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85 對壘

更新時間:2017-07-27 12:28:54字數:3474

地球歷史上西歐進行排槍槍斃戰術是有鼓點保持隊列的節奏,而東方沒有這種文化,四個排126名士兵,在齊聲低吼中,邁着整齊的步伐朝着盧安走過來。

在這款荒原上,兩隻軍隊第一次開始對壘了。

是的,沒錯就是兩隻軍隊。空間上展開的軍隊和時間上的軍隊。

盧安首先動用來了一次預演,在時間上審查了自己的敵人——面前這支軍隊接下來的全部行動。

這隻軍隊到達自己一百米的範圍類將四個部分,開始分列式的小跑,以半圓形將盧安圍住,然後近乎統一的用嘴咬開紙殼子彈,將火藥倒進了槍管,然後拿出通條,往槍管中戳,將火藥和子彈壓實。壓實,然後在排長嘴裏尖哨聲中,一排火焰從槍口中噴射出來。大片的濃煙遮蔽的戰場。

看到了這些士兵的動作,盧安點了點頭,知道自己該如何對付了。架設盧安的預演次數足夠多,每一個士兵開槍的時候,盧安可以控制士兵的手和槍管的光滑程度,製造槍管開槍時候,難以握住,最終子彈陰差陽錯的打到自己人的效果。

是的,如果只有幾個士兵對自己開槍,盧安可以利用上千次預演製造出這種幾十萬分之一的巧合。

而下面是以運用中,在盧安自我上百次同行不同思預演的安排下,上千次預演分為以下幾種大類。

第一大類預演,盧安目標是一個士兵,盧安拿起了彈弓,當這個士兵拿起通條準備戳槍管的時候。盧安手裡的刀片彈丸發射了,切斷了通條。露出了金屬亮白色的斷裂層。將相關感覺傳遞給現實自我。

現實自我得到這一類切斷126個士兵通條的感覺后,在零點一秒后即刻開始了第二大類預演。

基於第一大類預演提供的感覺,盧安在極度細緻的自我耐心下開始了第二大類預演。

在預演中這些士兵的通條沒有被盧安的飛刀切斷,但是斷裂的界面卻被盧安看到了。盧安的無阻異能分為兩個階段發動。

第一個階段,他們通條尖端被覆蓋無阻面,當士兵將通條塞入槍管準備將子彈和火藥壓實,通條犹如尖刀刺入肥皂一樣刺進了軟鉛子彈。

然而這個時候盧安解除無阻面,開始第二階段發動,對第一大類傳來的斷裂界面的感覺記憶對第二個界面加載了無阻面。所以他們將通條塞入槍管后,通條統統斷了一截。留在了槍管中。

士兵雖然是在聽到軍官的命令統一使用通條,但是每一個士兵的動作還是有那麼不一致,所以時間上夠用,刺穿軟鉛子彈,用的時間短。截斷通條的時間更短。

現在盧安定位的那個世界,算超能力戰力就沒這麼算過。如果讓他們來算盧安維持無阻膜面積。因為他們根本想不到,在預演的輔助下,盧安能將無阻膜以運動戰形勢形成。

大量的預演工作準備完畢后,此時才過了五秒的時間,空間上的軍隊還在小跑靠近中,預計三十秒后,才能立正開槍。

而在另一邊穆塵飛臉上露出了駭然的神色,這是他第一次大致感覺到了盧安的預演情況。

盧安的預演已經開始分大類,穆塵飛現在還是十幾次預演。穆塵飛在幾個小時前還是以一個人和盧安對抗,盧安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穆塵飛身上,穆塵飛的幾次預演根本看不到盧安搞什麼。而現在盧安對軍隊做的事情太多,無暇隱藏。所以穆塵飛五秒鐘的幾十次預演大致看到了盧安動作過程。

穆塵飛的第一次預演看到了盧安被排槍打死,穆塵飛的第二道到第十一次預演,看到了盧安在用彈弓射刀片切通條。

穆塵飛的第二十次預演就看到了自己的士兵所有都在開火后驟然後仰。士兵手裡的槍全部炸膛了。

穆塵飛看到盧安在眾多預演中的過程,中就像一個動畫,只能看到其中幾個截圖一樣。但是穆塵飛通過自己推測自己士兵的數量,大致推測了出了盧安的預演次數。一個他想都不敢想的次數。

穆塵飛不是沒插手,

在穆塵飛的三次預演中,穆塵飛就插手了,而盧安直接將目標從面前的上百士兵,轉移到穆塵飛這裏,長弓拉起,彈丸直射,跨越上千米直取穆塵飛性命。

至於打死穆塵飛后,盧安接下來是什麼動作,穆塵飛就不知道了,因為在預演中他已經死了什麼都看不到,獲取不了後面的信息了。

穆塵飛只有什麼都不做,才能看到,盧安對抗這隻軍隊的大致場面。

(盧安:想要在預演中模擬該怎麼配合軍隊搞我,那就先死,這不是你該偷窺的。)

穆塵飛非常頹然,對着左右說道:“等會準備撤退。”穆塵飛想要下達命令派遣傳令官制止還沒到達前方的士兵後撤。但是穆塵飛在預演中看到,自己的命令會被周圍的將官抵觸。這些將官沒有看到悲劇,是不會死心的。為了讓自己的 命令更有說服性,穆塵飛決定不管現在那隻註定要敗亡的軍隊了。

左右的將領聽到穆塵飛的話,非常不理解,那位面容姣好的女將問道:“主上,您是不是偶感風寒了。”

穆塵飛深深的看了自己的這位紅顏知己,預演了多次對話,穆塵飛將頭扭向戰場說道:“王之間的戰鬥,你不懂。”

三十幾秒的時間很快過去了,在曠野上背着包的盧安重複着眾多預演中做過的動作,面向眾多士兵。看着他們熟悉的動作,盧安的無阻異能動了。

這是一人對抗軍團的場面。半球形的區域,無阻面高速閃爍。

如果將無阻面閃爍的時間停留幾秒,並且能將看不到顏色的無阻面上色標註一下。就會看到盧安的無阻面周圍似乎是一個电子雲。

雄壯的排槍過後,只有三枚子彈,不應該說是三枚通條是朝着盧安的方向發射的。而這三枚通條路過盧安周圍的空氣時候,似乎撞到了空氣牆,猛然向著周圍偏轉。就像帶電粒子撞擊磁場籠罩的物體一樣,還沒有接觸盧安就轉彎了。(地磁阻擋太陽磁暴的模樣。)

至於那些發動排槍的士兵。則在火光和濃煙噴射時,集體發生慘嚎。在穆塵飛身邊的一眾軍官看到四個排倒地,都立刻直起了腰,犹如電線桿上的鳥兒一樣扭頭朝着周圍地找尋,試圖尋找周圍其他對手。因為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

而穆塵飛也突然露出了震驚的神色,不是震驚現在的這種一人敵軍的場面。而是震驚未來的,穆塵飛此時看到了未來。穆塵飛的冷汗犹如湧泉一樣從兩鬢流淌下來。就像一個孩子一樣露出了極度惶恐的表情。

隨後勉強收斂心神的穆塵飛對周圍還在震驚四個排遭遇神秘打擊的軍官們說道:“不用找了,不是什麼其他人襲擊,槍膛都炸膛了。”穆塵飛看了看身邊的女將用幾分兒女情長的語氣的說道:“瓊玉,帶人離開吧。”這位名為瓊玉的女將執拗的搖了搖頭,拔出了如白虹一樣的長劍,切斷了自己的長發,說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在你身邊。”

話音未落,穆塵飛手中出現了紅光,咔嚓一聲,長劍斷裂,斷裂殘留着高溫融化的跡象。穆塵飛言簡意賅的說了一個字:“走。”

這位女將非常不甘,不想離開。然而啪的一聲,穆塵飛一馬鞭抽在了她的臉上,露出了血痕。這位女將獃獃的看着穆塵飛,手掌顫抖着摸了摸自己的臉。穆塵飛有很多女人,瓊玉知道,但是瓊玉習慣了,瓊玉努力的裝扮,只是奢求穆塵飛多留在了自己身邊。而現在穆塵飛毫不留情的抽在了她的臉上,這讓她感覺到了一種被拋棄被捨棄的無助。

看了看雲瓊受傷的臉,穆塵飛心裏一陣絞痛。他現在非常想跳下馬,來止住雲瓊的流血。但是穆塵飛咬了咬牙,沒有這麼做。因為他知道自己只有這麼做,才能讓這個蠢女人不跟着自己應對下面的恐怖。

當前面四個排倒地的同時,穆塵飛在預演中看到了這樣的場面。——“盧安的身影從排槍的迷霧中緩緩出現。手持一把不知道從哪來的長弓。十六歲盧安面容雖然毫無表情,卻讓人清晰的感覺到“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的氣質。

在氣質的存托下,原本皮相就不錯的盧安此時展現這一種讓人炫目的魅力。身後的硝煙似乎是盧安的披風。這片大地就像盧安的庭院。面前的上千軍隊,宛如雜草。

此時在預演中盧安已經展開了下一步動作。

(盧安的目光鎖定了穆塵飛,左手握弓箭抬起,右手拉滿然後釋放,緊接着氣流形成的模塊,跨越了兩百米,擊中了穆成飛的頭部髮髻。穆塵飛頓時變的批頭散發。

接着盧安連續拉了二十多下,穆塵飛周圍的人全部在無阻膜包裹的氣塊下,被斷肢,穆塵飛本人更是遭到了重點照顧。近似於凌遲一樣的照顧。”)

上面括號中的情況這就是穆塵飛所能看到的,而劇烈痛苦加身,讓他直接關掉了預演。過了幾秒后才打開。

一位位軍官面面相覷,看着自己效忠的主上毫不留情的抽了自己最愛女將的臉,場面一時間沉默。

穆塵飛不管眾人的目光,為了讓未來不這麼發生,他決定製止這個未來,他驅自己的馬朝着盧安那裡走過去。

盧安停下了腳步,收起了弓箭。此次戰鬥消耗了盧安大量的精力,然而這次戰鬥的概念和常人戰鬥是不一樣的,常人的戰鬥拖得時間越長,變數越大,而對於盧安來說自己世界是一個沒有概率的世界。時間拖得長,產生變數的可能很小。然而變數只有一種情況會發生,那就是對方退無可退的時候。盧安到 目前為止唯一一次預演和現實不一致,是在直面輪迴者的時候。那時候雙方都沒有退路,在當時盧安沒法控制場面。

現在盧安有控制場面的能力,為了保障戰鬥穩定,盧安從不給穆塵飛斷活路。——目的又不是讓穆塵飛死。所以能穩穩的磨就不要浪(這就像老司機開車,寧等三秒不快一秒)。現在令盧安滿意的結局即將到來。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85 對壘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