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偶遇

更新時間:2018-02-07 22:42:20字數:5096

或許借酒澆愁,真的能澆去憂愁;

那夜的酒醉后,到第二天的藍藍又恢復了平時那所謂強悍的作風,似乎昨晚什麼也沒有發生;

從那天開始奚偉也沒有去上課,或者說從那天起,奚偉就很少去上課了的,只有那點名不到就無法畢業的課程,奚偉才會去露個面,答個到,然後離開;

痛苦煎熬的日子,同樣會讓時間流逝;

臨近寒假的最後幾天的一個晚課,屬於不得不去,不去就無法畢業的課程,奚偉也不得不去;

例行公事的露面等着點名答到,然後奚偉等着老師那不留神的瞬間,以便偷溜;

奚偉還沒有等到老師那不留神的瞬間,江月出現在教室門口,跟那兒一如往常的高聲道:“奚偉,出來一下;”

奚偉順着話,走了出去;

奚偉以學生的姿態,站在教室門口外;

江月站在奚偉的面前,沒有先開口說話;

這是自這學期開學以來,江月第一次主動找奚偉,奚偉不知道原因;

奚偉不知道原因,卻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江月的眼睛有些紅腫,似乎是哭過了的;

看着江月那有些紅腫的眼睛,奚偉心中有着莫名的怒火,說道:“他讓你受委屈了?”

江月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今天有課任老師找我,說你有一個月沒有去上課了;”

奚偉沒有說什麼;

江月接着說道:“你答應過我的,無論如何會念完大學的;”

奚偉想也沒有想的接着話說道:“念完書,找份安穩的工作,找不到也不緊,我們結婚,我養你;”

江月愣住,聽着曾經她曾許下的承諾,眼淚目止不住的落下;

奚偉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心中倒是有那習慣的想要將江月擁進懷中,不過奚偉忍住了這樣的衝動;

江月已不屬於他的了,他再也沒有資格將江月擁進自己的懷中;

奚偉也突然間明白江月這突然主動找到他的因由,江月是怕他下個學期不會再回來了的;

奚偉明白過來,說道:“我答應過你無論如何都會念完大學,我會做到的;”

江月的淚水止不住,突然向前一步,似乎想要將奚偉擁進懷中;

奚偉卻似乎早已料到,在江月往前一步時,奚偉往後退了一步;

江月愣住,錯愕的看着奚偉;

奚偉沒有說話,只看着江月;

江月突然間明白過來,如今她已為人婦,奚偉再不屬於她,她也再不屬於奚偉;

江月什麼也沒有說,轉身離開;

江月背過身去大步的離開,奚偉聽到了江月的哭泣的聲音,突然間奚偉很後悔,後悔為什麼要退開一步,後悔為什麼不將江月擁在懷中;

這是奚偉這一生中最後悔的事,終其一生也無法釋懷;

奚偉做到了曾經答應過江月的事,完成了大學;

那一年的六月的最後一天,奚偉結束了他的大學生活,離開了學校,也離開了少州;

畢業,自然是找工作;

奚偉在回到江州之後,開始跟其他所謂應屆生一樣的開始尋找一份工作;

一百五勉強出頭的身高,讓奚偉在那所謂人才市場投遞所謂簡歷的時候,就已被大部份所謂招聘單位給拒絕,只有極小一部份的所謂招聘單位沒有當場拒絕收奚偉的簡歷;

然後也有那麼些所謂面試,面試時奚偉在見到所謂面試官,不等奚偉開口說話,便被告之回去等通知,只有極小一部分所謂面試官讓奚偉坐下聊一聊;

社交恐懼症,奚偉在虎哥的那一年裡學到很多東西,其中最多的是關於心理或是精神類的東西;

奚偉知道自己那所謂不敢看人,不敢跟人說話,屬社交恐懼症的表像之一;當然,實際上社交恐懼症的表像還有更多;

奚偉有極度社交恐懼症,於是在那極少的可以坐下來聊一聊的所謂面試官面前,奚偉說不出來,而且還汗落如雨;有那麼點好心情的面試官會問奚偉是不是身體上不舒適,更多的則是看着奚偉汗落如雨,就直接給出面試結果,連那所謂回去等通知的說辭都省掉;當然面試結果是不適合;

那年的整個七月,奚偉就在那強迫自己去抗拒社交恐懼症的,所謂找工作的奔走中度過,當然是沒有任何結果;

直到七月底,奚偉收到消息,庄風的妻子遇襲身亡;

去他嗎的工作,奚偉扔掉了用來將自己裝備成應屆生求職的那些亂七糟八的玩意兒,直奔南公館而去;

奚偉失去了江月,他知道失去心愛的人的痛苦;雖然知道,奚偉卻不敢說理解庄風;很簡單,奚偉失去了江月,但江月還活着,至於活得怎麼樣,這個奚偉不知道;而庄風呢,他的愛人已離開這個世界,其中的痛苦,或許只有庄風自己才能感受到;

庄氏家族鯨吞西南,奚偉與一眾虎哥全都到齊,但虎哥卻並不是為了幫助庄氏家族鯨吞西南,他們只是要幫兄弟報仇;

在庄氏家族鯨吞西南的過程中,奚偉的手段最為狠毒;或許吧,因為奚偉也失去了心愛的人,心中本就一直壓着怒火的;

奚偉的怒火不能在江月的面前發泄,也不能在平民的世界里發泄;回到屬於他們的世界,奚偉不需要再壓着火;

庄氏家族鯨吞西南,每攻滅一個家族,奚偉都會親手點燃一把火,將那些世家給燒得乾淨,將那些所謂餘孽扔進火中燒成灰盡;那些被奚偉親手扔進火中的所謂餘孽,其中不乏婦孺,更有那所謂身懷六甲的女人,甚至是嬰兒;

奚偉的手段之狠毒,連莊氏家族裡的人都看不過眼了的,但卻並沒有阻止;

隨着庄風失蹤,虎哥些也各散去;

在那一年的鯨吞西南過程中,虎哥損失慘重,原本稱得上眾虎哥,在各散去時,只剩下那不多的殘餘;而剩下的不多的殘餘,那也是各自帶傷;其中奚偉的傷最重,或者說當攻破嶠州這西南最後一家的時候,奚偉在那時候已需要輪椅代步;

虎哥不後悔這樣的損失,他們都是所謂主流價值觀里的精神病,變太,瘋子,白痴,被定義為自卑,懦弱,無能,廢物,不為這個世界所接受,也無法融入這個世界,更是被所謂主流社會所排斥;

他們自己組成屬於他們的世界,在屬於他們的世界里,他們自信,互助,生死與共;當他們的世界遭受攻擊時,他們心甘情願的去死;

隨着庄氏家族崩塌,奚偉開始了他的流浪生活;在那鯨吞西南時的重傷,讓奚偉變成了殘廢,只不過不是通俗講的殘廢,奚偉依然是四肢健全,夏季衣物單薄時,露在外面的皮膚上也沒有任何的傷痕,可以站立,可以行走,甚至奔跑;

看上去與正常身體機能一般無二,但只有奚偉自己知道,他失去了力量,一個男人正常的身理力量,他那在虎哥里的一身武技,再也沒有力量去使用,再捉不了刀槍跟人拼殺;

如果說之前的奚偉可以徒手舉重三百公斤,傷后的奚偉連五百毫升的水都拿不穩;

奚偉四處流浪,當然不是那流浪兒時候的那般流浪,所謂流浪也可以說成是身上揣着足夠的錢,跟那兒瀏覽祖國大好山河;

那一年的冬季,奚偉在流浪時碰到了藍藍;

奚偉與藍藍也算得上是朋友的,久別重逢,自有閑聊幾句;

藍藍問奚偉:“現在做什麼啊?”

奚偉隨意的回答道:“流浪漢一個;”

藍藍似乎還是沒有變,跟那兒說道:“是哦,富家子弟,不需要工作的,有的是錢,也有的是時間去瀏覽這美好江山;”

奚偉笑得很開心,或許人總是會變的,而不變的人,似乎就變得所謂難能可貴;

奚偉笑着的問藍藍:“你不也一樣,跟這兒旅遊;”

藍藍還給奚偉一個白眼,然後說道:“學校公派外出學習,順帶旅遊;”

奚偉聽着這話,突然想到些什麼,問道:“月月來了嗎?”

藍藍搖了搖頭,隨即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跟那兒從兜里掏出電話,翻出一張照片,將電話遞給了奚偉;

奚偉習慣的接過,看到藍藍的電話里有一張江月抱着孩子的照片,背景是辦公室;

照片里,江月笑得很幸福,孩子也很可愛,奚偉也替江月這樣的生活感到高興;

奚偉看着照片,問道:“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藍藍隨意的說道:“女孩兒;”

奚偉翻着藍藍的手機,跟着就很開心的笑了起來;因為奚偉看到另一張照片,江月的女兒被人扔在辦公室角落裡那堆放書本文件的紙堆兒里,笑着的特可愛;

奚偉開心的笑着,同時說道:“你們還真會玩兒,不怕你們那主任給你穿小鞋,那可是人家的千金啊,你們就那麼扔角落裡;”

藍藍也湊到奚偉的邊上,跟着奚偉一起翻看照片;不過並沒有幾張,都是辦公室里他們逗孩子玩的;

奚偉很高興,隨意的說道:“月月都有孩子了,你呢?”

藍藍也是隨意的說道:“我還胡單吊;”

奚偉轉頭看着藍藍,頗為驚訝的說道:“還單吊?就算是喜歡女人,那也應該找個伴兒了吧?”

藍藍還給奚偉一個白眼,說道:“我現在不喜歡女人了;”

奚偉更驚訝了,說道:“轉性了啊,嘗到男人的滋味了?”

藍藍換了很認真的模樣,想了想,說道:“我確實看上一個男人;”

奚偉來了興趣,問道:“誰啊?哦,說了我也不知道,不過你能喜歡男人就好;”

藍藍還是那幅認真的模樣,說道:“這個人你認識的;”

奚偉有了興趣,跟着問道:“誰啊?”

藍藍還是那幅認真的模樣,說道:“看我的眼睛;”

奚偉不明白,卻還是看着藍藍的眼睛;

這時候藍藍出聲說道:“看到了嗎?”

奚偉糊里糊塗的回了一句:“沒有;”

藍藍接着話說道:“你湊近點;”

奚偉真的湊得更近,也更認真的看着藍藍的眼睛;

藍藍在這時候突然說道:“就是我眼睛里的這個男人;”

奚偉反應過來,頓是無語;

藍藍看着奚偉那無語的模樣,跟那笑了起來,同時說道:“我就看中這個男人了,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成為我的男人;”

奚偉無語,跟那兒想了想的說道:“隨時都可以?”

藍藍還是那笑着的模樣,很肯定的說道:“隨時;”

奚偉換了那玩味的笑容,說道:“隨時,那能隨地不?”

藍藍也換了那玩味的笑容,說道:“隨時,隨地,那是你和月月;我不是月月,不過只要你想,隨時隨地,也是可以考慮的;”

奚偉有些尷尬,跟那兒說道:“你們怎麼連這些都能聊的?”

藍藍接着跟那兒理直氣壯的說道:“那當然;”

奚偉無語,或者說奚偉無法理解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感情;

藍藍看奚偉那無語的模樣,跟那兒笑得極為的得意,然後說道:“你以為你和月月那點事,那還能瞞得過我;”

奚偉再次無言以對,心中卻很自然想起那些對奚偉來說,他人生中最幸福的生活;

突然,藍藍跟邊上很隨意的說了一句:“像你嗎?”

奚偉正沉浸於曾經的幸福中,在聽着藍藍的話語時,下意識的將目光轉到照片上,隨意的回了一句:“挺可愛的;”

藍藍還是那隨意的話語說道:“像你嗎?”

奚偉有些反應了過來,看着藍藍,然後說道:“什麼意思?”

藍藍也再次的問道:“像你嗎?”

奚偉的心跳劇烈加速,他聽懂了藍藍的話,但是不敢相信;

藍藍看着奚偉那呼吸急促的模樣,很認真的說道:“你猜對了,是你的女兒;”

奚偉不敢相信,愣住許久也說不出話來;

突然,藍藍一個巴掌拍在奚偉的臉上,跟那兒似玩笑的說道:“高興傻了吧;”

奚偉反應過來,愣愣說道:“不是逗我耍吧?”

藍藍還給奚偉一個白眼兒,然後說道:“你覺着月月會拿這事跟我說著玩兒?”

奚偉還是不敢相信,問道:“月月給你說的?”

藍藍翻了個白眼,然後說道:“連你和月月那麼點隨時隨地不足與外人道的事我都能知道,那麼你覺着月月會不會跟我說這個呢?”

奚偉終於恢復了思維能力,也確定藍藍說的是真的;

奚偉想也不想的說道:“走,現在就回去;”

藍藍又一巴掌拍在奚偉的臉上,然後才說道:“回哪兒去?”

奚偉想也不想的就回答:“找月月啊,我有女兒了,我要找回月月;”

奚偉又被藍藍一個巴掌打在臉上;

許久之後,藍藍才有些黯然的說道:“月月只是說給我知道的,並不準備告訴你,我也沒有想到會遇到你;”

奚偉明白過來,無話可說;

藍藍頗有些感嘆的說道:“你走後,我和月月都放下了,都認為我們和你已是兩個世界的人了,這輩子是不會再遇見的,更不會再有交集;”

奚偉還能說什麼呢?

每個人都有曾經,有過去,卻同樣有未來;

奚偉不再說什麼,似乎是想起什麼,從衣兜里掏出一張儲-蓄卡;

奚偉正準備說什麼,沒等開口就被藍藍再一巴掌打在臉上;

藍藍接着說道:“月月現在過很好,她現在已經是正式的輔導員了,一個人帶七個班,收入不錯;嗯,公司的業務也不錯;就這幾天,月月正在看房子,準備年底前入手;你的車,她賣掉了,今年暑假的時候買了一輛新車;

有車有房,這是我們這個世界所追求的;現在月月都有了,而且還是全款,不需要給銀行做奴隸的;所以呢,你的錢,她不需要;”

奚偉想說些什麼,卻被藍藍搶聲的說道:“他對月月很好,就跟他們大學生時代一樣,把月月照顧得很周到;在外的工作上,無論是學校這方面,還是公司的事,他都能幫得上忙;在內,所謂家務都是他一手包辦,什麼都不讓月月做;用月月的話說,她現在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工作馬馬虎虎混日子,錢卻還一分不少落到荷包里,再過兩年她就成廢物了都;”

藍藍在說完后,又一巴掌打在奚偉的臉上;

之前的那幾個巴掌,奚偉可以理解,這個卻有些不明所以;

不等奚偉明白,藍藍就繼續的說道:“哪兒像你啊,看着就來氣;”

奚偉明白,這個巴掌也是應該挨的;

藍藍似乎真的來了火氣,跟那兒恨恨的說道:“不許再出現在月月的面前,否則我就宰了你;”

奚偉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心中也確定,他不會再出現在江月的面前;

或許吧,奚偉有已懂得,他和江月真的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正當奚偉對自己發誓言,他絕不會再去打擾江月的時候,突然聽藍藍玩笑的語調,說道:“不過你可以隨時隨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也可以隨時隨地……”

藍藍的話沒有說完,就已轉身離開;

奚偉聽着藍藍那將隨時隨地咬得很重的語調,很自然的笑了起來,看着藍藍那離去的背影,奚偉知道,他再不會與她們有交集,他的那段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已徹底的結束;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客徒囈語》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客徒囈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一百六十六章 偶遇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客徒囈語”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big5.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