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101 棋子

更新時間:2017-08-12 20:44:44字數:3160

悠閑的日子很快就結束,盧安看着自己信箱中的加密文件,陷入了思考。

电子信箱裏面的加密文件內容是,虎部同意了盧安對實驗知情權,決策權,規劃權的要求。盧安不會成為小白鼠。這對盧安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但是盧安明白這並不是自己的勝利。因為從郵件上寫着實驗還將有西北一方的研究人員共同參与。

只要稍微思考,盧安就明白了這其中的環節,盧安發現自己自始至終都未能和浦東超能勢力高高在上的掌權者談判。那位掌權者從一開始就沒把盧安看成可談判的對象。而盧安發現自己在對方的眼裡一直是籌碼。

有西北一方的研究人員參与,就意味着,自己可能被當成籌碼和西北的勢力達成了什麼協議。而自己獲得實驗知情權,決策權,規劃權,則是附帶的。自己一直沒有坐在檯面上,只是被當成棋子來用。

理智告訴盧安這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別人將自己當成棋子來看,說明自己還未能被這個世界的掌權者視為威脅,視為競爭對手。然而情感上,盧安發現自己對這件事情很不忿。一種被小視后的氣憤。

理智上盧安要裏面,情感上盧安要面子。現在盧安是可以做到厚着臉皮悶聲發大財。但是不代表盧安喜歡被人折辱。盧安是凡人,被人誇讚會高興,被人不公平對待會生氣。

成簇狀態下,兩類預演,第一種高度自律下,冷靜理智思考,第二種預演約束小隻要完成明確的行為任務,傳遞感覺。

但是前者自我統治,盧安以現實的態度對待這些預演,而後者在完成必做的事情后。就輕鬆自由思維發散。但是這段時間的記憶,會在大量的預演中,快速淡忘,只有很少一部分會現實的自己銘記。

按道理說這是一種很正確的模式,盧安就是靠着這種模式從大量預演中得到大量有用信息碾壓了穆塵飛。

但是,第二類預演的數量畢竟是第一類預演的十倍。兩類預演中各自代表的理智和情感的衝突是存在的,盧安是凡人,凡人都會猶豫。成簇的自己也依舊會猶豫。

盧安的思緒很快從對浦東大勢力的推演,轉向對自己的擔憂。

盧安:“力量是肯定會增強的,但是自我衝突,我做好準備了嗎?隨着實力增加,地位改變,我是否還能堅持守序?”

西北,西京玄鳥部總部會議大廳上,一位看起來快要入土的老人坐在會議桌首座,斑駁的老年斑布滿了臉上皮膚,這位老人的名字叫盧鼎,十七年前就開始放權給,盧華元,盧華明,盧華清三人。十幾年的時間,雖然盧華明越來越突出,但是這位老頭子一直明確的指定接班人。

現在盧華明安靜坐在老者的右邊,安靜的等待盧鼎翻查紙質資料。雖然有电子設備,但是盧鼎不習慣用這些新鮮玩意,所以大家只能用大號字體打印出來。

現在盧鼎翻查的資料是虎部提供的四月份那場超能失控的資料,巨大的破壞力觸目驚心,在玄鳥部,机械力可以輕鬆達到這種破壞力。隨着超能失控事件的資料,還有盧安的相關資料。

在這裏也就不得不提一下盧華明,現在的盧華明一副晚輩等待長輩訓示的模樣。其實心裏是很複雜。

盧安有可能晉級五級,在外人看來這是好事。然而盧華明自己很明白盧安是什麼樣的性格。(盧安少年時代就一直被監控着。)聰明機靈,但是憊賴。看似忠厚老實,但是警惕心極重,看似沒有壞心思,但是一旦認為自己利益受到侵犯,不擇手段。

最最重要的一點,也是現在盧華明感覺到無奈的一點。別的孤兒發現沒有父母,總是對父愛母愛這些自己沒有的東西有那麼一點嚮往,和期待,期待被父母愛。(人總是期待自己沒有東西。最好的東西是別人的東西)而盧安似乎很習慣孤兒的身份,一點都不關心,自己父母如何離去,不計較缺失的母愛父愛。甚至看起來有些怡然自得。

“極難駕馭”盧華明對自己這血緣上的“兒子”做了這個評價。

盧鼎:“呵呵,盛鑫這個小狐狸把這件事告訴我,看來是準備留一質子在手。華明啊,可能要委屈你了。無法讓你們父子團聚。”

盧華明說道:“身為家族成員,理應為家族做貢獻。”

正當盧華明以為可以糊弄過去后,盧鼎點了點頭,卻話鋒一轉說道:“家族成員為家族做貢獻是應該的,不過家族也不能虧待自己人。否則那孩子在外面太久,會離心的。”

神眷者過於強大,盧安展現了這樣的可能,雖說還是一枚棋子,但卻是一顆重量級的棋子。不可輕易放棄。盧鼎看似關心留在外面的家族弟子,但是實際上是點明了盧安的重要性,給了盧安身份正名。

至於盧安私生子的身份,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卻沒有一個人不長眼,現在說出來。

宗主在孟位的歷史線是不存在的,孟位歷史線的共和國,那個遺產法立的好,老子死後,親兄弟之間為了一點遺產能夠吵的眼紅脖子粗,甚至女兒也能到檯面上拿起法律武器要從遺產中手裡拿走屬於自己的一份。(推恩令的加強版。)華夏大地上和政府地方行政權抗衡了兩千年的宗族權就此土崩瓦解。然而在韓國日本還可以看到宗族制度的影子,那些家族企業,那可不是把家族企業平均分,而是老頭子指定繼承人。日韓的大家族直到工業時代還能左右政府的態度。

而這個時代,沒有新民主主義革命。更沒有把聖人拉下馬的批孔。所以大家族的宗族還是有的。宗祠也是有的。按照宗族的規矩,私生子是不能進宗祠的。除非宗主點頭。

盧華明聽到了盧鼎的話,犹如小雞啄米一樣點頭稱是。盧鼎的話里很顯然有警告——那就是假若在外的家族弟子離心,背叛了家族,那得有人來負責。

盧華明不敢不負責,因為盧鼎能把自己私生子納入宗祠,這是恩典,自己就算咽也得吧這個恩典咽下去。否則的話,下一代宗主之位,就有的自己選擇了。

對盧華明來說,雖然自己的能力夠強,但是其他兩個兄弟也沒有放棄。十五年前自己在外風流給兩個兄弟抓到小辮子,辛虧盧華明當機立斷的處理。才沒有出局。現在臨近勝利了,眼見着這件事(還是十五年前的小尾巴)要是處理不好,自己即將面臨極大的危機。

盧家自己的高等超能者叛變這可不是小事情。雖然這個“自己的超能者”牽強了一點。但是宗主都說是了,盧華明為了維持自己形象也點頭說是了。那麼誰能說不是呢?

要是盧華明自己處理這件事,會繼續雪藏盧安,等大權在握后,再試着懷柔的手段來收服盧安的人心。絕不會在這個時候將這件事放到檯面上,變成考核自己是否有能力勝任家主大權的考題。

而現在變成了考題,盧華明下定了決定,決不能讓盧安被虎部的人收買過去。

場景切換,十六個小時后。

坐在沙发上的盛鑫悠哉的看着這西北給的回復。此時他的心情大好,從生意的角度上,盛鑫現在是穩賺不賠。

現在盛鑫手上的盧安這個棋子可以靈活應用。

假設,收服了盧安,有兩個選項,可以留在虎部,為虎部多一個高等超能者的數據體系。或者是拿住盧安的把柄,讓盧安進入玄鳥部,作為虎部打入玄鳥部的一個重要棋子埋伏。

假設無法收服盧安,那麼任何交好盧安並對他施加影響的行為都能引起玄鳥部的重視,從玄鳥部那裡拿到相應的交換。

正當盛鑫在斟酌下一步該如何走的時候,他的大門開了,情報調查部的負責人曾宇走了進來。這位三十多歲一身精悍男子,其實是一位三級的超能者,他來到盛鑫面前,在其耳邊說了幾句。

盛鑫眉毛一擠,問道:“確定?”曾宇說道:“很明確,龍部已經找到了4.23事件的起因,目前有大量駭客行為正在入侵資料庫,試圖查詢楚鳥的資料。”

盛鑫說道:“我們有內鬼!”曾宇說道:“不一定,從時間節點上來看,應該是玄鳥部那裡出現了問題。”

盛鑫罵道:“該死,北邊的那幫赤佬,看到什麼都想過來分一杯羹。”

曾宇說道:“是否告知玄鳥這個消息。”盛鑫擺了擺手說道:“不,我們知道就行了。”

兩分鐘后,送走了曾宇,盛鑫拿起了遙控器,點開了面前的屏幕,屏幕上显示了是一個擁有大量計算機主機運行的大廳,這是一個數據處理基地、白虎超級計算機正在這裏,而盛儒星接通了通訊。

盛鑫說道:“天數計劃進行的怎麼樣了?”

盛儒星有些為難的說道:“從目前來看,天數造成的原子鍾凝滯波動正在急速變弱。這對我們確定目標範圍非常不利。”

盛鑫說道:“罷了,盡可能的收集數據即可,成不成是另一碼事。在我們這裏活動的龍部和玄鳥部的人,你要注意一下,注意一下他們是不是做合作之外的事情。(間諜活動)”

盛儒星明白了盛鑫話裏面的意思。點了點頭。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101 棋子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