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73 無名火

更新時間:2017-07-15 13:38:36字數:3375

蒸汽機的長鳴有高昂逐漸變弱,蒸汽火車緩緩進入高台式站台,停了下來,盧安背着自己的行禮包,走下來火車。天色剛剛發白,天邊還掛着明月月牙,乾冷清爽的連更迎面而來,讓盧安不由的將自己的棉衣裹了裹。這身棉衣還要穿幾個小時,聽說到了中午,氣溫就變熱了。

西域北廳,對於東方王朝來說是最西北的領土,而對於歐洲來說是極東的區域。西域距離東方王朝有河流走廊平坦區域可以連接,而和西方的陸地卻隔廣闊的針恭弘=叶 恭弘林和草原。在西域的更加西北的,也就是西方諸國的正北方,是一塊高原。

這個高原非常有意思,冰川融化的水先向東流,流到西域,然後再六十度掉頭從西域一路向西南流,流到西域諸國。

這個高原和西域交接是緩緩的坡度下降,而和西方諸國廣闊的領土交界線則是地球上印度和青藏高原直上直下的交界線一樣。地球上阿三再怎麼垂涎西藏都沒用,zhong國地形階梯狀,能將鐵路修到高原上。而南亞大陸平原上的人想仰攻陡峭的喜馬拉雅山脈。就算把白頭鷹全部的戰略空中運輸機都給他們,都比比不過鐵路的運輸量。

地形決定了世界格局,西方諸國對更北的,高原地區無可奈何,而距離西域地區雖然可以用兵,但是又太遠,只能任由東方王朝的兵力佔據整個西方諸國的河流上游。當東方王朝衰落的時候,戎星上的西方人或許可以佔據西域,但是西方人佔領西域的方式,最終是分封出一塊塊貴族領地。當時間久了,西域的西方人和更西邊的西方諸國相互隔得太遠,關係淡了。等到東方再次強盛,朝廷大軍東進,西域中任何一個封地的西方貴族都擋不住,這些領主們朝着西邊求援,西方諸國只要稍微扯皮一下,西方的救援就會不了了之,佔領西域的西方領主們只有三個選擇,第一丟棄領地,第二戰死在領地,第三歸順於天朝大軍。

丟棄領地逃回西方的佔據五分之一,戰死在領地的三千年前還有一大批西方貴族願意這麼做,而近千年來選擇在西域領土死守領土的西方貴族已經很少了,

例如七十四年前,吉王朝再次奪取西域的時候,大量的西域領主組成了聯軍打了一仗,最後吉王朝的大軍一戰而勝,儘管西域還有能力再次徵召一批大軍,所有的西域領主們乾脆利落的上表請降。

74年前,那些領主是西域領主,不能說是西方領主,當三千年來西域一次次在戎星東西方兩大種族的碰撞下。形成了民族融合,這裏的人既有東方血統又有西方血統,當西域被西方控制,西域人被西方白人們視為蠻族,當西域被東方王朝統治時,西域人卻又被中原地區的東方人視為發鬚髮黃的胡人。

當盧安走下火車的時候,就發現了這裏不同於大吉內的異域風格,房屋屋脊非常高且尖銳。是哥特式建築和東方飛檐建築的融合。街上的男女,在盧安看來至少三分之一都是外國人。

軍隊在火車站前列隊整齊,隨後被接手的軍官領着領着走向了駐地,而盧安所站的這一列,蒼辟的親兵隊長——青琅吹了一聲哨子,帶着盧安等人登上了二十輛馬車,沿着水泥路朝着城北行駛過去。

四個小時后。

當天下午,盧安看着面前的富麗堂皇花別墅城堡中,不由的嘆道——腐朽的帝國#主義享樂生活。

這棟大莊園,沒有模仿皇宮王府的風格,沒有任何逾制,但是看起來相當堂皇大氣。佔地四百畝地,莊園內有果園,有馬廄。整個莊園就在河邊還可以釣魚。

然而這麼豪華的莊園的新主人並不是盧安,這裡是蒼辟的住所。作為一個將軍位高權重,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不可能用別人留在這個莊園的僕人,而是用自己人。被蒼辟看做成自己人的親兵,就要一同住到這個豪華的莊園中。

被蒼辟看成自己人盧安現在穿着僕人的服裝,拿着抹布正在擦拭地面。那個青琅對地面的要求是“白毛巾在瓷磚上擦拭,白毛巾不能變灰,測試的毛巾依舊是潔白的程度。”

而現在青琅這位親兵隊長,拿着軟鞭在大廳里踱步,就像一隻巡視雞圈的公雞。在現實中跪在地上擦拭地板,通過預演對周圍一切了若指掌的盧安現在心裏是極度不爽的。儘管不爽但是也只能認命。不認命的話,是要去打掃馬廄和廁所這些地方的。青琅對蒼辟忠心耿耿,但同樣也是一個小肚雞腸的傢伙。

在預演中盧安忍不住的嘗試,調試地面摩擦力,讓青琅跌的頭破血流。但是現實中盧安通過仔細的思考並沒有這麼做,這是封建社會,懲罰自己看不慣的小人,其他原來處於下位被壓迫的可憐人,到達了原來小人的位置上,依舊會變成小人。盧安覺得自己懲罰不過來。

中央是大莊園,而莊園外圍的四個鐘塔則是盧安這些人居住的地方,當鐘樓敲響了十六下的時候,盧安等人撤離了莊園。來到了鐘塔中自己的居住所中。

站在門口看着自己的雜亂有異味的房間,在憋屈中勞作了一天的盧安,心裏陡然竄其來一陣無名火。目視着房間中的雜物,盧安不由得對自己暗道:“我怎麼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好好的穿越,在近似旅遊的放鬆中等待強化。結果發展到自己的強化尚無結果,還背了一個危險的任務。在按成任務的時候還要在這裝孫子。

一股狂躁在盧安心中滋生,在預演中盧安犹如突然神經病一樣,拔起長刀對着樓內的人狂砍,自從元一那裡知道,預演中的世界不過是壽命只有一分鐘的世界,盧安在預演中的行為越來越放開了。

在預演中,從盧安劍下逃脫倖存者跑到了鐘塔的頂端瘋狂的敲響鐘塔頂端的報警銅鐘。而盧安看着自己砍殺造成的血腥走道,拿着血淋淋的劍,走出了鐘塔,鐘塔外青琅等十八騎兵走了過來。

盧安從戰利品空間中拿出了自己的弓箭。氣流在弓弦上彙集,氣流匯聚成流動的高壓氣體纏繞在彈丸上。彈丸和周圍的氣流在無阻力界面包裹下陡然發射,變成了類似風刃的存在。為首的青琅被攔腰斬斷。看到青琅被腰斬的后的腸子,盧安心裏莫名出現一股快意。

在現實中,兩位同寢的人看着盧安站在門口發愣了一秒鐘,不由的催促道:“穿山甲,你快點進去,老子累了一天了。”

現實中盧安陡然轉過身,眼中可怕的殺意讓,站在盧安身後催促的人,不由的後退了一步,而盧安也猛然頓了一下,手距離背包五厘米的地方陡然止住了。(背包裏面就是預演中大殺四方的軍刀。)

頓了一下的盧安,愣了愣,然後臉上掛着歉意的表情對兩位室友說道:“對不起。太累了,剛剛有點恍惚。”

此時盧安心裏對剛剛的預演中自己展現的狀態非常警惕,剛剛的自己根本就不像是自己,“我怎麼突然間對殘忍和血腥這麼無感了?嗯,難道是我漸漸地習慣了,殺戮的場景?如果真的是這樣,以後我對一切都習慣了,那麼我究竟會變得如何?”盧安嘆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自由散漫之風,妄動無名之火。最近我的毛病真多。”

盧安走進了房間,開始對這個鐘樓中的房間開始收拾。其他兩個人看着盧安這樣,不由的勸說道:“穿山甲,明天再收拾行嗎?今天這麼累,先休息吧。”

盧安說道:“我想明天青琅會讓我明白什麼是更累。”兩位室友聽到盧安這樣回答非常無語,只能跟着盧安一起收拾雜亂的房間。擦拭地板。

鏡頭切換到吉王朝的京城,今天是神殿開啟的日子,京城中比往常更熱鬧些。大量的受選者來到了京城,接受神殿的神賜。

京城的神殿被長七公里的青磚城牆包圍着,在城牆上有着身穿金甲的戰士,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內。而所謂的聖殿建築形狀卻是簡單的幾何形組合,這種建築風格和周圍古建築格格不入。

木頭和磚石材料的強度是做不出這種種建築風格的,整個神殿是全複合材料製造,大量使用玻璃鋼。(因為用金屬材料的話會被戎星上的流放者勢力拆掉,所以星空上的人類在選材上考慮的非常精打細算。)

在城外北頜一行人遇到了新平絲一行人。新平絲看了看北頜的隊伍,若有所指的說道:“你們打算是只帶五個人嗎?”

面對新平絲的問話,北頜幾人不好回答,司軒則是看了看北頜,北頜喃喃的說道:“本次強化完成后,我們有下一步計劃,不勞你操心了。”

新平絲點了點頭說道:“那你們要抓緊時間。”她露出微笑說道:“如果需要我幫忙,儘管說。雖然不知道你們詳細計劃是什麼。不過我希望,本次任務大家都能有所收穫。”

說完后新平絲展顏一笑離開了。北頜目視着新平絲的離開。牙齒咬了咬。北頜和新平絲都是屬狐狸的,對雙方的心思清楚的很。

新平絲的表現非常大氣。或者說是王者風度。一毛錢實在利益都不用付出的王者風度。

現在新平絲過來貌似大度的表了一個態,差不多是為了和北頜做一個對比,北頜原本是準備輕輕拿捏一下盧安。結果玩脫了。玩的現在沒辦法收場。拿捏手下的隊員,用點權術手段來駕馭隊伍的穩定,每一個隊長都在玩。新平絲也不例外。先有王者之威後有王者風度。恩威並施。

北頜現在就是威風對盧安抖出來了,但是恩德施不出去了。現在北頜領導隊伍中是有點離心的。而這時候新平絲跑過來扮演別人家的領導。 北頜已經感覺到司軒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帶刺了。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73 無名火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