復正常,普天下大概就只有韓銘能夠辦得到。

  “你想要讓我幫你治好你的舌頭?”韓銘看着陳建,問道。

  陳建連忙點頭,他現在沒辦法說話,只能是用動作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韓銘淡淡的說道:“你不是認為中醫是騙人的巫術嗎?你應該用你認為科學的那些醫療技術,來治療你的舌頭,而不是跑來找我這個游醫騙子。”

  陳建苦着一張臉,腹誹道:如果那些醫療技術有效的話,我又何必來找你?

  韓銘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現在心頭一定是在說:‘如果那些醫療技術有效的話,我又何必來找你?’對吧?”

  陳建沒有想到張文仲居然能夠窺破他心中的想法,頓時一驚。

  就在這個時候,王為民拿着鋼筆和處方簽回到了病房中,瞧着陳建臉上的表情,就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他也不滿陳建對中醫的態度,但他畢竟是第三急診室的主任,如果不能夠說話,會生出很多的麻煩事來。因此王為民縱然心有不滿,卻也只得開口替陳建向韓銘求情:“韓醫生,我拉下這張老臉來向你討個人情,麻煩你就給陳主任他治治舌頭吧。陳主任是我們醫院急診部的業務骨幹、主任醫師,如果他不能夠說話,將會耽誤很多事情的。”

  見王為民都在替陳建求情了,韓銘說道:“要治好他的這條舌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必須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才行。”

  因為陳建現在不能夠說話,所以他只能夠採取其它的方式,來和張文仲進行交流。他從王為民的手中接過了鋼筆,又從那本處方簽上扯下了一張處方,刷刷刷的在上面寫道:“什麼條件?”

  韓銘說道:“我曾在國內的醫學刊物中,讀過你的文章。你可以說是國內醫學界反對中醫的先鋒人士,甚至說是激進派人士也不為過。今天的經歷,應該能夠讓你知道,中醫並非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不堪。它的神奇之處,你應該已經有所體會了。我的要求,就是讓你在國內醫學刊物中,刊登一封道歉信,收回你以前說的那些侮辱中醫的話。只要你做到了這一點,我立刻就能夠讓你的舌頭恢復正常。”

  陳建的臉上湧現出一絲難色。

  陳建並不是什麼無名之輩,在國內醫學界裏面,他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一號人物了。而且他一向都是主張廢除中醫的,如果真的按照韓銘所說,在醫學刊物中刊登道歉信的話,只怕他的聲譽就會一落千丈。

  格外看重面子的陳建,可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陳建連忙在處方簽上寫道:“能不能換個條件?要不我給你錢?你要多少?十萬?二十萬?或者你直接開個價,我絕對不會和你討價還價!”

  韓銘搖頭冷笑道:“雖然錢能夠讓鬼推磨,但是卻並不能夠讓我改變主意。道歉或者做啞巴,你自己考慮吧。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不在一個星期之內接受治療的話,你的舌頭將永遠保持硬直狀態。不僅會說不出話,甚至還會妨礙到你吃飯。”說罷,他伸手從陳建的手中奪過那隻鋼筆,不再理會黑着臉的陳建,只是埋頭在處方簽上面刷刷刷的寫下了十二味中藥名和它們各自的劑量。

  王為民接過處方簽,剛一看見韓銘的字,就忍不住贊道:“好字,真是好字。這一手王羲之狂草,寫的真是豪放洒脫。真是沒有想到,韓醫生不僅醫術精湛,還能夠寫的一手好書法。”在讚歎了幾句后,他方才仔細的看着處方簽上面寫着的藥名,不由的微微一愣。

  韓銘聞言,雖然尷尬,但樣子還是很淡定。

  韓銘開的這張中藥處方,十二味中藥都是極為普通平常的。這裏面有十味是活血化瘀、續筋接骨的藥物,另外兩味則是固本培元的藥物。在整張處方中,見不着一味珍貴的藥物。

  雖然王為民沒有說話,但是韓銘察覺出了他的心思,淡淡一笑后說道:“並不是珍貴的藥物就一定有效,普通的藥物就沒有作用。中藥方劑,關鍵還是在於君臣佐使的配伍,在於藥物劑量的搭配變化。如果君臣佐使的關係亂了,劑量的搭配不對,再珍貴的藥物也不能夠發揮作用。反之,再普通的藥物也能夠發揮出令人滿意的療效。所以不能夠迷信珍貴的藥物,更不能夠輕視普通的藥物。”

  “受教了。”王為民的臉色一正,滿臉肅穆的答道。在這一刻,他的神情模樣就好像是一個正在聆聽着老師教誨的好學學生。

  “收好這張處方,記着按時給她們敷藥,我走了,後會有期。”韓銘向王為民點了點頭,大步的向著病房外走去。

  “等等。”

“還有什麼事情嗎?若是沒什麼重要的,我就走了!”

王為民不理還在病房中發愣的陳建,快步的追着韓銘出了病房,說道:“韓醫生,現在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正午了,不如就賞個臉,讓我請你吃頓便飯,以感激你今天救了那兩位重傷患者。”

  韓銘聞言一愣,本想拒絕,可肚子卻開始了反抗。

  “咕嚕……”

  韓銘無奈一笑,便算默允了。

  兩人來到醫院外的一個茶廳里,便坐了下路。

  一連喝了兩壺西湖龍井,韓銘終於還是苦不堪言道:“我說老王啊!咋們不是說吃飯嗎?這怎麼成喝茶了?”

  見韓銘不點不耐煩了,王為民只好耐心解釋道:“不急,先等幾個人!”

  “什麼人?”韓銘好奇道。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都市之透視醫聖》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都市之透視醫聖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四十七章:茶會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都市之透視醫聖”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