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土的心思

更新時間:2017-11-15 14:25:24字數:3250

這一招倒是大出李元芳的意料之外。愣了一愣之後,李元芳忍不住反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我是說我不想死。”鬼土吸了一口氣,說道。他扭了扭身子,試圖讓自己不那麼難過。不過李元芳把繩子捆得很緊。鬼土連掙了好幾下,最後只能嘆道:“唉,求你給鬆鬆吧。”

李元芳冷哼了一聲,將刀拔出,用力一揮。只見刀光一閃,捆住鬼土手腳的繩索斷為數截。鬼土站起來略活動了下手腳,忽然發現不對——剛才困住他手腳上的繩子其實是他自己的腰帶。

眼光一轉,鬼土注意到倒在附近的幾個同伴。他跑過去,從離得最近的鬼木身上取了一條並繫到了自己身上。把褲子固定好了,鬼土的感覺好多了。

“你的心可真大啊。”李元芳冷冷地道。

鬼土若無其事:“反正他也用不着了。”說著他聳聳肩:“你今天留下我是對的。他們幾個是寧死也不會投降的。但我卻是不同,我可以與你合作。”

李元芳的眼睛微微眯起:“我該怎樣才能相信你?”

“我自然有表示誠意的方法。”說著,鬼土從自己的兜里取出一個瓶子。瓶子里有藥水,鬼土將藥水倒在自己的掌心,小心翼翼的揉搓了一陣之後,鬼土開始伸手在自己臉上用力地搓。大約搓了十幾把之後,鬼土的臉開始變形。他的相貌原本就可怖。而凸凸凹凹的皮膚浮起來,甚至連五官也變形之後,鬼土的樣子不是丑的可怕,而是相當的噁心了。

終於差不多了,鬼土抓住已經完全浮起來的麵皮用力一扯。一聲輕響之後,這層皮一下子就被扯了下來,露出了鬼土的本來面目。大概是因為長時間不見陽光的緣故,鬼土的臉色很蒼白。不過他五官的組合卻不錯,顯得非常俊逸。

“要不是有這件東西,我才不會同意干這件事情。”鬼土吐了口氣,把撕下來的臉皮小心翼翼地攤好。一會他還要把這樣東西戴回臉上去。

李元芳明白,鬼土是在显示自己的誠意。他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些:“你究竟是誰?”李元芳問道。

鬼土:“我是和你一樣的人。”

“你們的目的是鬼騎?”李元芳明白了。

“是的。”鬼土點點頭。他正色道:“鬼騎是沙漠中最大的毒瘤,若不將他們根除,這片大沙漠將不會再有安寧。”

“包括突厥在內的西域各國都有過幾次圍剿,但似乎沒有什麼成果。”李元芳道。他這時已經大體的明白了鬼土的任務,但依然還是不明白鬼土的身份。單從相貌上看。鬼土與他有很大差異,這說明鬼土是來自西域,只是不知道具體是哪國人。

“小弟彌罕,來自婆羅國。”說著,鬼土用婆羅國特有的禮儀給李元芳打了個招呼。李元芳還了個禮。然後問道:“不知彌罕兄在婆羅國是什麼身份?”

“大皇帝坐下皇家騎象隊的大統領。”說話時鬼土滿臉都是傲然。顯然這所謂的“皇家騎象隊大統領”是個相當了不起的身份。然而李元芳卻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將疑惑藏在心裏,李元芳點了點頭:“哦,那可真是了不起。”

鬼土微微一笑:“然而卻是比不上天朝上國的大將軍!”

李元芳眉毛一揚:“你知道我的身份。”

“我們幾個是奉命在這裏圍殺你的。在來之前有人將你的身份還有武功的大概特點告訴了我們。”說到這裏,鬼土忍不住嘆了口氣。李元芳厲害,他們是早就知道的,但誰也沒想到居然能厲害到如此的地步。特別是李元芳帶來的那匹馬,鬼土從來也沒想到世間居然有如此良駿。他可是吃過苦頭的。現在看到這匹馬時,依然感到渾身疼痛。

焱飛通靈,它得意的輕嘶了一聲。李元芳故作不知。問道:“是誰讓你們來的,是鬼四嗎?”

“大體上應該是這樣的,但具體的細節就只有鬼金知道。具體交接任務的向來都是這傢伙。我們幾個都是聽他的指揮。”說到這裏,鬼土有些遺憾地嘆了口氣。他潛伏在鬼騎中也有一段時間了,但一直都是外圍成員。雖然知道了鬼騎的上層有三位鬼王以及九個隊長,但所有這些人他一個都沒有見過。思來想去,鬼土認為這還是由於自己立功太少的緣故。要想立大功就必須提高自己的戰力,有一匹好的戰馬無疑會起到很大的作用。就是因為這,在第一眼看到焱飛時,鬼土忍不住起了貪心。

李元芳心中暗暗好笑。但表面上卻是一點也不露。接着他又問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通往這裏的道路,蠱灘兇險之極,而雙夾谷則是一條直來直去的巷道。如果李元芳通過的時候有人在旁邊,是不可能不被他發現的。所以鬼金他們五個人,要麼是另有通道,要麼是提前過來埋伏。另有通道也就罷了,但如果是提前埋伏的話,便說明李元芳的行動暴露了。有人提前將他的行動透露了出去,這問題就大了。

“我們也是從蠱灘和雙夾谷那裡過來的。鬼金從鬼四那裡帶回了秘葯。只要佩在身上就能平安的從那兩個地方通過。”鬼土回答道。

“李元芳又問:”你們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昨天晚上就過來了。”

這樣的回答大出李元芳的意料之外。他忍不住加重語氣問了句:“什麼?”這時他想起了駱真和他說過的這裏白天不能待人的話,如果真是這樣,那鬼金幾個人是怎麼度過這個白天的呢?

“到那邊挖個洞,然後像老鼠那樣躲在裏面。”鬼土用手往北指了一下,臉上現出無可奈何的苦笑。根據鬼四的吩咐,鬼金等五人進到這裏之後,立刻就用帶着的工具在北邊的山崖下鑿了個洞。進到洞里之後再往下挖,直到挖出一個可以容身的坑為止。

對這個洞,鬼四是有要求的。首先得是在背陰的方位上,崖壁上的洞口不能大,以勉強能進人為宜。裏面的坑不能小,必須要能沒過自己的頭頂。挖出的土石往外推,將進來的入口堵住了三分之二,裏面的人就是通過這一點點小小的空間來透氣的。

這就是太陽升起之後鬼金等五個人要待一天的地方。在這麼狹小的地方蜷一天,不能吃不能喝,甚至連大小便也得忍着,這其中的滋味真是不難想象。不過再難受也得忍着,否則的話就會死的很難看。這是鬼四對這幾個人的警告。這幾個人都很清楚,鬼四不是個會打誑語的人。所以活埋的滋味再難受,還是得忍受。

李元芳哼了一聲。他真的很難理解鬼金這些所謂的鬼騎的想法。看他們的臉,很清楚是後來遭遇的毀容。做這樣事的,有極大可能是鬼四這樣的上層。單是這個便可以看出,他們這些人在鬼騎這個組織里根本就沒有被當做人看。然而就是這樣,鬼金依然對鬼騎忠心耿耿。甚至到最後為了保住主子的秘密而咬舌自盡。

這幫傢伙到底是在圖啥呀?李元芳完全想不通。一邊的鬼土看出了李元芳的疑惑,他解釋道:“我們這些人是鬼騎的最底層,在裏面被叫做死騎,就是隨時要準備去死的意思。做死騎的,有在外面已經走投無路隨時會被人殺死的那種外,還有就是有深仇大恨想要藉助鬼騎的力量復讎的。這些人毀掉原來的容貌反而對他們有好處,至少是想要他們命的人再也認不出來了。死騎,如果能立功的話可以往上升。一旦升上去了,組織里有葯能幫他們恢復容貌。我想,這也是這些人能撐下去的動力吧。”

李元芳重重的哼了一聲,他說:“我明白了,這是一群不把別人的命當命,同樣也不把自己的命當命的人。如此的作踐自己,你以為鬼騎會把你們當做人看?哼,也就是隨時可以扔出去的消耗品而已。”

鬼土臉一紅,“唉,誰說不是這樣。我在死騎里混了一些日子,感覺其中有很多人事實上也是明白這點的,不過沒了退路也只能是這樣了。”

這個李元芳也能想通,加入鬼騎,想要退出是不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下,希望再渺茫也總比沒有希望好。想了一想,李元芳又問,“對於這次任務,你們就沒有點什麼想法?”

“想法自然是有的,但我們這些小嘍啰就是有也跟沒有差不多。”鬼土苦笑着點點頭。在接受任務時,他就產生了疑問,這提前的埋伏,會能等到人嗎?而在一夜的風平浪靜之後,包括鬼金在內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產生了自己會不會白來一趟的懷疑。但鬼金所接的任務就是,進到這裏再出去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殺掉李元芳完成任務,要麼上面再傳來信息,除此之外再無第三種可能。

“這廝算的還真准。”李元芳冷哼了一聲。很顯然,鬼四明白李元芳早晚要來弄清楚龍池的秘密,所以他就在這裏伏下了殺手。同樣的目的,但鬼四的手段不知比鬼九高到哪裡去了。但這裏卻有一個問題,就這裏就只有鬼金、鬼木、鬼水、鬼火、鬼土這五個人,鬼四是哪來的信心,認為他們一定能殺得了李元芳的?

“我們五個人聯起手來,就是一種獨特的戰陣。鬼金說這是什麼小五行陣。如果不懂其中的關竅,武功再高也沒有用。”鬼土進一步解釋道。

“原來如此。”李元芳明白了。同時對這個鬼四更加的提高了警惕。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域外戰神》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域外戰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土的心思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域外戰神”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