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生變

更新時間:2017-11-15 14:37:43字數:3027

在我一生中從未見過像周大海這樣自戀的人,居然敢自比楊過,當下我就發話給他潑了一記涼水:“我說周書記,你個老嫖客,天天逛窯子找小姐的,還指望從那找到真愛!?”

“跟你這種俗人說不清楚。”周大海又是尷尬又是嫌棄的對我說了一句,然後將目光放向宋老,問道:“宋老,你看這墓志銘上的事迹,咱們也搞明白了,是不是該取財寶了?”

宋老沉思了一會,說:“從碑文上墓主人的生平事迹看,顯然是位機關高手,而這裏又是墓主人的主室,我怕會有更可怕的機關正等着我們,所以遲遲沒叫你們動手取寶。”

“宋老,我們爬山涉水,排除千難萬險,好不容易來到這藏寶的主室。這眼睜睜看着一箱箱財寶擺在面前卻不能拿,這不饞我周大海嗎。”周大海若不是看在他表舅許躍華的面上,此刻哪有閑工夫跟我和宋老理論,早就擼起袖子,準備大撈一筆。

周大海本想再啰嗦兩句,說通宋老,就聽身後不遠傳來一句熟悉的喝聲:“都不許動,誰敢亂動,我先打死誰!”

聽那股子聲音狠勁,我們識相的乖乖舉起雙手,然後緩緩轉過身來朝那聲源看去。當我們看清那喝聲之人面目時,不約而同的同時心頭一驚,卻原來是馬天齊虎視眈眈地手握仿54型手槍指向我們。

我不禁心中驚嘆:他媽的,張全理幾公斤的炸藥加上那明代燃油,居然沒要了這貨的命。喵了個咪的,這貨的命真他娘的硬。

渾身濕漉漉的馬天齊,陰沉着一副臉,冷道:“許老闆,宋老闆,我們又見面了。”

許躍華嘆了口氣,淡談地說:“是呀,不是冤家不聚頭,我們又見面了。”

馬天齊冷笑了一聲,然後伸出一隻左手,道:“把手電筒扔過來!”

並不情願的許躍華,顧忌到馬天齊手裡的54型手槍一直對着他,無奈將強光手電筒輕輕扔在馬天齊腳下。馬天齊面向我們,警惕地蹲下身子撿起那支早已打開的強光手電,隨後起身對我們發出警告:“現在你們留在原地,誰都不準挪動半步。如果有誰膽敢不聽我忠告,就別怪馬某人手下無情了!”警告完之後,馬天齊用手電筒粗略地目掃了下四周,發現壁畫下堆積的木箱,於是快步靠近那堆木箱。

當馬天齊來到木箱前,打開其中一箱,就見裏面琳琅滿目的珠寶在強光手電的照射下,發出奪目光彩,惹得馬天齊瞪亮一雙眼睛,興奮地伸出一隻手抓出一把珠寶。

“哈哈哈哈,財寶都是我的!”馬天齊從未見過如此多的珠寶,而一下子看到整箱整箱的財寶,他高興的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不自覺地興奮叫道。

我和周大海、許躍華、宋老,默默地看着馬天齊正忙用手抓一把珠寶往自己褲兜里裝,而我們四人當中,就屬周大海最痛心疾首,一副心在滴血,眼流淚的表情。

高興壞了的馬天齊將兩邊褲兜裝得鼓鼓囊囊,又將手急切伸向箱子里胡亂抓財寶,忽然被什麼東西割了一下,當即讓馬天齊手指吃痛。馬天齊縮回手,打手電一瞧,發現自己右手中指似乎被什麼尖物劃破了一個小口子,甚至滲出血來。

過慣了刀口舔血生活的馬天齊,對於自己中指受點划傷沒放在心裏,只是很好奇滿箱子財寶裏面到底藏着何物,竟將自己手指划傷。馬天齊小心翼翼地撥開箱里上面一層珠寶,就見中間一層珠寶里居然夾雜着金恭弘=叶 恭弘子。從中取過一片金恭弘=叶 恭弘子,馬天齊就不禁感嘆手中金恭弘=叶 恭弘子不但用純金打造而成,並且以楓恭弘=叶 恭弘為原型,做工精美,栩栩如生,連恭弘=叶 恭弘片上的紋理都能依稀可辨。

看到手中的金恭弘=叶 恭弘子,其恭弘=叶 恭弘尖上甚至還殘留着一絲血跡,馬天齊不用多想都知道傷他的東西正是此物,但一向有仇必報的馬天齊卻對傷他的金恭弘=叶 恭弘子一點都記恨不起來,反倒甚是喜愛,打算帶幾片回去,卻發現兩邊褲兜已經裝滿,而金恭弘=叶 恭弘子邊角鋒利扎手,裝入褲兜里不適合。此刻,馬天齊一手舉槍,一手打手電,朝周大海道:“胖子,把你身上背包丟過來!”

胖子!?周大海最忌諱別人叫他胖子,他身子骨雖有些發福,但身為他好友多年的我也只是一口一句周書記的叫,幾乎從未叫過他一聲胖子。當聽到馬天齊當面稱呼他胖子時,周大海立即急眼道:“嘿,光頭佬,你說誰呢!?有种放下槍,跟爺單挑,誰輸誰認孫子,敢嗎!”

自打混上黑道以來,還從未有人敢這麼不給面子同他馬天齊頂嘴,馬天齊黑着一副臉,將槍瞄向周大海,並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惡道:“我看你是想找死!”

正當我們替周大海擔心、欲想辦法先制止住馬天齊時,一場意外卻發生了,馬天齊不知怎的忽然感覺意識模糊,身體逐漸發冷發寒,隨後渾身肌肉劇痛不止,令馬天齊忍受不住的癱倒在地,不停地抽搐吐沫了一會,便氣絕身亡了。

形式突然發生逆轉,對於我們來說,自然是皆大歡喜,最後的一個敵人馬天齊都不需要我們動手,自己就把自己解決了。雖然高興歸高興,但我們對於馬天齊的死因只能用莫名其妙四個字形容。為了解開心中疑惑,我們四人來到馬天齊屍體前,用手電筒仔細檢查死因。

在經過一遍仔細檢查屍體之後,宋老抬起馬天齊屍體右手,並指出屍體右手中指的新傷,道:“你們看,馬天齊右手中指有一道剛被划傷的口子,鮮血呈紅色,但迅速凝固……我估計他是中了一種見血封喉的劇毒,使得體內血液加速凝固,導致心力衰竭而死。”

馬天齊的死因被宋老合理解釋出來之後,我們打着手電緩步來到那個被馬天齊打開的財寶箱前,並發現珠寶上那片帶着一絲血跡的金恭弘=叶 恭弘子。

我本打算試圖去取那片金恭弘=叶 恭弘子觀察,滿足好奇心,手剛伸出去一半卻被宋老打斷,並道:“阮良元,小心金恭弘=叶 恭弘子上有毒!”

聽罷宋老所言,猛想起那馬天齊屍體就冰冷的躺在我身後不遠,一個激靈過後,我毫不猶豫地縮回了手,對剛才自己的冒冒失失而感到后怕。

“要我說乾脆把箱子里的珠寶全倒出來,專挑那些沒棱沒角的珠寶拿,至於那些帶尖、帶刃的金恭弘=叶 恭弘子和金釵之類就棄之不撿了。反正這間墓室里成堆的財寶,我們一下子拿不了許多,估摸着還得再來兩趟。”周大海大大咧咧地道。

聽完周大海所提意見,我們都覺得有幾分道理,當即一致同意,馬上行動,四人合力使出吃奶的力氣竟推動不了那財寶木箱半分。我撓了撓頭,低首看了下木箱底部,不由納悶道:“莫非這木箱幾百年紋絲不動,箱底在地上生根了!?”

周大海哼的一聲,朝自己雙手吐了一口吐沫,搓了兩下手,豪氣嚷道:“今天就是箱底砌了水泥,老子也得把它推到。”道完,周大海用他結實的臂膀學着電視上倒拔垂楊柳的魯智深,先給木箱來幾下寸勁撞擊,直到感覺箱子底部微微有些鬆動時,四人方才合力將木箱推倒,隨後裏面斑斕奪目的財寶散落一地。

我們四人興奮地蹲下身子,仔細查看地上散落珠寶,將那些帶尖帶刃的金恭弘=叶 恭弘子和金釵挑開,而我無意間看到被我們搬倒的箱子底處,有一道淺淺的四方凹層,尺寸大小恰好對應木箱底部。稍作打量了地上淺淺的凹層,讓我心底明白:原來箱子底部被凹層卡住,難怪我們四人合力使出吃奶的勁,半天都推不動箱子。

才弄明白怎麼一回事的我,欲準備取下身後背包去裝珠寶,忽然我發現那地面上的凹層居然自動開始緩緩上升至地面平齊。

以為眼花的我,急忙用手揉揉雙眸,又去看那道原處的凹層,居然詭異般消失了,同時耳邊傳來輕微的机械運作聲。

許躍華和宋老、周大海正挑選着珠寶得勁的時候,忽然被一陣机械運作響聲驚醒,趕忙起身觀察四周動靜。

咔嚓咔嚓……一種斷裂之聲在耳邊絡繹不絕的響起,我們聞聲抬頭向頂部望去,就見頂層龜裂逐漸擴大,甚至裂縫裡有沙土從中掉落。

“不好,要塌方了,大家趕忙跑!”見勢不妙的許躍華一聲大叫,催促着我們趕忙跑。

從頂上墜落的沙石越來越多,估計再不走的話就跟墓主人做對鴛鴦夫妻了。當即我們不顧一切就朝石門外衝去,可我們剛衝到石門前時,發覺少了什麼。

我回首一看,氣得翻白眼。原來周大海冒着沙雨落石的危險,戴一雙皮革手套正蹲在地上撿珠寶往自己褲兜里裝。

忍受不了周大海為了財寶連自家死活都不顧的主,我不禁大吼一聲:“周大海,你不要命吶!”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顫慄之旅》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顫慄之旅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六十六章 生變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顫慄之旅”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