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104 平衡術

更新時間:2017-08-15 12:53:21字數:3393

“你為何要隱藏呢?”潘陽看到盧安大快朵頤的動作停了,說道:“如果展現你的真實實力,會得到更大的重視。”

盧安用濕巾擦了擦手,說道:“什麼重視?是誰的重視值得我重視嗎?”

潘陽點了點頭說道:“是嗎?如此洒脫,我以為你是在藏拙,畢竟夫人對你有所忌憚。”潘陽一邊說,一邊暗暗的注視着盧安,想要從盧安臉上收集一些表情。(這裏的夫人是指盧華明的伴侶,很顯然潘陽的間諜工作在西北做的很足。)

現在潘陽肯定盧安是四級,因為盧安的超能展開的太嚴密了。心靈滲透一點都打不進去。當心靈強攻效果甚微,那麼就只能觀察盧安的表情了。

然而他的這點小動作,看似難以察覺,但是盧安的多次預演對比下,這些小動作,就無比清晰。

看到潘陽這個樣子,盧安不由感嘆,小動作,計謀用出來成功了,那是智慧,但是屢次使用,卻被別人察覺,而且還察覺不到別人已經察覺,這就是可悲了。

他明明不是西北盧氏的人,也沒有一言一行承認自己是西北盧氏。又在對話中不斷的暗示自己是西北盧氏的人,想讓盧安做出他是西北盧氏的判斷。同時又不經意間,以朋友的姿態暴露西北盧氏的一點小矛盾。試圖在盧安心裏種下不滿的種子。非常高明的挑撥。用做少的話,最難以察覺的姿態,影響人的情緒。

盧安覺得,若是自己情緒化一些,對那個大家族的權利多一點在乎,或許還真會被他引導情緒。

然而實際上,盧安對西北那個家族是無欲則剛,說的通俗一點:“關我屁事。”

對於那種大家族,盧安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其內部情況,凡是利益複雜的地方人情也複雜。這樣的大家族對外上演的是“父慈子孝。然而實際上只要自己擠進去,很定會引起這個大家族的利益分配問題。進而引發矛盾。至於家族的關愛?失散已久后猛然重逢的親情?這是白日做夢。

盧安心裏暗道:“我傻了才到那裡當受氣包,無論怎麼樣,進入那裡之後,私生子的身份在別人的眼中不會改變。為了多餘的錢和多餘的地位而付出代價。嗯,估計到那裡我會控不住自己。”

盧安心裏面是這麼想,然而實際上,是一點也沒有表露。只是淡淡的說道:“哦,夫人?既然有人討厭我,我躲着就行了。”

潘陽說道:“有時候想多,就能躲開,那就太完美了。”盧安道:“是嗎?從車上跳下來追蝴蝶的人遲早是要返回車上的,只要蝴蝶不想上車,註定是和追蝴蝶的人分道揚鑣。我一個小小的平民,安分守己,誰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呢?”

潘陽說道:“平民無法掌握自己命運。”

盧安說道:“平民變成刁民,比起平民,刁民很讓人討厭。”

潘陽保持沉默但是依然維持着笑容說道:“刁民?以頭搶地的那些人?那些行為無用的,你不要貶損自己。”

盧安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刁民。我並不認為這是貶損我,高貴的上流中“張儀”太多,做個刁民能保護自己。”

盧安要了一杯白水漱口吐出后,對潘陽說道:“在這個世界上孤兒的經歷,告訴我,我要靠很多人,對給予依靠的人我都要有感恩之心。但是絕不能有依賴之心,因為誰都靠不住。我只能靠自己。謝謝你請的這頓飯,下次我來請你。”

潘陽:“等等,”潘陽叫住了盧安,說道:“難道有些事情你就不敢想嗎?”

盧安托着腮貌似思考的,然而後說道:“我想的事情很多,但是有些事情,想了不一定要做。”預演中盧安補充道:“比如說咬自己一口。或者說,放着好好的飯不吃,感受一下昆蟲體內比牛肉蛋白質高五倍的營養。”預演中咬自己一口,或者吃一隻蟲子,盧安是能做的,但是就算預演中想到了這些事,預演中的自己也不會做這種噁心的事情。

盧安也露出了笑容,補充道:“你說的東西,如果我躺着就能送到我面前,我當然會接受下來,但是現在看起來,這很顯然是一件又疼又累的事情。我對這麼沒興趣啊?”

潘陽的臉上的笑容依然掛着,但是心中有些焦躁,他猛然發現,自己沒法用權利利誘盧安,至於威逼,潘陽查過盧安的資料,甚至連盧安的緋聞都注意了一下,比如說幾個月前一輛豪車女找盧安負責的那個緋聞。結果查了一下,發現盧安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也沒辦法威逼。

至找盧安的個人弱點,盧安沒有賭博,沒有抽大麻的習慣,所以這方面威逼也做不到。現在的盧安就像處於社會中潮流的一塊鵝卵石一樣。滑不溜秋,無法下手,找到着力點。不可威逼也無法引誘,心靈毫無破綻。

就在潘陽思考該如何攻破盧安心裏防線時。盧安突然冒了一句:“我的超能,浦東的勢力對我不熟悉,我擔心他們的科研勢力,未央城那裡我又不想去摻和,我該去那裡?”

聽到盧安的詢問,潘陽下意識的說道:“這個你該去找。”突然間潘陽頓了一下,然後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雙目犹如鷹隼一樣看着盧安。

潘陽知道自己反應錯了,剛剛的詢問,如果正常表現應該是,先說服盧安留在虎部,然後在不經意的講出玄鳥部和虎部的缺點。讓盧安對虎部厭惡。潘陽在規勸不得的情況后,表現絞盡腦汁的樣子,進行幾項建議,在建議中將龍部的選項和蛇部以及其他幾個絕不可能被盧安選中的選項擺在一起。然後這樣才能誘導盧安選擇龍部。(按照這種操作,盧安以為是自己選擇的,實際上是被誘導了,龍和蛇擺在一起,百分百都會選龍。)

上面這一大串過程就是潘陽試圖誘導盧的過程,然而潘陽剛剛沒來得及想,編織上面一段說辭是很累的,盧安問的太突然了,惰性使然讓他習慣簡便。潘陽習慣性省略直接向說出建議。結果直接暴露了。

潘陽沒說完,也就意識到自己暴露,看着盧安笑盈盈的面龐,潘陽臉上卻開始肅然。盧安此時臉上的笑容是對心靈系超能的嘲諷。

心靈操控者,卻被人反過來套出了真實意圖。這是何等諷刺。剛見面的時候潘陽笑,盧安嚴肅,現在盧安臉上掛着笑容潘陽卻肅容。潘陽目瞪盧安眯了眯眼睛,一秒之後強大的心靈入侵之力強攻盧安,不同於剛剛的滲透,現在是強攻,然而強攻並沒有成功,盧安邁向前方一步一手拿起了餐刀,另一隻手握住潘陽一隻手,餐刀準確的刺入指尖指甲蓋下面。

刑訊中教科書的折磨方式用竹籤刺這裏,手指指甲蓋掀翻,那個楚痛號稱十指連心。

場面就是這麼簡單,你個四級擺開架勢想要入侵我的防禦,我就通過手指神經元,用簡單粗暴的方法。強大的疼痛信息灌入你的大腦。預演開動佔盡先機。

“嘶”潘陽吸了一口氣,將手指流血的手縮了回來。同時他也停止了心靈入侵,在他看來要不是盧安捉住自己的手,他的心靈入侵是能在十五秒內衝破盧安的超能場防禦的。(十五秒內,就算盧安拿起餐桌上的蠟燭爆他菊了時間都足夠了。呃這隻是某次預演,現實中,確切的說第一類預演中盧安沒這麼惡趣味。)

盧安坐了下來說道:“繼續談吧。”潘陽坐了下來,看着盧安就像想把盧安打印一份記在腦海里一樣。

潘陽說道:“我早該知道,你是一個善於隱藏的傢伙。”說到這他突然露出了笑容:“那麼你現在什麼打算呢?”

盧安說道:“現在浦東這裏和西北那裡似乎要聯合對我進行針對性的實驗。按照我和他們之間的協定,我對整個實驗有知情權,規劃權,終止實驗的權利。”盧安看了看潘陽說道:“這就是他們給我的價碼。”

潘陽說道:“這個價碼龍部也可以給你。”

盧安:“龍部?”潘陽看到了盧安的疑惑,解釋了,龍部玄鳥部虎部這三個超能勢力。

潘陽說道:“如果你能選擇我們,你可以得到更大的權限,你將有自己的行動隊伍。”

盧安擺了擺手說道:“對其他東西我不感興趣,我的條件,就在浦東,你們準備實驗室,我有知情權規劃全終止實驗的權利。有關於我的超能研究,我會完全和你們合作。”

潘陽說道:“我們的總部在北方。相應的實驗設備實驗人員,北方完善一點。”盧安看了看潘陽說道:“我只在意安全,我誰都不敢相信。”

實驗室放在非龍部的地盤上,只要稍有不對,盧安隨時可以終止,若是在北方,那裡是他們的地盤一手遮天。

現在同樣的道理,在虎部的地盤上,讓虎部的人給自己做實驗,盧安總感覺有些不妥。這種在別人的地盤上請外援來主持公道,很常見。比如二十一世紀東亞的那些小國家。他們還想要那麼一點自主權,所以優先是選離自己遠的強國做靠山。

盧安也是無奈,盧安知道,讓龍部在虎部地盤上給自己造一個實驗室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盧安想的是讓龍部也參与這個實驗。加入的勢力多了,自己就越安全一些。

至於虎部和玄鳥部,會不會生氣?——當然會生氣。盧安現在是貨買三家。每一家都無法激進。不可能出現兩家商量好,然後暗箱操作。只要盧安接下來保持沉默,對三家都表示感恩,不要像個傻子一樣把三家都得罪了,準備講究湊合過下去,基本上就不會被人賣掉。

當然還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三家保持和平狀態,一旦三家開戰,盧安必然會被優先賣掉。不過就盧安看來,除了龍部,虎部,玄鳥部,似乎外國也有超能勢力,在外部的壓力下,這三家窩裡斗的可能性很小。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104 平衡術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