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池中清夢

第二十一章 雨過天睛

更新時間:2018-03-14 00:35:07字數:3011

滂沱的大雨已經漸漸收斂,不再如瓢而傾。徐夫子先生,慢條斯理的也看完了尾城依舊堆積於城門兩旁的石像石碑。他看的清楚明了,儘管石像建設的時間久了,依舊會風化破碎,這位夫子常常就這樣無人的時候閱讀觀察這些一動不動,卻記載過去歷史的石像石碑。這些石像在今夜風雨侵蝕下,身上的細紋更加多了,如星網羅列。

這些看似不起眼的裂痕,平平常常。

下了整夜的雨,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林粟的回來,整個林府沒人知道,林粟已經把該請回家休息的下人全都請回去了,如今府中上下看不見希望,或者拿到甜頭的遠走。府里還剩那麼些許願意忍耐的老僕人,也不是那麼盡心儘力了,如此無主之府,遲早還是敗要落了。有位提着籃子着往東院乘風樓去的老媽子,望着這片曾經井然有序,乾淨大方的院子,無比失落,她多次想問她家主子,他們都去哪兒了,怎的好好地大家族,怎的半年不到時間里,竟會如此懶散,一個個的走了。

她想不明白,姑娘這日子過得好好地,竟也離家而去,她不知道曾經生龍活虎的三少爺還能不能好起來,會不會就這樣離開人世。她心腸軟,見不得曾帶她如家人的一家子人去樓空只剩下孤孤單單尚未成年的少爺無人照顧,她也想再尋下家,當初一咬牙留下來,如今看來竟會是這番光景,她忍不住心傷。她也找過曾經的夥計丫鬟,個個都說她家姑娘叫散夥了。

老媽子早早打了主意,若是這主顧家就此一蹶不振,她打算幫忙照顧主顧家的小兒子。她的眼中,林府曾是她一家的救命恩人。她老伴常年身染惡疾,孩子還年幼,她便艱難地撐起一個家。為了治病,老媽子當年砸鍋賣跌傾家蕩產。原本就過得艱難的一家子,當年的一場大雨水澇無情的一把沖走了她辛苦種植看護的莊稼,一年到頭來的努力全都隨水流去,一夜之間他們一家四口,眼看着能收割的莊稼就這樣沒了,他們如何能度過寒冷的冬季?她同老伴病情惡化更是雪上加霜,她已經打定將兩個小孩送人去,免得跟着他們挨餓受苦受累,至於如何度過漫漫長冬走一步看一步了。

十二年前的雨夜和昨晚一樣,一樣讓她心悸,這種冷酷無情與當年是一模一樣的。儘管過去十多年她邊走邊想,越想越心酸,鼻子一酸,一串淚珠就難以堵上。直到走進乘風樓里,她才收好心緒,免得被小少爺看見。他要是看見了,又要嚷着要爹要娘。不得不說林宇身邊那一幫平時巧言利舌的丫鬟小廝,實際到頭來真心關愛他的半個也沒有,林粟二小姐據說是林宇氣走的,如今不知去向。一開始半個月還好,兩旬時間后,姑娘仍是不見回家。林宇身邊丫鬟都開始合著眾欺壓主子,她是局外人看得分外清楚。

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好生生的家庭說散就散。

劉媽身為局外人又不完全是局外人的老媽子,看和自己有關的分外清楚。林府上下秉行,認真做事多看多思。

林宇身邊一位頭等紅人羅依依早已拂袖而去,一眼不在理會那位曾神氣十足的少爺。

清晨,惠風和暢,清新潔凈。劉府的下人們正在認真打掃昨晚颳了整夜大風大雨打落的樹枝碎恭弘=叶 恭弘。劉府客房裡,流月被明媚耀眼的光線照醒打着哈欠醒來,滿臉沮喪,不知道是何原因,她家姑娘遲遲未歸。昨夜她等了半夜實在沒忍住,打了瞌睡。她家姑娘打定今天跟劉小姐告別,不繼續在劉府住下去了,昨天的雨很大,她猜想她家姑娘應該是回府了。流月想着,看來只有她向劉家小姐去說說了。林府如今的情形,林粟一直都知道,每次出門,總能收到關於林府的消息。銹袗坊偌大紡織門店,尾城大半紡織全由他們織造出售,是名副其實大名赫赫,一塊大肉。他們每日處理往來生意繁多,怎可能會閑來無事的順手幫林粟一把?

林粟接手林府之前,老爺夫人早已將林府所有暗中勢力、店鋪、田地等所有事無巨細統統告知林粟,而作為林粟身邊頭等丫頭,流月自然也隨之耳濡目染曉得一些。流月曉得林宇少爺不能一手打理整個林府,而林粟舉動,她也看的不明白。林粟吃力不討好,給林宇這種不諳世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接手家中事物。而取得成果不甚理想,林宇竟然蹦躂幾天就趴下了,流月才明白一點點她姑娘的用心良苦。原來是讓林宇知道他有什麼樣的本事嚷嚷,老爺夫人走後,林宇少爺常常發作,跟受了大委屈似的要死要活。或許,經過這次慘痛經歷,三少爺能看清自己幾斤幾兩。

流月洗漱完,便開始收拾她家姑娘之物,她還要趕回去看看,林粟現在是否在家中等她呢。

昨夜滂沱大雨沉甸甸,還有一道響徹雲霄的驚雷擊打在古老梧桐樹上,幾乎每次下雨,都會伴隨着驚雷,都是打在那棵不知年歲的老樹上。尾城老人們心中總認定那句話: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着,打了雷有大樹擋着。聚眾述說煩心事快樂事的地方,當有人說了大話,或是說道某些人幹缺德事,常常會有那麼一句損人咒話:“......小心哪天老樹都不幫擋着雷!”

林粟所帶之物很少,許多生活用品全是劉小姐送來,除了日常需換洗衣物,和裝飾品也幾乎沒有了。所以流月不用花多少時間就已經收拾好了。流月知道住在旁邊客院的李家公子两天前已經走了,劉小姐也和她說過。流月對劉府熟了不少,她選一條近道。

“流月姑娘,請留步!”流月身後傳來纖細的呼叫聲,她背着包裹回頭看,原來是顧媽小跑的跟上來。流月停了下來,顧媽了上來,四周瞅了瞅,似乎在確認有沒有人。

流月問到:“老人家有何事?”近一個月,流月說起來除了劉大小姐外,劉府中最熟的就是眼前這位矮矮胖胖的老媽子了。比起府中那些丫鬟小斯的眼高氣昂,這位和和氣氣帶喜氣的老媽子近人許多,為人周到穩健。這讓她想起了林府一樣和和氣氣的老媽子。

顧媽瞧着流月身上的包裹笑問道:“想必流月姑娘這是打算去找我家小姐吧?流月姑娘是打算去職別嗎?有件事情我作為劉家下人就不好意思過問你們姑娘家的家務事只好跟你說一下。”

“老人家既然不見怪,那就請直說吧。我正是要去見劉小姐辭別呢。”流月回道,她想着顧媽的話在理,或者她知道了一些林府的事情,但她不能直接跟着別人家的主子直接說,而可以跟流月說說。

顧媽撇了撇四周,確認沒人之後,才靠近流月一些說道:“流月姑娘,你也知道昨夜刮大風下大雨,今早聽說城北門外的涴水河水位暴漲,淹沒沿岸不少莊稼。林姑娘身為一家之主,總不能不回去看看,我就是想請流月姑娘跟你家姑娘說一下。”

昨晚的大雨,除了造就了涴水河水外上漲之外,還導致不少城牆建築倒塌,還有許多前人留下來石碑石像破碎。在涴水河兩岸地勢平坦,土壤肥沃,十分適合種植作物,是不少农民賴以為生的生計源頭,如今河水水位暴漲,兩岸作物就只能跟着遭殃了。如今作物玉米、小麥、花生等,才剛剛進入結花期,不少农民今天一大早就哭斷腸了。這時候青黃不接,叫他們怎麼辦?有人遭難有人高興,想藉此大發橫財。

流月微微驚訝,涴水河已經許多年沒有爆發過大水了,因為一夜滂沱大雨竟成了水患,她道:“多謝老人家了,我會稟告我家姑娘的,現在我正是去找劉小姐辭別呢。”

顧媽欲言又止,她想說說林粟的父母,竟然讓年紀那麼小的孩子看家。這位姑娘竟然在別人家一處就是一個月,這像什麼話,還是女孩子家,要是她們家脾氣好如她也無法容忍。她忍不住嘆息,現在的孩子,總是那麼自以為是,不愛聽老人言。

“好,你去吧。早點回家。”顧媽作了個送人的手勢。

林粟的父母及大哥林雙,終於走到那個光亮的源頭。發光的竟然是一道直徑數尺的凸光幕,四周除了這裏已經看不到何處還有一絲絲光亮,三人的心頓時涼了一截。忽然,林雙試探性的伸手一摸發光的光幕,怪異的一幕發生了,林雙的手直接划進光幕,而且一股巨大無比的吸力把他往裡邊扯。這一幕不過一瞬之間,林雙的父母反應過來時,光幕忽然大放耀目光彩。接着,還未等他們回過神來,林玉陽一家三口就此被霞光籠罩后消失。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紅粟》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紅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一章 雨過天睛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紅粟”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