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簇

70 矛盾下的選擇

更新時間:2017-08-17 23:55:45字數:3570

海戰落下帷幕,一艘艘快船發射的火箭,嗖嗖嗖的飛向了大船,火箭撞在巨大的風帆上,尾部的大量火星隨着火箭的反轉四處亂飛,將風帆點燃,燃燒的帆布落下來包裹住火箭落在的甲板上,然後啪的一聲火箭爆炸了,大量的石油從火箭內部濺射出來。落在了甲板上,西方艦隊的大帆船上水手們慌忙的脫下了衣服。拍打這些火點,然而衣服拍打的過程中很快沾染上了這些火點越拍越多。

滅油類的燃燒物,最好的方式是用沙土,然而帆船上沒有沙土。所以越來越多的火箭落下,大帆船的甲板上火焰越來越大。 海面上一艘艘大帆船被點燃,火光升騰,犹如一個個浮動火炬在隨着海水的波浪起伏。

六個小時后海面上留下了大量燃燒船體木殼。

穆塵飛看着海面上的場景,將自己的手抬起來,高空中一陣亮鳴,一個翼影從天空中落下,一隻神俊的白鷹落在了穆塵飛抬起的右臂上。穆成飛將一個小竹筒拴在了白鷹的腿部。撫摸了一下白鷹的羽毛。對着陸地的方向一指。

這隻靈性的白鷹明白了穆成飛的意思,展翅起飛,很快變成了天上的一個黑點。

兩日後吉王朝的朝廷上,身着龍袍的皇帝,在文武百官朝拜下。翻看着前線發來的戰報。皇帝看了看自己皇兒親自手寫的手稿,對百官說道:“風撫(穆塵飛的字)在南邊海上捉住了此次襲擾我朝東南的海賊頭目。燒毀賊船45艘,斃賊3千以上。”(這個数字有水分,因為海戰不像陸戰可以通過搜尋敵人首級來統計数字。)

一位大臣站出來說道 “大吉揚威碧波大洋之上。陛下文治武功彪炳千古” 這位為首的大臣說過後,諸多大臣一起說道:“陛下文治武功彪炳千古。”

一個人帶頭拍馬屁,後面的人齊聲一起拍。效果拔群,在諸臣齊聲拜服下,皇帝陛下容光滿面的下達了命令,一封聖旨下達,命令兵部起草調兵命令,抽調六個行省十二萬軍隊,進入西域,對西方妖族用兵。

吉王朝正處於強盛時期,南方被海賊叩邊,現在南部邊患得到了抑制。如果是六七十歲守成的皇帝,就會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過去算了。而皇帝正當壯年,不希望自己被史書記錄為暗弱。

比如說文景之治兩朝皇帝治國是不弱的,但是世人優先看漢武帝,因為漢武帝北擊匈奴這是看起來明顯的成績。而國庫是否充盈,老百姓在當時生產力下是否富足,過個幾百年後誰會記得。只要沒大規模飢荒,大家會忽略漢武帝和文景時代的民生差距。只會重點強調漢武帝時代的漢軍軍威。同樣是在隋唐時期,史書在唐太宗那好看的豪傑經歷在史書上過分的稱讚了,楊廣那實實在在留下的功績,提的太少了。(大運河溝通南北,對華夏維繫此後千年大一統之功,實際效應要勝過 長城。)

每個人都懶得仔細分析全方面的情況,只會着重看亮點看要點。這種事情每個人都有,面子工程出現的原因不單單是領導的原因,而是大眾看工作的問題。因為大眾可不管你前面多少人奠基,一件成果出來只看結果。

二十一世紀航空發動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錯誤和百分之一的成功 。但是世人只在意百分之一的成功,殊不知那百分之九十九的錯誤是任何搞發動機的國家都必做的功課。因為你沒試驗過這個不成功的錯誤,就代表在該材料設計加工領域是空白的。只要是空白的,想要研究那遲早踏足空白。這個工作不存在“成功是亮點,失敗就是非亮點”的道理。負責檢查這塊工作的領導都必須是真正內行專家。

如果不是內行,單靠政治思想過硬,是根本沒辦法領導這一行的勞動者。因為不知道每一步科技工作的具體意義。如果你是什麼都不懂的領導。搞這方面的科技工作者給你看複雜的項目,就和對你說天書一樣。你不懂行業中的主次,那就不懂得經費人員的分配。

久而久之為了爭奪經費那麼只能做能給外行領導看得懂的東西,讓外行領導覺得高大上很好很棒的東西。——也就是面子工程。最後發展成官僚作風橫行。

也許大官僚的本意不想下面人高官僚主義,大官僚想做一個好官。但是大官僚實在不願意學習,而大官僚又掌握人事調動和經濟大權。下屬為了爭取條件,沒辦法只能搞看的好看的東西。只能做亮點工作。

在皇帝雄心勃勃要求進軍西域,北擊妖族,也就是讓自己在史書上有亮點。他是壯年,有雄心。想要效仿史書上那些武帝的行為,撈一個有武功的名聲。(後來看史書的人只看金戈鐵馬,宮廷柔情,江湖豪氣。就連二十一世紀的群眾都對這類電視劇津津有味。)

在群臣的恭維下,皇帝搞的事情,造成了一連串的後果,嚴重的影響了盧安的已定計劃。

在炎炎烈日下,一隊隊士兵列隊背着自己的戰甲,武器以及兩個基數的彈藥,登上了火車。朝廷詔命下達,瀚海軍團抽調4萬戰兵馳援西域。所以蒼辟決定帶兵向西北進軍。

作為蒼辟的親兵,盧安眼神有些木然看着前方,其實是在看着面前的元一光幕。看光幕這種事情。盧安一般是在預演中做的,而現在盧安在現實也打開了光幕。——因為盧安現在帶着三分不爽,帶着兩份鬱悶,剩下五分是對自己一開始進入這個任務過於放鬆的後悔。

軍隊遠征一來一回之間是絕對超過一年的。作為蒼辟大帥的親兵。盧安肯定是要跟着過去的。而西域是沒有神殿的。而盧安作為時空傭兵正常任務時間只有一年。所以盧安現在的事情變得相當尷尬。

而且沒辦法和蒼辟解釋,蒼辟認為他做的已經相當夠意思了,北頜要求的其他五位時空傭兵的名額。蒼辟已經安排好了,一個月後這些時空傭兵將如願以償的進入神殿,而盧安蒼辟安排的是遠征回來后在送盧安進入神殿。

現在蒼辟認為盧安還有待培養。在蒼辟看來,其他時空傭兵先進入神殿是一鎚子買賣,做完了之後就再也不會照拂這些人了,而蒼辟對盧安感興趣,決定長久的培養,蒼辟心裏有數。然而時空傭兵到這個世界就是做一鎚子買賣的。

現在的結果就是,蒼辟那批人都有機會在一年內完成這個世界的個人強化,而盧安不能。在元一中這個世界是相當值錢的,盧安進入這個世界一年,是動用元一給的權限進來的。而現在面臨一年後無功而返的局面。

當然盧安還有一個選擇,補救的選擇。這個選擇元一在幾個月前就提供了,但是元一當時在提供這個選擇的時候,盧安壓根就沒往心裏放。盧安的打算是“拿到強化,我就走。探索任務是探索任務,做完探索任務,就別在自己身上攬事情。”正因為當時盧安是這麼想的。所以在這個任務安心的當閑人。

而現在,元一在光幕上浮現了確定和取消兩大選項。面對光幕上這兩個選項,盧安就和二十一世紀股票虧了,正在糾結要不要補倉的股民一樣

一萬塊錢的股票跌了百分之十是九千,再漲了百分之十,是九千九百。為了讓漲回來虧本,所以繼續買一點,這就叫補倉。但是補倉害怕他繼續跌,跌倒沒底的,那就慘了。

在盧安的預演中,元一對盧安問道:“後續任務,你到底做不做?如果不做的話,我會做後續安排。如果你做的話,我幫你延長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元一的話雖然只是在光幕上出現,但是盧安總感覺從字里行間里看得出,元一似乎吃准了自己的樣子。盧安明白,自己能預演別人,元一也能預演自己的 選擇。

盧安:“如果我做的話,多少幾率成功?”

元一:“按照現有數據比對,你不可能在加載能力總量上勝過目標。而所有數據分析都是根據雙方擁有工具(血統天賦和武器)總量,進行強弱判定的。按照該種判定模式,你必敗無疑。”

在預演中盧安乾澀的問道:“數據分析準確嗎?”

元一回答道:“大部分情況準確率極高,就如同你現在對十秒外的現實預演的準確率一樣高。”

盧安愣了一下,剛想說:“我的預演難道還有正確率和失敗率?”盧安已經習慣性認為預演就是未來現實發生的事情。然而突然間盧安想到了,自己上一次任務面對那個輪迴者(女吸血鬼)時的預演。

知道盧安要繼續往下問這個問題,元一直接答道:“在部分群體中,這種戰鬥數值評判,不具備實際意義。”

聽到了元一的回答后,盧安苦笑的說道:“接了這個任務,我可能會死的。”

元一點頭非常耿直的說道:“是的。”一點都沒有安慰盧安,也說什麼:“要樂觀,你萬一成功會怎麼樣”之類的話。

面對元一耿直的回答,盧安皺了皺眉頭咬了咬牙說道:“如果,不做的話,這個寶貴的名额我就浪費了。無功而返。”

元一再次答道:“本次任務,你獲得什麼,與空間無關,只要你能完成探索任務。獲取的其他收穫屬於個人收穫。”

盧安着重語氣的說道(提醒):“這可是價值上千萬#功勛點的任務啊。”

元一答道:“所有任務底價為零,上千萬的價格是爾等爭奪有限的分配名額導致的,與我無關。”

上述對話都是在預演中,在預演中點了幾百次取消后。最終在現實中盧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點了確定。

點完了的確定后,盧安淡淡的自我解釋道:“如果這個任務中什麼都沒得到,就這麼回去,他們兩個(李三祥和白露)可能要重新評估我的能力吧。我因為不作為錯了一次,不能再錯第二次了。”

元一空間的未來莫測,活過這一場任務很容易,而以後,盧安有點不敢想象,自己一個人在元一中該怎麼走。像司軒那樣賣身,徹底更改天賦?簽訂一條條契約。和司軒他們比起來,和白露和李三祥組隊是最好的選擇。此時強化不強化只是一場任務的得失,而失去的未來,是現在盧安所擔心的。(和自己無利害關係他人評價可以無視,但是掌管自己利害關係的人,必須爭取。盧安也在做面子工程。)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70 矛盾下的選擇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