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星

38 正義總結與搏殺

更新時間:2017-06-10 19:07:18字數:4424

“迷霧人,美國人。嗯,也許我應該換一換思維了。我要負責的戰爭或許並沒有那麼大。”縮在溝壑中的盧安對自己的在這場任務中的行為進行反思。

在盧安還是孟位的時候,對戰爭的概念不局限於一場戰役,個人勝敗,而總是思考着自己這一類人的行為在戰場上的戰略意義。在遇到戰爭時,盧安秉承這這樣的慣性思想。

當精確制導炸彈從天空的雲層中降落時,盧安確定自己完成了這樣的戰略勝利。然而這樣的勝利,屬於這個位面的美軍。但是不一定屬於自己。

盧安很敏感的察覺了李三祥和白露的反應,李三祥和白露現在的主要注意力是集中在元一所指定的時空入侵者上。

雖然盧安的軀體在十五歲,但是盧安不是小孩子的情商。

“我犯了一個錯誤,一個概念性的錯誤。”盧安用自我矯正的語氣對自己提示道。

如果不自我矯正這個錯誤,盧安感覺自己會步入司軒和趙成功的後塵。那就是用自己認為是正確的道德邏輯,來錯判局勢。司軒和趙成功沒有自我反應過來,最後矛盾滋生產生激烈衝突,雙雙都吃了大虧。而現在盧安從白露和李三祥冷淡的表現,自我警醒了。

從現實來看,李三祥和白露的冷淡並不明顯,但是盧安的目光不僅限於現實所看到的,盧安多次預演對兩人標榜自己現在的行為有何等功勞,也就是沾沾自喜希望他人認可。但是盧安在多次預演中,都發現了李三祥和白露兩人不瘟不火的應對。明白了自己的所作所為在兩位隊友眼中並沒有那麼重要。

分歧往往起於,你覺得重要,別人覺得不重要。當投入資源捨去其他的抉擇時,矛盾就劇烈爆發了。比如說公共場地足夠大的時候,跳廣場舞的和打籃球的就沒有分歧。大家各選一邊,跳廣場舞跳完了,看着年輕人打籃球還會誇讚打得好,打完籃球路過廣場舞廣場,年輕人還會稱讚大媽跳的棒。但是最後場地若是不夠用呢?先前的互相讚美,會讓各自產生錯覺,對方支持我,會退讓的錯覺。自己的需求合理的錯覺。雙方都察覺不到現實利益的分析,任由相親相愛的政治正確走下去,當矛盾爆發時候就會撕毀一切。

盧安的前世是軍人,遵循的正義很簡單,自己一方陣營的勝利就是正義。如果按照前世的邏輯,現在這個位面的人類一方就是自己的陣營,幫助他們就是正義的。 因為在前世孟位守護自己的家園,是不幸中的唯一選擇。戰爭是要死人的,但是死的方式可以選擇,死亡率多寡可以選擇。死的不屈辱這種大多數人都會選的死亡就是正義。所以以偵察兵的身份主動參与位面任務中的戰爭,按照前世來看是正義的。

但是李三祥和白露很顯然沒把這場戰爭看成自己的戰爭。因為盧安的正義行為對他們來說毫無利益。因此在思考了一整子后,盧安快速的明確了自己以後遇到這種事,正義的三條法則。

正義法則1,自己做的某件事,某群人不可能認同自己所提到的利益,那就不要用正義感召(強迫)對面去為做這件事而付出代價。

極端的愛狗者就觸犯了這一條。認為自己是正義。可以是他們的正義卻不能給其他人帶來利益。反而讓身邊大量的人為自己所認為的正義強行付出愛心代價,公共場所孩子可能被流浪狗咬的代價。這就是詬病的。

正義法則2,如果自己認為是正義的,其實卻冒犯了他人利益,並且離不開他人的利益供給。認為自己正義的人其實是虛偽。

冒犯這一條的是精神上的白人,噴遍本國科技制度,卻離不開本國科技制度的服務,同時對科技制度毫無作為,大談指點江山,指着大家該怎做這麼做,其實自己什麼都沒做。

正義法則3:讓身邊的人遵循自己的正義必須要讓別人看到利益。如果這個利益是短期的。那麼就盡量隱瞞未來可能造成的隱患,重點闡述短期利益的龐大。那麼大家就會認為此時是最正義的,比如民主政府以提高福利來獲取正義的選票。

如果這個利益是長期的,那麼就必須讓身邊的人知道短期利益忽略的隱患巨大。長期利益在長遠造就的利益遠勝過短期。當然人類少有這種覺悟,只有戰爭中徹底被打慘了,打疼了,才會意識到以前只看短期利益的愚蠢。

正義法則之總結

正義和共同利益掛鈎,看不到共同利益,而付出則是世人眼中的愚蠢,看到了共同利益而付出,那就是大義。

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對外的援助,在全球勞動人民大旗的正義下付出了,卻沒有得到全球勞動人民的回報,最後全球正義也隕落了,優先照顧國內這個能相互付出扶持利益的民眾們集群。

只有二十二世紀,全球勞動人民能在戰爭的時候站在了東方舉得旗幟下,一起承受核彈,承受西方集團的戰火,華夏民眾感覺到了亞非拉各國的勞動人民的作用,全民才會繼續高舉全球勞動人民的旗幟,贊成大規模再次對外援助。當然盧安三戰的時候,沒有幾個第三世界國家敢公開站在無產階級萬歲這邊。大部分都是中間派。和平時代承認都是無產階級兄弟都很容易,因為這是要好處的。而戰時承認是兄弟很難,因為這是擋槍的。

綜上所述

所以這個位面的美軍(人類)勝利,不會給盧安以及兩位隊友帶來利益。而能給盧安帶來利益的恰恰是兩位隊友。兩位隊友的冷淡,盧安無法指責。因為自己過去邏輯上的正義無法給他們帶來利益。自己給不了共同承認的利益,卻要求別人去付出的正義,最終會讓自己自絕於隊伍中。

這種更改非常難受。盧安對着元一的光幕做了二十次預演。

第一次預演中,盧安對元一問:“我難道錯了嗎?”

第七次預演,盧安問元一:“我錯在哪裡。”

元一沒有給任何建設性的回答,然而最終盧安自己明白了,自己現在就是一個時空傭兵,所在的利益陣營就是時空傭兵的陣營。而給自己利益的是兩個隊友。要趁早丟掉一些自己在前世養成的思維。這就是現實主義。

亡羊補牢為時不晚,更何況盧安犯的錯誤,兩個隊友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盧安自己就感覺到了。現在盧安的兩位隊友正在忙。因為血愛小隊和盾刃小隊殺的更激烈了。

事情都是連鎖反應的,這個世界本應該發生的劇情已經被攪動的面目全非。原本的主角都被殺死了。現在迷霧人的老家被精準轟炸后形勢再一次發生變化。迷霧人的兵力開始撤離,一隻只飛龍,一個個迷霧人的軍隊開始撤離孟菲斯。

當迷霧人這隻老虎撤離后,在孟菲斯的廢墟上,其餘的勢力開始竄了出來,並且相互廝殺。

戰爭肆虐后的破碎街道上,四處房屋塌陷,留下鋼筋扭曲,在一個斷了的路燈杆子上,瑪利亞赤白玉一樣的足尖站在上面,身上的黑袍犹如煙霧一樣鼓盪,一雙瑩白色的玉腿若隱若現。 黑紅色的結界隔絕了這裏和外界的聯繫。

她的一雙魅惑的眼睛看着艾蘇。艾蘇這位牧師此時如臨大敵,左手手上緊緊握住十字架。右手拿着一條銀色的鎖鏈。艾蘇面對的不僅僅是瑪利亞,還有其他三位資深者,瑪利亞的面首。

面對這種情形,艾蘇看了看這個場面說道:“瑪利亞女士,你美貌真的讓人驚艷。”

面對艾蘇的奉承,瑪利亞露出了魅笑,然後手指上帶着的戒指發出了一道衝擊,透明的衝擊中,有着很多人合唱一樣的禱告聲音。這是精神攻擊,大量的有利於瑪利亞的信息將直接灌入對手的腦中,思維中的大量邏輯會被篡改。如果是正常人會在一瞬間五體投地,對發動者行跪拜大禮。

而艾蘇強行撐過來了這一輪攻擊,但是腦子一陣迷糊,艾蘇在面對瑪利亞,腦海中有種想摟入懷中,目標罪不至死。這等佳人應當憐惜的奇怪想法。在這種想法不自覺的冒出來后。那麼就很難下抱着下死手的態度,兇橫的搏殺。搏鬥時候隨機應變,很多狠毒的戰法都是當場想出來的,而這種心態會讓這些有助於戰鬥的想法冒出來時會產生猶豫。

被精神衝擊后的艾蘇,心中警兆乍現,艾蘇甩其銀色的鎖鏈擋開了兩位僕從血紅色的貴族細劍的突刺。銀色鎖鏈和細劍的撞擊擦出了明亮的火花。

戰鬥就這麼乾脆的打響了,艾蘇想要搭訕拖時間,而瑪利亞帶着隊伍中全部的高級戰力來圍堵艾蘇,可不會為幾句奉承而浪費寶貴的截殺時間。瑪利亞準備速戰速決。開始對着艾蘇朝着死里打。

一圈圈黑色的煙流纏繞着艾蘇,而艾蘇身上的牧師袍子,散發著光芒驅逐了靠近的煙流。這裏終究是低魔世界,魔法終究難以全方位施展。進攻法術爆發的能量是不如炮彈的,不過勝在非常詭異。如果不小心找了道,全身肌肉抽搐,血液逆流,心跳加快梗塞的死法是肯定的。強制昏迷在噩夢中大腦思考加速疲憊也是常有的。

所以就需要防禦法術,同樣也因為是低魔世界,法術防禦只能當進攻法術。牧師身上的法袍沒能擋得住物理攻擊。

在瑪利亞三位僕從手中細劍的穿刺下,身上的法袍被刺穿黑煙犹如毒蛇一樣從破口鑽入,犹如強酸腐蝕一樣,在法袍上製造燃燒的斑紋。

眼見艾蘇強弩之末,三位男性輪迴者將戰圈收的更緊了,嚴防逃跑。而這時候艾蘇高举手中的十字架,銀色的十字架發出了聖光,頓時炸開飄飄揚揚的金銀粉末閃爍着奪目的光朝着四周撒下去。將三位輪迴者正好籠罩住。

三位吸血鬼原本潔白的臉上,被銀粉末撒上,皮膚上頓時露出了青白的斑,而周圍的黑暗結界也在爆炸中扭曲了一下,被嵌滿了大量的粉末,結界搖搖欲墜。

艾蘇則是趁着強光朝着結界外強沖,在他衝擊的時候,黑暗的結界徹底破碎,而他承受了結界破碎后的能量衝擊,整個身體蔓延着黑色條紋,顯然受到了不良影響。而他弓着腰在廢墟上快速逃竄。

瑪利亞在強光中後退了幾步,等她睜開眼睛看到了逃離的艾蘇在幾十米外,立刻發出了尖銳的犹如指甲刮玻璃的吼聲,對三位在揉眼睛,被銀粉毀容僕役怒斥道:“你們還不去去追。”

三位眼睛血紅(滴血)的僕役,應諾了一聲,立刻靈敏的在廢墟上躥行,朝着艾蘇逃離的方向追過去。

當三位僕役離開后,瑪利亞撩了一下自己頭髮,突然間,一個螢火蟲出現在了她的右側猛然炸出了一道光,射入了瑪利亞袍子上,瑪利亞愣愣,立刻化為一道影子離開了戰場。而此時的她也被盾刃小隊鎖定了。孤單一人的瑪利亞不想戀戰。對於她來說只要這場團戰中拿下盾刃小隊的一個主力,就算贏了。

讓鏡頭轉到艾蘇這裏,這位身受到重傷的牧師,跑到了另一條街道廢墟上,在逃跑的時候他不斷的聯繫隊友過來接應他,同時打開了通訊,對着自己的隊長闡述後面三個人追的緊急。在奔跑中塵土飛揚,艾蘇斷斷續續的敘述,預示了他自己的情況危急。

在城市的另一個地區,比蒙特得到了艾蘇的敘述,:“堅持,堅持一下馬上援軍就來了。”與此同時比蒙特看着地圖準備聯繫最近的人過去支援他。

艾蘇聽到了比蒙特的回答說道:“我沒那麼脆弱,但是你得快點支援我。”說完就掛斷了通訊。

完成了通訊后,艾蘇跌跌撞撞的跑了數百米,眼見後面的追兵越來越近,艾蘇的掌心開始蓄積着力量準備垂死一搏。

但是當艾蘇轉過了塌陷了大半的牆腳,眼睛一亮,一種柳暗花明的感覺出現。

艾蘇看到一位拿着槍的亞裔女子正在牆腳這裏,從亞裔女子的身上看不到任何魔力的氣息。也看不到任何被血天使教改造的痕迹,在艾蘇看來這位拿着槍的亞裔女子,能幫自己爭取一段時間。

艾蘇露出了微笑,用吟唱般的話語說道:“孩子過來,請過來。”他招呼這位亞裔女子的手發出了聖潔的光芒,如他所願,這位亞裔女子走了過來,然而當艾蘇的手將要要碰到這位女子的額頭上時,他的瞳孔猛然增大了,一張素手所持的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脖頸中。然後咔嚓一聲,自己脖頸中似乎有什麼炸了,強氣流順着食道鼻腔灌入胃部,湧出口腔鼻腔。

在艾蘇徹底倒下的時候,他看到了這位亞裔女子快速的從身邊走過,舉起了槍,走出了牆腳,對準了追兵的方向扣動扳機,艾蘇看到了槍管開火的震蕩,卻沒有聽到響聲,因為他的大腦已經失血,聽覺已經模糊了。

作者求捧場月票

如果覺得本章寫的精彩,捧場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場100縱橫幣抽月票

  • 捧場500縱橫幣

  • 捧場10000縱橫幣

  • 捧場100000縱橫幣當盟主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無窮重阻》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無窮重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38 正義總結與搏殺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無窮重阻”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