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76 標準

更新時間:2017-07-18 10:53:29字數:3052

社會的複雜,在於每個人的複雜。

特地的幫助很少,特地的殘害也很少。到底是幫助還是殘害,那要取決於人的利益選擇。而且刻意的幫助你之前,一定會大張旗鼓笑着的告訴你。刻意的殘害你,也是笑臉來隱藏自己的目的。在一張張笑臉下,不加以分辨的話,知道好壞是很困難的。

所以現在。在西域的盧安現在得知隊友們的最新動作,有些無所適從,隊友過去的舉動盧安判定為惡,現在似乎又是善,是敵是友?該聯合還是該防範?似乎不能一根筋的做決定。

當然更眼下的任務,是要合理的應答蒼辟。

現在盧安在蒼辟的巨大宅院中,而蒼辟現在正饒有興趣的看着盧安,臉上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而盧安手上的這封信是神殿這裏發給蒼辟的。信上的意思希望從蒼辟這裏暫借一個人一個月。到神殿接受神賜后,在返回蒼辟這裏。

神殿的面子不可謂不大,但是蒼辟也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北頜那幾個人在神賜考核中名列甲等。甲等意味着有資格進入神殿,被神殿系統雇傭作為神官。北頜花錢極為大方,讓神殿寫信也自然不足為奇了。

但是從蒼辟的角度來看,北頜此時繞過自己通過神殿渠道來達到目的的行為,顯然是一種三心二意。這些封建領主需要的忠誠是家僕一樣的忠誠。沒有家僕一樣的忠誠是無法進入他的核心幕僚圈的。

二十一世紀的人若是用自己的人際交往習慣來揣測封建領主們,往往會鬧出錯誤。不可能和他們稱兄道弟,這些有霸業之心的領主們眼中只有兩種人,第一種敵人,第二種效忠者。

盧安經過了六次預演基本上揣測出了蒼辟現在態度。北頜現在的表現很顯然有些不忠。讓蒼辟感到北頜不能深信的。而現在將這封信件丟在了盧安面前,則是想根據盧安的反應來判斷盧安可不可信。

若是盧安表現想要回去,在預演中,蒼辟的反應是大笑,(皮笑肉不笑。)

若是盧安表現的堅決不想回去。蒼辟表現的則是,笑着搖了搖頭。這種笑着搖頭,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通過和其他預演中蒼辟的反應進行對比,盧安發現蒼辟笑着搖頭,應該是在掩蓋自己眼中的狐疑。無欲無求的樣子那就是事有反常即為妖。盧安會被懷疑是派過來潛伏的卧底

所以盧安在現實中,表現的是猶豫不定,一種想要回去,又得不到允許,不敢的樣子。這是一種被馴服了的樣子。這就是封建時代馭人者希望自己下屬模樣。

為了防止自己遭遇不測,盧安強忍着噁心,表現出蒼辟想要看到的表現。蒼辟看下屬的態度,二十一世紀只有人訓狗,才會帶着這樣的態度。

盧安腦海里突然冒出了一句對封建時代露骨的闡述——做奴隸的時代,和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封建社會上不存在努力獲得應對一說,任何獲取,上位者都會以施加恩義的態度賞賜給你。

接下來發生的,盧安在預演中早已看到,蒼辟走了過來,拍了拍盧安的肩膀說道:“我這裏正值用人之際,實在不想讓你離開。但是神殿既然賞識你,那你就去吧。”

盧安搜尋了一下腦海中電視劇的劇情,拱手到:“大帥提拔之恩沒齒難忘。”

十六分鐘后,盧安從蒼辟的莊園走了出來,回頭看了看這個高大的莊園,喃喃的說道:“自從有了預演視角,就沒辦法糊塗了。哼呵。”

盧安舒了一口氣順便淡笑一聲。這聲笑既是嘲笑有些人自作聰明的手段,又是笑自己無法糊塗的命運。

從北邊的鐘塔頂端軍官房間內取出了自己的所有行李,沒有絲毫感恩感慨的盧安騎着馬,朝着火車站走去。

鏡頭切換到六百公裡外,司軒和言芸風無畏三人,正乘坐火車一路北上,按照約定他們三人將在朔城等待盧安到來。

風無畏對司軒說道:“我就說吧,你太衝動了,北頜早就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

司軒說道:“他還是玩的太過火了。如果那個金牌沒有他想象的價值那麼大,他會把盧安得罪死的。”

言芸勸說道:“軒哥,都過去了,大家一切都順利,就不用糾結過去的事了。”

司軒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一切都過去了,再過三個月大家這次任務就圓滿完成了。平安無事就好。”

言芸看着自己的心上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裏又甜滋滋的想到:“自己看上他也不是事這一點嗎?”言芸將手裡的蘋果削開,切片將雪白的果肉放在了桌子上。

三人並不知道,在他們後面五公裡外,另一列火車緊隨其後。

在這個火車內部六節車廂,被六家神秘的買主分別給包了,而這六家買主都是來自雲瓊軍團的情報處,在最中央的一截車廂中,一位身材玲瓏面容冷峻清冷女子看着面前待命的一眾情報處的特務。用斬釘截鐵的語氣說道說道:“這次任務不準失敗,只准成功。”

車廂上內的人齊聲回應:“請處長放心,我等定不辱使命。”

這位女子揮了揮手,這些特務們紛紛退下,隨後這位女特工登上了火車的車頂,舉起瞭望遠鏡,觀察着前面火車。

這位女子根據自己主人的命令,帶領着一眾情報處成員一路緊跟着,司軒三人,而司軒三人絲毫不知道自己被這個世界的軍事組織給盯上了。

與此同時在朔城,一件民房中,在四位雲瓊核心情報人員的守護下,一個透明的圓球花費了半個小時逐漸成長出來,當透明的圓球長到一人高時,刷的一下,穆塵飛從中走了出來,在他踏出來的同時,整個透明的圓球立刻縮小到了二十厘米的直徑。然後沒入了穆塵飛的體內。

這是空間移動的異能。使用的時候當移動的距離越遠,傳送的過程越複雜。而且若是長距離移動,一點使用次數也有限制,以穆成飛現在空間能量短期內是無法再次傳送回去了。

這種能力穆塵飛目前掌握的最強大能力。也正是靠着這種能力,名義上穆塵飛現在是在南洋,而實際上可以到京城,到西北各處活動。

四位負責守護的奴僕看到穆塵飛走出來看,立刻半跪,面對穆塵飛種種手段,這些凡人幾乎是用看神人態度來看穆塵飛。

到達此處的穆塵飛,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然後對眾人說道:“目標的情況怎麼樣了。”

一位富態的中年人,得到了穆塵飛首肯後站了起來說道:“根據最新的消息,主目標已經從蒼辟那裡離開了,由於蒼辟上次遭到刺殺,瀚海軍團在當地的戒嚴晨讀極高。我們的人難以進入,所以未能跟蹤主目標。而次目標已經在北上,幽月正親自帶隊緊盯目標。”

穆塵飛打開了窗戶,看着樓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樓下是朔城最有名的驢肉館。聞到空氣中的香氣,穆塵飛不由食指大動。扭頭說道:“既然網和魚叉已經準備好了,那麼先吃飯養足精神吧。”

就在穆塵飛撒網完畢的時候,盧安也坐上了火車,由於雲瓊的特務現在不敢在瀚海軍團的地盤上找事。所以盧安並不知道自己將遭遇什麼。

看着車窗外的柳樹跑步一樣後撤,盧安心裏又泛起了一絲後悔的感覺。

盧安無聊間打開了元一的光幕說道:“現在看來,我似乎決定的又太早了。”

元一提示道:“任務一旦接取得,概不接受退換。”

盧安笑了笑說道:“明白,明白,我會做好任務的。只是下次我覺得接任務之前,還是需要深思熟慮一番。”盧安已經確定自己能夠在一年之內,得到強化,這麼一來似乎過早的接下了回收級別的 任務,現在看來有屬於不明智。所以盧安有感慨一番。

當然盧安知道,馬後炮是沒有用的,對自己曾經的決定放馬後炮更是有些好笑。

不過現在盧安覺得,眼見就能達成一項目的,感覺心裏的負重減輕了很多。不由得對自己的一些想法進行着吐槽。

吐槽完畢后,盧安收了收心思對元一問道:“元一,接下來這個任務我該如何做呢?你不妨給一些提示?這個任務我是想把它做好的。”

元一:“你對這個任務並無任何興趣,你是想要獎勵。”

遭到元一揭破的盧安也沒有害臊,點了點頭說道:“算是吧。能給點提示嗎?”

元一說道:“我無法給你任何提示。因為有些錯誤你還沒有犯。”

盧安皺了皺眉頭說道:“你在等着我犯錯誤嗎?”

元一說道:“以我的角度和視角和標準,你一直在犯錯誤。以你現在的標準,你什麼都沒做錯,而你自己沿着現在所走的路跌了一跤,將錯誤犯到極致,認識到你所犯的錯誤是那一類錯誤。才能算你自己犯過了一次錯誤。

我現在無法給你提供任何建議,因為你我的標準不同。”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76 標準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